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157章

第157章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星际]宠妻指南最新章节!

    阿鲁密星。

    帕翠西娅狼狈地靠在一株花开得正浓密的异植藤下,那浓烈艳媚的花香阵阵扑鼻而来,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喷嚏,然后两张姆指大的空气过虑贴抛了过来。

    她捏着这两张空气过虑贴,抬头看去,就见对面冷酷刻板的皇族依然站在那儿,并没有看她,仿佛这团东西不是他扔过来的。

    海族不喜欢太过浓郁的香味,这是很多海族共有的特点,那会让他们感觉到不舒服。帕翠西娅将两张空气过虑贴贴到耳后,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渐渐变得清新怡人后,笑嘻嘻地开口道:“艾伯特先生,这已经是第二十次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被流放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呢。要不,咱们打个商量?”

    艾伯特没理会她,依然观察着周围的地形。

    “不如你将我放到原桐身边吧?反正都是要关着我,不如就将我关在原桐小姐那边,也好方便她研究我的病情。”

    艾伯特依然没有出声。

    帕翠西娅有些泄气,这男人实在是太闷了,没必要的话,一句也不会说,甚至可以十天半个月不吭声,都要以为他的发音器官受到感染失声了,真是没劲儿,是她这辈子所遇到的最无趣的雄性了。

    他不说话,她只好自己说,喋喋不休,直到他突然走过来,吓得她马上闭上嘴巴。

    艾伯特面无情地将她拎起,将附近的痕迹消除完,继续往密林深处而去。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几个血红色眼睛的寄生者出现在那里,他们手中拿着一个操作盘,探查了周围的气息,没有探查到周围留下的痕迹及气息,在原地团团转了会儿,便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

    费格斯接到帕翠西娅用“星空之王k”的名义发来的信息时,不禁挑了下眉头,然后给夏普发了个信息。

    夏普正坐在办公室里,任劳任怨地为翘班的主子处理军事基地的事宜,看到费格斯发来的消息,抹了把脸,然后起身,亲自去训练场里,找四胞胎兄弟。

    他到的时候,那四胞胎兄弟正和基地的士兵群殴,四兄弟群殴一个连队的士兵。

    在没有战事和任务的时候,塞斯四兄弟一般混迹在基地的训练场中,他们虽然不是正规的军人,当年可是从帝*事学院毕业的,实战能力非常强悍,一群士兵被他们虐得不要不要的,四兄弟在这里玩得非常愉快。

    听说费格斯找他们,四兄弟很哈皮地过去了,然后被丢了一个任务过来。

    “去接应艾伯特?强悍的尤塔西斯龙,需要我们接应么?”维斯纳闷地道。

    其余三兄弟也点头表示纳闷。

    “现在情况不同,需要你们过去帮个忙。鲁法组织的视线都集中在他那里,他故意带着帕翠西娅四处逃亡,没想到会让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需要你们去探查。”费格斯说道。

    一听说是有趣的地方,四兄弟马上精神抖擞,抛弃了基地里那群被他们虐得不要不要的士兵,马上欢快地收拾行李跑了。

    等克罗斯特接到兄弟几个跑去艾伯特那边帮忙的消息时,不置可否。

    “帕翠西娅还好吧?”

    原桐从被窝里钻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用使用过度的沙哑的声音问道。

    “有艾伯特在,死不了。”克罗斯特的声音显得很冷淡,并不关心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原桐心说就是有艾伯特在,就怕他依然介意当年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就折腾死了海族妹子。要知道兽人对于不是自己的族群及伴侣之外的种族,一般没什么体贴将就之情,帕翠西娅身上带病,可经不起凶残的皇族的折腾。

    克罗斯特不喜欢她关注他以外的人,更何况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将她拖到怀里亲了上来,直到她不再问帕翠西娅的事情为止。

