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历史军事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22章:他要杀了我

第22章:他要杀了我

作者:指尖似流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凤冠天下之王的毒医丑妃最新章节!

    现在嘛!

    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行了,该享受时就得享受。

    只不过······

    关乎性命的事情还得悠着点,重获新生的她可惜命的紧。

    “有灵性就好,可是······”人都有失手的时候,马有失蹄也很正常啊!所以她还是得盯紧点。

    万一马短路了什么的,她不就把命打进去了?

    只是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宫氿寒一把拎住脖子后的衣服,像拎一只小鸡仔一样拎进去了。

    待她一坐好就放开手继续批阅奏折,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好吧!

    他都不怕,她怕个啥?

    就算死了不还有个伴嘛!

    云紫苏这样坐着好没劲啊!于是就看看宫氿寒手中的奏折。

    原来奏折是这样子的啊,与电视中还是有些差别的。

    于是!

    出于好奇她越凑越近,最后眼睛都快架在奏折上了。

    “啪”的一声,奏折被合上了,宫氿寒一脸淡漠的看向云紫苏。

    似乎在问‘你在干什么?’

    他们实在隔得太近了,宫氿寒温热的气息扑倒在云紫苏的睫毛上,引起睫毛一阵阵颤抖。

    “嘿嘿!我是想问我昨晚怎么睡到床上去了?”尴尬的笑了笑,实在不知道的怎么说了,总不能说她想看奏折上写的是什么吧!

    除非她傻叉了才会那样说,保不准宫氿寒会误会她要窃取情报什么的。

    灵光一闪,就想到了一个更傻叉的说法,居然还说出来了。

    果然!

    宫氿寒黑了脸,撇过头去,微微有些怒意。

    “你自己爬上去的。”这个丑女,半夜三更居然爬他的床,还抢他的被子。

    要不是看到她脖颈上那些还未消除的疤痕,以及她一心一意为他排毒的份上,早就一脚把她踹到地上去了。

    使得他一宿都没睡好。

    什么?

    她自己爬上去的?

    糗大了!

    原来她这个毛病还没改掉啊!

    曾经睡习惯了舒服的大床,温暖的被窝,就算是大夏天她坐在电脑桌胖睡着了,晚上也会半迷糊着摸到床上去睡。

    没想到现在还这样啊!

    看来这毛病是改不掉的。

    云紫苏无语望天了。

    乖乖退到一旁不再说话了,在说话不是找抽吗?

    过了不知道几个时辰,云紫苏都开始昏昏欲睡了,就被宫氿寒揪下了马车。

    哇!

    一下马车,云紫苏不禁惊呼一声!

    好美啊!

    遥望着温和的阳光照在宁静的湖面上,群山苍翠,逶迤地绕着湖的周围。湖上笼罩着浓重阴沉的烟霭,群山迷迷蒙蒙躲在乌云深处。

    湖水是凝然不动的如同一缸浓浓的绿酒,红叶中的蝉儿,从酣梦中断续中发出几声短吟,胶粘的,迷糊的,好似醉人的呓语。

    这、这简直人间仙境啊!

    云紫苏忍不住啧啧出声。

    可是······

    她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扑通”一声掉进了湖水里。

    尼玛!

    宫氿寒居然推她下水了,这是几个意思?

    水······

    她最害怕的水。

    不知道她不会游泳吗?

    宫氿寒要杀了她?

    为什么选择在这里?

    恐惧感顿时遍布全身,一股死亡的气息弥漫起来。

    救命啊!

    一张开口呼救,嘴里立马就涌满了水,呛得她四处乱抓,可身子越来越往下沉······

    这是第一次她真真实实感到了死亡,一种绝望又恐惧的死亡。

    直到嘴唇碰到一处温润而又柔软的东西时,她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贪婪地吸允着,从那里面获得可以呼吸的空气。

    黑暗始终还是光临了她,她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直到一股刺痛感传来!

    她才开始渐渐恢复意识。

    她一睁开眼的第一个动作立马吓得往后缩了缩,因为宫氿寒正拿把匕首在她面前晃动着。

    水没淹死她,难道他要亲自动手了?

    幸好醒得快,否则真被他得手了。

    “你、你、你别过来!千万别过来。”一首随意抓起身边的东西就指着他磕磕巴巴的威胁道。

    她怕他,因为她知道他很厉害。

    杀手的感觉是很准的,遇到比自己厉害的对手,会本能有压迫感。

    现在的她很镇定,所以她明白,虽然是杀手,身手也是顶尖的。

    可是!

    宫氿寒会闪现啊!

    以她这样的身手在他面前根本不够塞牙缝,而且还没看到过他使用武功,光光是与生俱来的的威压就足以压倒她。

    之前她并不是不怕他,而是被逼急了才忽略他的危险性。

    经过被推下水的那一幕,她杀手的所有本能全唤醒了。

    危险无处不在,时时都要保持警惕。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她不是不懂,她以为重获新生了就可以贪图一下安乐,原来还是不可以。

    既然这样!

    那就重回曾经杀手的样子吧!

    “你怕本王?”微微蹙了蹙好看的眉,丑女不是一项胆大妄为,甚至连他都不放在眼里吗?

    现在一下子变得像全身装满刺的刺猬,把他当成仇敌一样。

    仇敌?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到有些烦闷。

    丑女会这样也很正常,她那么惜命的人,时时刻刻都担心他一怒之下杀了她。

    之前或许他会这么做。

    但现在他不确定了。

    将匕首拿去划开一只正在被烤的野狼身上,不去看目光犀利盯着他的丑女。

    我勒个去!

    宫氿寒拿匕首是去把狼肉划开好烤熟吗?

    不是杀她!

    得到这个答案,云紫苏绷紧的铉终于松开了。

    才发现她刚刚随意抓起的东西竟然是一根人骨头,即刻扔掉。

    默默环顾四周。

    原来天已经很暗了,只不过没有完全黑下来。

    四周都是参天大树,是那种很古老的树木,一眼望不到边。那些古树黑压压的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雾气,似乎怎么吹都吹不散一样。

    经风一吹,四周的古树看起来有些张牙舞爪。

    这里安静极了,一点虫鸣声都听不到。

    而且空气很不自然,仿佛空气里夹杂着一些让云紫苏皱眉的气息。

    这里是什么地方?

    “喂!王爷,这里是哪里?”

    这里根本就不像之前刚下马车的那个地方,宫氿寒带她来这里干什么呢?

    冷飕飕的风吹得她有些冷,湿哒哒的衣裳粘着皮肤,极不舒服。

    看向宫氿寒,他的衣服明显是干的。

    于是!走到他身边坐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