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历史军事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153章:宠溺与心疼

第153章:宠溺与心疼

作者:指尖似流年 十分六合注册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宫氿寒微微扬起嘴角,看着细腻白嫩的脖子,上面都是他留下来的痕迹,很是满意……

    “紫苏,很快就会消了!”云紫苏应该不知道,她的身子是多么的诱人。

    看着看着,突然喉咙一紧。

    心中有团小火苗在慢慢燃烧!

    原本很生气的云紫苏,正想怒骂回去,抬眸从铜镜中憋见了宫氿寒的异样。

    靠!

    宫氿寒又要禽|兽了……

    先走微妙!

    一把将宫氿寒的手掰开,脚一触到地面,立马想撒腿就跑。

    谁知……

    整个身子都是酥软的,双脚根本使不上力气,整个人直接向地上扑去!

    呜呜呜……

    宫氿寒太狠了,把她折腾成这副模样。

    站都站不稳,宫氿寒你个混蛋。

    真不懂的怜香惜玉!

    本以为要摔在地上,四脚八叉,没一点形象。

    没想到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很是无奈,丑女已经开始避他如蛇蝎了。

    不会吃了你?

    宫氿寒倒是说得轻巧,难道他不知道他已经吃了她无数回了吗?

    现在连下地都下不了!

    好说不会吃了她,鬼信啊!

    看看他眼中若有若无的欲火,别以为她不知道。

    “快放开我!”

    哼!

    就算他接住了她,她也不会感激的,因为她之所以会这样,全都拜他所赐。

    “放心吧!这几日不碰你了,等你好了再说。”

    随后把她抱起来,又回到了之前的那间屋子里。

    将她放在美人塌上。

    自己则走到床榻边,换了被褥和有一片落红的床单!

    一看到这里,云紫苏不经意间脸换起了红晕。

    这床榻上,她可被宫氿寒折腾的不成样子。

    可是……

    一想到曾经宫氿寒连衣服都不让碰,昨晚却完完全全将他自己出现在她面前。

    若不是昨晚上意乱情迷!

    没来得及欣赏他伟岸英朗的身体,现在一回想起来昨晚上那孜孜不倦的身躯,完美的令人想象不出来。

    想想不禁咽了咽口水!

    尼玛!

    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呀?

    他可把自己折腾成这样,自己还对他的身体那么眷恋。

    不行,不行!

    不可以早想了。

    云紫苏突然发现,她居然也是女色狼一枚。

    “你怎么了?想到了什么。”看着云紫苏变化莫测的表情,一下子苦笑,一下子懊恼。

    脸上还有红晕。

    她想到什么?

    不会是再想昨晚上的事情吧!

    一想到这里,他不禁扬起了嘴角。

    “没事,没事。”一听到宫氿寒磁性带着诱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立马脸更红了。

    为了不让宫氿寒猜测她在想什么,故意扬起了粉嘟嘟的脸,委屈道:“我饿了!”

    “也是,折腾了那么久,不饿才怪。”意有所指,不禁有些无奈,也怪自己忍不住丑女无意中散发出来的诱惑。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早膳,不过,现在还不能吃。”

    不能吃?

    早膳都准备好了,怎么就不能吃了?

    小气!

    吊她胃口。

    直到宫氿寒把她放在床榻上,动手解她衣襟。

    云紫苏一怒!

    “宫氿寒,你说话不算数,怎么又要?”

    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解她的衣服。

    宫氿寒果真停了手!

    “放心,我就算想,也得忍住。”随后拿出一个小药瓶,宠溺的看着说道:“我要帮你抹药。”

    丑女初经人事,一下子又要了那么多次,现在肯定不舒服。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她才不要呢!

    自己抹抹就好了,让宫氿寒帮她抹,她还真不好意思。

    “别犟了,你自己又看不到,怎么抹?”看到云紫苏不说话了,他扶起笑意。

    都已经坦诚相待了,居然还那么害羞!

    于是!

    又开始动手解开衣襟,退去下身衣裳。

    在云紫苏的别扭中为她抹了药膏,宫氿寒眼底尽是心疼。

    一切完毕后!

    他们才一起吃了早膳。

    一连三日,宫氿寒都没有在碰她,每晚只将她拥得紧紧的,如心尖上的宝贝!

    这几日,在宫氿寒尽心尽力的照顾下,过得特别滋润。

    什么事都是宫氿寒亲力亲为!

    云紫苏就仿佛一座活菩萨。

    有时候,她不想宫氿寒太累了,想和他一起做事情。

    宫氿寒只好拥着她一起做!

    两人脸上都满满的笑意,宫氿寒那般尊贵,宛如神邸的男子,在她面前却是温顺带有些幼稚的孩子。

    宫氿寒告诉她,这个地方是他的另一个家,孝德皇后就是在前朝被灭了之后,一直住在这里,可惜生下他没多久就郁郁而终了。

    这里只有他最信任的人才知道!

