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历史军事 > 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 > 第308章:谁更可怕?

第308章:谁更可怕?

作者:指尖似流年 十分六合计划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云紫苏瘪瘪嘴。

    他们该不会答应了吧!

    “在等阁主你定夺!”

    云紫苏现在是阁主,他们敢接下这任务吗?

    再说了!

    就算云紫苏现在不是沧浪阁阁主,他们也不会接下这刺杀任务。

    毕竟!

    她是前阁主的夫人。

    于情于理都不会那么做。

    这还差不多。

    要刺杀殷佐和她,那还得看她答不答应。

    云紫苏一下又一下的叩响桌子,而且很有节拍!

    仿佛在密谋着什么?

    须臾才缓缓说道:

    “把刺杀殷佐的价钱提高到十万两黄金。”

    “那阁主你的性命呢?”

    “你估摸看看!”

    “这个数?”白煞用手指笔画了二十万两的样子。

    “嗯?”

    那样子貌似是嫌少了。

    白煞立马会意,重新笔画了五十万两黄金的样子。

    可惜……

    云紫苏桌子一拍!

    “本小姐是无价的。”

    白煞与黑煞互看一眼,立即点点头。

    同时说道:“嗯嗯!阁主是无价的。”

    额……

    他们二人那是什么眼神?

    貌似再说,看吧看吧,本性终于暴露了!

    “那还有别的事情吗?你们阁主我可是很忙的。”

    黑白双煞立马头冒虚线。

    他们可是听说了,自从那晚阁主火烧敌营后,就把攻城之事交给了别人,每天无所事事!

    有啥可忙?

    感情把正事一说完,觉得他们二人碍眼,阁主就要让他们滚胆了。

    不过他们还是规规矩矩的回到:“无!”

    只是!

    他们还没有吃饭。

    “既然没有,那就回去吧!”

    “是!”

    他们二人无奈起身,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云紫苏的声音传来。

    “你们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叫几个菜上来?”看到黑白双煞眼冒精光,似乎马上就要点头了。

    可云紫苏忽然一拍脑袋。

    “哎呀!我怎么忘了,你们早就到这里了,应该已经吃饭了,看来我是多此一举了。你们回去吧!”

    说完便低下头去,独自品茶。

    忽然!

    空气一凝。

    “砰……”

    桌子上的酒坛子被砸开一个洞,随后瞬间四分五裂,醇香的烈酒立即在桌子上蔓延。

    云紫苏微微一蹙眉!

    随后!

    飘香四溢的酒味扑鼻而来,钻入她的鼻孔。

    在门口的黑白双煞一见到这种情况下,看了看桌子上破碎的酒坛子,在看了看云紫苏瞬间爬上脸颊的红晕。

    不明所以!

    不过!

    他们还是立即冲到云紫苏身边,护在她身旁。

    “阁主,阁主。”

    “她已经被酒气给熏醉了。”

    窗户被一股劲风刮开,一个人影飘然而进。

    黑煞刚想闪身过去。

    一发现来人是萧然,微微一愣!

    “萧然,你把阁主怎么了?”

    说话的是白煞。

    他万万没想到,对云紫苏出手的人是萧然。

    怎么可能?

    萧然与前阁主是结拜兄弟,比皇室中任何人的感情都要好。

    没想到……

    “两位请放心,她鼻子异常灵敏,而且从来不沾酒,一碰就倒。”

    这是宫氿寒告诉他的!

    宫氿寒的心事一般情况下不会告诉任何人,但唯独对他,坦诚相待。

    上一次,宫氿寒与云紫苏闹矛盾!

    宫氿寒不知道如何去哄女子。

    于是找到了他,让他教几招。

    所以!

    他便向宫氿寒了解云紫苏的情况,没想到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在那天他们打了胜仗,庆功的时候。

    他就躲在暗处,亲眼看见云紫苏刚喝下一杯酒,就倒下去……

    “你为何这样做?”

    白煞不解,黑煞默不作声。

    不过!

    萧然还没有回答,白煞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立即怒瞪着他,有些讥讽的说道:

    “前阁主可是你的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嫂子,况且她现在还是我们新任阁主。”

    “嫂子?她不配,若不是因为她,氿寒也不会死无葬身之地,就连尸身都没有。

    现在倒好,氿寒一死,主帅的位子她坐了,阁主的位子她也坐了。

    就连追魂令现在也落入到了她的手里,你看看,一个月还不到,她哪里有半分伤心的样子?”

    在他看来。

    云紫苏就是虚情假意。

    三年前,宫氿寒因为云紫苏死了,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就连身子也日渐差劲,靠药物维持!

    原本以为三年后云紫苏的出现,会让宫氿寒好起来,没想到却因为她枉送了性命。

    宫氿寒不动情则已。

    一动情便是无法自拔!

    可是!

    刚刚他还亲耳听到云紫苏在笑。

    为此他心中甚是不快。

    “萧然,你可别忘了,阁主之位,是前阁主亲自指定的,就连追魂令也前阁主交于她的。”

    看着萧然愤愤的眼神。

    白煞不禁叹了一口气!

    萧然是着了魔了。

    “我只要她手里的追魂令,并不会要她的性命,她的命,我萧然还不屑要。”

    “有我们在,你休想接近阁主。”

    说完白煞已经上前一步护在云紫苏身前。

    “我今日不想与你们动手,今日算是给云紫苏一个警告。哼!”

    语毕。

    萧然立即闪身飞出去了!

    “黑煞,我们应该留下来保护阁主。”

    看着已经没有人影的窗口,白煞面色凝重,对着黑煞建议道。

    “不需要!”

    只说了三个字, 便毫不犹豫的向门口走去。

    白煞立马追了过去!

    “为何?”

    直到走到走廊出,黑煞才停了下来。

    “为何?哼!你以为阁主真的被熏倒了?她远比你想象的要聪明得多。”

    本来他是不知道的,可是刚刚萧然说道宫氿寒是因为阁主才死的时候。

    他发现阁主身子微僵了一下!

    由此可见。

    阁主早就知道萧然会来,顺便探探他们的立场。

    “不会吧!”

    被黑煞这么一说。

    白煞忽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刚刚他只顾着挤兑萧然,和防护萧然趁机出手,根本没有注意到阁主的情况。

    若真是这样,那他们这个新阁主倒有两把刷子,他也无需担心沧浪阁的未来了!

    “那怎么办?”

    “回沧浪阁!”

    “那阁主怎么办?萧然虽表面上放荡不羁,整个一个花花公子的模样,但实际上可是个难缠的主。”

    阁主虽有智谋。

    但偏偏遇上萧然这样人,不知道能不能应付?

    “你觉得夜洛绝与萧然谁更可怕?”

    “这……”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