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计划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纯阳之地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纯阳之地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医流狂兵最新章节!

    天地间的纯阳之地,和生日时辰一样,是无法以寻常的办法窥测出来的。因为,纯阳之地,不但要考虑到地气的旺衰,更要兼顾天上的至阳所在——太阳的运行气数,两者综合考虑起来,更是难上加难。

    而且,这种极为特殊的所在,往往不是世人所想的那样,动辄一条龙脉,贯穿好几百里,那只是勘测出一个大概的气脉而已,不能称得上是“至地”。

    关于这“至地”,有个古代传说恰恰能说明,传言古代唐国女皇为自己修建陵寝,为了使后嗣永不衰绝,她听信天文官的谏言,秘密嘱托当朝的两位易数大师袁天罡和李淳风,为自己选择陵寝。

    两人领命而出,一年后几乎同时返回,女皇问他们陵寝选址如何,回答均已选好。袁天罡回答,他防止李淳风耍赖,在他所选的至旺之处,埋了一枚铜钱。而李淳风则说,他为了让袁天罡无话可说,在选址之处,钉了一枚铁钉。

    于是他们各自带领女皇前往勘察,到后方才发现,李淳风的铁钉不多不少,正好钉在了袁天罡铜钱中间的方孔之中。这传说的真假虽然未知,却很说明问题,天地之间的至阳之处,究竟有多么南寻。

    所以,即便是牧长风这样,精通堪舆秘术的高手,寻找这天地之间的至阳之处,也跟在大海中寻找一枚钢针没有什么区别。

    听到赵明庭的警示后,所有人立刻戒备起来。在这之前,他们为监视魔宗是否追来,每隔四五里,便设置了一道头发丝一般的机关。这机关,和敌人有可能接触的部分,以一种叫金褛丝的细到肉眼无法察觉的丝线做局,尽头处是一丝真气禁制。所以,对手即便触发了机关,也未必会有所察觉。

    眼看敌人和他们只有四五里的距离,对大乘高手甚至仙级别的高手来说,这点距离差距,只在几口气的功夫便能赶到。所以他们当下立即动身,不敢有一点时间的滞留。

    临出发前,麻老叫了一声等等,然后大袖一挥,设置了一个简单的禁制,将他们刚刚挖出的残土掩盖。又在树干之上,做了两个明显的脚印充做疑兵,在脚印上故意留下气息。

    “不愧是麻老,做事情滴水不漏,在这种地方设置一下疑兵,给敌人做出干扰,能给我们争取逃生的时间。”赵明庭看着麻老的举动,不由赞叹说道。

    麻老背负着双手,轻轻的从树干跃下,嘿嘿的笑了一声道:“这点障碍只能暂时拖一拖,用不了多久,敌人就会发现我们的。我们现在只是在跟敌人抢时间而已,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

    几人连连点头,迅速排好先后,动身启程。

    一开始的一段路,因为敌人就在他们后面追踪,他们的距离稍快了一些,真气消耗速度自然也快。林涛麻老赵明庭还好说,周灵绣董婉儿褚功瑜牧长风也能勉强坚持,最麻烦的是剩下的几个分神期,实力实在不济,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

    所幸后面的追兵被麻老的陷阱所迷惑,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设置的最远一道陷阱,隔了很久,都没有被触发的迹象。他们这才照顾张北苏梦龙和樊仁等人,稍稍放慢了些行进的速度。

    林涛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怎么也甩不掉这个尾巴,一路上疲于奔命,被后手追上似乎是早晚的事,便对麻老说道:“麻老,你说他们这么咬着我们不放,到底是怎么发现我们踪迹的?”

    麻老目光注视前方,良久开口道:“我们这些人,拖家带口的,路过哪里难免不留下气息。如果我没猜错,在我们后面追我们的人里,就有一个至少地仙级别的人物。这等级的人,想要锁定我们气息,并非是什么难事。”

    听了麻老的话,林涛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又道:“如果真有神仙级别的人追杀我们,恐怕我刚才想的还是太天真了。”

    “你刚才想什么了?”麻老不声不响的问了句。

    “我刚才还在想,我们每次都是,好不容易和他们渐渐拉开距离,即将要脱离他们的感知极限时,便被他们立即赶上。后面那些狗日的,好像很了解他们的极限所在,故意在咬着我们不动手。”这种紧咬着不放的战术,林涛见过不是一次两次,遇到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敌人实力不足,正在等待援手。

