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 > 第155章:戏弄云媚庄

第155章:戏弄云媚庄

作者:指尖似流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刚刚只是问到了气味,就已经惊讶不已!

    安画刚走进去,还没来得及回身扶一下自家小姐。

    只见,一阵风飘过!

    眼前呼啸而过一抹残影,自家小姐就不见了。

    额……

    小姐呢?

    安画脊背一凉。

    小姐不见了,不会是被人掳走了吧!

    可……

    刚一回身,正打算叫小姐。

    话都到喉咙了,一看到屋内倩丽的人影之后,硬生生给憋回肚子里去了。

    原来小姐对药材这么痴迷啊!

    怪不得,寒王会投其所好呢!

    原来寒王是那样了解小姐,怪不得把小姐吃得死死的。

    “小姐,你刚刚吓了我一跳!”

    还想跟小姐撒撒娇来着。

    可是……

    回应她的只是空气而已。

    安画:“……”

    哇哈哈哈……

    云紫苏真想仰天大笑,然后再把这些药材全部捧起来像花瓣一样撒着!

    鹿茸、冬虫夏草、黑蚂蚁、蛤蚧、天麻、人参、紫河车、琥珀、蜈蚣……

    天啊!

    都是上上品。

    极品中的极品啊!

    就像宫氿寒一样。

    赚大发了。

    早说嘛!

    不然,之前她也不会逃跑了。

    都是她的最爱呀!

    嗯!

    真是爱死了。

    而且!

    她现在才只是打开了一个贴着红布的大箱子而已。

    足足有八箱呀!

    表示已经凌乱中……

    “小姐,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寒王该有的礼数,通通齐全。

    来我们再去看看别的有意思的聘礼吧!”

    此时!

    云紫苏眼睛都瞪圆了。

    整个一副小财迷的模样,让安画不禁汗颜。

    自己小姐平日里淡定、高深的模样呢!

    通通不见了。

    “不用了不用了,安画,你直接拿聘礼账本来,听我的准没错。”

    嘻嘻!

    打开安画拿过来的聘礼账本一看。

    头晕了。

    头晕了……

    绫罗绸缎就不用说了,全是最华贵的。

    这些不重要,庄子別院也得不用说了,重要的是金银珠宝!

    最贵重的黑珍珠就有两颗,其他的金银珠宝就有八箱。

    简直就是一座金山啊!

    现在云紫苏担心的是,宫氿寒会不会下聘礼都下穷了啊!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宫氿寒简直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今晚做梦都会偷笑了!

    “哎呀!居然都这么开心了,那就寻找一些更开心的事情吧!”

    安画疑惑……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开心的了?

    “小姐,你指的是?”

    “本小姐的‘好姐姐’云媚庄在哪里?”

    哦!

    原来小姐要办了云媚庄啊!

    还以为小姐高兴得忘了呢!

    “去,让人把她放了。”

    “什么?小姐,要放了她?”安画震惊。

    小姐怎么可能会放了云媚庄呢!

    但是!

    看到看到小姐眼里狡黠的目光,顿时放心了。

    看来,小姐又找到了好玩的事情了。

    大地已经沉睡了。

    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又有些寒凉的。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一个小小狼狈的身影,独自走在阴森的小径上逃跑。

    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夜!

    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突然小小的人影,不知道踩到了什么……

    “啊……”

    一声惨叫,似乎摔得不轻啊!

    “哼!连你这个烂树枝也和本妃作对。”随后将烂树枝折得稀扒乱,狠狠地抛向远处。

    “哼!抓到了我又怎么样?还不是又被我逃出来!这得多亏了自己聪明,云紫苏你不是想杀了我吗?来呀!来抓我呀!”

    “哈哈哈……”

    得意的声音,低低笑着!

    云媚庄可不敢放声大笑,万一别人追过来了怎么办?

    “你要逃到哪里去啊?”嘲弄的声音一响起。

    云媚庄得意的脸立马变了样!

    随后,撒腿就跑。

    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

    云媚庄一直不停告诉自己是幻听,现在云紫苏指不定在哪里高兴呢!

    哪有时间来管她?

    不料……

    四周的火把如鬼火一般亮了起来,并将云媚庄团团围住。

    她吓得四处乱跑,却始终跑不出火把的包围!

    直到云媚庄累得气喘吁吁,爬都爬不动了。

    云紫苏才晃晃悠悠的走向她!

    “跑啊!怎么不跑了?”那多无趣啊!

    看着衣裙肮脏,头发凌乱,微微有些衣衫不整的云媚庄。

    她突然想笑!

    回想起云媚庄曾经对她做过的种种,眼里可没有半丝的怜悯。

    “云紫苏你这个贱人,我不要看到你,你走开,你走开啊……”

    云紫苏一出现在她的视线。

    她就开始颤抖起来!

