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十分六合 > 第六百三十章 原来是林公子!

第六百三十章 原来是林公子!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医流狂兵最新章节!

    那人闻言一顿,也在多不停留,而重获自由的李天舒被那人夹在腰间,拼命的喘息仿若隔世的新鲜空气!

    而那人离去只留下了一段话:“锦长春,可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解药,可不是我不给!”

    “父亲,这东西真的有那么宝贵吗?为什么你答应那个人放走那个李天舒?“锦若云好奇的问了起来。主要还是与锦长春一贯风格有所不同,故而有点好奇罢了。

    锦长春看着女儿笑了笑,叹道:“这东西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也不值钱。说回来大庭广众之下,你俩还有完没完?是不是差不多该从我女儿怀里出来了?“

    “咳咳。“林涛见状咳嗽了两声,也不尴尬的站了起来。忽然看见锦长春扔了什么东西抛向自己,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这是只有在地脉充沛的大型玉矿中才能诞生的玉髓!正好用来装那玉清丹。”锦长春无所谓的道。

    “这家伙无非是仗势欺人,想要借机覆灭我宗门,就是向让仙盟追究下来当成一笔糊涂账。我宗被一名弟子轻松覆灭,丢不丢人?”锦长春冷笑道:“他百草宗为这玉清丹,也是煞费苦心了。”

    林涛闻言异常惊讶的看着锦长春,不由得取出了玉清丹,虽然林涛受益极大,但是对于其他人?呵呵,不由的低声问道:“你说这个东西我怎么没看出他到底哪里宝贵了?”这种可怕的宝物,其实除了林涛再难有第二人能消受的了!

    这哪里是仙丹?分明是一味剧毒!那百草宗是吃饱了撑的?而且,以其药性来看。绝对是需要大量天材地宝不能炼出!这是有病吗?

    锦长春冷笑道:“他百草宗现在的任老怪,当年年轻的时候就曾想向我百草宗讨取一枚玉清丹,被我宗老祖当场拒绝。我宗老祖仙逝没想到这任老魔就坐不住了!”

    林涛还是不明白,奇道:“你有这么多玉清丹,就是给予他们一粒又如何?他们莫非是要白要不成?”

    一名长老闻言大怒道:“我宗传承数千年的至宝,岂能轻易与人?这丹药让他百草宗得去,不就是为了

    破解其中丹方!其心可诛!”听得林涛大翻了一阵白眼。有病啊,宗门差点都被灭了,你还在乎一个丹方?

    锦长春却是摇头道:“既然我将这玉清丹给你,也是了却一段往事。它效力或许与地级丹药近似,但是实际上却是天级丹药的仿品!乃是当年与我宗交好的一位丹道大师赠与,可惜传承了数千年,药性渐渐变质,如今……”

    “所以我才不能答应百草宗,若是让别人知道,这玉清丹是欺世盗名的东西,我宗清誉岂不是毁于一旦?”

    这话一出顿时产生了轩然大波!显然是连一众长老都不知其中真相!林涛却是心下恍然,暗道难道。

    锦长春摇了摇头道:“行了,这些事情先不要提,老张,你精通丹术。你看看这毒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解好?”被问的那人却也是愁眉不展摇头叹气道。

    “不行啊!这毒性奇特难以察觉,与寻常毒素相比截然不同,真气对其也是没有反应。怪哉怪哉!”

    锦长春默然无语,其实那李天舒说的也没错!玄野宗本就是以医道起家。发

    展至今却荒唐的将发家手段忘却,只能依靠普通的丹药维持生计。不过对于宗门历史,身为后辈也不便指责先人!一个宗门竟然让一个小小的金丹弟子的毒刁难住了!嘿嘿,真成了笑话啊!

    “这毒要解其实也简单!”林涛忽然开口,但锦长春的脸色依旧不好。堂堂玄野宗竟然落魄到这个田地,若说此前是一时大意,中了敌人奸计。如今的情况却正凸显了宗门窘态!

    林涛取出了一枚玉清丹笑道:“我也是借花献佛,不用别的这玉清丹就可以做到!”而那被叫做老张的长老,闻言眼睛一亮:“你能解毒?快与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毒简单的说就是利用了身体与真气的空子,让身体与真气对其产生‘对身体有益’的错误判断,实则阻塞经脉才是真正的原因。”林涛摇头又道:“其实这毒,你们早就中了!不过缺乏一个引子诱成毒性而已。”

    锦长春忽然道:“此前那李天舒可是说你进入大殿就会中了这清风醉,怎么又说我们早就中毒?这是何故?”

    “就说锦伯父你吧,那李天舒说您压制了境界,但您可是一直在这环境中,怎么没见毒素越发深沉?”林涛摇了摇头道:“此处虽然有毒,但是实则毒性很弱。只能算是引子,只怕诸位早就在体内累积了大量毒素,现在无非是被激发而已。”

    “不过,终究是诸位的身体被那药性阻塞,换个角度。还是身体所致!”林涛如此说道:“我尝了一粒这丹药,发觉它有易经锻骨改善体质的效果正是对症!”