    队伍中有一个地仙,还在等待援手,林涛已经能想到,这不是对手太慎重,就是他们上面的人太慎重,发出了“待命等待支援”的命令。

    麻老这时似乎回过神来,转头对林涛说道:“我刚才一直在想这个玉匣子的事,关于这无极罡风和至阳之地,我倒是知道一个去处,和这里相距不远。”

    这句话甫一出口,仿佛有一道烈焰狂飙般的凤凰,风卷残云,将几人头顶上方的愁云卷散,众人精神登时振奋起来,林涛问那地方是哪里。

    麻老利落的摆了摆手,几人在树丛间停住。趁着这个时间,其他人原地恢复真气,林涛则摸出一张地图,问麻老道:“麻老,你说的那个地方在什么地方,距离这里有多远,你指给我们看看。”

    麻老一把扯过地图,锁起了眉头,半伏在地图表面搜寻,口里喃喃道:“这时我年轻时见一位高人说的,现在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未必记得很清楚。让我看看……对了,就是这里了。”

    众人看了看地图,虽然麻老手指一角,但是心里清楚,便是这一角也至少成百上千里的区域,牧长风忍不住问道:“麻老,林涛不是说过,那个至阳之地只有铜板大小吗,你这么伸手一指,少说也有一座城那么大了,能不能提升一点精准度?”

    麻老似乎早就料到他有此问,不失底气的点点头道:“我说的那地方很特殊,你们到那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现在我也不和你们解释,咱们这就出发吧!”

    约莫着半天后,此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夕阳西

    下,状如悬鼓,在苍茫壮阔的大平原上洒下金光一片。远远的看去,平添了几分亘古悲壮的色彩。

    一行人在一座废弃的石亭外落脚,小亭看去仿佛已有千年,琉璃瓦磨损脱落,不成样子。但从细微之处,仍能隐约看出当年的风貌,甚至想象得出,千年前的古代情侣,在这里依依话别的场景。

    林涛摇头摆脱胡思乱想,四周打量一圈,转头问麻老道:“麻老,你说的那个铜板大小的至阳之地,就是在这里么?我看着不太像啊!还有,这么大一片平原没有任何特征,你能确定哪里是至阳之地吗?”

    麻老缓缓的眯起了眼睛,深深陷入回忆之中,隔了一会儿说道:“是这里没有错了,你说至阳之地没有特征?那怎么可能,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找找那个特征。”

    林涛跟在麻老身后,绕着小亭子走了几百米,麻老时不时的抬头辨别方向。找了半天,到太阳完全的没入地底,天色朦朦胧胧的黯淡下来,他指着一处道:“就是那里了,看到那个记号了么?”

    走到近处看,林涛不由得暗骂了一声,他娘的这里果真有一个记号,不但有记号还很明显。只见一块石碑被以极大的力道插进地底,上面只露了一个头,露出的部分写几个醒目的大字:“这里是至阳之地。”

    “谁这么无聊?”林涛看着石碑一阵无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其他人听说麻老发现石碑,也赶了过来,看到石碑上的字后,和林涛的反应大同小异。牧长风心里有些打鼓,“这不是某个小孩的恶作剧吧?”

    随后,他们打算将石碑挖出时,才渐渐的意识到,这的确是某个童心未泯的高手所为。因为石碑深埋入底,直有七八米深,不用说是寻常人,就是分神期的修士也没这种力量。

    好不容易将石碑连挖带刨的拉了出来,他们又遇到一个难题,就是石碑下面好像连接着一个手腕粗细的黑铁锁链。

    他们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将锁链斩断,心下不禁动了动,这锁链究竟是何物打造的,竟然连大乘修士都没办法斩断?但是转念一想,能做出这种手笔的人,必然也不是凡夫俗子,肯定有不少手段的神仙,有这种锁链也不为过。

    “我觉得,”看见锁链后,牧长风动用他的专业眼光,仔细分析了这锁链的用途,“这东西下面应该还连接着什么,咱们姑且也一并扯了上来。”

    林涛和麻老立即同意,几人说干就干,动手缓缓的向上拉动。一开始一段并不如何吃力,但渐渐的,黑铁锁链嘎吱一下的绷紧了,无论怎么都拉扯不动。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知道这锁链的尽头定然有乾坤,便又加大了几分力气。

    在林涛和牧长风褚功瑜等人一阵呲牙咧嘴的合力拉扯下,终于听到“砰”的一声,锁链下的东西被拉开,几人顿时无处着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