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16,码头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海上。

    一条纯白色的胸衣缓缓从天而降。

    三台快艇冲破浪花,对着远处一艘老式救生船驶去。

    救生船停在海上,船体随着波浪有规律的颤动着。船舱内两女一男。

    甲板上,呻吟声不断。

    “啊啊啊...”

    “你轻点...”

    “我疼!”

    少女裸露着后背,趴在甲板上。

    一个女人抚摸着少女的脸庞,颤抖说道:“忍一忍,亲爱的,忍一忍就好。”

    在她身后,少年一手按着她的后背,一手死死的捂住对方嘴巴,用力一刺。

    少女发出一声闷哼。

    汗液从少年的下巴滴在少女的后背。

    ......

    ......

    时间,三天前,诺曼底。

    一辆老式雪铁龙颠簸在铁灰色的公路上,它有着脏兮兮的黄色,顶上用绳索绑着几个大行李箱。

    车内,灰色头发的少年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黑色的破洞牛仔裤,以及一双蓝色帆布鞋,一副普通麻瓜的打扮。

    而副驾驶上的却坐着一名戴着黑白头饰的修女,修女的脸上有一道狰狞可怖的伤疤。

    二人正是离开巴黎的霍法和克洛伊,不久前,他们租了一辆不知道转手多少次的老汽车,一路前往位于海边的诺曼底,并打算从此地出发,渡过英吉利海峡,前往英国。

    车内,车载收音机正播放着一档不知名的巫师访谈节目,修女蜷缩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德语巫师电台。

    “.......欢迎收听怪物之夜故事会,我是奥伦.布莱恩。今天,我们要讲的怪物,是利维坦,一只远古魔物。

    相传,它和它的族群,一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海底。可利维坦却是族群中的异类,身为魔物,却向往着陆地和海洋表面的光明。

    于是在某一天,它和族群内的巫师许愿,想要去海洋表面一堵太阳的真容。

    巫师答应了它,让他拥有了漂浮海面的能力,但是也警告它,必须在夕阳落下海面时,返回海底,否则就会永远被自己的族群所抛弃。

    利维坦答应了巫师。

    在一次黎明时分,它从深海浮上了海面。

    那一秒,它被黎明和日光的旷世美景所震撼。

    它呆呆的注视着太阳,直至夕阳落下,它也没有返回海底。

    就这样,利维坦日复一日的沉迷于太阳的美色,直到有一天它醒悟过来,想要返回海底。

    却发现它海底的同伴早已死去,认识的一切都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化作乌有。

    它被死神遗忘,永远孤独的飘荡在大海之中,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单调而枯燥的生活,等待着......”

    啪嗒。

    车内的收音机被有些困顿的霍法关掉。

    只见他疲惫的握着方向盘,胳膊肘子靠在玻璃上,拳头托着腮帮子,一副老司机的模样。

    “你干嘛,我正听这附近的故事呢。”克洛伊不满的抱怨。

    “你都听了整整一天了,你真能记住那么多东西?”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记不住。”

    “因为你听它们只是无聊。”霍法平淡的一针见血。

    “我......切,真闷。”

    修女撇过头去,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手指,“今天天气真好啊。”

    “嗯。”

    “说起来,我也很喜欢这种晴天。”

    她似乎在自言自语。

    霍法没有搭话,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道:“对了,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准备借船的那个?”

    “弗兰克,弗兰克.迪安。”

    “他是做什么的?”

    “走私货物的。”

    霍法打了个哈欠:“你管这么多干嘛,只需要安心坐船回英国就够了。”

    “他多大,和你一样大么?”

    “哼,是我两个大。”

    “我猜也是,像你这么大就出来跑,倒也真是罕见。”克洛伊摊开手,叹了口气。

    这时,车辆上下颠簸了一下,似乎轧到了路上什么突起物,轮胎发出了不详的哧哧声,方向盘一时间晃动异常。

    嘎吱。

    霍法把车停在了路边。

    此刻,他们来到了一片树林之中,地面是黄褐的土路,两旁是高耸的岩石和山坡,天空中飘荡着一些细碎的蒲公英种子。

    克洛伊看着成片的树林,问道:“我们到诺曼底了?”

