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 > 第235章:床榻上藏了个男人

第235章:床榻上藏了个男人

作者:指尖似流年 返回目录 十分六合注册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茯苓说完之后。

    缓缓走上前几步,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

    然后向屋内的床榻上看了几眼,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因为她看见了床榻内的被褥里高高隆起,里面一定藏了人。

    心中便知道。

    那个家丁已经得逞了,可能是因为云紫苏的到来,把那个家丁要么打伤要么打死了,又来不及藏尸,只好藏在了被褥里!

    楚玉儿和云紫苏之所以会这么镇定,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呵呵!

    还以为她茯苓是白痴吗?

    为等楚玉儿回话。

    茯苓便厉声说道:“刚刚有人看见有个男人进了你的房间里,想必一定是干了什么龌龊的事情吧!

    今日就要替七皇子好好搜搜你的房间,以免他日七皇子授人笑柄。

    来人啊!快搜。”

    说罢!

    站在最后的两个嬷嬷,撸起袖子就直接冲到房间里面去搜。

    “嘭……”

    “啊……”

    云紫苏一个茶杯狠狠的砸在了其中一个嬷嬷的头上,瞬间血花四溅。

    嬷嬷当场晕倒!

    另一个嬷嬷吓了一大跳。

    不敢再往前走一步,还有些想要后退的迹象。

    一众妾室立马被吓得缩了缩身子!

    “云紫苏,打狗也得看主人,不要以为你是郡主就可以为所欲为。

    况且,这里是戊戌国七皇子府,并不是殷云国,而且你还未过门,七皇子府还不是你说了算。”

    就知道云紫苏会阻拦。

    只要云紫苏一阻拦,那床榻上的被褥里藏了个男人就是铁定的事实,不然云紫苏怎么可能出手制止?

    呵呵!

    今天要是搜的出楚侧妃的奸夫出来,而且还是在云紫苏居住的祥华苑里,不知道七皇子会怎么惩罚楚侧妃和云紫苏。

    说不定就直接杖毙了呢?

    哈哈哈……

    这样一来,她在七皇子府中的地位就没有人能撼动得了了。

    “噢~戊戌国又如何?未过门又如何?身份始终比你尊贵,你只不过是七皇子临幸过的一个女子而已。

    七皇子府的后院姬妾数不胜数,你只不过是其中之一,有什么好炫耀的?

    来来来,给本郡主和楚侧妃行行礼,看看够不够资格做的一个小小妾室?”

    云紫苏瞄了一眼床榻。

    还故意走了几步来到茯苓面前,挡住她的视线。

    看到茯苓气得牙痒痒。

    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云紫苏心中一阵冷笑。

    在来之前,她可是听到夜洛绝说要把茯苓好好看关起来的。

    现如今,她不知道她自己即将被软禁,还到处耀武扬威,显摆个屁啊!

    看到茯苓不动。

    云紫苏轻笑道:“怎么?刚刚成为妾室几天连行礼都忘记了?要不要本郡主来教教你啊?”

    茯苓的手扭得‘咯咯’作响。

    要让她给云紫苏行礼?

    做梦!

    她今天就要教训教训这个口齿伶俐的云紫苏,她可还记得,以前云紫苏是如何在在她的追杀下东躲西藏的。

    于是!

    掌风一扫。

    直接向云紫苏的面门打去。

    云紫苏嘴角一勾。

    茯苓还是老样子,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挑衅,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反正现在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茯苓都是理亏的。

    就算今天她狠狠地教训了茯苓!

    夜洛绝也不可能责罚她。

    哼!

    茯苓。

    还当本小姐还是之前被你追得私下躲藏的云紫苏吗?

    现在……

    云紫苏闪身躲过茯苓的一击。

    手上圣心镯一动,立马从中飞出两个圆球击中茯苓的膝盖。

    随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圆球收了回去。

    一切只在刹那间!

    茯苓只觉得膝盖一阵剧痛。

    随后……

    “扑通”一声,跪下了。

    “啧啧,这才乖嘛!来来来,跪了本郡主,还有楚侧妃呢?”

    茯苓恶狠狠的看着云紫苏。

    目光如猝了毒一般!

    怎么可能?

    才一招,她就输了。

    不!

    是云紫苏暗中使出下三滥的手段,她才会跪下的。

    她立马忍着剧痛,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可是膝盖实在太疼,差点又要跪下去了。

    幸好!

    旁边刚好有张桌案,她正好扶住。

    才不至于再次出丑。

    站定之后!

    茯苓眼底闪过一丝恶毒。

    一把从腰中掏出一个小瓶子,一打开就要直接向云紫苏泼去。

    这瓶子里面装的可是化尸水。

    被化尸水泼中的人,若不及时削去被泼中的皮肤,最后的下场只能是化为一滩血水。

    ‘嗖’的一声!

    云紫苏手中顿时出现一把油纸伞,噌的一下蓦然打开。

    茯苓泼出去的化尸水立马反弹了出去。

    茯苓见状不妙。

    一下子闪身后退,一把将紫衣女子扯上前,挡住了化尸水。

    “啊……”

    紫衣女子一声惨叫之后。

    便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着。

    “啊……”

    惨叫声依旧继续。

    那紫衣女子双手捂着脸,随后又捂着身子,痛苦的哀嚎着!

