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玄幻魔法 > 十分六合官网 > 24,希望

24,希望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时间如同奔流的河流。

    一个月,不吃不喝,不拉不撒。

    两个月,不吃不喝,不拉不撒,没有思考。

    三个月......

    四个月......

    半年......

    一年......

    两年......

    最后乃至毫无时间观念,被关禁闭不知道多久后,黑暗的房间内,霍法不再自言自语。不再到处走来走去。

    但他的大脑里,却像会场一样。

    无数自己走来走去,他们或是提着建议,或是讲着笑话,或是唱歌,或是沉思,或是面红耳赤地争论不休。

    空荡荡的黑暗房间内景色模糊轮廓,囚犯经过传来的遥远的谈话声,所有的一切都感觉如此陌生,如此充满敌意,如此没意义,让霍法深深地厌恶这个世界。然而,最令人厌恶的还是他自己,他内心汹涌澎湃着,疯狂的冲动撕扯着他。但是表面上,他却一动不动。

    何苦要继续生活在悲惨的负担中?为什么要继续这样挣扎求存?霍法感觉到想要毁灭自己,让自己不存在的渴望,远远超过本能求生的欲望。

    他痴痴傻傻地笑着,而同时,他又冷漠无情地看着那个痴傻微笑的自己。

    这时,一丝细微的脚步声传入他的耳朵。那脚步声并非毫无意义,那是有目标的脚步声。

    霍法脸上痴傻的微笑缓缓收起,变得冷漠且锋锐。

    在他的识海中,无数霍法全部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抬起头,警惕而冷漠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脚步声越来越响。

    随后,那脚步声在霍法的囚室前停止。

    霍法又变得痴傻微笑起来。

    下一秒。

    轰隆!!

    禁闭室的铁门被人轰隆一下拉开。

    露出其后站立的两个身影。

    大门洞开,刺目的光芒让霍法顿时捂住眼睛惨叫起来。习惯了黑暗的他看见亮光,如同将眼睛放在火上烤那样。

    一个高大的身影快速上前,弯腰将霍法抱着起来。他抱着霍法,不断地抚摸着他的脑袋。

    那个男人穿着蓝紫色的长袍,有着赤褐色的胡须和头发。他表情惊怒,正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头脑中的所有臆想在这一刻消失,霍法颤栗着,颤抖着,他捂着眼睛,完全无法形容这一刻的感受。

    那是希望,还有感动,但又在那感动下,又流淌着巨大的愤怒和不甘。

    邓布利多震怒的回头:

    “文森特,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将一个无辜的学生关在无影室?”

    站在门口的男人耸耸肩,“他也不是没犯错,据我所知,他在圣芒戈医院的时候,也曾打伤过一名无辜高层。”

    “那值得用关押黑巫师的房间么?”

    “阿不思,钻石是要雕琢才能焕发出光彩的。既然是你的学生,早点打磨打磨,没有错的,哈哈。”

    邓布利多眼神一凝,拖着霍法站了起来,气场步步紧逼,这时,典狱长身后的两名狱卒上前一步,拦在了邓布利多面前。

    对峙了大概有两秒钟,邓布利多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一眼典狱长,随后扶着霍法走过典狱长和两个狱卒,走上台阶。

    霍法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邓布利多找过来了。禁闭结束了,他自由了。然而,这一刻却并未感到欣喜,更未感到庆幸。

    那沸腾的愤怒和不甘如同最纯粹的岩浆一般,在他心底烧灼,这不是他应该承受的一切。

    他被邓布利多带着走上窄桥后,那些囚犯依然在嚎叫着,发出着各式各样奇怪如野兽的噪音。

    “小兔子,你要去哪里?”

    “刚来就要走么?”

    “带我一起走!”

    “你只会自己走么......?”

    “救救我,救救我,哈哈!”

    人群发出着阵阵噪音,这些剧烈的噪音如同打入耳膜的电钻,时刻推搡着他汹涌澎湃的内心。

    在路过一个污言秽语的囚室的时候,一只手掌抓住了他的衣服,试图阻止他离开。

    而霍法也确实停住了。

    还没等邓布利多反应过来,霍法毫不犹豫地抓起那个囚犯伸出铁栅栏的手臂,用力往下一砸。

    咔擦!

    随着一声脆响,那个囚犯的手臂直接被霍法折断,完成了九十度。

    随后,还没等他发出惨叫,霍法便拖着他的断臂,重重把他往前一拉。

    如岩浆般沸腾的嗜血的冲动让他张开嘴巴,一口咬在对方脸上,当场把那个囚犯的鼻子给咬了下来。

    鲜血喷涌出。

    囚犯惨叫起来。

    满嘴是血的霍法哈哈大笑,眼神中带着难以描述的癫狂和混乱。

    邓布利多赶紧上前,拉住了霍法,连拖带拽地把如同野兽一样疯狂的霍法拖离了阿兹卡班监狱。

    .......

