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二十六章,骨鮞教的手段

第二十六章,骨鮞教的手段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这些事情的?”我开口问。『81┡ 中┡文网

    汪顺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我是三年前被派到这里的一个办事处工作的,原本这个办事处就是为了鸦岭堡设的。5o7所在很多地方都设立了办事处,所设置的地方基本都对应一些洞天福地或者有神秘来头的邪地。因为越是神秘的地方就越是有可能隐藏秘宝,而在我上任之初,还以为这地方是个闲职,因为鸦岭堡已经荒废很多年了。但我到了这里才现,办事处形同虚设,当地村民很不友善,不是排挤外人的那种感觉。我刚到镇子上的时候,办事处算上我一共就五个人,后来我才知道,其中四个都已经是骨鮞教的教徒了……”

    听到这里我也吃了一惊,5o7所对于人员要求还是很高的,先不能是任何门派或者家族的势力成员,在5o7所工作的人背景都会被调查的很清楚。成分干净,背景简单才能通过初步考核,一旦现成员是某个势力的人就会立即被除名。

    办事处虽然并非本部,这方面的要求也可能会松懈一些,但也不至于让这些人加入邪教。

    我正想开口询问详细的情况,忽然听见前方零号二组的人高声喊了起来,我们急忙走过去,却看见众人围着一棵大树。

    “怎么回事?”我问道。前利雨郎回头对我说:“现一具尸体。”

    抬头看去,手电筒照射下,一具尸体挂在树上,已经高度腐烂,身上和脸上多处露出骨头,从身上穿着的衣服和虽然变的很稀疏但依然很长的头来看,死去的应该是个女性,而且头花白说明是个上了年纪的女性。

    她脖子上套着麻绳,双脚不占地,显然是被吊死的。

    “额……”零号二组有几个小屁孩对眼前的尸体有些反应,捂着嘴巴往后退了几步。这群小屁孩组建队伍还不久,出的任务也不多,经历的死尸或者类似的恐怖恶心场面还太少。虽然之前牛皮吹的很大,但此时还是暴露了自己幼稚的一面,相对之下,金狐倒是表现淡定,并且看起来有模有样地在观察尸体。

    “观察来看,死了得有一段时间了,不然尸体也不会腐烂成这样,不过为什么会被吊死在这里呢?”一个研究员奇怪地自言自语。

    “他们是被骨鮞教吊死的……”这时候站在后方的汪顺突然喊了起来,吸引了我们众人的目光。

    “被骨鮞教吊死的?你知道些什么?”从刚刚的谈话和现在的情形来看,汪顺明显是知道一些内幕但有什么原因让他不敢说出来。

    汪顺又犹豫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这时候零号二组其他成员在附近几棵树上相继现了尸体,但死法却并不相同,有的是被砍掉了脑袋尸体丢在地上,有的则是直接被活埋,还有的是被火烧死,各种死法一一上演,虽然此地无声,但看过这些场景的每个人心头都掠过一丝冷风。这里哪里是人间,更像是地狱深渊。

    鸦岭堡原本看起来还没那么阴森可怕,但当见到这些尸体后,每个人仿佛都能感觉到有一双无形的大手从鸦岭堡内伸了出来,要抓住每个人的灵魂。

    “我们进去吧……”在这种情形下,金狐依然主张先带队进入鸦岭堡,但几个研究员明显面露难色都有些被吓到了。见没有人动,金狐立刻催促道:“怎么了?都害怕了?有我在,不会出大问题的。”

    她还是那么自信,虽然这份自信在我看来有些可笑。

    “我觉得还是在外围先观察一下,这样贸然进入恐怕会有危险。而且你手下几个人状态也不好,需要适应和休息一下。”我主张在外围先观察一下再进去,这样比较稳妥,没曾想这个提议立刻遭到金狐的反对,她瞄了瞄我喊道:“我的人没那么脆弱,现在正是我们进入鸦岭堡的最好时机,大家气势也很高涨。如果你被这些尸体吓住的话,那你就留在外面好了,我带研究员进去。当然,如果我完成了任务那你也别想抢我的功劳。另外,我还要重申一下,我不会听你的命令行事,我有我自己做事的风格。”

    说完她伸手一招,零号二组的人立刻开始朝鸦岭堡大门走去,几个研究员虽然也有些害怕不敢进去,但被零号二组的人半要挟半强制地给带走了。

    我、前利雨郎以及汪顺留在了鸦岭堡外面,看着金狐带人打开铁门走进去。

    “巴小山,你不怕她们抢功?”前利雨郎急忙走过来,有些着急地问。而我则笑了笑说:“抢功劳?她们不死在里面就不错了。”

    前利雨郎神色一愣,奇怪地看向我。我则转过头,抽着烟问汪顺:“你应该是知道什么的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关于骨鮞教,还有这些尸体的事情。”

    汪顺也点了根烟,只是夹着烟的手微微抖,眼神也有点飘忽,想了想后说道:“这些人……这些尸体,是骨鮞教立威用的,其实从很早之前骨鮞教就一直用这种方法恐吓附近村子和镇上的人。这些尸体都是不愿意加入骨鮞教或者想方设法逃离鸦岭堡的当地人,他们被各种方法杀死,然后尸体就放在鸦岭堡的附近,让那些还心存异议或想逃走的人感到害怕。”

    这一点我也想到了,点点头后接着问:“那当地就没人管吗?就任凭他们随便杀人?”

    “呵呵……我当初来这里的办事处工作的时候也这么认为,办事处那时候有五个人,但五个人中除了我都是骨鮞教的教徒,我和办事处的负责人私下说过。他说他们并不是真心实意想加入骨鮞教,只是因为如果不加入骨鮞教的话就会被杀了灭口,在我之前已经死了好几个探员。我当时也不以为意,觉得背后有5o7所撑腰,区区一个残破的邪教还能怎么样。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多幼稚。我当时将自己看到和生的事情都整理好了想出去,可电话打不通,书信被拦截,甚至连我自己的人生自由都受到监控。骨鮞教派人来找我,他们说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我不想死的话就加入骨鮞教,受门穌古神的洗礼。我一开始拒绝,并且向我们办事处的负责人求助,但他却告诉我,如果我不同意的话,很有可能连他们都要遭殃。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里的问题有多严重。不仅是我,附近村子和镇上的老百姓其实一开始大部分都是受到威胁和恐吓的,骨鮞教的教徒把控这里的消息渠道,让任何人都没办法对外告密,在外人看来鸦岭堡是个废弃的古堡,其实我们这些当地人心里都很清楚,骨鮞教早就死灰复燃……”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在知道我们要来后不通知我们?”

    “我……我不敢,其实之前零号小组来的时候就是我们办事处另外一个人告的密,零号小组才会遭到骨鮞教教徒的攻击。当然,这还不是骨鮞教控制人心唯一的手段,在受到恐吓被迫加入骨鮞教后,他们会为新的教徒准备永生仪式,当通过永生仪式后教徒就会死心塌地。”

    “永生仪式?那是什么?”我奇怪地问。

    “永生仪式是骨鮞教教主亲自主持的一种可怕仪式,在仪式中,能听见门穌古神的声音,感受到它的祝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