    明明还没有怎么样,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哎呀!这就奇怪了,姐姐刚刚不是指名道姓的要我来抓你吗?

    现在,如你所愿了,你应该高兴啊!来来来,你再跑啊!我在抓你。

    然后再命人放了你,你再继续跑,我再继续抓,这样就好玩了嘛!”

    反正今晚有的是时间!

    她又睡不着。

    索性拿云媚庄开刷!

    “原来你是故意放我走。”让她像傻子一样,以为自己真的跑掉了。

    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就是为了戏弄她,拿她寻开心。

    不!

    云紫苏怎么可以把她当猴耍?

    不可以!

    “不然呢!就你那点脑细胞,还能从我的五指山中逃了吗?想都别想。”

    还以为云媚庄经过一些事情之后变狡猾了呢!

    原来还不是如此!

    只顾着一味的逃跑,连点心思都没有。

    无趣!

    太无趣了。

    她拿什么跟本小姐斗?

    真不知当初自己怎么被她给抓了?

    真是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啊!

    “你……”云媚庄气到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啊!”懒得在理会云媚庄了,对身后的人说:“带走吧!”

    将云媚庄带了回去,就命人把她扔进柴房里。

    可是……

    才刚刚过去一个小时。

    就有人来报说,云媚庄自从进到柴房后,就一直对她骂不停。

    而且!

    越骂越难听。

    看押她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来禀报!

    “那就把她带过来吧!”眼神一冷。

    就云媚庄这副养尊处优的性子,都到这副田地还改不了。

    柴房里,除了柴火,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反正!

    云媚庄想休息还是可以的,想要睡觉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不一会儿!

    云媚庄便被带到这里来了。

    “云紫苏,你这个贱人,要不是我父母把你抚养长大,哪有你的现在。”

    “你就是个白眼狼,永远喂不熟的白眼狼,害死了我娘,还要害死我爹,现在又要来害我。”

    “寒王肯定也是中了你这狐狸精的媚术,所以才会对我不理不睬,你别得意。寒王的心里永远装的只会是我,不是你。

    你死了那条心吧!你得到他的人,永远不得他的心,他的心在我这里,你这个贱货。

    你不放了我,被寒王知道了,肯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你会不得好死的……”

    云媚庄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骂着!

    看到她不说话。

    骂得更加起劲了,还越骂越大声起来!

    忽然!

    “哐当”一声。

    一把匕首,一条白绫,一瓶毒药。

    就这样甩在云媚庄面前!

    云媚庄立马住了口,身体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你、你……这是什么?”

    “你傻啊!这是匕首、白绫和毒药啊!匕首是用来切腹的,白绫是用来上吊,毒药是用来喝死人的。

    选选吧!反正都是死,随便选一样,痛快一点嘛!”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呀!

    云媚庄已经瘫软在哪里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直到云紫苏都喝完了一杯茶!

    不耐烦在桌子上一搁,起身,看样子是打算自己自己动手了。

    云媚庄立马磕头求饶!

    “咚咚咚……”

    可是!

    磕了十几下,连一点血印也没有。

    只有一点点轻微的淤青!

    这也太不真诚了吧!

    “紫苏,紫苏,我的好妹妹,看在我爹娘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的份上,放了我吧!寒王是你的,我绝不和你挣了!”苦苦的央求,鼻涕眼泪双管齐下。

    “好一个含辛茹苦!爹爹刚死,只为了堵住悠悠之口,你父亲不得已才留我一条命,他才可以做稳丞相之位。

    后来和皇后串通好,给我下毒,不禁毁了容,还毁了身体。

    你母亲,我的好叔母,自小把我当狗养的,就连我爹爹留给我的遗物,都被她抢了去,还差点被毒打而死。

    几次三番想要杀了我,这就是你虽说的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要是的话,那还真的是很辛苦啊!

    你,丞相府的二小姐就更不用说了吧!从小有事无事就拿我出气,不是辱骂就是殴打。

    还勾引我的未婚夫,上了他的床,还一起设计陷害与我,后来还要设计毁我清白。

    这些,你不会忘记了吧!忘记了没关系,我帮你急着呢!”一次次的陷害,几次三番的想至她于死地。

    这一家子,干了坏事,还说当了好人。

    颠倒是非,扭曲黑白!

    还真他们会做的事,在云媚庄身上更加表现得淋漓尽致!

    现在……

    哎!

    算了,说多也无用。

    反正他们做坏事是理所当然,被害的人也是理所当然。

    若是反过来那就不正常了!

    云媚庄哑口无言。

    最后才悻悻的说:“你不是还活着嘛!”

    云紫苏顿时黑了脸。

    感情刚刚所以的都是废话,云媚庄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

    “选吧!”

    懒得再废话了。

    云媚庄愕然,沉默良久,才选择一把匕首。

    可眼底却有一丝阴毒一闪而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