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十分六合官网 > 第405章:八月飞雪

第405章:八月飞雪

作者:指尖似流年 返回目录 十分六合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丑女,你跟为夫来。”

    说着就拉着她的小手走了,来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而且正好有一处凉亭。

    于是!

    他们二人就坐了下来。

    “这是我亲自在厨房熬的人参,来,为夫喂你。”

    “······”

    宫氿寒把她拉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她喝这个吧!

    而且!

    连人参他也随时随地带到身上?

    不过,她并不打算让宫氿寒喂,而是自己拿过来自己喝,毕竟安泰禾叔叔刚刚过世,他们还在他的府中看望他,若是他们在这里秀恩爱让别人看到了,肯定会暗地里说他们的不是。

    宫氿寒也不勉强。

    等到他喝了一半之后,他才缓缓开口:“昨天安将军去了皇宫,之后便匆匆忙忙回来了,期间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原来安泰禾叔叔是去了皇宫。

    昨日的那个时候,她还在昏迷中。

    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但是······

    “可是,安泰禾叔叔是他的人,也忠心于他,他应该不会对他下毒手吧!”

    而且。

    继他父亲之后,安泰禾是唯一待在他身边抚养他禀培养他的人,再是天大的事情也不会到了要了安泰禾叔叔的命呀!

    “除非安将军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

    听到如此!

    云紫苏浑身一震。

    也许还真的如此,究竟还有什么事情连宫氿寒也不知道的呢?

    忽然!

    宫氿寒俯身上前,来到云紫苏的耳畔前,轻声说道:“丑女,这回你怎么不怀疑是为夫动的手?嗯?”

    “咳咳咳······”

    这个小气的男人。

    不就是误会了他么!居然还记在心里。

    “宫氿寒,过去的事情你总是揪着不放那就没意思了,我们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苦口婆心的教诲着隔着自己老近的男人。

    “丑女说的对,那为夫也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快说是什么事情?”宫氿寒该不会有什么东西在欺骗她吧!不禁冷了脸。

    “其实今日在小院落给你做的饭菜不放油也不放盐。”

    “······”

    这是在惩罚她在‘偷人’吗?

    须臾!

    一片薄薄的、小小的雪花慢慢落在云紫苏手里的碗中,碰到热乎乎的人参汤,一下子就没有了踪迹。

    尽管是稍纵即逝!

    但云紫苏还是看到了,随后与宫氿寒对视了一眼,显然他也看见了。

    于是!

    他们二人都同时望向了天空。

    天空中稀稀疏疏的雪花在飞舞,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迹象,有不少还飘进了凉亭里面来。

    不远处有声音传来:“快看啊!是雪,是雪,下雪了,安将军一定是有什么冤屈······”

    “八月飞雪了,八月飞雪了,咋们快去跪求皇上,说将军有冤屈。”

    ······

    虽然她与宫氿寒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僻,但是,有人大声叫喊着还是听得见的。

    “丑女,对此,你怎么看?”

    丑女与他们不同,见识也应该也多一点。

    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看到,但这很是不正常。

    只看云紫苏把眉头皱得五官都要挤在一处了,随后才慢慢看向宫氿寒,一句一顿的问道:“宫氿寒,这种八月飞雪的情况,是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见宫氿寒点了点头。

    她才默默的闭上眼睛。

    “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事出反常必有妖孽吗?一般有很多自然灾害出现之前都会出现反常现象,水灾、地震以及火山爆发之类,所以今日之后,一定要注意一些反常情况。”

    “嗯!”

    看来在丑女曾经生活的地方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一场雪下得并不是很大,也没有维持多久就停止了。不过,地上已经扑了白茫茫的一片。

    过了不久!

    也许是因为这场雪下得蹊跷的缘故,已经被认定为是自杀的安将军,重新把此事交由大理寺和刑部联合调查。

    听闻此事的那些安将军的部下和京城的老百姓们,都觉得皇上是个明君,对殷佐的敬仰越来越高。

    所以!

    安将军的尸体被移往了大理寺的冰窟小心看守,临时搭建的灵堂依旧摆放在那里,并没有撤掉。

    大雪一停,原本还想找云紫苏的殷佐,急匆匆的会皇宫了!

    云紫苏和宫氿寒找到了安画。

    安画在躲在灵堂上哭泣。

    皇上一走,父亲的尸体没多久也被搬走了。

    她现在只能默默守在这里,原本以为大理寺立了案,只要等大理寺那里重新查找证据就行了。

    可是!

    现在心里却是空空的。

    “安画,要不你跟我回寒王府待几天!”

    云紫苏慢慢走近灵堂内,来打安画的身后,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小姐,我没事的,父亲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如今他去了,府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我不能像以前那样跟随你了。”

    “嗯,我知道,为了安泰禾叔叔,你一定要把将军府撑起来。”

    也许,只有多做一些事情,充实她自己。

    安画才会尽快的从悲伤中换过来吧!

    “嗯!我会的,小姐。”

    又断断续续跟安画聊了一会儿,云紫苏才起身离开。

    坐在马车上。

    云紫苏摸了摸还没有鼓起来的肚子,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看出了云紫苏的不开心,宫氿寒将她搂在怀里,轻轻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我想起了小的时候,安泰禾叔叔把他很宝贝的宝刀借着我的时候,还亲自教了几招他舞刀的路数,想想那时候的他,豪爽大气,又喜欢逗着自己笑。”

    “丑女,也许死对于安将军来说是一种解脱!”

    云紫苏愕然!

    是啊!

    在边关的时候,她看到小逸奉殷佐之命随着押运粮草的队伍来打军营,把殷佐的密旨送到安泰禾叔叔的手中,那时候她进去刚好看到他那样痛苦的表情。

    现在想想。

    也许在那个时候,安泰禾叔叔已经知道了殷佐已经下定决心要除掉宫氿寒的事实。

    他内心应该是挣扎的吧!

    毕竟!

    安泰禾叔叔的曾经是父亲的部下,一心一意忠于父亲,而她又是宫氿寒的王妃,对于寒王他想必也是敬佩的吧!

    在回京后,最后看到他的时候是在皇宫门口,那时的他苍老的许多。

    心中必然很不好受!

    算了!

    不想那么多了,于是,云紫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立马抬头问道:

    “茯苓不是也怀孕了吗?她现在在哪里?”

    现在还是深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