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恐怖灵异 > 贩妖记 > 第二十章,骨鮞教

第二十章,骨鮞教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贩妖记最新章节!

    在过去,我从没对她这样大吼大叫过。对曾经的我而言,她就是轻盈柔软的蝴蝶,生怕如果有一点点的差错就会害她受伤。但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不是当初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跨过了三十的人生大关,纵然不会和普通人那样衰老的特别快,可心智也早已不同。

    她不是我的公主,只是一个熟人,甚至在和她重逢的时候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心里波动。

    我知道我早已放下曾经的爱,当这种爱褪去后,留给我的便不再是留恋,她也已经变的不那么特殊。

    “你……”她被我的话给吓住了,我头一次对她这样威胁,她一时间还没缓过劲来。

    “当初我爱你的时候能给你全世界,你的背叛我从来就没真正怪过你。这些年来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不是你,你也不配再对我要求什么。如果不想死,带你的人走吧。”

    雨蝶眼里竟然有失落,命运就是这样出人意料。

    曾经她卖弄风情去求别人的施舍,而对我的付出嗤之以鼻,人们骂她婊子的时候我还大声争辩,甚至气恼动手。但如今,她还以为我是曾经的那个样子,还想用曾经的方法来对待我,以为我和那时候一样可怜兮兮地跟在她身后。只是她想错了,我早已成长,这么多年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别为不值得的人付出,即便你曾经觉得那是无怨无悔,但最后才会明白,那他妈就是笨!

    雨蝶愣着没说话,我也不再理睬他,转过头朝三个老板走了过去,三个老板立刻开口大喊:“挡住巴小山,别让他过来,快上,快上啊!”

    保镖拿着这份钱关键时刻就必须上,这时候几个站在后排的保镖摸出枪来,前排的则拿着警棍对峙。

    “开枪啊,别愣着!杀了人我来善后,都给我开枪!”他高声喊道,后排的保镖终于开了枪,但早已预料到这一幕的我在子弹飞过来的瞬间碰上了细如发丝的金线组成的巨大而密集的网,紧接着这些子弹便被切割成了一块块碎片。

    那边保镖见状神色大变,一梭子一梭子的将子弹射出来,响声惊动了保安,保安一看发生枪战那还得了赶紧跑出去报警。

    金线组成的大网保护着我,一步步走到了保镖前方,拿着警棍的保镖冲了上来,带头那个立刻被金线划伤,吓的脸色大变。

    “都不想死吧?还不快滚!”我大喝一声指着后面烧焦的尸体喊道,“想和他们一样是吗?”

    虽然拿了钱,可毕竟自己的命更重要,听见喊声后几个人立刻疯狂往后逃窜,这边一逃带动后面的保镖人心动摇。

    “别走,都别走,我给你们钱,保护我啊!”三个老板大惊失色的喊道,可此时谁敢留下,几个保镖夺过了他们手上的钱箱后拔腿就跑,三个老板年纪也不小了,加上没什么本事,此刻龟缩进了车子里,锁上门不敢出来。

    左手按在车子上,接着大量水蒸气往车子里钻,没一会车子里便云雾缭绕,三个金主咳嗽个不停呼吸越来越困难,逼不得已只能从车子里又跑了出来,迎面撞上等在车子外的我。

    “别杀我,我会投案自首,别……”第一个求饶的老板话还没说完,一道金线就射穿了他的脑袋,我冷冷地说:“放心,你死后我会带你的脑袋去自首的。”

    旁边一个老板大声惊呼,吓的老脸煞白,见我走过来后抓住旁边的钱箱喊道:“我这里还有很多钱都给你,要是不够的话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不仅是钱,还有房子车子,名下的公司地产,对了,我还有好几个漂亮的女儿都可以给你做情妇!只要你放过我,放我一马吧!”

    第二道金线射穿了他的脑袋,鲜血甚至还溅在了几张钞票上,我冷笑道:“到了地下,希望这些东西能帮你早点投胎。”

    还剩下一个老板,也就是那位气场最大的,此刻靠着车子咳嗽了几声喘过气来,倒不像是之前的两个老板那样贪生怕死,整个人看起来还算镇定,他拿出手绢擦了擦嘴,随后说:“我第一不会给你钱,第二不会向你求饶,但你一定会放过我。”

    “哦?”我冷笑着举起手,第三道金线正要射过去的刹那忽然停住了,对面的老板拿出一块和我刚刚捡到的石头一模一样的石块。

    “你也有?”我问道。

    “我可以告诉你这块石头的来历还有我背后的靠山,用秘密换自己的命,这笔交易你做吗?”他不愧是个生意人,而且是带头大哥,临危不惧的这份气度还是挺爷们的。

    “说来听听。”我开口道。

    “你不答应放我一马,我怎么说?”他也不傻没被我套话。但此时,金线几乎已经点在了他的额头上,虽然他看起来镇定但手上的细微动作依然表示他非常紧张,我低声道:“放不放你看我心情,你要是不说必死无疑,说了或许我能考虑留你一命。”

    他瞄了瞄点在自己额头上的金线,犹豫了一下后说道:“这块石头是个身份象征,证明我是教徒。”

    “教徒”这两个字立刻让我集中起了精神,而且没来由地联想到了最近一直在查的鸦岭堡案子,控制鸦岭堡的不就是个邪教吗?难道两者之间还有什么关联?

    “我知道你最近在查鸦岭堡的事,而我就是鸦岭堡那个教派的教徒之一,且是高级教徒。”果不其然,我的联想居然被坐实了!

    “说具体点!”我开口喝道。

    “控制鸦岭堡的是一个崇拜门穌古神的教派,称为骨鮞教。这个教派已经存在数百年,鸦岭堡是在他们最兴盛的时期建造。他们相信门穌古神是确实存在并且掌管生死之力的大神,并且在他们的教义中表明门穌古神喜欢新鲜女子的心脏,只要满足了这个愿望,被献祭的女子的血肉就会变成永生的灵药。所以那时候鸦岭堡一直关押年轻的少女,发展到了后来甚至开始培养年轻的女性后代。我是五年前入教的,当时因为生意失败走投无路,逃到了大山中躲债。误入了鸦岭堡,在鸦岭堡中见到了教主大人,他让我加入骨鮞教拜门穌古神为唯一的天神,就可以帮助我东山再起。但其实是因为鸦岭堡这些年遭到打击,不敢太高调地对外扩张,同时需要大量的金钱作为资金。只不过这些骨鮞教的教徒都是满脑子门穌古神和邪法的傻子,没人会赚钱。所以利用我为他们赚钱,我这些年也的确在骨鮞教邪法的帮助下赚了很多钱,但大半都给了教派内。我是他们用来赚钱的棋子,换来了个高级教徒的身份。”原来如此,难怪这五个杀手会保护他,原来是邪教的敛财工具。

    “这些人为什么会重生?”我又问。

    “这是邪法的一种,具体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不修炼这种邪法。他们是教派内派来保护我的人,如今骨鮞教积蓄了好几年的实力但依然不敢放肆,正道那边有不少人已经盯上了骨鮞教。大约在三年前,骨鮞教的教主带着一些门徒返回了鸦岭堡,并且在鸦岭堡地下恢复了祭坛,并且用邪法蛊惑周围村庄的老百姓。前两年,有个港商来投资,骨鮞教利用他完善了鸦岭堡的重建和周边建筑的扩张后杀了他。现在鸦岭堡范围内的整个度假村实际上已经变成骨鮞教的势力范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