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五十一章,满月之夜

第五十一章,满月之夜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怎么不相信我?”他似乎很怀疑我的样子。

    “神门的高手和骨鮞教教主都不会放过你,你一个人能对付的了?巴小山,你这个计划听起来很不错,其实有很大的问题。如果你保护不了化蛇,那说的再多都没用!”应龙一下子就听出了我这个计划中最大的破绽。

    “如果我说我撑的住,你信吗?”我靠在铁门旁笑着回答。

    淡蓝色的灯光下,映照出烟上的火焰都带着几分忧郁。

    “我不信。”黑暗的牢房里应龙质疑地回答。

    “当初我在灵家收到了一份礼物。”我的声音有些拉长,伴随着飘出来的烟缭绕在牢房中,“那份礼物不是打开后就会一口气喝完的酒,而是一支要抽很久的烟。我这几年一直不在江湖中走动,是因为我在追寻我身上的秘密。不怕告诉你,我在追寻的秘密有两个,一个是我为什么不会变老,第二便是为什么我开始越来越强。”

    “矫情,这里没风不然闪了你的舌头。”应龙没好气地说。

    “呵呵,你或许不信,但我有种感觉。我似乎早就拥有超凡的本事,只是过去一直没有明白过来,所以浑浑噩噩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而在灵家的那一天,当那个礼物打开的时候,我开始慢慢开窍,渐渐明白过来,然后我正在变回原来的样子。”

    “你说的我不明白。”

    “呵呵……你秩序要知道,我有信心能撑的下来就行。应龙,你我虽然过去合作过,但彼此之间从没有信任。不过你该知道我是个天生走好运的人,所以,这次我也不会太背。”

    牢房中的应龙沉默了下来,显然还有些犹豫,我手上的烟也已经燃了一半,轻轻敲了敲铁门道:“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可就走了。”

    我也不想耍无赖,但装忧郁感慨了好一番后却变成了尴尬,这下子里面的应龙倒是爽快地说:“现在也只能听你的了,我答应你。”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一定要严格执行我的计划,不然那些老乡的孩子怕是会遭毒手,我们的处境也会很被动。”

    “呵呵,好……”

    下一秒,一道金光从缝隙中飞了进去,将他手上的锁链切了个口子,掐灭了烟头我交代了几句后正要走,却听见应龙在里面喊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救那些老百姓的孩子,不然你有这么高的本事能一己之力挡住骨鮞教和神门,还不如把我们放出来一起和他们拼。但却保不住那些人质,要是骨鮞教将人质拉出来要挟你,以我的性格肯定会不管不顾,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对吧?”

    我笑了笑没说话,踏着熄灭的烟头朝来的方向走去……

    回到关押化蛇的单间前,里面的谈话还没结束。我站在门口,此时鸦岭堡管事的男子走了过来,正要说话忽然嗅了嗅鼻子,冲我笑道:“您抽烟了啊?”

    这家伙是狗鼻子吗?我心中暗骂,倒是没太在意地点点头道:“是的,刚刚抽了一口。有问题?”

    “没有没有。”他摆了摆手道。

    正在此时,单间的门正好打开,阎霓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似乎不怎么好看,以前见她还都是笑眯眯的,这回居然严肃的不行。

    “照顾好她,让她以最好的状态成为祭品吧。”阎霓交代了鸦岭堡管事的男子一句后,扬了扬手说道:“我们走。”

    我和她一前一后出了地道,她忽然回头问:“你还会抽烟?”

    这次我心里却是一怔,如果孤殇过去是不抽烟的,而阎霓刚好又知道的话,那我岂不是暴露了?如果现在就挑起战斗,我怕应龙那边还没恢复到最佳状态,理想中最好的动手时机是过至少三到四个小时,让应龙想办法恢复状态。

    “是啊。”这时候如果露怯就完了,索性大大方方地承认,如果被阎霓拆穿大不了现在就动手。

    “哦,下次别抽了,我不喜欢烟味。”她居然没在意地嘱咐了一句后就继续向前走,我心头悬起来的石头这才落地。

    “现在我们去哪里?”我奇怪地问。

    “骨鮞教准备了晚宴,吃过之后,今夜是满月,他会在满月之下主持永生仪式。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又记不住了吗?”她看起来有些烦躁,脸上也没有太多笑容。

    “对不起,忘记了。”我心中暗叹,还好已经和应龙商量好了对策,居然今晚就要主持永生仪式,也就是说今夜就要动手了。

    “走吧,赴约去。”

    我们回到了鸦岭堡的地上,和地下不同的是,此时的鸦岭堡灯火通明,本来就已经被港商翻修过的鸦岭堡在通上电后,璀璨的水晶灯照下来,将周围变的富丽堂皇。先前还真没好好感觉过鸦岭堡的繁华,毕竟在今天之前我眼中的鸦岭堡都是笼罩在邪气下,而且阴暗诡异。

    明亮的灯光,高大而充满时代感的室内装潢,桌子上放着的饰品,墙壁上挂着的油画,已经烧的很旺的炉火,巨大的欧式长餐桌,和一个个穿戴整齐的美丽女仆,这一切都让整个鸦岭堡仿佛摆脱了“邪地”这两个字。

    我们走进餐厅中,在面无表情的女仆带领下坐上了餐桌,主位上的骨鮞教教主还没来,我和阎霓面对面坐着,我故意低着头没敢露脸。此地灯火通明,很容易被发现。

    “居然吃到了,呵……”阎霓对于骨鮞教教主迟到显得有些不悦。

    “你不好奇我和化蛇之间谈了什么吗?”她突然对我说话,我此刻不敢抬头,随口答应道:“还好。”

    阎霓正要说话的时候,骨鮞教教主这才走了进来,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因为今晚要举行永生仪式,所以有很多准备工作需要检查,因此才晚了。上菜吧,我们边吃边聊。”

    分餐制的一道道佳肴端了上来,我没敢乱吃,只是象征性地喝了口酒。阎霓却问道:“你也是中国人,为什么用洋人的方式吃饭?”

    “呵呵,骨鮞教本身并非本土教派,起源是国外的一个宗教。只不过那个宗教在数百年前进入国内传教却被灭了。而我们第一代教主是门穌古神的教徒,便接过了这个宗教的名头,借着骨鮞教的名头传教。利用骨鮞教当时已经有了一些的信徒基础开始壮大。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人发现他当时的用心,所以沿用了那批洋人的生活方式。这种习惯代代相传,我们已经习惯了。”

    “永生仪式都准备好了吗?”阎霓又问。

    “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吃过饭后等到月亮升到最高处,就可以请门穌古神降临了。”

    我就在一旁听着,一言不发,没想到这时候骨鮞教教主忽然问道:“饭菜不合口味吗?”

    我摇了摇头,依然不吭声。

    “是哪里不舒服吗?”他见我一直低头,便不断问我。

    “他一直都是这样,不用管他。在门穌降临后,化蛇的意识和灵魂还能保留吗?”阎霓突然问。

    “当然不能,她作为祭品就是躯壳,等到古神降临后会毁灭她的意识和灵魂,但身躯的力量会彻底被继承下来。”

    听了这话,阎霓似乎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

    “我听说你和她过去就认识,难不成是有些心软吗?”骨鮞教教主这一问,让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阎霓却冷冷一笑说道:“心软?你多虑了,哈哈……”

    说完后,她又恢复了过去那种看似天真却包含复杂感情的笑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