    发现一条尾巴又蹭蹭蹭地蹭到她的双腿间的某个地方,原桐伸脚顶在他的胸口,不高兴地道:“今天说好了要出门晒太阳的。”她可不想真的将五天时间耗费在房间里。

    “在房里晒太阳也一样。”克罗斯特说道,然后将天花板调成了蓝天白云的模式,一轮圆日悬挂在天边,暖暖的日光洒落,温度恰恰好,让懒散的男人懒洋洋地甩着尾巴,那模样有多悠闲就有多悠闲。

    前提是他别直接趴到她身上,将她摆出一种羞耻到极点的姿势。

    兽人对于性.事方面,几乎直白大胆到没有任何羞耻心,光是本能就能让他们懂得各种各样没羞没躁的姿势,不用特地去学习什么的,强悍的体能又为他们增加了无数乐趣。

    最后还是在原桐的坚持下,他们出门了。

    有克罗斯特在,所以今天出门没有带侍卫,就两人慢吞吞地走在军事基地中。

    “想去哪里?”克罗斯特拉着她的手问,一副陪女友逛街的纵容模样。

    “听说今天温格妮丝他们会从异植星回来,咱们过去看看他们弄到了什么好东西。”原桐惦记着这件事情,拉着他就往基地的一条街道走去。

    可惜还没有见到温格妮斯,就看到了伯莎·比尔等一干药剂师系的同学。

    “原桐!”他们很开心地和原桐打招呼,然后看了一眼身着休闲长袍的克罗斯特,小心地看了一眼,恭敬地行礼,“殿下,日安。”

    克罗斯特淡淡地颔首。

    伯莎·比尔用一种火辣辣的目光看了一眼克罗斯特,然后用又酸又妒的眼神盯着原桐。

    听说他们也是去找温格妮丝的,原桐便和他们一起结伴而行,顺便聊了下他们在基地的后勤部的工作,心里琢磨着,如果以后克罗斯特选择进入军部,或许她可以以药剂师的身份加入他麾下的军团,所以现在开始先了解一下。

    很快便到了一条热闹的街道,这里摆了很多小摊子,摆的都是各种刚采摘下来的新鲜的药用异植,都是那些休息的士兵从边境那几个无人居住的异植星球中采摘到的,每隔半个月,会带来这边贩卖给需要的药剂师,或者和他们交换一些药剂之类的。

    原桐他们看到温格妮丝后,马上跑过去找她。

    克罗斯特站在一旁,看着原桐活力四射地和一群药剂师们一起挑选药材,并不参与这种事情。不过他那张脸就是招牌,只要站在那里,没人敢无视他,或者过来打扰他。

    伯莎·比尔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原桐,忍不住朝姿态随意地靠站在那儿的雄性走去。她的心跳得很快,面上发热,只是凝视着这个人俊美到极致的侧脸,感觉到那种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就让她俏脸生晕,几乎难以自持。

    她朝他接近。

    突然,一双凛冽的金红色眼眸带着血腥之气,朝她直直地望过来,同时也制止了她迈向他的步伐,让她无论如何也迈不开脚。

    伯莎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特别是那张扬而霸烈的信息素充斥在空气中,肆无忌惮地出击、压制、警告,让她几乎忍不住臣服在他脚边。

    伯莎的脸色渐渐地变得苍白,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她木然地倒退,退离了一定的范围,那施压的可怕信息素才收了回来,理智回归时,明白了对方那种毫不客气的攻击拒绝,让她的眼里滑过几许黯然绝望。

    自从二年级,在帝星空间港爆炸的视频中看到这个人出现,她就对他一见钟情,特别是知道他是皇族,更是满足了她对强者的所有要求及幻想。她花了几年的功夫,追着他的身影前进,到头来却发现,在她之前,有一个让她讨厌又纠结的人已经捷足先登,来到他身边。

    “原桐。”

    温格妮丝悄悄地戳了一下原桐,在她看过来时,又示意她看过去。

    原桐朝着温格妮丝示意的方向看去,就见到姿态悠然而闲适地站在那儿晒太阳的男人,距离他十米处是伯莎·比尔。她有些狐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

