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计划 > 侦探推理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1387章 诈

第1387章 诈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火葬场奇谈最新章节!

    刚才的那一幕也不是假的,对方十个妖僧在灵臧的手里宛若蝼蚁一般。

    那么问关于怎么对付妖僧的问题,必然是找专家了。

    我上赶着追问道,“你一个能打十个,还需要担心什么吗?”

    “我最近都离不开槐树乡,不好意思。”

    灵臧闻言,脚步一顿,尴尬地转过身来说,“摩严古刹我一定会去找,但不是现在。”

    额,差点忘记来此处的目的。

    领走那个是为了阿陀陀来的此处,阿陀陀恢复之前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但是那些妖僧背后的古刹,肯定会找我的麻烦。

    这就意味着,以后遇到了妖僧的后台,完全就要靠我自己一个人去拼斗喽?

    我不禁感觉一阵后怕。

    要知道刚才妖僧合力念的那个咒语,悄无声息的就让我中了招,我还偏偏不知道怎么抵抗。

    这要是下一次遇到,岂不是直接把脖子伸到了人家的刀刃上?

    我想了想,还是觉着先从那个咒语开始问起,“他们之前合力念的那个咒是什么?”

    灵臧也不急着走了,干脆找了个干净的时候坐下解答,“安魂魔咒,能让人在不知不自觉中沉睡,本质就是撞击人的灵魂使其受损,之后你就会感觉越来越累,直到最后彻底在疲倦中死亡。”

    卧槽,灵魂受损?然后在疲倦中进入死亡的状态。

    特妈确定不是在玩儿老子……

    这所谓的安魂魔咒简直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

    “这个东西,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灵臧微微颔首,皱眉应道,“一般情况下是防不住的,就是撑多撑少的说法。”

    撑多撑少?之前那个妖僧似乎说,一般人是撑不过几十秒的。

    我想到自己撑了几分钟,好歹有点安慰。

    但是强撑的几分钟内,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到头来还是死路一条。

    我心里想着,忍不住问道,“有没有什么对付的法门?”

    “除非你是信佛的恩,真正的四大皆空。”

    灵臧摇摇头,犹豫片刻后,从怀里摸出一串金色地珠子,在手里不舍地摸索了几下才递给我,“这个佛珠是在佛祖真身舍利下加持六十年的,对付摩严古刹的妖僧应该足够。”

    看得出来,是真的下了血本。

    我是不大好意思要的,但为了自己的安危,也硬着头皮接下来了。

    灵臧把东西交给我的时候,特意嘱咐道,“你最近一段时间,不管遇到了什么都要靠自己了。”

    说实话,心里真是挺没底的。

    灵臧先是给出了珍藏多年的佛珠,然后有是慎重地叮咛……

    这一系列的反应,都说明着摩严古刹的可怕。

    我没有接触过,自然是不清楚的,但是多知道一些总没错,于是厚着脸皮继续问道,“这个摩严古刹到底有什么好怕的?”

    “还真是有点料的。”

    灵臧苦笑摇头,沉声说道,

    “他之前说的那个山精,不止是存在于降头的东西。”

    “摩严古刹供奉着僧侣的尸身,但是那位僧人是没有舍利的,就用了比较极端的方法,死后灵魂进行邪修,使得身体保持不腐,而且身体会随着修炼的年份一点点变小,头发和指甲还是会长,确切来说应该是人灵,还是走到一定巅峰的人灵。”

    “他们要是祭出祖师爷,够你喝一壶的。”

    尼玛,祖师爷爷?

    我就说那个妖僧不至于吃饱了闲的,莫名其妙解释一段山精的由来。

    想来当时也是没理清思绪,不小心说出来了。

    后面知道怎么遮掩,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把话题转移走。

    不过,我也捕捉到了话里的重点。

    真正可怕的不是妖僧,二十妖僧背后灵魂修炼至今的老祖宗。

    “那你特妈还杀人?”

    我心里突然有些后悔,杀了摩严古刹的人,到时候来找我麻烦怎么办。

    “我就算不动手,他们回去还是会告密,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对不对?”

