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 > 第537章:番外,洁身自好

第537章:番外,洁身自好

作者:指尖似流年 十分六合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注册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当然了!

    自己的开枪技术差,她可不会表现出端倪来。

    而是风轻云淡的说道:“咳咳!识趣的最好有多远滚多远,否则别怪本姑娘手下不留情!”

    要冲上来的人影踌躇了,他们默默的看了躺在地上痛得声声惨叫的同伴,不由得对夜音璃手中的武器畏惧了起来。

    哼!

    原来也是怕死的啊!

    还以为是那些被雇佣来的那些杀手呢!

    正想着,就听到边上有了动静。

    于是!

    她一边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人,一边用余光瞄了一下那个中了十香软筋散的宫倾陌,不瞄不要紧,一瞄不禁傻了眼。

    宫倾陌背对着她,一步一步走出了那些人的包围。

    这······

    这都可以?

    然而事实证明,确实可以。

    那些虽然追杀他的人心有不甘,个个赤红着眼,手中的弯刀仿佛随时都有挥过去的可能,但最终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远了。

    这个混蛋,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

    好歹她也算救了他吧?

    来不及多想,夜音璃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也跟着宫倾陌的方向慢慢的退去。

    碍于她手里的武器,那些没有敢动手。

    借着夜色,一走出那些人的视线,枪一收,撒丫子就跑。

    爹是个绝顶高手,娘也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奈何她一没继承爹的绝世武功,也没继承他聪明绝顶的智慧,却继承了娘有些二楞二楞的性子。

    不过!

    值得安慰的是,娘最值得引以为傲的两样武器都交给了她防身。

    正想着,远处就看见了宫倾陌的身影,顿时心中窝着一股气,立马跑上前去质问。

    “喂!太子殿下,你也太不仗义了吧!好得我刚刚救了你,你居然一声不吭的就走了。”语气中含有几分客气。

    毕竟!

    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呀!

    然而。

    一双冰冷的眼眸就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并未说话,而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切,什么人嘛!”

    夜音璃小声嘀咕的一句。

    不料,宫倾陌却突然停了下来,看都不看她一眼,而说话的语气却冷到了极点:“滚!”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言简意赅。

    夜音璃顿时傻了眼。

    对这个人的映象瞬间差到了极点,本想就此打算离去,却觉得就这样走了,那也太窝火了。

    于是!

    眼珠子一转,故作无所谓的说道:“走就走!”

    然后转身大步向旁边窜去,她并没有走远,而是捡了一块石头,随后速度飞快的来到宫倾陌的身后,用力一砸。

    之后便听到一声闷哼,身前的人影倒了下去。

    “啧啧!”

    “我让你高傲,我让你目中无人。”

    果然一块石头下去,心里舒坦了许多。

    本小姐心情好救你一命,心情不好,就给你一个石头。

    好歹他也是堂堂的殷云国,她下手时衡量了轻重,能打晕他便可。

    为了不让等一下追上来的回纥人找到他,夜音璃把他拖到了一处草丛中,找了一些枯树叶将他掩盖起来。

    正打算走。

    就看见枯叶旁边掉了一块似是玉佩的东西,拾起来在手里把玩了一下。

    “就当做救你一命的补偿吧!”

    反正从此天涯各路,谁也不认识谁。

    于是!

    夜音璃就这么单方面愉快的决定了······

    走出了乱坟岗,她便朝着与人约定的方向走去。

    ······

    清风习习,一座八角凉亭边上的树叶轻轻摇曳,夜色微凉。

    八角凉亭内。

    穿着白色中镶嵌着浅蓝色的衣袍的男子,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那里,轮廓分明的脸,五官精致好看。

    头上的墨发高高盘起,用玉簪箍筋,两束青丝从而后倾泻而下落在胸前,微风徐来,衣袂飘飘,青丝飘飘!

    一表人才、面若潘安大抵就是如此!

    他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册子,目光一直望向某处。

    忽然他微微绷紧的眉头蓦然一松,随后将脸庞转到另一处。

    就在他刚刚看了许久的地方,在他把连转过去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娇小的人影,人影越来越近,最后度步进入了八角凉亭。

    “君识,怎么样?还有何话说?”

    前些天。

    许君识来到边境,显然没有忘记她这个朋友,给她带来了一坛好酒。

    相谈盛欢,又喝了一点酒,所以就夸夸其谈,

    君识是京城人士,听说他爹是当官的,而且位高权重,不过他一直没说他爹是谁。

    她也不去问,因为她也没告诉她的家世!

    不过!

    君识是她认识的男儿中最俊美的一个,和他做朋友很有面子。

    当然,她自动忽略了他时不时会会蹦出让人咬牙切齿的话。

    “你很得意?你一个堂堂的解忧阁阁主,花了一天的时间办了一件在解忧阁中算是最简单的任务,居然还得意得起来。”

    额······

    说的也对!

    不对啊!此事虽然简单,但也绝非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事情。

    就知道从他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

    “我说君识,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刻薄?”

    不担心她的安危也就算了,她没计较,既然还好意思讽刺她,没一点兄弟情意。

    “刻薄?呵呵!真正刻薄的人你还没见到过呢?”

    “哟!居然还有说话比你还刻薄的人?有机会倒要见识见识。”

    “我看你还是不要见到为好,怕你体内的血不够吐。”

    “听你这么说,本姑娘的好奇心更重了,还真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识见识这一位‘高人’呐!”她来回搓着手,并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期待。

    这次许君识并没有回话。

    只是微微的勾了勾唇,随后语气闲散的说道:“走吧!愿赌服输。”

    “嘻嘻!这可是你说的哦!”

    赌什么不好,非要赌逛青楼?

    许君识这么一个洁身自爱却又一表人才的男子去逛青楼,若是传到京城去,他老爹非得给他弄一套十八般酷刑不可。

    谁让他当时昂起了头,说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来着?

    当时他就想,他不是洁身自好吗?

    于是就跟他打赌,她若是在一天之内完成任务,就罚他去逛青楼······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