    可是!

    她身上被化尸水击中的地方却冒着白烟,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

    旁边的众妾室,吓得脸色惨白,顿时四处逃窜。

    呼喊救命的有之!

    吓破胆迈不动步子的有之!

    总之原本安静的祥华苑,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

    最后!

    以紫衣女子化为一滩血水而结束。

    茯苓看着地上的一滩血水,目光一禀。

    差点。

    成为一滩血水的就是她了!

    她现在一定要杀了云紫苏。

    茯苓瞬间又拿出了一瓶化尸水,想再次对云紫苏泼去。

    可是……

    云紫苏不见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你在找我吗?”

    冷厉的语气从茯苓背后响起,她刚反应过来。

    手就被云紫苏一把抓住。

    “咔嚓……”

    “啊……”

    茯苓被硬生生掰断了一只手臂,随后又被云紫苏抓住了另一只手,正要掰断,就见茯苓手中的化尸水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嘭……”

    云紫苏并没有再掰断茯苓的另一只手,因为,余光中有一抹红色的人影出现了……

    她只是将茯苓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怎么回事?”

    夜洛绝一进来。

    就看见茯苓惨不忍睹的样子,以及地上的一滩血渍。

    还有云紫苏那淡漠的眼神!

    须臾!

    夜洛绝了解了状况之后。

    对着茯苓那惨不忍睹的模样嗤之以鼻。

    就这样的蠢货,死了也活该。

    可是,茯苓现在偏偏不能死!

    “七皇子,云紫苏她嫉妒被你宠幸了,所以就把我打成了这个样子,呜呜……七皇子,你要给我做主啊?”

    那日七皇子临幸她的时候,是多么的温柔,双眼是多么的宠溺。

    相信她就算是做错了事情,七皇子也会帮着她。

    因为七皇子爱着她呢!

    茯苓已经不顾及身上的疼了。

    她挤出几颗泪水,可怜巴巴的望着夜洛绝,让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可是……

    “啪……”

    夜洛绝对着茯苓冷冷一笑。

    当即扇了一个耳光。

    “愚蠢至极的女人!”

    一巴掌把茯苓甩得七荤八素,一边脸当即红了起来。

    云紫苏一看!

    呵呵!

    茯苓还真是蠢。

    跟在夜洛绝身边那么久了,竟然不知道夜洛绝是个阴狠手辣的人吗?

    还妄想以这种方式博得他的同情。

    简直是痴人说梦。

    他血洗皇宫的时候,连兄弟姐妹都下得了手,更何况是茯苓?

    说不定有一天他连自己的亲骨肉都能手刃了!

    “七皇子,楚侧妃,楚侧妃她床榻上藏有一个男人。”

    茯苓捧着她那肿得高高的脸。

    自知理亏!

    便把她今日陷害楚玉儿的目的说了出来。

    不管是哪个男人?

    知道自己戴了绿帽子,就算不爱那个女子,也会暴跳如雷的。

    果然!

    夜洛绝阴冷的眼神顿时向楚玉儿看去,那能射死人的目光,把楚玉儿吓得一哆嗦。

    “七皇子,妾、妾身没有!”

    她从第一次见到夜洛绝时,就对他心生惧意。

    可,夜青冥总是喜欢护着他。

    说他没有朋友怪可怜的。

    没想到……

    最后!

    夜洛绝却杀了时时袒护他的夜青冥,可为什么不直接把她也杀了?

    “瞿统领,去搜。”

    不管信不信茯苓的话。

    他都会派人去搜。

    “是!”

    看到瞿统领向床榻边走去,茯苓眼中浮起一抹笑意。

    只要搜出男人来!

    不管是楚侧妃还是云紫苏,都一定会倒大霉。

    “七皇子,这里有一个人。”

    夜洛绝眉头一皱。

    难道楚玉儿真真在暗地里偷了男人?

    茯苓则是得意一笑,却不小心拉动了被云紫苏掰断的手,顿时痛得青筋暴起。

    此时!

    夜洛绝走到床榻边一看。

    闪过一抹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

    “禀七皇子,她是妾身的贴身婢女,今日不知道怎么了?

    突然昏倒,面色潮红不说,还做出许多不雅的举动。

    妾身顿时手足无措,知道郡主是个医术精湛的医者,特地请她来给婢女看看。

    没想到……

    郡主说,妾身的贴身婢女中了媚药,还好及时感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楚玉儿总算明白了。

    在茯苓进来之前,云紫苏为什么要把她的贴身婢女打昏,还把她放在床榻上。

    原来就是为了这一时刻!

    她越来越佩服云紫苏的机智了。

    什么?

    茯苓一听!

    瞬间觉得不对劲了。

    完全不顾身上的疼痛,立马奔向床榻边,看到床榻上确确实实躺的只是一个婢女,立马颓废瘫软在地!

    “怎么可能?”

    她明明给楚玉儿下了媚药……

    也明明安排了一个男人进来……

    却没想到……

    云紫苏!

    一定是她破坏了她的计谋。

    于是!

    茯苓用那茹毛饮血的眼神瞪着云紫苏,一字一句的说道:“是你!一切都是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