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十分六合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山里有座庙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山里有座庙

作者:染墨点苍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医流狂兵最新章节!

    “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大白天的见鬼了?”林涛笑着对赵明庭说,往前面一瞅,笑容僵了下来。

    这回他反倒吓了一跳,往后翻了一个跟头,柳栋梁笑道:“林兄弟,你还说人家呢,好歹你也是大乘修士,就被吓成这样?”

    林涛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娘的少说风凉话,我倒不是怕这些,只不过看着密密麻麻的,实在令人头皮发麻。我先不说了,去吐一会。”

    前面的山谷,一些毒物正缓缓移动,仅肉眼可见的,就有一条碗口粗的大蟒蛇,两三只拳头大的花纹蜘蛛。

    这玩意的毒性,对修士倒没有大碍,最多就是口吐白沫,一命呜呼。关键是,走在这些毒物的中间,想想都恶心。

    几人合计了一下,直接过去是不行了,太莽撞,也太危险。

    使用真气护盾好像也不行,这些毒物都没有气海,似乎抵挡不了。

    正说着话,牧场风拍了一下脑门,说道:“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就从身上摸出一包粉,柳栋梁看了看他道:“兄弟,你可以啊,什么东西都有。”

    牧长风被夸的美滋滋的,得意道:“那你看看,也不想想我是做什么的,这都是我基本功课。”

    他将粉末散在几人身上,一包粉末正好用完,牧长风还有些心疼:“等到时找到什么宝贝,你们可得赔我点,我这雉粉可都给你们用了。”

    “放心吧,到时候少不了你的。”众人纷纷道。

    这粉末的功效,牧长风只简单说明,大体是气味特殊,毒物闻到后自动逃走。

    几人一开始还有点怀疑,但一走进去,果然十分有效,离那花脸蜘蛛还有十几米,毒物就吓尿,灰溜溜的跑了。

    牛逼啊!

    林涛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开路,用短刀割开拦路的树藤。

    这树藤根茎复杂,藤蔓重重,而且还带着倒勾,只要不小心被划到,立刻出一个口子,不过好在没有毒性。

    一路走,一路收割,速度就慢了很多,原本就一两里的路程,走了一个时辰。

    这时,天已经蒙蒙黑了,在这荒郊野外,四周都是大山遮挡,黑天来的更快更猛。

    转眼之间,四下里就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月亮没上来,更加什么都看不清。

    便是大乘修士,在这种环境,万一遇到个什么意外,也是措手不及。

    林涛打起了“日月真灵”,一下将他们照亮,不用抓瞎了。

    又过去没多久,兴许老天眷顾,不远处出现一座破庙,远远看去,气氛十分的令人心安。

    几人大喜,这破庙不见得有人,但是个休息的去处,便加快脚步,进了庙宇。

    进了大堂后,他们不由大失所望,这里面十分简陋,好似从来没住过人,连个神坛塑像都没有。

    好在地面是石板的,附近又有些干草,便只好将就着安顿下来。

    收拾好这些后,林涛手擎着光球,打量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在这里找宝贝呢?”牧长

    风鬼魂似的出现在身后。

    林涛看的太出神,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吓得一抖,道:“这鬼地方,哪里有什么宝贝,我就是比较好奇,是谁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盖了这个庙。”

    “哦?”牧长风饶有兴趣的看他一眼:“你有什么想法?”

    林涛不太确信道:“我只是猜个大概,是那个什么铁公鸡,但是他在这里盖庙,用意何在呢?难不成只是逗我们玩?”

    牧长风也思索起来:“之前不是说,有不少修士来这里寻宝,再没回去么?我看这一路上,也没看到有人的痕迹,这事肯定有点关系。”

    “我总觉得,这庙似乎有点奇怪,线索好像在这里……不管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反正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离开这鬼地方了。”林涛摇摇头,回头休息去了。

    半夜无话,但到了三更时分,林涛却被一阵簌簌的声音吵醒,是一只偷灯油的大老鼠。

    大老鼠灰毛,体型奇大,单单胡须就有小臂那么长,还是白色的,林涛估么着这是个祖宗级的老鼠精。

    《诗经》有句诗:“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关于这诗,历来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农民种田,被老鼠偷吃了,就发出这种感慨。还有说是把硕鼠比喻成统治阶级的。

    在这里,硕就是肥大的意思,用来形容眼前这老鼠王,再合适不过。

    老鼠王吱吱叫两声,好像在叫他,林涛便跟了上去。这鼠王很通人性,走两步停一会,等林涛跟上来,才继续往前走。

    林涛一路跟着他,绕了一大圈,来到破庙后面。这小道十分隐秘,他们之前并未发现,也不易发现。

    庙后有个土丘,土丘后是个半人高的矮洞,乍一看,还以为是个老鼠洞,但老鼠洞没这么大个头的。

    那老鼠王站在洞口,吱吱叫唤着,人模人样的站起来,两只后脚着地,前脚摆弄着什么。

    林涛乍一下没看清,揉了揉眼睛细看,卧槽,这老鼠在干什么?这老鼠在干什么?他在结印!