    灵臧无语,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估计是放心不下阿陀陀。

    我也赶紧撇开不重要的话题,继续问道,“鬼门的那具佛骨怎么处理?”

    灵臧说,“他们刚刚应该已经用特殊的法门加持过一段时间了,现在进去取没什么危险。”

    说完,又像是想起什么异样,匆匆忙忙地补充了一句,“如果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千万不要立马下去取。”

    以后遇到?

    恐怕有机会要亲自去找一下八具佛骨舍利了,但找归找,给不给别人分享位置就要看心情了。

    “那就放着,谁也不告诉。”

    我个人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反正我拿不到,别人也休想拿到。”

    “不!”

    灵臧摇头,说道,“你联系地府,让他们联系摩严古刹的人来,你就躲在一边等他们加持,加持完了出去坐收渔翁之利便可。”

    尼玛,真够奸诈的。

    难以想象,当初下山一个纯真的小和尚,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老油条。

    丫根本就不是慧根重,特妈是智商高好不好!

    “你跟谁学的?”

    我深深被丫的这份腹黑折服,忍不住打趣道。

    可能是阿陀陀的事情圆满解决了,灵臧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意,“我来人世间走一遭,当然不是白来的。”

    也对,连妹子都泡了,怎么可能是白来呢?

    要是到后面俩人能生一个怪胎出来,留一个种就更不是白来了。

    我这些话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嘴上依旧问着关于对付妖僧的问题,“这些摩严古刹的妖僧,本身有没有什么弱点?”

    “心魔。”

    灵臧明显是急着回去,回答问题也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他们修的是身,对于内心的修炼几乎是没有的。”

    “古话说的好,无欲则刚,妖僧就等于满是漏洞的陷阱,看着在暗处不好对付,但只要找对方法就能一举突破。”

    不过,好歹是问出有价值的东西了。

    心魔……

    到底是人,总会有些许私欲,这些私欲慢慢膨胀变大聚会变成执念,从而一步步的发展成所谓的心魔。

    这些妖僧不修心,自然也不是四大皆空的。

    邪门歪道让他们更强大的同时,也让他们变的更脆弱。

    修炼的过程很艰辛,越往后越是难。

    一不小心堕入心魔之中,将会是万劫不复。

    看来,就算是妖僧,也不能免俗。

    如果能用心魔对付的话,倒还是好办了,最怕的就是那种无欲则刚的人,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

    我豁然开朗,感激道,“我明白了。”

    灵臧摇摇头,一脸真诚地谢道,“这次的事,还要谢谢你。”

    我是觉着自己愧对于这声谢谢……

    阿陀陀本来就是为了我的事才搞成现在样子,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帮忙的。

    但是没想到,在槐树乡的关键时刻,还是灵臧跑出来救了我一命。

    我特妈打心眼里感觉,自己给灵臧拖了后腿。

    “阿陀陀也是为了我遭此大难,来这里是应该的。”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俩兄弟,就不要那么客气了。”

    灵臧点点头,目光落回我手里的佛珠上面,“我给你的佛珠是能够抵御安魂魔咒的,当然也能抵御很多东西,一定要拿好,如果丢了,就很难对付妖僧了。”

    “知道了。”

    我心里很清楚,佛珠是我抵御妖僧的重要保障,当即就套在手腕上,暗自决定接下来的日子绝对不会把佛珠从手腕上拿开。

    灵臧这才将目光转移开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出声,“那……谜童……”

    我知道灵臧的意思。

    阿陀陀现在的情况也不明朗,谜童说是已经没有危险了,但具体连个声都听不见。

    灵臧心里肯定是担心的,又不好意思拖着我,才会问的没有底气。

    要不,刚才灵臧就已经没什么耐心了,毕竟心里牵挂着阿陀陀。

    他肯留下来的其中一点,也是想把这句话问出来。

    我心知肚明,也不为难他,爽快地应道,“我在这里待到阿陀陀彻底没有危险,就准备离开了。”

    灵臧面上一喜,很快又不好意思地垂着头,“人皮书的事,暂时帮不上忙了。”