    随即林涛叫了一盆水,直接将丹药捏成粉末,撒入水中。看的老张不明所以的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浪费药性吗?”

    林涛翻了翻白眼道:“我只要它的药性,不要这丹药狂暴的灵气。更何况,这丹本身就有极大副作用,只要能疏导经脉就可以了。你们一会就知道你们这祖传宝贝的厉害了!”

    众人取了一碗水,疑惑的喝入腹中,说实话这么多年了,还第一次看见这么服丹的!这小子到底靠不靠谱啊!

    林涛却是一脸坏笑的看着众人,锦长春心知不妙质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不过我且问一句,你们这厕所有多少?”林涛玩味的笑道:“若是太少,那可就麻烦了!”

    整个玄野宗可能就那么一个厕所,还几乎无人问津。主要是修行之人辟谷节食。日常消耗都以丹药补充。只有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一次膳食。补充人体所必须的营养!所以厕所这种污秽之所,自然也是让修行者嫌弃的厉害!

    锦长春却是有不好的预感,突然他腹中一阵绞痛,联想林涛的态度,哪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当机立断的飞奔出去,此时其余人也是发觉不对!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子可真是害煞人也!众人仿佛心有灵犀的跑向了厕所。

    不过,此事之后,锦长春与众长老却也知此时慎重!与其说是玄野宗栽在李天佑的手上,还不如说是栽倒了某个叛徒的手里!锦长春等长老对朱宁的斤两清楚的多。

    至少锦长春可以肯定,除了朱宁之外肯定还是有一名内奸!至于到底是谁,却

    是说不出来。因为朱宁名义上时大长老,可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一点实权的空架子!

    所以不出意外的是一众长老与有身份的人都去参加这场会议,讨论到底该如何收场。当然内奸问题也是大问题。不可不防!

    锦若云却找到了林涛让他也一同去参加,按照她的意思是,说不准林涛就把那名叛徒抓到了。不过却被一人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了,林公子,这是我玄野宗内部的事情,您毕竟是个外人。还是不要参与的好!”一名身材消瘦的内门弟子将林涛拦了下来!

    锦若云见状温怒道:“你知不知道,林哥可是救了玄野宗的贵人!”

    “若云师妹!就算如此,那也是我宗内部的事情!这林公子不是我玄野宗的门人,怎么能参与这等门内大事?”

    那人一本正经的道:“若说真的有什么门内机密走漏了出去,怎么算?更何况这次会议连内门弟子也只能旁听,更何况是外人?”

    “你!”锦若云闻言温怒,但是对方确实一本正经。着实让她无从发作只得恨恨的跺了跺脚怒道:“好,我去找我爹爹看他怎么说?!”

    锦若云气冲冲的走了进去,而那名弟子神色无奈的冲着林涛道:“不好意思,在下职责所在,还请公子不要见怪!”

    林涛点了点头,无所谓的道:“理所应当,不过是若云想让我去罢了。”随即想了想便在这里等锦若云回来,他一届外人去参与玄野宗内部的会议,也的确不像话!

    林涛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半晌忽然有一人快步行来,高声道:“这人是谁?既然不是我宗门弟子,为何在内门重地久留?小刘,你是这么办事的?!”

    那名弟子见状急道:“这位公子是锦若云师妹带来的!说是林涛,还说此次宗门大劫多亏此人相助。我哪里敢违背?”

    “哦?你就是林涛?幸会啊,幸会!”林涛睁眼看见眼前之人,此人昂首挺胸视人以余光斜视,听其声,观其行,便让林涛心中不喜!

    此人衣着还是玄野宗弟子服,不过胸口却佩有内门弟子特有的徽章,不过这徽章之上还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其上的图绘以金沙点缀。更显生动!

    不过此人听说了林涛名字,顿时变了一个态度,显得十分客气道:“原来是林公子,失敬失敬!”

    这态度变得让林涛有些愕然!要知道,他虽然的确等于救了玄野宗。但实际上归根结底还是只在大殿中的人得知,还不至于整个玄野宗人尽皆知的地步!此人当时也不在场,又一副目中无人的德行。怎么会知晓自己的?

    说实话,那名守门弟子才是正常的,换成一个正常人就算听说了,也不会相信一个和他们差不多的年轻人拯救了宗门。换成林涛自己也是如此!

    不过林涛却是不动声色道:“正是,你有什么意见?”

    这人赔笑道:“我哪里敢有什么意见?不过是见着这些人怠慢了公子,有些生气罢了!”这人又忽然道:“今日我与公子真是有缘!我恰好得到一方上好的仙茶!公子与我一齐品鉴一番如何?”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