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三十七章 无双剑斗(一)

第三十七章 无双剑斗(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剑道通神最新章节!

    一百灵贝,这对陈宗而言不算什么,毕竟陈宗的身家可是相当丰厚的,绝大多数的伪超凡境都要丰厚,算上那些下品灵源的话,就算是不少人极境强者也无法和陈宗相比。

    一截剑尖到手,陈宗抓在手中把玩着,触感冰凉,仿佛亘古寒冰。

    “小友,我这里还有不少好东西,你在看看呗。”老者将一百灵贝收好,笑眯眯的说道,尽管表面上做出一副肉疼的神色,内心却是笑开了花。

    这剑尖的确是从万象废墟之中得到的,不过却是在废墟的边缘地带,并且,估计也不是什么灵器的一截,只不过材质有点奇特而已,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价值,卖出去,等于白得一百灵贝。

    摇摇头,陈宗转身离开。

    走到其他的摊位上看看,不过陈宗都没有再出手购买,一则看不懂,二则是没有发现什么比较符合心意的东西。

    “确实有点意思,不过……”摇摇头,陈宗把玩着那一截剑尖,往酒楼走去,准备在这万罗城内居住几天时间,增长见识和阅历。

    在酒楼内住下,陈宗摊开手掌,仔细看着手中的剑尖。

    买下这一截剑尖,一则是出于一种兴趣,二则是好奇,因为陈宗那半吊子的锻造水平发现这一截剑尖的材质很不凡,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又如金玉的结合而铸就,三则不差那一百灵贝。

    研究了片刻,陈宗却也无法看出什么,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剑尖的黑色斑痕上。

    指甲轻轻的刮了刮,竟然刮下了一层粉末,辨认之下,陈宗发现那是血迹,已经干涸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血迹。

    剑尖染血,却又被折断,这其中的经过是怎么样的,陈宗不知道,却很好奇。

    银白色剑尖上的黑色血迹粘附得很紧,刮了一会儿,也刮不下多少,陈宗便放弃了,将那剑尖收入虚弥戒内。

    休息一段时间,陈宗起身走出酒楼,走在万罗城宽阔的街道上,四处看一看。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风土人情,用双足丈量大地,用双眼领略风情,用心灵去感受。

    放下杂念,任思绪自然流淌,如那水如那风如那白云舒卷。

    走到街道尽头,再饶过其他的街道,陈宗走回了酒楼。

    “客观,您吃点什么?”酒楼伙计小跑过来。

    陈宗随意点了几样菜,再叫上一壶酒,便坐在靠窗的桌子上自顾自的吃喝起来,品尝这酒菜的美味。

    这是酒楼第四层,除了陈宗之外,还有不少用膳的人,每一个身上都散发出不弱的气息波动,绝大多数都是真武境武者。

    各式各样的谈论声传来,其中两个人之间的交谈,引起了陈宗的注意,这两人其中一个手掌宽厚,显得更雄浑有力,另外一个手指修长关节凸起,在他的左手边桌面上则搁置着鱼皮长剑。

    “惊鸿府的无双剑斗又要开始了,李兄,这一次你是否准备参加?”面向朴实的中年男子用浑厚的声音问道。

    “当年,我苦练三年,等的就是这一刻。”练剑男子双眸绽射出一缕精芒,仿佛利剑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鞘般的,令得酒楼第四层中,似乎有一股锋芒气息掠过,引起众人惊觉。

    “三年磨一剑,今朝试锋芒。”面相朴实的中年人笑道:“不过惊鸿府的无双剑斗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开始,不如吃过这一顿后,我们就上路吧。”

    “你也要参加?”李姓练剑男子反问。

    “我不练剑,可没有参加的资格,不过我却可以观战,那可是惊鸿府三年一度的盛事啊,肯定会出现许多高手,不容错过。”面相朴实的中年人笑道。

    “的确,会有很多高手,很多剑法高手。”李姓男子的双眸愈发明亮犀利。

    “真武境七重修为,剑法造诣不低。”陈宗看了一眼便判断道,不过并未重视,倒是那惊鸿府的无双剑斗引起了陈宗很大的兴趣。

    之前曾听元老元陵子说过一次,是惊鸿府内惊鸿剑宗为主导的一次盛会,不过自惊鸿剑宗臣服于龙图皇室之后,皇室便也在其中参了一脚。

    据说如果在无双剑斗上表现得足够出色,就可能会被惊鸿府内的宗门看上收录,甚至被惊鸿剑宗招揽为弟子或者客卿长老等等。

    可以说,每一次无双剑斗盛会,参与的人都有很多,大部分的目的就是冲着惊鸿剑宗去的,毕竟惊鸿剑宗可是龙图域中仅有的四个中品级宗门之一,还是主练剑的宗门,传言在很早之前,惊鸿剑宗曾出现过一尊剑王。

