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二十九章负荆请罪

第二十九章负荆请罪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闪婚之新妻吻不够最新章节!

    “你怎么知道我这里?”好像她没有说过自己在这里上班,今天他突然出现确实吓了一跳。

    “叶祁佑!”并没有告诉她是因为赫尘的那份资料,并不想要因为自己那边调查她,让她不开心。

    “噢,原来你问的是他啊。对了,今天和我回去吃饭吧!还有上次我和我爸妈说,你要负荆请罪!”上次话说过了,想想就觉得脑袋疼,而且还是在陆战宇不知道的情况下说的。

    “好。”对于她这样说,并没有意见。而他本来就打算这样做了,礼物什么的也早就准备好了。

    “啊!”见他这么爽快,到是让傅清风有点死机了。

    “我说负荆请罪是应该的,把你骗到手了还不露面,作为父母多少都是会有不开心的。”陆战宇一副理解的样子,让傅清风觉得更加丢脸。

    “其实我原本还以为,你会不开心我这样说了!”毕竟他们没有认识之前,是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这样想,其实我和你一样都是普通人,并没有我出生不一样,就要觉得高人一等。”这是大实话,因为陆庭从小的教育,让陆战宇两兄弟很清楚,自己并没有高人一等,出生高不过就是因为父母而已。

    如果自己本身不努力的话,那么出生在高也是没有任何用的。

    “呵呵,我知道了!”听到他这样说,心里没有刚刚那么担心了,相信自己爸妈应该也会喜欢他的。

    “这几天还好吧!”见她看着窗外,眼底的黑圈并不是没有看到。

    “还不错,没有被打死!”转过头看向他,开着玩笑说道。

    “那,如果我把你带回去家里,要是你家里人都不知道的话,我估计是被打的更死的那个。”想到自己爷爷的暴脾气,好吧有NaiNai可以安抚其实也没有什么。

    “不会吧?”听他这样说,眼里全是满满的惊讶。

    “没有什么不会的,我爷爷也是军人,所以对我和弟弟的教育都是属于严厉的那种,以前不听话被他打的老妈在旁边一个劲的哭。”不过十二岁之后就没有被打过了,他被送到了国外的学校三年之内修完了大学的内容,然后花两年的时间去了解了各种枪的信息还有关于军队的资料。

    他的十八岁生日就是被自己的爷爷,丢进去部队做为礼物的,算一下现在差不多快十二年了。

    “我倒是还好,因为家里就我一个孩子,不算是溺爱的那种,但是也不算是很严厉。我爸妈对我就是放养的,不加以约束,也不强迫我做什么事情。除了今年我妈不知道和别人打什么赌了,一个劲的叫我去相亲,都快无语了。”对于自己母亲的了解,傅清风还是有的,所以母亲的异常还是被她看在眼里的。

    “你母亲现在没有继续去工作了,作为家庭主妇想法自然没有之前的那么开,所以会逼着你去很正常。”他更惨,天天被自己的上司追问此话题,现在终于不用不尴不尬的去面对了。

    “好像真的被你说中了,今年她就算是开始在家里做家庭主妇了,我爸那边需要她又不愿意过去,所以没有办法只能折腾我这个女儿了。”一副悲壮的样子,让陆战宇觉得很可爱,看到越来越多不一样的傅清风了。

    “所以啊,不过以后都不用折腾你,来折腾我就好了!”听到他说完,让傅清风怎么感觉那么别扭呢!

    “你这话,怎么感觉那么别扭呢,不过你愿意维护我很开心!”嘴角因为他的话,微微的翘起,浅浅的酒窝露出来让她更加的好看。

    陆战宇觉得,他们一家的人好像都很迷有酒窝的人。他老妈谢菲菲也是有酒窝的人,他的弟妹陶熙也是那种有酒窝的,现在自己媳妇也是有酒窝的。

    果然父子基因强大,就连爱好都可以一样。

    “不会啊,不过明天你真的要和我回去一趟陆家,明天爷爷的生日,要是不会去的话估计会被惦记上的。”他很清楚,要是不回去的话,他家爷爷估计回去找他的上司喝喝茶,聊聊天。

    那个聊天就是聊他的终身大事,他一点也不想要这种事情在发生了,明天刚刚好大家全部都在,带着她去认一下人也不错。

    “明天就过去?”虽然两人领证的时间也有好几天了,但是她和他的接触才那么断,马上要去见他家里人,抱着花的手不知觉的紧紧了,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不要担心,他们都很好相处的,不是所有的上流社会里面,都是那种不好相处和勾心斗角的。”看出了她的紧张,陆战宇用低沉的声音安慰着她。

    “好,那明天就过去吧!不过既然是爷爷的生日,是不是要准备一点礼物过去。”不带礼物的话,终归有点不太好。而且她也算是第一次去见身边这个男人,家里的那些人。

    “不用带什么礼物,你就是最好的礼物。难得我能娶到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其实他有准备好礼物的,就放在后尾箱。

    但是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去逗逗她,看到她脸红的样子,让他心里是十分的愉悦。

    “难道之前他们一直以为你娶不到老婆吗?”傅清风才不信他的这句话,不过还是因为他的话红了脸,差点都低到花里面去了。

    “对啊,不然哪里有机会遇上你!”所以说有些人的缘分,是终究会遇上的。

    并不是不想要,而是在等那个人的出现。

    “原来你们当兵的,嘴也那么贫,你下面的人知道吗?”看他一副戏虐的样子,傅清风也回应着他。

    “应该知道吧,不过这样的我可是不能让他们见到,不然有辱我作为老大的威严,不过你没事。想要什么样的,随时有!”邪魅的一笑,他说的是实话。

    “好了,快到了。不说那些没用的了,前面停车就好了。”幸好现在哪里没有什么人,不然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带着一个男人回家了。

    “好。”见她不想说,陆战宇也不是那种会继续强迫人的人。停好车子,直接去后尾箱拿东西了。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看到他提着那么多的东西,傅清风忍不住惊呼道。

    “负荆请罪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