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昆仑圣境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昆仑圣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医流狂兵最新章节!

    “死了?”林涛诧异的叫出声来:“别啊,我听说那人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仙,怎么说死就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我还能诓骗你们不成?”那老者没好气的道。

    林涛心说这可没准,话头一转道:“不过话说回来,您在这里钓什么鱼呢,水都没有?”

    老者嗤笑一声,“要水还不容易?”

    他拔掉一根本来就没几根的头发,轻轻一吹,那头发掉了下去,立即化成一片汪洋,隐隐可见成群结队的鱼虾。

    高人啊!

    林涛当时就拉住老者,不让他走了,道:“既然我要找的人不在了,我看你也不错,要不老爷子,你就跟我下山去吧?”

    老者不为所动:“我跟你下山,那是不可能的,我上山时就发过誓言,此生此世不再下山了。”

    林涛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道:“魔宗一天比一天壮大,名门正派之间内斗,我朋友也被他们关押,您真的忍心看到天下苍生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吗?”

    那老者眉毛动了动,道:“小子,你少拿这些什么天下大义的道理说话,我们修道之人,本来就不讲这些。”

    “天下合该有这一场劫数,至于能不能过去,也是他们自己的造化。几万年后,人类还是人类,只不过又换了一批。如此的循环往复,这就是道,这道理你还不懂吗?”

    这一席话,听起来无懈可击,但又令人生气,林涛咬咬牙道:“这是什么道理?我还真不明白了,你要是不愿意管,好,我们就不打扰了,你在这钓鱼钓一辈子吧!”

    几人转头要走,那老者突然叹一口气道:“慢着。”

    林涛回头看他,“怎么?”

    那老者沉吟一会说:“看来一切都是造化,我反悔了。”

    反悔了?林涛一看有戏说:“你同意跟我们下山去了?”

    那老者慢慢的摇摇头:“我没说同意,跟你们下山去,我要指给你们一条路,让你们去找那个人。唉,以他的性子,他一定不会拒绝你们的。”

    几人大喜,那老者把林涛叫了过去,伸手在他脑门轻轻一点。林涛立时感到,一条路线清晰的呈现在脑海。

    “去吧,你们要找的那个人,比我更热心尘世,说不定他会帮你们的。”老者摆摆手,又抄起钓竿,不再说话了。

    几人一路登山,来到一处山间小湖,湖面不大却澄澈如镜,可以清晰的看到倒影和河底的碎石。

    这处小湖,是那名老者指给林涛的,是玄古太一仙境和昆仑圣境的连接点。

    林涛作势脱掉上衣,露出一身遒劲的古铜肌肉。其他几人也要效仿,只有周灵绣红着脸,背对着他们。

    林涛眨眨眼看她道:“这湖水是两界的连接通道,想要通过,必须一丝不挂,不然会被排斥。”

    周灵绣脸上更红,其他人也停下动作。

    “我骗你们的,哪有那么流氓的规矩,放心吧,可以直接跳。”林涛嘻嘻一笑,重新穿好衣服。

    “啪!”

    没想到,周灵绣突然上前给了他一巴掌,冷哼一声走开了。

    几人闻声看了过来,褚功瑜拍拍林涛的肩膀,表示同情道:“林涛啊,以后这种低级的玩笑你就不要开的,看来你真不懂女孩子的心啊!”

    靠,林涛白他一眼,心说好像你懂一样,道:“老褚啊,这就是你不懂了,女孩子表面上生气,心里其实很高兴啊!”

    褚功瑜没说话,给他一个眼神,那意思是你先看看你脸上的巴掌印子再说话吧。

    几人准备妥当,噗噗几声下饺子一样跳进湖水,不知道的还以为集体投湖自尽。

    钻进水底,林涛不小心呛进一口水,惊讶的发现,这水里竟然可以呼吸,也就不再闭气。

    他们一路向下,一口气潜入湖心。游着游着,发现他们已经变了潜行方向,改往上游,那种天旋地转上下颠倒的感觉十分奇妙。

    又过了一会儿,林涛率先钻出水面,其他几人也陆续出来,林涛看了一圈道:“灵绣呢?”

    几人这才发现,周灵绣不见了。

    林涛复又钻回湖底,但这里湖水浮力很大,他向下潜行不到十几尺,就被迫浮了上来。

    不得已,他转向其他几人:“你们几个,先上岸去。”

    老褚游过来,道:“我跟你一块找。”

    林涛点点头,他们再次潜入湖底,这次潜行的比上次稍深,但依旧没有发现周灵绣的踪影。

    林涛看着一眼望到头的湖面,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突然就消失了?

