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分六合官网 > 第七十九章,被杀的保洁工人

第七十九章,被杀的保洁工人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按照员工资料上的登记,我们找到了住处,一栋位于深水铺的旧楼,拥挤的弄堂内堆满了杂物,迎面飘来阵阵臭味。这种地方人满为患,很多人只租得起几平方米的小隔间,而在这几平方米内甚至住着两三个人。生活在这里的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在生存的边缘挣扎着。

    “在三楼B5。”安保科长发现自己有重大的失职后,显得特别殷勤,带着我往楼上走。门廊子上站着几个老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们。走进电梯,我问道:“你们员工的工资很低吗?”

    “这个,我们也不能给清洁工开一个月几万收入吧,不同岗位拿的钱都不一样,我们也不是慈善机构,高学历高回报的职员,我们自然会投入更多的钱,至于打杂的零时工,我们一般都不会给的太高。”随行的还有母亲公司人力资源方面的负责人,说话特别详细。

    “嗯。”我对经营企业一窍不通,所以只是点了点头,上了三楼,走到B5号前,安保头子走上前去敲了敲门,可一阵“咚咚咚……”后却没有任何反应,门里面也没传来任何响声,他奇怪地说道:“可能没人吧。”

    又敲了一阵门,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旁边也没窗户看不见里面的情形。正在此时隔壁一个老头走了出来,喊了几句。说的是粤语,我听不懂,人力资源的负责人急忙走上前去沟通。交流了一番后走了回来,说道:“邻居说里面的人已经好长时间没出来了。前几天包租婆还过来催房租,但敲了半天门没人开。”

    “好长时间没出来?”我心头一动,急忙走到大门口,抬起脚狠狠一踹,大门上的锁松动了一下,身后的几个人脸色微变,听见动静的不少邻居也走了出来。我根本就没管那些,又是接连几脚,这种老式的大门上面的锁都已经生锈,很容易就被踹开了,大门打开后里面瞬间飘出来一股恶臭。我急忙捂住口鼻,喊道:“他娘的,好臭啊!”

    “啊!死,死人!”就站在我身后的安保头子,惊讶地喊道。另外几个人也都看见了,喊声顿时一片,四周的邻居更是很快就将大门给围了起来,人力资源部的负责人赶紧摸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一具尸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苍蝇盘旋在尸体上,尸体似乎已经死了好久。我捂着口鼻走了过去,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尸体,伤口的地方已经生蛆,在胸口的地方有一个大洞,心脏已经不见了。报警后,警察很快就赶到了现场,在问了我们发现尸体的过程后做了笔录,我们就回去了。女大款知道发现尸体后亲自赶来,我上了车,她还没开口我就先说道:“你有没有办法让我晚上进入案发现场?”

    她一顿,奇怪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要再检查一下现场,或许会有一些普通人找不到的发现。”

    她想了想后点点头道:“难度不大,应该可以。”

    夜里,我再次坐着车来了案发现场,因为出了人命,所以整栋楼现在人心惶惶,自然各种各样的谣言满天飞,有好事之人甚至说上了灵异事件,编造了不少鬼啊神啊之类的故事。我走上楼去,两个值班的警察守在门口,门上面拉了封条。见到我后立刻挡住,我笑着说:“我是巴小山,你们应该得到命令了吧。”

    他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正在此时,其中一个的对讲机里传来说话声,用粤语交流了几句后他冲我招招手,示意我可以进去,不过做了一个“五”的手势,应该意思是只给我五分钟。等我跨过封条走进去后,他拉着另一个警察走到一旁抽烟去了。

    我走进房间内,或许是因为刚死过人的原因,房间内阴气很重,处处都能感觉到怨气飘动。我在房间中转悠了一圈,地方不大,摆放的东西虽然杂乱,但我扫了一眼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走到房间中央,盘腿坐下,点了根烟却没有自己抽而是竖在了房间的地板上,想了想后说道:“人死百日入轮回,怨气太重便成鬼。你若是有什么冤屈,尽管来找我。”

    话音刚落,房间内忽然刮起一股可怕的阴风,阴风不断吹动,从房间唯一的窗户不停地往里面灌。风声中好似能听见有人低声说话,我皱了皱眉头道:“不用吓唬我,我能看见你,也能听见你,只管现身就是了。”

    风声渐弱,一个模糊的灰色影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但古怪的是地上竖着的香烟居然没被大风吹倒,但烟头却燃烧的更快了几分。灰色的人影在我面前飘荡,我轻轻一点太阳穴,很快就听见低沉的哭声传来,断断续续,呜呜咽咽,充满了恐惧和冤屈。

    “你叫阿强是吗?”我问道。

    灰色的人影冲我点了点头,接着用很轻的声音说道:“你能听见我吗?别人都听不见我,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别哭了,理由很简单,因为你死了。”我也没骗他,大部分死去的亡魂都无法正视自己已经死亡这件事,欺骗只能让他的怨气更重,还不如直接告诉他。

    “我……我死了?我不记得我死了,等等……啊……”他忽然抱着自己的脑袋喊了起来,接着痛苦地飘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后说道,“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他们害死了我,有人从背后捅穿了我的胸,我看见自己的心脏被拉了出去,是他们害死了我!”

    他似乎渐渐回忆起来,我跟着又问道:“是谁害死你的?”

    “我死了,我怎么可以死?我在深圳还有妹妹要养,要是我死了,她怎么办?我……”他抱着自己的脑袋,蜷缩在地上,一个劲地哭泣和哆嗦。我有些不耐烦起来,冲上去一把抓住了他喝道:“别哭了,再哭也改变不了你死了的事实。你能做的就是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或许还能为你报仇!”

    他怔怔地看着我,眼睛里的恐惧渐渐平息,等我松开手后他低着头说道:“我收了他们的钱,他们给了我一大笔钱,说让我在运垃圾的时候到老板的独立卫生间去,那里面有个变色的包裹一起带下来。也没告诉我里面装的是什么,因为我家里很穷,妹妹还在读书,还有母亲要治病。所以就答应了!等我将白色的袋子带出来后,交给了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

    “那些人什么样子还记得吗?”我问道。

    “他们都戴着黑色的墨镜,我没敢正脸看……但是我看见其中有一个人的腰间皮带很奇特,那根皮带看起来像是一条盘踞的银蛇,很漂亮所以我记住了。我收了钱后就把钱寄回去给我母亲,自己留了一部分,但不敢去上班,就请了几天假。没想到,那天晚上有人来敲门,我一开门就看见是那群黑衣人。他们把我拉进屋子里,后面的记忆就很乱,我好像记得他们刺穿了我的胸口,是那个腰间绑着银蛇一般皮带的男子,他的手把我的心脏给拉了出来,那个瞬间很疼,疼的我昏了过去……我还能活吗?你有没有办法救活我!”他抓着我的手拼命喊道。

    我摇了摇头说:“人死不能复生,但你可以投胎,将怨气化解吧,你是个孝子来生或许能投个好人家,尽快投胎吧。”

    他直愣愣地看着我,眼神呆滞,面如死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