    事实上,在伯莎朝克罗斯特走过去,试图涉足那十米的安全范围时,整个基地的人都屏气凝神地看着,就想看看她能不能突破那个安全的距离。这是一种试探,也是一种观望,他们想要看看,能不能有人主动打破现在的平衡,朝着那名皇族前进。

    就算他有未婚妻,只要没有结婚,都拥有追求的权利。

    所以,不管是基地的人,甚至整个帝国的人,对克罗斯特这个新出现的皇族的态度,都是采取一种观望态度的。古往今来,优秀强大的兽人从来不缺少追求者,皇族是优秀强大的,就算不为爱情,也有人为了能孕育优秀的后代,选择与强大的种族一起孕育后代。

    伯莎·比尔算是第一个勇于啃螃蟹的人,十米的距离,对于兽人来说,是一个介于安全和危险之间的分界线,对于强大的兽人,十米距离内是他信息素笼罩的范围。如果对方允许你走进他十米之地,没有被他的信息素攻击,证明对方对你也有意,那你可以去追求他了。

    可惜,伯莎在十米之时被对方毫不迟疑地拒绝了。

    这是兽人种族之间的一种无言的默契。

    作为纯人类的原桐从来不知道,也无法感受到兽人种族之间那种无形的默契,所以她狐疑地看了一眼,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后,便将挑中的药材打包好,就朝等在一旁的男人跑过去。

    所有人看看无知无觉的纯人类跨过危险的十米距离,走到俊美的男人身边,然后挽上他的手,笑眯眯地将挑选到的药材递给他拎着,被对方揽住肩膀,相携一起离开了。

    伯莎·比尔沮丧地站在那儿,直到她的同伴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对她道:“如果你不甘心,你可以向原桐挑战。”

    伯莎撇着嘴,嘴硬地道:“我怕不小心弄伤了她,还是我倒霉。”

    “那可不一定。”温格妮丝讽刺地道,“你以为原桐真的很弱?”

    “就是,不试试怎么知道?”有人怂恿道。

    伯莎·比尔脸色变幻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等原桐休完假回到实验室,突然发现实验室里的人都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着她,让她有些纳闷,忍不住低头审视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啊。

    这种怪异感,直到午时休息,伯莎突然跑过来向她挑战时,原桐懵逼了。等了解伯莎为什么找她挑战的原因时,差点一脸血地看着她。

    为毛兽人这种族群,挑选伴侣的时候,失败者竟然还拥有权力向成功者挑战的鬼规则呢?毛原因?原桐查了查,发现这是兽人争强好斗的性格形成的一种规则,而且是一种崇尚丛林法则的规则。

    狗屁规则!

    纯人类表示她不懂这种毛线的规则。

    原桐有些不开心,她看着跑过来找抽的伯莎·比尔,问道:“一定要这样?”

    伯莎·比尔以为她怕了,心里顿时有些瞧不起她,越发地觉得克罗斯特·阿弗莱克竟然选中她为伴侣,眼光真差,果然就算是皇族,有时候眼睛也不好使,优秀的雌性不少,他竟然看上一个基因体能等级不高的弱渣。

    发现她轻蔑的神色,原桐有些乐了,这姑娘好像已经忘记在学校五年期间被自己碾压的历史了,她不介意帮助她回想起来,让她以后只要想到自己就颤抖,更没心思去肖想她的男人。

    “我接受你的挑战,时间就约在明天下午吧,可以么?”原桐客客气气地询问。

    “可以。”伯莎·比尔骄傲地道。

    等伯莎·比尔离开后,原桐也若无其事地回实验室继续工作了。

    伯莎·比尔挑战原桐的事情,不到一个小时,就传遍了整个基地,所有人都沸腾了。夏普怀揣着一种既兴奋又忧虑的心情,跑过去和克罗斯特报告了这件事情。

    克罗斯特听后愣了下,然后继续处理文件,仿佛对这种事情根本不在意。

    夏普站在一旁,看着他突然变得红通通的耳朵,顿时有点儿牙疼,怎么不知道这位殿下因为原桐的决定而兴奋得脸红了,希望原小姐今晚回来时,别被兴奋的兽人弄得下不了床,明天还要忙活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