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133章:怒斥宫氿寒

第133章:怒斥宫氿寒

作者:指尖似流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云紫苏,你是不是知道了你父母是被我害死的,所以你是在报复我?”

    不知道是相爷气急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把这话说了出来。

    “叔、叔父,你说什么?我爹爹和娘亲是被你害死的?”

    云紫苏闻言故作惊讶!

    手飞快的伸进衣兜里,又飞快的拿出来,用指腹摸了摸眼睛,随后眼中就有晶莹透亮的液体缓缓流出。

    “叔父,你为什么要害我的爹爹和娘亲?他们一直待你恩重如山,还把你们那一脉分支都收进了府中,享受荣华富贵。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父亲待你如此之好,你为何要这样残忍?

    啊呜呜呜……”

    大颗大颗的泪珠如雨涕下,一发就不可收拾了。

    泪湿的脸庞,一脸悲愤!

    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心疼。

    而相爷依旧恶狠狠的模样。

    看到云紫苏这般,顿时恨得牙痒痒!

    云紫苏藏的够深啊!

    用她父母的死来刺激她,都不见她露出任何马脚。

    然而这般可怜兮兮的指责他,若不是他笃定心中所想,一定也会认为云紫苏才是刚刚知道此事。

    “恩重如山?哈哈哈……好一个恩重如山啊!

    若不是因为你父亲的秘密被我不小心发现了,兴许早在十几年前我被你父亲害死了。

    狸猫换太子可是欺君之罪啊!你父亲还妄想偷偷保住前朝皇子,还想光复前朝?

    呵呵!像你父亲这等孽臣,不是自找死路、死有余辜吗?

    我只不过是为民除害罢了!还好我心存善念,将他们唯一的子嗣抚养长大。

    谁知道那个子嗣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居然要为她父母报仇,你说是不是可气可恨啊?”

    相爷那怒不可遏的模样已经褪去,现在露出了狰狞恐怖的面目。

    这就是他的真面目吧!

    他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呵呵!

    什么为民除害,为的只不过是他的利益熏心找的借口而已。

    前朝一夜之间被篡朝夺位,皇嗣屠尽。

    若不是她的爹爹,前朝再无香火。

    相爷窥视她爹爹的丞相之位,在发现她爹爹的秘密之后,就打着大义凛然的旗号,串通当今皇上暗害她的爹爹。

    还有相爷口中的白眼狼说的就是她。

    说什么心存善念?

    只不过为了顶替她爹爹的职位,堵住悠悠之口,要知道那时的相爷只是暂代丞相之职而已啊!

    暂代啊!

    要如何坐实、坐稳丞相之位呢?

    当然就是为其兄抚养其女,讨个道貌岸然的形象。

    曾经……

    有谁知道?

    她这个堂堂的嫡女过着却是猪狗不如的生活。

    又有谁知道?

    就是这个相爷,一而再再而三纵容他的妻妾、女儿一次次陷害她,想置她于死地呢!

    如今相爷说出这些话的目的,她已经了然于心。

    “叔父,爹爹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先帝在时,对爹爹很是器重,爹爹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

    先帝都不曾知道的事情,当今皇上也不曾知道的事情,竟都被叔父你知道了,叔父你真厉害。”

    比皇上还厉害啊!

    “云紫苏,你、就是回来报仇的,你就是回来报仇的,我这辈子居然栽在从来不放在眼里的人的手里。

    哈哈哈……苍天无眼啊!

    云紫苏,你就承认了吧!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额……

    要她承认?

    开什么国际玩笑!

    “叔父,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你要承认什么?”

    云紫苏故作一脸委屈。

    可怎么知道,相爷狗急跳墙,竟然把手伸出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哇……靠……

    居然还有人敢掐她的脖子?

    还记得第一个掐她脖子的是宫氿寒,现在已经成她男朋友了。

    第二个是七皇子,但是他差点被她毒死。

    现在居然还有一个!

    这个相爷她分分钟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可是!

    现在偏偏不能。

    因为在暗中还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只要她现在一出手,那就等于自己暴露了自己。

    绝不能就这样暴露自己!

    云耀文真是好计谋!

    如果她不暴露自己,云耀文就可以趁机掐死她。

    不行!

    喉咙好疼。

    没想到相爷的力气这么大,感觉到喉咙就要被生生捏碎了一样。

    尼玛!

    不管了,暴露就暴露,总比憋屈的死强。

    伸出手……

    “敢动本王的人的人!”

    一声磁性而又慵懒的声音响起,中气十足。

    宫氿寒?

    他现在不是只能卧病在床吗?

    “啊……”

    一听这声音,云耀文吓得本能的松开了手。

    “嘭……”

    云紫苏摔在地上,屁股都快摔开了花。

    尼玛!

