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47,混乱之夜

47,混乱之夜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霍法最终还是说服了瑞恩,让他跟着自己进入了地下。跃过透明的通道,他们从天空中落下,落在了地下王国哥特建筑的尖顶上。

    从上端俯瞰下去,他们能看见这座城市都被笼罩在月光之下,没有其他任何光源。笼罩在城堡阴影中的东西,他们一概看不清。只能看见远处的建筑在月光的映衬下,显现出锯齿的形状。

    不过,如果仅仅依靠声音,霍法就能感受到这地下王国的热闹非凡。下方有嘈杂兴奋的私语,有狂躁不安的犬吠,还有马车车轱辘滚过青石板时,发出的咯吱咯吱声。

    稍微等眼睛熟悉了一下黑暗,他们就能看见城堡下方街道上,无数拥挤的马车,还有攒动的人头。恍如时光倒退,来到了十九世纪的英国。

    霍法暗自乍舌,说实话,如果不是跟着那只吸血鬼,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近现代的城市的地下,居然有这样一番景象。

    如果是自己是那些血族,想要干点见不得人的勾当,少不得也要选择这种地方。只是能扩张到这种程度,只怕已经在地下经营了几十年之久。这让他不免担忧起来,这如同巨型蚁穴一般的吸血鬼之冢,是区区两个巫师可以攻破的么?

    “这里还挺壮观。”

    霍法踩了踩穹顶上坚硬的碎瓦:“如果你要送信给霍格沃茨,可能得多叫些人。”

    瑞恩呆呆的看着周围,一言不发,脸上写满了麻木。再也没有了刚刚见面时的那种热情和亲和,霍法心里有些抱歉,但他并不后悔。诚然,在寻找地下巢穴的过程中,他使用了一些手段,但他认为哪都是必要的损失。

    而且,如果自己遇到的不是赫奇帕奇,而是一个斯莱特林,比如汤姆.里德尔,也许他压根就不会认为这是事,更不会为此而烦恼。

    随着他们从高处接近地面,街道上猎犬的吠叫和吸血鬼发出的嘶嘶声越来越响,两人屏住了呼吸,离地三十米左右的时候,霍法推开了尖顶城堡上的一扇百花窗,从窗户里钻了进去。想从室内进入街道。

    室内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富丽堂皇,与其说他进入的是室内,倒不如说他进入的是一处墓穴。

    墙体掩盖的外部嘈杂的声音,这里只能听见淡淡的咳嗽声和喘息声,透过蛛网,霍法能看见挤满灰尘的角落里有一些人影。

    那是一些被吸食过度的男人,他们皱纹满面,眼里闪着灰暗,变形得厉害的身体在角落蜷曲着,伏在那里,微微抽动。

    而在更幽深的地方,则躺着一些长着霉斑的骨架,它们被些许发黑的腱连在一起,好似和这些阴森的古堡融为一体,成为它直插云端的垫脚石。

    “瞧,你要是和你那情人一块进来,说不定等霍格沃茨的人找来的时候,你就躺在这里了。”

    霍法撞了一下瑞恩的肩膀,低声讽刺。

    瑞恩让开了他,不说话。

    “激情是最不靠谱的。”

    看着那些尸骨,霍法低声感慨,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和瑞恩说话。

    “你还找不找?”

    瑞恩也许是被霍法的话刺的难受,也许是不想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撇开霍法,独自一人匆匆的离开了

    “脾气还挺大。”

    霍法跟在他身后嘟囔。

    离开室内,他们来到了地下王国的街道上,大概是所有吸血鬼都来到了室外,室内才会显得那样冷清。

    一辆辆马车咕噜咕噜的向前驶去,马车内的人探出头来,互相打趣着,开着一些下流的玩笑,显然彼此之间都很熟识。

    霍法和瑞恩幻身跟在他们身后,顺着马车一同超前,马车都是往一个方向去的,那个方向在古堡群落的中央,穿过几座哥特式的拱桥,他和瑞恩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露天广场之上。不知为何,这地方让霍法想起了罗马斗兽场。

    等来到了广场之后,从车上走下一名有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和穿着燕尾服,风度翩翩的男人。

    他们每人脸上都带着一副遮面的黄金面具,有些人遮住一半,有的人则全部遮住。这让霍法很难分辨出他们的身份,更别提在他们中间找到修女。

    每个餐桌上,都有成堆成堆的精美食物和缤纷的水果,有些水果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更惊人的是,在那长长的餐桌中,每隔几米就有一些姿态优雅的美女,或卧,或坐,她们穿着朦胧的薄纱,身上挂着一缕缕的黄金饰品,戴着黄金面具。

    在无尽的奢华之下,某种不知名的宗教仪式感也流淌其中。这让霍法想到了安克尔在噩梦世界之中做出来的疯狂举动,就像是祭祀一样。

    “这些家伙......”