    “没有,还有一段路,不过车胎好像出了点问题。”

    说着,他推开车门,下车检查了一下。

    这才发现土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碎铁皮,其中几块碎铁皮将他这辆老式雪铁龙的左前胎刺成了筛子。

    霍法拾起一个,他看着手上的碎铁钉,心头笼罩上了一丝阴霾,这是人为布下的陷阱。

    会是那群德国巫师么?

    他不清楚。

    不过他觉得帝国巫师协会的人应该不屑于用这种低劣粗俗的手段。

    这时,克洛伊也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她看着路上的碎铁钉,呀了一声,蹲下来检查着车胎。

    “谁这么缺德?”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霍法对克洛伊说道。

    他拽着藤蔓向山坡的高处爬去,当他爬到山坡顶端的时候,他能看见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边有一片低矮的房屋聚集地,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回到车旁,克洛伊正蹲在地上,试图把路上的那些碎铁钉清理干净,霍法把她拉了起来,从车顶下取下了两人的行李。

    随后,他趴在车内,转动车钥匙,又拿了一块砖头压在油门上,爆胎的雪铁龙发出一阵轰鸣声,压着碎铁钉,一路绝尘而去。

    汽车卷起的灰尘让克洛伊开始咳嗽。咳嗽完,她缓缓直起腰,

    “诶,我们不开车了么?”

    “不开了,我怕那些德国巫师会跟着车辙找过来。”他指了指旁边的树林。

    “我们步行去海边,如果不出意外,我那个朋友应该就在这一带。”

    ......

    ......

    三小时后,步行的两人穿过了层层叠叠的海滨森林,来到了之前看到了的聚集地。

    也就是所谓的勒阿弗尔港。

    传说中著名印象派画家莫奈童年时光在此度过,他的很多作品以此地为背景。

    这里在后世是欧洲最大的港口之一。

    但现在不是。

    现在的勒阿弗尔港,只是一个饱受战火摧残的海滨小镇。

    由于过于重要的地理位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港口在二战时期曾经是最重要的转折点发生的位置之一,诺曼底登陆。

    不过那个转折点还有一年时间才会到来,即便如此,这里也已经被战火蹂躏的一塌糊涂了。

    一些破碎的老旧建筑如抽象艺术一样,随机的堆叠在一起。其间还夹杂着一些士兵或动物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恶臭,让人不禁想到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

    这里完全属于前线的位置,其惨烈程度远超巴黎。

    “你那个......朋友,就住在这里?”

    克洛伊用不确定的口吻轻声问道。

    霍法没有回答。

    弗兰克会在这里么?他也不太确定。

    回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家伙正在诺曼底一带贩卖巫毒药剂。

    能够与欧洲外那层次混乱的反抗组织建立联系的走私商人寥寥无几,弗兰克.迪安就是其中之一。他一度神奇地追索到了某些来路,从而在十几个城市建立了稳定的关系。炼金器械和魔药顺着一条极其隐蔽的精密路线流入那些断绝来往的国度。

    他什么都卖,小到魔药,枪械,手表、伸缩刀、打火机、大到坦克轮船,金属原料,几乎是能想到的东西,他都有供应。

    “走吧,先找找看再说。”

    他勉强按照着曾经的记忆,顺着残破的建筑往诺曼底的城内走去,克洛伊没什么主意,虽然她满肚怀疑,但也跟在霍法身后。

    沿海岸走了十分钟,路面变得异常狭窄,道路两旁出现了一些低矮的棚屋和一些破旧肮脏的帐篷,有些帐篷坐落在碎石之上,石缝间,隐约可见一些僵硬的士兵尸体。

    那些尸体被挂在石柱上,姿态扭曲,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带着令行禁止的意味。

    海风呼啸中,霍法靠近了其中一根石柱,他看清楚了那死亡士兵的身份,他穿着卡其色的外套,肩膀上有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蓝白红标志,是个法国士兵。