    云耀文,你给本小姐等着,本小姐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一抬头便看到宫氿寒的眼神尽是宠溺。

    他伸出手将云紫苏扶起来,模样如此谦和,温文尔雅,完全就是超凡脱俗的男子。

    宫氿寒怎么来了!

    他现在身体那么虚弱,能起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现在他居然单枪匹马一个人来了!

    他不知道这样太危险了吗?

    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要了他的命。

    只不过现在没有人知道他身体的情况罢了!

    “寒、寒王,下官只是太气愤了,下官不是有意的,寒王息怒,息怒啊!”

    云耀文已经没有之前那盛气凌人的模样了。

    现在整个人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地,一个劲的磕头。

    生怕寒王一个巴掌过来,他就一命呜呼了。

    额……

    可是……

    貌似根本没有人注意他在磕头。

    宫氿寒只是一味的检查云紫苏的脖子,那一道红痕很深很深。

    他眼中划过一抹愤怒!

    那是一种想要把云耀文撕碎的愤怒。

    “你的饭还没有吃完呢!走吧!我们回去接着吃。”

    随后便拉着云紫苏的手,慢慢走出去。

    直到看不见他们的人影了,云耀文才停止磕头的动作。

    一下子就瘫软在地!

    就差那么一点了,云紫苏就死在他的手里了。

    可惜……

    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寒王来了!

    可惜啊!

    “嗒嗒嗒……”

    一阵脚步声离云耀文越来越近。

    “看看,你还有何话要说?”

    说什么云紫苏真人不露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云紫苏的阴谋诡计。

    朕给他机会证明了!

    可是现在呢?

    非但证明不了,反而想掐死云紫苏。

    云紫苏长得这般绝世,他可是舍不得她死的。

    要不是寒王来了,他都快忍不住冲出来了!

    “臣,无话可说!”

    明明就要得手了……

    “哼!”

    皇上摔袖走人,对这颗失去作用的棋子已经失望透顶。

    宫门前。

    云紫苏从刑部大牢到这里,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

    现在千万不要遇到什么杀手啊!

    不然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小野猫,别来无恙啊!”邪魅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的主人一眼就看到了寒王和他身边的云紫苏。

    随后,向宫氿寒微微颔首!

    哎呀,妈呀!

    怕什么来什么。

    偏偏这个时候遇到七皇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现在!

    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七皇子看出了。

    “别来无恙,七皇子这是要去哪里啊?”

    什么别来无恙,好像他们很熟似的。

    “去宫中与皇帝切磋棋艺!”

    “哦!那好走,不送了。”

    说完就拉着宫氿寒离开,宫氿寒也不说话,一脸闲情逸致的随着云紫苏拉着。

    反倒是七皇子。

    一看到那两只紧扣的手,心里一阵烦躁。

    好想把另一只手剁掉!

    七皇子凌厉的眼神紧紧看着宫氿寒,宫氿寒也毫不示弱,用霸气的眼神回应。

    直到,他们与七皇子擦肩而过!

    “咳咳!”

    宫氿寒忍不住轻咳了两声,随后用手捂住嘴巴。

    “寒王是劳累成疾了吗?”

    七皇子疑惑的看着宫氿寒,目光紧紧盯着宫氿寒的一举一动。

    宫氿寒将捂住嘴巴的手拿开垂下,手心朝后。

    云紫苏目光微睁了一下!

    宫氿寒那只垂下的手的手心竟有血迹。

    “偶感风寒而已,并无大碍。”

    宫氿寒和平日一般无二的模样,让七皇子心中一动。

    “既然只是风寒而已,那么今日我们就来切磋切磋武艺如何?”

    什么?

    云紫苏一听,心立马提了起来。

    大脑迅速开始旋转。

    表面上却不露声色!

    “也好,本王也很久没有与你切磋了!

    不如就趁此机会,让丑女好好见识一下,你是如何成为手下败将的!”

    随后眉毛微拧,眼神霸气侧漏,让人不觉生畏。

    七皇子一顿气结!

    每次与宫氿寒打,最后都是他败下阵来。

    如今云紫苏在。

    要是让云紫苏看到他败下阵来,那肯定很不堪。

    刚刚他说要与宫氿寒切磋,只是怀疑宫氿寒身体是不是病得很严重,探探虚实而已!

    现在真的要打吗?

    若实在避不开,打一打又有何妨?

    就在此时!

    “比什么比,你们吃多了没事干啊!”

    云紫苏面向宫氿寒一顿暴喝。

    “宫氿寒,你很闲吗?本小姐饭都没吃饱,你好意思让我饿着?”

    她把宫氿寒呵斥得一愣一愣,宫氿寒一阵吃瘪,不敢反驳一个字。

    “呵呵……”

    七皇子看到宫氿寒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宫氿寒你也有今天?

    平时不是很威武吗?

    现在……

    哈哈哈!

    额……

    看到云紫苏转向他,那犀利的眼神,七皇子的笑容立马僵住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