    他对眼前的奇景惊叹不已,两世为人,他从未见过如此奢华的宴会。和这盛宴相比。他那东方的记忆就显得无比克制而拘谨。

    这里每一个设计都在刺激生物内心最原始的欲望。仔细一想,大概也只有酒池肉林可以形容。

    说是酒池还不一定正确。

    在广场中央,数条高耸石柱的包裹下,是一圈铭刻着无数符文的深坑,在那深坑的周围,一排持壶少女正拿着纯金的容器往坑内倾倒着鲜红的液体。

    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腥甜气息,这气味不仅没有让人反感,甚至还让闻到它的人心生向往。

    这是一汪血池。

    看见那池鲜血,霍法的心脏揪了起来,毫无疑问,这就是被搜集的鲜血,修女难道已经被放干血了么,她究竟在什么地方?

    二人躲在了一处建筑顶上的石像鬼雕塑后,这里可以将眼下的露天血池边尽收眼底,又不至于被发现。

    瑞恩沙哑问道,“你的朋友在哪儿?”

    面对这样的奇景,他声音依然了无波动,只有例行公事的味道。他还没有从霍法算计和威胁他的事中回缓过来,麻木的就像个地主丫鬟,逆来顺受。

    “不知道。”

    霍法有些不安:“喂,你好歹你振作点,我们现在可容不得半点失误。”

    “我很振作。”

    他用一点都不振作的口气说。

    这时,底下的人群骚动起来,人群纷纷鼓掌欢呼,霍法扭头一看,一个穿着华丽绿袍的老头从二楼缓缓转了下来,他竖着高高的领子,衣摆在他身后拖的老长老长。

    他是在场人群中唯一没戴黄金面具的家伙,他的脸像鹰一样棱角分明。鼻梁又高又瘦,鼻孔呈深深的拱形,前额高高隆起,头发稀疏,眉毛很浓,几乎要在鼻子上方连成一线了,他突出嘴唇的牙齿锋利而雪白,他的嘴唇特别红,显示出与他的年龄不相称的惊人活力。还有,他的耳朵苍白,顶部很尖。下巴宽大而有力,面颊虽瘦削却很坚毅,整张脸都极其苍白。

    “各位,欢迎。”

    老头笑容可掬的说道:“请就座吧。”

    “原来是他,该死!”

    瑞恩倒吸一口凉气。

    “你认识他?”霍法问道。

    “他叫鲁斯凡,鲁斯凡.波李道利,1837年出生在伦敦,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瑞恩从之前的状态中解脱出来,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那个绿袍身影。

    霍法瞪大眼睛,是个斯莱特林。

    瑞恩:“我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上读到过他,他五年级就被开除了,原因是因为他私自在校内进行禁忌实验,并且诱惑校内女生,当她们丧失判断力,没想到出来之后,他还是.......”

    说着他似乎想到了自己,不由的恼怒的垂下脑袋,手指深陷头发之中,用力的撕扯着。

    “他为什么要把人变成吸血鬼。”

    “你看他左手。”

    霍法的目光聚焦在那个绿袍老头的手臂上,只见他左手的手腕以下,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弧度,看起来就像是某种野兽的钩爪一样。

    瑞恩说道:“左手断了,当年他被霍格沃茨开除的时候,迪佩特校长不仅折了他的魔杖,更打断了他用于施法的左手,导致他在魔法一途上,难以得到更高的成就。可没想到,他居然把自己转换成了吸血鬼。放弃了巫师的施法之道,转而侍奉暗夜之神。

    “你打算怎么做?”

    他问瑞恩。

    “写信,”瑞恩深吸一口气:“既然已经发现了他的真身,我想我应该马上把这件事通报给霍格沃茨,让学校的老师来处理。”

    但霍法一动不动。

    瑞恩起身:“我要去找茉莉,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写信,联系学校,你一起来么?”

    霍法摇摇头:“你自己去吧,你要找我的朋友。”

    “你可别自己行动,等我出去寄一封信,学校很快就会派人过来。”

    “我不会,你放心去吧。”

    霍法说道,他的目光在宴会厅里扫来扫去,希望找到修女的踪迹,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瑞恩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霍法,半天没走。

    “你不是要送信么?”

    “你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吧。”

    他有些不确定的问,“你不会加入德国了吧。”

    “被迫害出妄想症了?”霍法气笑:“管好你自己。”

    瑞恩幻身消失了。

    他走没多久,宴会就宣布开始了。戴着黄金面具的男男女女纷纷坐在了桌子上,这时,绿袍老头抬起手臂,热情道:“现在,容我介绍一下,在我的复生之夜,前来观礼的朋友,来自德国,代表无数帝国巫师协会的,阿陀斯.克莱斯特!!”