    龙图域内四大中品级宗门,若论高低,惊鸿剑宗足以名列第二,比起万罗宗来还要强大一些。

    成为惊鸿剑宗的一员,不仅是找到了一个大靠山,更是可以依托惊鸿剑宗的资源来更好的修炼,一举两得,吸引多多。

    陈宗心动了,念头一转,便决定改变行进路线,前往惊鸿府参加无双剑斗。

    对于成为惊鸿剑宗的一员,陈宗不敢兴趣,但无双剑斗上会与其他练剑高手切磋剑法,这就足以吸引陈宗前往。

    另外一点,若在取得高名次,还能够获得奖励,陈宗就是冲着其中一个奖励而去的,如果能成,或许对自己练剑会有更大的帮助。

    吃完酒菜,付账后,陈宗也退了房间,便动身离开万罗城,展开速度往惊鸿府的方向而去。

    “那不正是纵横剑宗的纵横剑子陈宗吗?”一个脸上有一道细微疤痕的中年人看着出城的陈宗,顿时愕然,旋即挂起一抹残酷的笑容:“天三竟然还没有动手,不如我追上去将陈宗杀了……”

    思考了几息后,这中年人最后摇摇头放弃了追杀陈宗的打算。

    因为那是杀手天三的任务,除非天三失败了,否则其他天罗楼的杀手不能插手,这是天罗楼的规定。

    而他还不知道,天三已经出手了,却反而被杀死了。

    除非是亲眼看到,又或者有什么充分的证据证实,要不然让人很难以相信一个四星级战力的武者能够反杀一个伪超凡境,尤其还是在伪超凡境袭杀的情况下。

    自然,这天罗楼的杀手认为是天三还没有出手,因此陈宗还活着,尽管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这是属于天三的任务,他也无需过多理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陈宗可不知道,就在那短短的时间关头,自己历经了一次生死危机。

    走出万罗城后,陈宗没有停顿,施展出纵掠八方身法,一瞬数千米,飞速往惊鸿府而去。

    越过山丘、穿过树林、渡过长河,风驰电掣。

    入夜,月朗星稀,幽白光芒如一层纱被盖在大地上,山峦草木河流,仿佛也随之陷入沉睡,一片静谧。

    陈宗升起一堆篝火,烈火熊熊,照耀方圆数十米范围,带来一丝光明和热意,驱散这黑夜的寒意,当然,这样的寒意对陈宗而言,没有半分影响。

    但生而为人,总是向往光明和温暖,那样会让人发自内心的感觉舒服,除了一些修炼特殊功法或者心性特殊的人之外。

    另外,陈宗正架起一只肥美的足足有十几斤重的兔子在烈火上炙烤,嗞嗞的声音随之响起,便是一阵阵浓郁的诱人欲滴的肉香弥漫开去。

    这兔子可是妖兽,尽管不算强,却有着细腻柔韧的肉质,十分美味。

    当十几斤重的兔子烤完时,陈宗准备好好的享受之际,一阵强劲的破风声在远处响起,不过短短眨眼的刹那,那破风声如同在耳边震荡。

    “好香啊。”与此同时,便有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有美酒,兄台可否分些肉食?”

    眼前人影一闪,便有两人出现在陈宗面前,一男一女。

    男的看起来约莫二十八九岁的年纪,英俊的面容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嘴角挂起一抹笑意,如沐春风,他一身青色剑袍,衬托得一身气质更显潇洒,背负长剑,说明他是一个练剑武者。

    这男子出现的刹那,其目光便飞速的掠过了陈宗腰间双剑和拿着烤兔子的双手,暗含一丝锐利。

    男子旁边则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子,一身碧绿罗衫,精致的面容带着些许傲气,却又如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那男子的身旁。

    陈宗一眼扫过,手指如剑轻轻一划,指尖似乎有一丝银色闪烁而过,锋锐无匹,令那青年男子双眸骤然闪过一丝精芒。

    十几斤重的兔子被陈宗一分为二,一半留在自己手中,一半则飞向了那青年。

    “多谢。”青年哈哈一笑,右手一挥,一个酒葫芦便飞向陈宗,再一抓,真力包裹的手掌抓住半边烤兔子。

    轻轻撕下兔腿递给身边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温柔。

    “喝酒。”青年坐下,举起酒葫芦笑道,陈宗也是一笑,举起酒葫芦。

    接住酒葫芦的瞬间,陈宗就已经检测过了,没有什么不好之处。

    喝酒吃肉,好不爽快。

    不多时,半边兔子就进了陈宗的肚子,一葫芦的美酒也被陈宗喝光,喝酒吃肉的同时,那青年也主动开口与陈宗交谈起来。

    原来这青年是从玄真府过来的,是玄真殿的核心弟子,说到这个身份时,旁边的女子脸上的傲气愈发明显。

    玄真殿,那可是玄真府最强大的宗门,也是龙图域内四大中品宗门之一,比起万罗宗来还要强大一些,算是名列四大中品宗门第三。

    (本章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