    .......

    一小时后。

    英国伦敦,某地下餐厅。

    昏暗的房间内燃烧着温暖的壁炉,地面整齐地摆放着壁龛、箱柜室、箱柜等物品。石顶下方有几间圆拱形的白色房间。

    拱形房间内,一排排瓶瓶罐罐放在柜子上,几个轻巧的活动小桌上摆放着一些绷带和手术工具。室中央摆着一张大铁床,室内被魔法光芒照得如同白昼,光线柔和,一切都显得十分和谐。

    光芒照耀下,霍法抱着自己的胳膊,裹着一张毛毯,双目无神坐在沙发上。

    壁炉中的火焰映照在他苍白的脸上,给他了无血色的脸增添了一抹生气。

    身后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阿不思.邓布利多挥舞着魔杖,一些茶叶从空中星星点点坠入茶杯。

    他捏着茶壶,往杯中注入些许热水,茶叶便飘出阵阵清香。

    随后,高大的身躯遮住了火焰,邓布利多站在霍法面前,将一杯热茶递给了他。霍法愣了大概有三十秒,才机械地伸出手,把杯子捧在了手心。

    “这是我朋友开设的旅店,专门用来偷渡难民,很安全。”

    邓布利多说着,在霍法面前坐了下来。

    “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霍法丝毫没有感觉好一点,但他依然习惯性的点点头。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在伍氏孤儿院。”邓布利多问道。他的声音就像从九天之外传来的一样,渺茫。

    “那时候你还是个小萝卜头,什么都不懂。但是很善良。”

    霍法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他大脑正处在一种沸腾高热之后的空白,并不能处理太多信息。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邓布利多突然话锋一转,变得锐利起来,“你应该更谨慎一点才是......”

    霍法一时间没意识到邓布利多在说什么,他看着杯中热气腾腾的绿茶。

    杯中的绿茶倒映着他金色的眼睛,他看着烟雾中的倒影,恍惚间,那杯中的茶水就像被滴进去了一滴彩色的墨水,氤氲斑澜开来,那斑斓逐渐形成一个人脸的模样。

    肩膀被轻拍了一下。

    淡淡的幻像消失,霍法抬起头。

    发现邓布利多正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

    “你在听么?”

    他问。

    霍法放下杯子:“不好意思,您说什么?”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霍法,这次我能带你出来,但不意味着每次都可以这样。”

    霍法:“我......”

    邓布利多:“你要注意自身的形象,你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孤儿院学生了,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拉文克劳,代表着霍格沃茨。”

    霍法喝了一口茶,他听进去了这些话。

    于是微微点头。

    邓布利多再度挥舞了一下魔杖,一些行李和魔法书籍从虚空中飞了出来,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了霍法面前的茶几上。

    “我从圣芒戈医院把你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你在这里先住一段时间吧。”

    “过去多久了?”

    霍法沙哑的问道。

    他觉得自己已经在那间黑屋子里关了很多年,也许他已经错过了三年级,也许二战已经打完了,也许他已经错过了很多很多事,也许......

    可邓布利多却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霍法,你只被关了一天。”

    霍法手一抖,震惊地抬起头。

    “无影禁闭室里的时间和现实世界并不一样,我听到你的事后,就立刻赶来了。但还是没能阻止你被关在里面。”

    顿了顿,邓布利多又说:

    “暑假还在继续,但你很快就要迎来全新的年级了,加油吧。”

    他眨眨眼,转身消失在门口。

    邓布利多离开房间后,霍法愣了半天,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眼前一阵恍惚。

    只有一天......

    只有一天......

    随后,他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般,倒在了沙发上。耳畔钟表的滴答滴答声。还有炉火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逐渐离他远去。

    只有一天......

    他觉得过了十年都不止。

    这一刻,他再度从现实世界被剥离开来。一些似是而非的声音,如同呢喃低语在他脑海中响起:

    “我们......空前绝后。”

    “我们......超越时间。”

    他闭上了眼睛,有某种力量,如同不可阻挡的地心引力一般,要把他再度拉回孤寂的状态。

    但于此同时,一丝希望如同火焰一般,充裕了他的胸腔。这丝希望带给了他些许的温暖和期待,他罕见的感受到了存在的价值。

    这种存在的价值驱散了他耳边纷杂的窃窃私语,也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他强迫着自己,忘掉在监狱里发生的所有不悦和冰冷,麻利地站起身,开始收拾眼前能看见的所有书籍和衣服。

    此刻,他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回到霍格沃茨,回到霍格沃茨就不会孤独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