    伴随着鼓掌,又有一队人从远处走来。他们没有戴面具,只是身穿红袍,他脸上带着淡淡的厌烦与不耐,径直走到餐桌的首座之一,谁也没看。

    霍法觉得克莱斯特的姓有点耳熟,稍一细想,他就想到自己在噩梦世界遇见的巫师安克尔,他也姓克莱斯特。奥尔多曾对他说过,安克尔家族势力很大,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以及代表麻瓜军方的,穆勒.曼斯上校。”

    绿袍鲁斯凡再一挥手,从侧门走进来一个身穿麻瓜军装的男人,瘦瘦高高,精神奕奕。他一进来就热情的抬手,和四面八方的人打着招呼,和一旁冷淡如冰的红袍巫师形成鲜明对比。

    看见曼斯进来,霍法心脏顿时跳动加速。该死,这家伙也在!他既然在,克洛伊一定就在附近了。

    落座完毕。

    宴会厅中央,鲁斯凡神色肃然。他缓缓脱下自己那身绿色的长袍,露出他干瘪且裸露的身躯。此刻,天空中,一轮巨大的月亮闪亮非常。那月光照射在血池之上,血池中的鲜血竟然沸腾开来,空气中,血腥气彻底弥漫开来。

    鲁斯凡一步步的朝血池走去,每走一步。他的身体就变得越不像人,锐利的牙齿从他嘴里长了出来,他指节如弯勾,背越来越弓,在他的背上,逐渐分化出两扇薄薄的翅膜,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蝙蝠。

    猩红出现在月光之中,很快,它就像弥漫的鲜血一样,将整片月亮染成了猩红的颜色。

    鲁斯凡走到血池边,将一束枯萎的玫瑰从血池中划过,那玫瑰进入血池时,是干枯的碎片,可当它被捞起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一朵鲜艳无比的嫩枝。

    “这么多年,终于可以解脱了。”

    他扔掉花朵。叹了口气,准备跳入血池。

    “稍微等一下。”

    然而就在这时,长桌上传来一声平静的呼喊。

    鲁斯凡面露不悦,凶残的扭头看去。

    环形的餐桌上,身穿麻瓜军装的穆勒.曼斯站了起来,只见他举起酒杯,一脸认真的说道:

    “虽然格林德沃大人还没有来,但是,这毕竟是史诗的一刻,我建议,在这一刻,我们举杯欢庆,了不起的鲁斯凡.波李道利爵士,不屈不挠的巫师,未来的血族亲王。”

    有人发起这样的要求,自然不会有人扫兴拒绝。在座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无论是身穿黑袍,身穿红袍,还是戴着黄金面具,他们纷纷站起身,举起手里的酒杯。

    齐齐说道:“了不起的鲁斯凡.波李道利爵士,不屈不挠的巫师,未来的血族亲王!!”

    “哈哈哈。”

    鲁斯凡脸上的不悦一扫而空,他满意的看着曼斯,“好,难得你有这份心意。”

    他一伸手,远处的持壶少女立刻上前,给他斟上了满满一杯血红色的酒液。

    “自从被威森加摩审判之后,我已经蛰伏了太久,从今往后,我将扳出我锐利的獠牙。这个国家,乃至这片大陆,到时都是你我囊中之物!”他豪迈说道:“崛起,就在今天!”

    “就在今天!!”

    戴着黄金面具的吸血鬼狂热呼喊,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红袍克莱斯特一脸不耐烦,他眼神中带着深深的不屑,他压根不想跟在那些人后面喊半句口号,但出于礼貌,但他还是勉为其难的举起杯子,抿了一口。

    喝完一杯酒,鲁斯凡丢掉杯子,痴狂的看着面前的血池:“暗夜之神,见证这一刻!”

    面前的血池散发着氤氲的光芒,仿佛把整个世界都染成了鲜红色。红色越来越大,最终占据了他整片视野。

    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摸了摸自己眼睛,入手潮湿一片,那片潮湿,也是红色。

    “怎么......?”

    鲁斯凡头重脚轻,就在血池前不到三步的地方,他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面部结结实实和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随后,他想要爬起来,却再度摔倒在地。这一次,他形体上的变化也逐渐消失,变回了正常人的模样。

    “父亲...!!”

    这狼狈模样让在场的几个戴着黄金面具的男人想要上前搀扶他,却在刚刚站起来的瞬间,同样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桌子上丁零当啷一通乱响,场面一时间异常混乱。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