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七十三章,夜尽天明

第七十三章,夜尽天明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数百年的邪地,骨鮞教盘踞了那么久的鸦岭堡终于倒了。

    村民们喜极而泣,那些死忠的信徒目睹了自己心中全知全能的真神被封印的一幕,一个个默不作声。远处的天空中有光,即将日出,夜尽天明,即便此刻是最黑暗的时候,但当日出时,一切黑暗都会被扫尽。我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习惯性地想去摸烟盒,却发现刚刚在邪气所化的雨中烟盒已经被打湿丢掉了。搓了搓手有些尴尬的时候,一个人走过来,递了根烟给我。抬起头看见递烟给我的是反抗组织的老大爷,我接过来后笑了笑说:“谢谢。”

    “啪。”他给我打了火,在我凑过去点烟的时候听见老大爷轻声说:“是我们该谢谢你。”

    “应该的。”我抽着烟,心中平静了不少,回想来鸦岭堡的这段日子,并不长但经历了很多。而我的预感没有错,这次来鸦岭堡似乎又将我身上的秘密加深了一层。

    “小伙子,你说这些神怎么会变成神的呢?”他收起打火机问道。

    我捏着香烟,想了想后说道:“因为有人相信,所以它们成了神。”

    “是吗?那你这么大本事,有一天会成神吗?”他又问道,我却一愣,看着他,见到那张苍老的脸上满面严肃,我捏着烟,笑了笑说:“不会。”

    “不会?为啥呢?”老大爷问。

    “因为我觉得做个凡人挺好,凡人才能创造奇迹。”站起身来,一轮红日在我身后慢慢升起,照耀着废墟中的鸦岭堡,以及我的背影,我侧过头看向天空,艳红色的阳光照亮了我的侧脸。

    鸦岭堡虽然废弃,但是土地在怨念和邪气的浸润下已经过了好几百年,想马上破除邪气是很难的,507所总部裁撤了办事处的人,不日会派新的办事员过来处理鸦岭堡的残局。镇子上的小旅馆中,我一觉醒过来还是觉得没睡饱,刚走出房间就看见金狐等在门口,说道:“阎霓醒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一会儿我找她有事。”

    阎霓被捆在小旅馆的房间中,我洗漱吃了点东西后走了过去,大门关着,金狐说道:“就在里面,不过人格还没变回来,似乎还是黑暗人格。”

    我点点头,推开门,听见里面传来阴沉的笑声,抬头看去,阎霓被绑在椅子上,用的是那种从鸦岭堡弄来的特殊锁链。我走进去后她抬起头来看我,冷笑道:“是你啊,听说你把古神打败了……”

    我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看了看她手上的锁链后说道:“如果不想死,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哈哈,你问吧。”她一边冷笑一边说。

    “神门到底想干什么?我知道你们有个计划,但这个计划具体是什么?还有,你们老大到底是什么来头?”我问道。

    她摇晃脑袋,阴沉沉地说道:“你一直追着我们,为什么呢?难道我们的计划和你有关系吗?”

    “我们可以交换,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

    “哈哈……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而且你以为这根锁链就能捆住我吗?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的……”她疯疯癫癫的样子一点都不配合我,我皱着眉头说道:“有人救你?这里重兵重重,谁都带不走你!”

    “哈哈……”她却只是冷笑,我见问不出东西来只能站起身准备离开,可就在我走到大门口的一刻,却听见她突然说道:“巴小山,你最好不要跟着我们,如果我们老大想杀你,即便你能打败古神也保不住自己的命。他是这个江湖中最可怕的怪物,最可怕的……”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张脸上一闪而过的严肃和杀气又消失了,接着便是疯癫的冷笑。我拉开门走了出去,顺着走廊到了另一间,正好遇见了前利雨郎,便说道:“你的符纸在吗?我找门穌有些话要问。”

    门穌被封印在了纸符中,这可不是单纯的封印,或者用奴役更准确点。门穌被前利雨郎给奴役后成了他的式神,这代表它不怎么能违背前利雨郎的命令,当然如果它不想出力也是可以的。式神和主人之间的关系,更像是非自由的合作关系。

    “在的,但是我还控制不了它。这家伙被封印后不听我的命令,也是我的道行不够,哈哈……”前利雨郎封印了古神,这名声不日将会传遍江湖,当然会刮到日本去,到时候带着封印古神的纸符回到日本,那风光不用想也知道。我笑着说道:“让我试试。”

    走进房间,前利雨郎将纸符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我轻轻一拍,说道:“是我,找你问点事。”

    一开始没有反应,没想到片刻后幽光闪烁,神魂冒了个头,冷酷的声音传来,说道:“你想怎么样?”

    “只是找你问点事情,不会害你,不必那么大的敌意。”这张纸符等同于牢笼,除非有前利雨郎的释放,否则它一辈子都会被关在里面。

    “呵呵,不害我?从此以后我失去了自由,还有什么好谈的!”它喝道。

    “我只是想问问那日在幻境中,你是被谁阻止的?我只看见了一只手,但是你一定看见那个人的脸了吧,你知道他吗?如果……如果你能回答我的话,我或许会考虑降低纸符的控制力,让你能自由进出。”这后半句是骗它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纸符幽光又闪烁了几下,门穌冲我说道:“哦?原来你不知道他啊,哈哈,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明明有那么厉害的人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

    “说!你到底知道什么?”我追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他望着我冷笑着说,“说几个谎就想从我嘴里套出消息?别忘了,是你把我关进来的,想知道答案?你就自己慢慢猜吧,老子不和你废话。”

    说完纸符便没了动静,我唤了几句,它没有任何反应。我气的一捶桌子,喊道:“他娘的,这该死的邪神。”

    当507所后续的人员赶来后我们也该回去了,走的时候几个村子镇子好多人来送行,当然不是全部,那些死忠的信徒在507所组织的恢复班上课,但想将这些人的信仰给转过来怕是很难。我坐在车子里朝远处开,吉普车微微摇晃,我看见窗外的田野和远处大山。

    “你们把永生祭坛也带了回去,这次沙老或许能活下来。只要他不死,那些为了上位而产生的争斗就毫无意义。”我抽着烟,窗外的风吹进来。仿佛感觉到大地的回响,天地间似乎有人在对我说谢谢。

    回到上海后,我没去507所,而是直接回了家。因为也没必要去507所,交代工作的事情也就和甲一大叔打个电话就了解了。

    在家待了几天,没理江湖中的事,倒是感觉轻松很多。这天正拎着薛阿姨买的菜往回走,却见家门口停着辆大奔。最近这一片经常有房地产商过来看,因为要拆了,所以很多人都来看地。我们这两排房子算是最后的一块了。

    我以为也是来看房子的,就没在意正绕过大奔想走进去,却在此时,车门打开走下来几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

    “干什么啊?”我奇怪地问。

    “你是巴小山?”其中一个问道。

    我点了点头后,他们竟然包围上来想对我动手,其中一个还摸出了类似电击器的玩意儿想捅我的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