    嗡的一下,洞口似乎有层障眼法结界,设置这种结界,少说也是仙人级别,大乘修士都不可能会用。

    那障眼法很奇妙,结印完成后,原来的洞口消失了,又在不远处出现另外一个洞。

    林涛不由猜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疑冢瓮城?

    所谓疑冢瓮城,是陷阱禁制的一种,主要利用障眼法,有觊觎宝物的人进入,那就是十死无生。

    “也就是说,刚才那个洞是个陷阱,这个洞才是真的?”林涛不由发问,随即差点给自己一巴掌,他怎么他娘的跟一只老鼠说话。

    没想到,那鼠王听懂了,点了一下头,然后大摇大摆的钻进了洞里。

    林涛犹豫了两秒,也跟了进去,这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林涛要稍稍矮着身子。

    这样走了几百米,眼前豁然开朗,是一间简陋的石室。

    林涛头一次没走那么复杂,又五迷三道、颠三倒四的迷宫,突然有点不适应,还以为后面还有暗道。

    石室里,有张石桌和一个石凳,

    做工都很粗糙,一看像是匆忙完成的。

    桌上是个紫金雕花的木匣子,除此以外,一览无遗。

    要是放到以前,穷鬼林涛肯定把匣子顺走,去找个三流的拍卖行,卖十几二十个灵石,但现在他都不好意思出手。

    打开那木匣子,林涛本以为是个什么宝贝,看到只有一张字条,不由大失所望。

    字条上是一首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跟之前他得到的信息一组合: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当时,在场的人里,就只有林涛一人懂这诗的意思,这是唐诗,作者是谁让他给忘了,但在这个太一修真界,怎么可能出现这些诗?

    这是在暗示他什么吗?

    肯定是,而且十有八九,这东西还和那个什么神州极数有关。

    林涛把纸条收好,这时,那鼠王动作灵活的上了桌,两只前爪抓起木匣子,连连要他收下。

    林涛一看就乐了,这鼠王不愧是鼠,生活就是仔细。相传十二生肖中,老鼠代表节俭、吝啬等等,极为守财。眼前的这只,就是这样。

    林涛不好冷了他鼠兄的美意,便把匣子一并收了。

    那老鼠吱吱叫两声,一转身,露出背上贴的一张符篆,展示给林涛看。

    还一个劲的手舞足蹈,那意思似乎是,让林涛帮他揭下去。

    这个符篆,看上去崭新依旧,似乎是有人给鼠王种下,让他听命行事的,如果违抗命令,那就是一死。当然,这都是他瞎猜的。

    林涛对这鼠王印象不错,便有心帮他,问道:“我帮你也行,但是你得先回答我两个问题,第一,是谁给你下的符篆,第二,这纸条是什么意思?”

    那鼠王顿时急了,原地乱窜,林涛想想自己都乐了,还问老鼠两个问题,好像人家能说话一样。

    当下让鼠王安静下来,然后捏住那张符篆,轻轻的一扯,符篆便掉落下来。

    他把符篆收好,心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给明白人看看,这符篆到底是什么意思。

    符篆揭开后,鼠王重获自由,高兴的吱哇乱叫,又对着林涛拜了三拜,消失在了洞口。

    回到破庙里面,其他人还在睡,没发现刚才少个人。

    林涛这人心大,不像其他人,经历这么多难题,早就睡不着了。

    他不一样,脑袋沾枕头就着,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

    一行人继续赶路,一上午无话,临近中午时,他们已经出了毒物丛生的山谷。

    说来也巧,谷口正好是座废弃的道观,宽大的广场,恢弘的大殿,上百层的阶梯,这气势,想必过去也是一个叫的上名字的地方。

    道观门口,正有一群人在那里开会,群情激愤的,不知道在嚷嚷着什么。

    林涛几人走近了,认出是何老大和三妹那些人,还有一些衣着华丽的陌生面孔。这些人活了下来,令他们意外了两秒。

    何老大也认出林涛他们,在远处就摇手大喊:“林兄你们还活着,正好过来,给我们评评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