    第四天清晨。

    木子羽来了,和前朝那位大将军一起来到的。

    木子羽一看到云紫苏,微微一愣!

    虽然早就知道主子带她来了,但是亲眼看到,还是有些微愣。

    毕竟!

    她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太过触目惊心了。

    那吻痕虽然已经很淡了!

    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王妃!”木子羽默默地喊了一句。

    算是已经打从心底里认可她了。

    那大将军也是对她微微一颔首,表示敬意。

    当然!

    云紫苏脖子上的淡淡印记,他也看到了,嘴角微微含笑。

    太子真是让人不得不叹服!

    要不动女色就一直不动,但一动起情来,也太……

    也许只有云紫苏能让他如此了!

    云紫苏看到他们到了,原本想回避一下的,毕竟,他们谈论事情,她在场不好。

    可是……

    宫氿寒却揽过她的腰不让她离开,而另外两个人也没有异样。

    看来他们不反对她在场啊!

    可是,那大将军眼中若有若无的笑意是怎么回事?

    还朝宫氿寒挤眉弄眼,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太子,你可要怜香惜玉啊!否则小心夜夜孤枕难眠啊!”

    哼!

    叫你秀恩爱。

    给他一个冷板凳,让他懂得收敛一点!

    他可是听说,云紫苏不是好惹的。

    看看!

    身边的木子羽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被云紫苏折磨的,现在还没有全好呢!

    “苏家的大小姐很不错啊!”宫氿寒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大将军立马闭了嘴!

    提谁都可以,千万不能提苏家大小姐,大将军可是被苏大小姐追怕了。

    看到他吃瘪,木子羽到笑了!

    随后,他们就谈论起宫变之后的事情来。

    殷佐已经将宫臻秘密关押了起来,听说他折磨人的手段很有一套,宫臻几近崩溃。

    宫乱在京城起来很大的波澜!

    那一夜。

    老百姓们很是恐慌,但之后知道是前朝复国,复国的人是寒王和萧世子,老百姓就不再害怕了。

    萧遗墨可是人人敬仰的世子爷,而宫氿寒可是赫赫有名的战神,为老百姓守卫边关,老百姓都对他极其尊敬。

    现在知道他们是前朝的皇子之后,更是拍手叫好,很是拥戴!

    幽炎国那些害虫,该抓的抓,该斩的斩,该流放的流放。

    只不过……

    有一个人需要云紫苏亲自处理!

    “云媚庄你打算怎么处理?”

    宫氿寒问道。

    云媚庄发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就打算逃走。

    只是还没逃出城门,就被抓住了!

    听到他们说起,抓到云媚庄时,她还穿着太子侧妃的服侍,在士兵面前耀武扬威,说云紫苏是她的亲妹妹,敢动她一根手指头,一定要让那些士兵不得好死。

    听到这里,云紫苏不免觉得好笑!

    好一个‘亲妹妹’她叫起来就不觉得变扭吗?

    曾经为了嫁给太子宫千醫,她不惜用身体去勾引他,那时的宫千醫可是她的未婚夫啊!后来她还和宫千醫一起设计陷害自己。

    只可惜,她被迫嫁进寒王府不仅没有死,还活的很滋润。

    回门后,云媚庄又使毒计,要毁掉她清白,让宫氿寒杀了她。

    在后来,又趁她不注意,把她抓到皇后娘娘面前邀功。

    这些她难道忘记了?

    从有记忆开始!

    云媚庄嘴里那一口一个贱人说得可顺溜了。

    现在,宫氿寒让她来处理云媚庄。

    那真是太爽了!

    “简简单单让她死岂不是太便宜她了!我要好好惩罚惩罚她!”

    眼里闪过一抹狡黠。

    一看到这眼神,木子羽嗖的一下,脊背居然有些寒凉。

    惩罚?

    说得轻巧!

    云紫苏借着为主子试药的名义,把他整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现在一看到她,都有些阴影呢!

    对!

    他有些怕她了。

    木子羽默默为自己默哀一分钟!

    哎!

    他只是奉命行事,用利鞭抽打,也是主子吩咐的。

    为什么受报复的是他,不是主子。

    大将军虽然不知道云紫苏会使出什么手段,但是看了看木子羽这个人,就知道,云媚庄惨了!

    “边关有情报传来,说有异动,戊戌国不知道怎么的,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还不止这些。

    属于幽炎国的疆土时不时被侵犯,这还是一个月前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大将军将边关的情报递给宫氿寒。

    只见宫氿寒,眼神微眯。

    太后与戊戌国七皇子暗中有交易这点他清楚,只是没有想到,太后会为了制约他,出卖整个幽炎国。

    “殷大将军,你速速带兵马去往边关!”情况可能不妙啊!

    这情报可是一个月前的。

    那么这一个月边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没有情报传来?

    让人值得深思啊!

    “是!”大将军领命后,即刻出去了。

    他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一刻也不敢耽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