    他是个重感情的人,我知道。

    要不是阿陀陀出了事,肯定是刀山火海也会陪着我,找出救毓儿的东西来。

    但各人都有难处,强求不得。

    灵臧这次没有帮上忙,心里指不定难受成什么样了。

    我哪好意思再给他施加压力,也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说道,“这事你也不一定能帮的上忙,别内疚拉。”

    说完,告别灵臧,准备回去折腾妖僧舍利的事,“我先回去折腾一下鬼门的佛骨怎么拿出来。”

    “哦,对了。”

    没走几步,听到身后的喊声,“那佛骨的时候,用这个线先缠一圈,否则以出来见到太阳就会风化成粉末随风飘走的。”

    经线?还有东西呢。

    我纳闷的回过神,看到灵臧手里捏着几捆白色的线。

    灵臧快俩步走上来,把线塞进我的手里,一副心有余悸地样子,“还好,差点忘记把经线给你。”

    “这是什么线?”

    我打量着手里的线,似乎跟普通的线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

    灵臧沉声解释道,“师傅粘的经线,一来可以束缚妖僧的阴气,二来能稳固住妖僧舍利不灭。”

    哦?

    舍利子本身就很坚硬,火都烧不化的,还怕风?

    我个人是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要担心佛骨舍利变成粉末,“既然都已经凝结出舍利了,还害怕晒了太阳变成粉末,然后被风吹走么?”

    “妖僧舍利是用偏门形成的,自然不能用常理对待。”

    灵臧抿了抿嘴,严肃地说,

    “这个妖僧舍利可以交给鬼医的人制成屠灭鬼煞的东西,也可以自己留着布置个阵法。”

    “很多困阵,都是需要阴气强盛的邪祟之物。”

    原来如此……

    “好。”

    我把经线顺手揣进书包里。

    得亏是有个懂行的朋友,否则不是要被妖僧坑惨了么……

    跟灵臧告别后,我按照原路返回鬼门,中途听到谜童的一声感叹,“你的这个朋友前途无量啊。”

    前途无量四个字,用在灵臧身上怕是不太合适。

    我失笑地说道,“他是佛道中人,来阳间历个劫而已,无欲无求要什么前途。”

    谜童出声解释,“我说的前途,正是佛道上的修为。”

    好吧,如果说的是佛道上的前途无量,那还真的是名副其实。

    怎么说都是佛陀转世,先天条件就要赶超别人一大截。

    灵臧这样的人入佛门,等于一开始就站在了重点线上,别的人根本没啥可比的。

    “那个是自然的。”

    我不以为然,“这小子生来就慧根好。”

    倒是妖僧舍利拿到手该怎么处理,还需要好好规划一下。

    灵臧给了俩条路,一个是给鬼医当材料,一个是留着布着困阵。

    这俩个法子都挺实用的。

    所以,一具妖僧舍利肯定是不够的,有机会还要再去找找别的地方有没有妖僧舍利。

    刚好谜童是鬼医一脉的,先确认一下能入些什么药。

    “他说妖僧的舍利能入鬼医的药?”

    “没错。”

    谜童肯定滴回答道,“这个级别的材料,能做出的东西也十分恐怖。”

    恐怖?意思是药效很好吧。

    不过作用越大,越是好。

    “哦?有多恐怖。”

    我心里莫名滴有点小兴奋,想知道到底能配制出什么样的东西来。

    谜童似乎也不是很确定,含糊不定地举例道,“地府金锁鬼差那个阶别的,恐怕都抵挡不住吧。”

    金锁鬼差这个阶别对我来说已经看不太上眼了,所以听到这个话心里的欢喜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连回答都没有一点精神,“那也还算可以了……”

    如果作用真的只有这样,我还要考虑到底要不要把佛骨舍利拿出来。

    毕竟拿出来也没有用,还天天在身边占着一个位置。

    不过,谜童的下一句话立马让我改变了主意,

    “当然,也能配置别的药,不过要视情况而定了。”

    “我们毕竟之前没有得到过如此珍贵的材料,研究的比较浅显,如果能有一具舍利,说不定能研究出什么来呢。”

    (本章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