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 > 第30章:又大又白的白莲花

第30章:又大又白的白莲花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皇叔,那是毒药,是在那张桌子上找到的,云紫苏她要对你下毒,你快把她抓起来审问看看是谁指使的。”对于宫氿寒的反应,九公主表示不理解。若是平时,早就命人把云紫苏抓去严刑拷打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是点点头,所以她要赶紧提醒一下。

    “是本王拿来给她玩的。”一瓶鹤顶红有什么好奇怪的,药房里多得是,大概是丑女从药房里拿出来捣鼓着什么。丑女连蛊虫都抓来玩,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一句‘是本王拿来给她玩的’可把九公主给惊呆了,就连一直温良贤淑的薛玉芸也破天方惊讶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宫氿寒。

    确定寒王不是开玩笑么?

    云紫苏则在一旁默默冒着黑线,这宫氿寒还真会睁眼说瞎话······

    以寒王他那种站在高高的巅峰傲视一切万物的性格,怎么可能拿东西给别人玩,还是毒药,还是拿给活了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的云紫苏。

    可这话确实是寒王亲口说出来的,不会有假。

    宫氿寒那种高大伟岸的形象早就深深烙在九公主的脑海里,断然不会想到宫氿寒也会有撒谎的时候。

    所以,之前想到的那些什么会对皇叔不利、受人指使的结论早就在九公主已经在心里排除了,毒药的事没误会了,可是云紫苏莫名其妙出现自这里跟她抢地方的事情还没了解呢!

    “毒药的事暂且不管,可是她欺负我和薛姐姐。把我从屋里给抛出去摔得可疼了,还有薛姐姐都受伤了。”说着还拉起薛玉芸的手臂给宫氿寒瞧瞧,肌似羊脂的手背上有几处擦伤,可能是刚刚摔倒时不小心弄到的,上面还残留着一丝丝血迹。“皇叔你看,都出血了。”

    见宫氿寒把目光从云紫苏的身上移到薛玉芸的身上,薛玉芸立马缩回了手,一副娇羞的模样,似是不想让他看到。

    一般情况下,看到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受了伤必然会心生怜惜,去斥责作俑者。

    可宫氿寒只是淡淡的说道:“嗯!等下你赔薛小姐去让药老看一下。”并没有提及要处罚云紫苏。

    “皇叔,反正你今日无事,不如你陪薛姐姐去吧!”九公主有意撮合皇叔和薛玉芸,在她看来这世界上只有薛玉芸才能配得上他的皇叔,她完全不顾及云紫苏这个真正的寒王妃是否在场。

    薛玉芸冷清的眼眸看了宫氿寒一眼,脸颊微微染起若有若无的红晕。

    “书房还有客人等着本王。”言外之意就是,他很忙没时间。

    九公主心下失望,若是皇叔愿意带薛姐姐去的话,就说明皇叔对薛姐姐还是有好感的,可是他却有正是要忙。

    实在不甘心,薛姐姐那么好的女子皇叔怎么会不多看一眼呢?

    于是又向宫氿寒提出要在府中小住几日,还必须得有薛玉芸陪着。这样一来,皇叔就可以多接触接触薛姐姐,会发现薛姐姐的好,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呢!

    宫氿寒同意了!

    这点九公主不意外,皇叔对她很好,一般不过分的要求他都会答应,何况只是小住几日而已,就算要住上个一年半载的说不定皇叔也会答应。

    薛玉芸原本因为宫氿寒不愿意带她去药老那里看伤势而眼神黯淡,但是一听到宫氿寒答应让她在府中住下来,立马喜上眉梢,但这样的喜悦很细微,本根没人察觉。

    云紫苏一脸无奈,要不要这么明显啊!

    要撮合就撮合啊!看九公主那得意得嘴巴都快跳上天了。

    说完了吗?

    说完了就赶快走吧!只要宫氿寒不是来找她麻烦就行,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没有什么时间听他们在这里瞎叨叨。

    “云妹妹,我能在这里住下来吗?”

    好死不死,原本还以为这样就算聊完了,他们也该走了。没想到薛玉芸居然楚楚可怜看向她,有些担忧有些害怕,好像云紫苏不答应她就不敢住下来一样。

    我去!

    刚刚还一副冷清的模样,现在就被欺负的小花猫一样。

    这还要问她吗?

    宫氿寒都答应了,她敢说不答应?除非她皮痒了。

    怎么感觉是在向她炫耀什么呢?

    好一朵盛开得又大又白的白莲花,看来冷清高洁只是她的外表,内心······

    那就不知道了,云紫苏又不是她肚子里面的蛔虫,又怎知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就算赖着不走她都不会介意。

    这样总可以了吧!只要你们赶紧走就行,屋里可是很危险的,不小心被蛊虫咬到,谁负责啊!

    须臾!

    九公主和薛玉芸走手挽手高兴的走了,宫氿寒上下扫了她一眼:“不仅丑,还很野蛮!”随后轻笑一声走了。

    呃······

    这混蛋,说她丑她认了,居然还说她野蛮。

    哼!你才野蛮,你们全家都野蛮。

    “嘭!”

    人都走光,云紫苏气呼呼关上大门,又在屋内寻找起蛊虫来。

    才一会儿时间,不会跑出去了吧!

    想了一下,立即摇头。不可能,就蛊虫那小身板,算起来还不及一只大拇指大,怎么可能爬得那么快。

    咦?

    那遗画好像在颤抖,不!应该说是在动。

    不会是······

    还真是,当云紫苏小心翼翼打开遗画时,一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就怒了。

    眼中闪过一堆厚厚的银票化为齑粉的情景。

    蛊虫居然再啃遗画,还看得歪歪扭扭难看极了。

    要是饿了就给她说一声啊!她给她找些吃的还不行吗?干嘛啃画啊!又没牙齿多费劲啊!最重要的是遗画价值连城,就这样给啃毁了。

    痛心疾首中,云紫苏恨不得把那那只臭虫子掐死,可是不行啊!遗画毁了就毁了,千万不能在毁了蛊虫啊!

    相对来说,在她心中蛊虫比遗画重要那么一丢丢。

    “奇怪?蛊虫怎么会啃书呢?”

    云紫苏将蛊虫收入刚捡起来的小瓶子中,托腮沉思。

    若说蛊虫吃树叶、喝血、吸毒她还相信,啃书实在说不过去了。

    毒!

    对了,这蛊虫非常喜欢毒,难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