    “尸体还没有腐烂,死亡时间好像没多久。”

    克洛伊低声说道。

    霍法闭上眼睛,用手在石柱上抚摸了一下,不多时,那柱子上浮现出一个环状的盘旋触手雕刻,正是那环状触手将士兵牢牢的钉死在石柱上。

    “这些士兵是被魔法杀死的。”

    霍法喃喃道:“变形魔法。”

    “德国巫师做的么.....”

    克洛伊的神色多了几分凝重。

    霍法摇头不语,他初来乍到,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

    绕过废墟之后,两人来到了勒阿弗尔港港口。

    顺着港口走了大概十分钟,他们看到了一艘停在码头的船,那艘船有二十米长,船身上打满了铁皮补丁,涂着褪色的白色油漆,模样就像那艘随时准备从曼哈顿港开往骷髅岛的冒险号摄影船。

    这里,他们终于看见了活人的身影,那是一群背着煤块和木板的男人,他们赤裸上半身,表情绝望,脚上戴着铁链,皮肤因为沾了煤灰而黝黑。

    在他们身边,几个穿着破旧夹克的持枪武装暴徒站在木箱上,居高岭下的监视他们。

    正好这时候,有一个骨瘦如柴的运煤男人大概是不堪重负,重重的扑倒在了地上。黑色的煤块散落一地。

    “该死,你这只懒蛆!”

    伴随着怒骂,一名武装暴徒从木箱上跳了下来,抽出一条鞭子,高高挥舞而起,伴随着清脆的响声落在了男人身上。

    “起来,去干活!”

    那个男人却没有惨叫,只是蜷缩着抱成团,微微颤抖。

    克洛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再也不能淡定了,“这些是什么人!?”

    “你指谁?”

    “你说我指谁?”

    “打人的应该是附近的一些私掠团伙,他们在战争之后的废土上收集财物,至于那些被打的...应该是他们的奴隶。”

    “奴隶?”

    克洛伊声音拔高了三度,“你确定?”

    “不像么?”

    几个持武装暴徒听到了两人的声音,那个正在鞭打奴隶的持枪男人收起鞭子,快步走了过来。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那名监工长得就像非洲的某种灵长类动物,肩臂上都是暴起的肌肉。红润的脸颊,大大的嘴巴,歪斜的眉毛,嗓门粗声粗气。

    克洛伊质问:“嘿,你就是那个叫弗兰克的家伙?”

    “不是,别给我舔乱。”霍法警告着把克洛伊推到身后,他看着面前那名狒狒模样的暴徒:“我找弗兰克,你们的老大。”

    谁料那男人立刻抽出枪,指着霍法的脑袋,质问道:“你们从哪里来的?”

    对方古怪的举动让霍法困惑,但出于谨慎,他举起了手臂:“巴黎。”

    武装暴徒:“来做什么?”

    霍法微恼,“你为什么不去通报一下弗兰克.迪安?”他低声说道,“我不希望惹麻烦。你明白?”

    “不好意思做不到。”男人不为所动:“我劝你们最好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霍法脸色冷了下来,他二话不说上前一步,直接握住了枪口。棕色的枪托上印着雄鹰的标志,材质是厚实的红木,却被他一把捏弯。

    轰!!

    枪支炸膛。

    霍法松开手,金属碎片泼洒而下,落在地面上,“拿武器指着它的制造者,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吧。”

    持枪男人跌跌撞撞后退,他的脸和手臂被炸膛的枪支碎片波及,鲜血淋漓,他抬起手掌,用力吹了个口哨。

    嘘!!

    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无数黑洞洞的枪口从四面八方伸了出来。

    每个枪口后面都站着一个手持枪支的武装暴徒。

    被团团包围霍法站在空地上,大声怒吼道:“弗兰克,出来见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