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邪王来袭:别惹大小姐 > 第10章 智搓心机婊

第10章 智搓心机婊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邪王来袭:别惹大小姐最新章节!

    南宫若素第二天就出了门,正好碰上采青给她送早膳,看到面前的南宫若素,采青都有些不确定了,“你是小姐?”

    “我不是小姐,你是吗?”南宫若素看到采青那目瞪口呆的模样,觉得好玩,不由逗了一下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采青这才激动了起来,手里的碗盘乒乒乓乓地响个不停,南宫若素伸手接过那托盘,有些无语,“用得着激动吗,来的正好,我饿了。”闻着手里的粥香,她自顾自动手吃了起来。

    “啊,小姐,你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采青都快认不出小姐了。”采青回过神来后就咋咋呼呼起来,弄得南宫若素有些觉得麻烦,将手里的托盘放回到她手里,“拿好,别摔了,什么叫变漂亮了,我以前不漂亮吗?”

    “小姐以前也是漂亮的,特别是小时候粉妆玉琢,超级可爱,只是受了二小姐她们的委屈,后来总是伤痕累累的,小姐就不大愿意见人,头发也总是披散着……”说着说着,采青忍不住又泫然落泪。

    明明自己也受了不少苦,可是却总是为她的事情难过伤心,南宫若素就是再冷心也还是悲触动了,伸手抹尽了她脸上的泪水道:“好了,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吗,而且以后也没有人会欺负我了。”

    采青抽抽噎噎,总算是止住了哭泣,抹了一把脸笑了起来,“是啊,小姐居然认识辰明王殿下,这下子老爷也不敢欺负你了,奴婢和夫人总算也是安心了。”

    说到娘亲,南宫若素想起来一件事情,她身上的经脉封闭和娘身上的经脉封闭大概都是一人所为,这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对待她们母女呢?有些忧心娘亲的情况,南宫若素张口问道:“采青,娘她怎么样?”

    说及夫人,采青刚刚雨过天晴的小脸蛋又乌云密布了,“小姐,你也是知道的,夫人身体不好,最近总是起不得身,看上去身子又差了几分,奴婢刚刚也去看过夫人,熬了药,只是夫人吃着总是没有什么起色。”

    听采青这么说,南宫若素揉了揉眉心,有些担忧,看样子娘亲的情况并不是很好,她要尽快找办法处理一下了,可是她自己现在也是半斤八两,虽然疏通了经脉,可是这灵根未活,还是什么都没用。

    快速的解决了手里的粥,将碗递给采青后道:“采青,你好好看着娘,我要去一趟前厅。”

    “小姐,你这去前厅要小心一些,上次辰明王伤了二小姐,二夫人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小姐的。”

    南宫若素点了点头,拍了拍采青的小手让她安心后扭头就离开,二夫人,南宫若蝶的那个娘吗,她虽然没有什么灵力,可是前世的身手和医术可不是白学的,一个妇人而已又有何惧呢?她并未将她放在眼里。

    采青想的倒是没错,经过回廊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身着华服,穿金戴银,模样妩媚妖娆的女人等在一边,身边放着一张矮桌,桌上沏着一户茶水,茶香扑鼻。

    女人看到南宫若素的时候笑了,慢悠悠地站起身来对着她躬了躬身子,“妾侍姚梅见过大小姐,今日沏上好九品龙香是为了给大小姐赔罪的,您是长姐,蝶儿年幼,已经让王爷教训过了,还请大小姐请王爷网开一面,莫要再追究了。”

    南宫若素最是见不得这种心机婊了,一杯茶想将往事一笔核销,那就是做梦,原主身上有多少的伤痕都是这个女人和她那个白痴女儿造成的,而且这杯茶也不是什么好喝的,刚刚茶香之中,她隐隐闻到了一股异样,不过她倒是不知道东方玄还对南宫若蝶做了什么,她说过要自己报仇的,那么他就不会让她死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这样的相信他。

    “姚夫人说笑了,素儿不过痴长蝶儿妹妹一岁,当不得这长辈,也做不了王爷的主,夫人在这里有空摆茶,还不如去王府门口跪上三天更有效果。”说着话,南宫若素直接就要穿过姚梅身边往前去。

    姚梅拦住了南宫若素,手上黄色光芒乍现,隐隐可见三个光环,脸上依旧带着温温和和的笑容,“大小姐说笑了,如今这十七王爷倾心于你,你若是说上一句话,怎么都抵上妾侍在王府门口跪上十天了。”

    南宫若素很肯定,刚刚拿到黄光是姚梅故意的,她倒是没有料到一个侍妾而已,居然是灵师三阶的修为,相对于她这个灵力为零的废物渣渣,怎么说也是高手了,只是可惜的是她遇上的不是原主,而是她这个现代的组织女王。

    她微一挑眉,嘴角勾起笑了起来,“二夫人,你说你都知道了我是王爷的心尖人,怎么还敢把手伸那么长,不知道王爷有暗中派人护着我吗?”

    南宫若素说这话的同时,庭院内突然刮起了一阵诡异的风,姚梅有些毛骨悚然,快速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僵持着一张脸道:“大小姐见怪了,我只是让你小心脚下的叶子,免得滑倒,呵呵。”

    “哦,那就谢谢二夫人了。”南宫若素看了眼地上那稀稀疏疏的几片叶子,头也不回的离去。

    而二夫人姚梅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这小丫头竟是真的变了一个人了,以前那里敢这么跟她说话,现在有王爷撑腰了,果然是不一样了,眼里闪过一丝恶毒。

    “夫人,我们就这么放过她?”姚梅身边的贴身侍女,以前常常欺负南宫若素,如今看到她这把趾高气扬的样子,真是有些忿忿的。

    姚梅看了四周一圈,甩了那奴婢一巴掌,“贱婢,你说什么呢,居然敢对大小姐不敬,还不将东西收拾了。”说完,姚梅扭着腰先离开了。

    身后那侍女捂着红肿的脸颊,眼里也是怨恨的,轻声低喃道:“自己原先也不过是个贱婢,只是勾引了老爷才有了现在地位而已,嚣张个什么劲!”虽然很不满,她还是匆匆收拾了茶具,追了上去。

    空无一人的檐廊上,一处竹林后,一身黑色劲装男子摸着鼻子有些心虚,回想刚刚那姑娘说的话,自己这是差点被发现了吗,要是被王爷知道了就惨定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