    这时,他无意中看到,周灵绣的一角裙裾掉落岸边,眼角余光中,一个人影正抱着周灵绣往山上走,很快消失了。

    林涛拔腿就追,其他人见他这样,也风风火火的跟在后面。

    那个人影都没跑,步子却比跑的还快,更不用说身上还带着个大活人。

    林涛好几次叫那人,他都像没听到,自顾自的闷头行走。林涛只能在后艰难的跟着,刚看到那人的身影,一转弯就又消失了。

    一路狂追,山间的地形也悄然变化,刚刚还是四季如夏,转眼之间已经四季凋零。

    他们走在一条山间小路之上,山路两旁,树叶子稀里哗啦的狂掉,积累厚厚的一层,气候也骤然凉了起来。

    在往上走,约摸着两个时辰,气候更加寒冷,两旁的树只剩下枯枝,干巴巴的。

    这时,天上突然下起雪来,鹅毛大雪簌簌落下,顷刻间封了道路,漫山大雪!

    褚功瑜眼里很是担忧,道:“就算一山之间气候不同,也不至于变化这么大吧?”

    此刻林涛满脑子都是周灵绣的事,似乎绑走周灵绣的那人,已经远远的把他们甩开了,“这里已经不能算是人间了,不能用常理看。”

    又过了两个时辰,满山大雪渐渐消失,寒气也退散了。山路变成裸露的基岩,山间除了灰突突的裸岩,什么也看不到。

    穿越这片裸岩带,山上又开始出现绿莹莹的地形。

    林涛心

    道这什么情况,难道是春夏秋冬的循环往复?他和褚功瑜对视一眼,显然后者也是这么想的。

    山间又恢复了春夏的生机景象。

    在一处山间空地,林涛终于追上那个绑走周灵绣的人影,他上去一下按住那个人影,气喘吁吁的道:“好你个狗日的,我追了你一路了。”

    那少年走了这么远,一点都不累,反问道:“你们追我干嘛?”

    林涛看一眼周灵绣道:“你把人绑走了,有什么企图?”

    那少年不乐意了,嗤一声道:“笑话,我什么时候绑人了?我是以为她自己来的,正想把她带回去,给我师父呢!”

    一听这话,樊仁撸起袖子起劲了,就要教训那少年道:“好你个小色鬼,你自己不敢动,就把人扛回去孝敬你师父那个老色鬼,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真是可恨啊!”

    那少年听了,皱皱眉道:“你思想怎么那么龌龊?我是要救人的,救人你懂吗?”

    “你救个屁人,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樊仁越说越来劲,又看少年身体瘦小,就像和他动手。

    林涛给他扒了一个跟头,道:“不是我说你,就你那两下子,还想跟人动手,这小子一只手就能解决你,我都不一定是他对手。”

    樊仁不大相信,眼珠子瞪得溜圆,道:“你这么强?”

    少年冷哼一声,没回答他,转头对林涛道:“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来找我师父的吧?”

    “你师父是仙人吗?”

    少年一脸得意道:“那还用说,我师父当然是仙人了,不然我能这么强吗?”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樊仁在后面嘀咕两句,也没敢大声说,怕被那少年听见。

    涉世未深啊!林涛感叹着,这少年就是好忽悠,说两句就上道,于是道:“那你愿意带我们去见你们师父吗?我们有事求见他老人家。”

    没想到这小子,刚才还好好的,听了这话立马警觉起来,道:“我师父最近不见外人。”

    林涛立刻笑了,跟他套近乎道:“我们不是外人,我们怎么能算外人呢?你把这个棋子拿给你师父看,他就明白了,这是他老人家的旧物,你看咱们有这层关系不是?”

    少年接过棋子,看了两眼道:“反正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们也可以在这里等等,我上山问问我师父,他同意了我就让你们来。”

    这时,周灵绣悠悠醒转了,弄清眼前的情况后,也向那少年求情道:“小兄弟,你就帮我们这一次,让我们去见见你师父吧,我们远道而来,一路上遇到很多危险,几乎是死里逃生,能走到这里实在不易。”

    这小子听了周灵绣的话,立刻效命道:“既然美女姐姐说话了,你们也不容易,我就给你们个面子,走吧,别在那愣着了。”

    “你还说你不是小色鬼!”林涛心里赌气的骂了一句,差点上去把他按倒。

    少年带着他们一路向上,两个时辰后,来到一处茅草屋,指着茅屋后身一名中年男子道:“那就是我师父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