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38,镜中世界

38,镜中世界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十分六合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从变形课老师那里回来后的一整晚,霍法都没怎么睡觉。

    温暖的港湾遭到了破坏,仿佛有人掀翻了桌子,撕开了结痂的纱布,让他看清这个魔法世界的危机四伏。

    无数被压制的疑惑纷沓在他脑中爆开,让他完全无法放松心神。

    什么是禁术图书馆,谁又是半人国王,他究竟想干什么?

    霍法不得而知,他感觉自己经历了很多事情,但这些事情仿佛在暗中被一条线串在了一起。冥冥之中指引着他走向未知的方向。

    第二天早餐时,当礼堂所有学生议论纷纷之际,他也没有和任何人交谈。

    得益于汤姆里德尔被枪击,霍法成为变形课助教的事,没有引发任何人的关注。

    只有他的两个朋友对此十分担忧。

    下午的天文课。

    三人对着一副望远镜的时候,米兰达小声问:“霍法,你真的要帮那个苏联魔法部长的女儿去找禁术图书馆?”

    霍法用望远镜对准了火星,淡淡道:“不是我帮她,我是在帮自己。”

    阿格莱亚把羊皮纸递给霍法,说道:“我有种预感,霍法,那个图书馆的事绝对没那么简单,我总觉得,打伤汤姆里德尔的人,根本不害怕你们去找他。”

    霍法在用羽毛笔在羊皮纸上画了两个星图,说道:“你之前不是还很好奇图书馆的事来着么?”

    “好奇是好奇。”

    阿格莱亚看了看周围,把天文望远镜推倒一旁,低声说道:“霍法,我研究霍格沃茨历史,结果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什么事?”

    “你知道霍格沃茨的第一代校长么?”

    霍法一愣,手里的羽毛笔停在了羊皮纸上,氤氲出一滩墨迹。

    “第一代校长?”

    霍法愣是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是谁。

    于是他扭头问米兰达:“你认识第一代校长么?”

    米兰达思考了很久,摇摇头。

    “真奇怪,我从没听说过这个人。”

    阿格莱亚凑过脑袋:“禁术图书馆就是他提倡建立的,他也曾是钥匙的保管员之一。但是我研究了这么久的历史,却发现他的身份,他的名字,他的一切,全都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不要说话!”

    远远的,传来一声大喝。

    霍法扭头一看,天文课老师欧罗巴坐在教室中央最高处的一个天文望远镜下,皱眉说道:“用你们的眼睛和心灵去观察天象,而不是用嘴巴!”

    欧罗巴老师是一位相当崇尚安静的女老师,她五十多岁,长得像一个皱巴巴的老树懒,永远趴在望远镜上。

    她的课上只有观测和记录,不允许学生口头上的交流。

    霍法三人闭嘴。

    好一会儿,等天文课老师欧罗巴不再注意,阿格莱亚声音极地的说道:

    “霍法,所有校长都有史料可查。所有,除了第一任,这太不对劲了,那什么禁术图书馆一定有问题。”

    天文课老师欧罗巴恼火地把眼睛移开望远镜,踩着梯子慢吞吞地走了下来,她晃到了三个人身边,叉着腰,瞪着他们的星象记录图。

    ......

    ......

    无论阿格莱亚怎么说,霍法已经做出了决定。

    黄昏,结束了一天课程的他如约来到了霍格沃茨图书馆的大门。

    这里,奥西维亚坐在图书馆门口的长椅上,她系着相当古典的发髻,双手平放于膝盖,目光平视前方,一副机器人正在待机的模样。

    霍法走到她身边,她站了起来,没说一句话,走在了前面。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图书馆的禁书区。

    刚进图书馆的禁书区,图书馆的驼背管理员便跳了出来,他大概是没认出来奥西维亚的身份,以为她也是私自进入禁书区的学生。

    奥西维亚只大步往前走,几乎都没看他。

    “喂,站住,干什么的?”驼背管理员咆哮。

    “找点东西,麻烦别让其他人进入这一块。”奥西维亚侧头说道。

    驼背管理员像受惊的猫一样往后跳了一步,他认出来这是霍格沃茨的新任变形老师。

    “好......好的。教授。”他说。

    驼背的管理员不甘悻悻离开后,霍法淡淡嘲讽道:

    “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传说中的禁术图书馆。”

    “当然不是。”奥西维亚说道,“这座图书馆建立于1009年,它现在蕴含的内容只有千年前的十分之一不到。

    在此之前,这里还有另外一座图书馆。那是古代霍格沃茨学生读书的地方,也是我们的目的地。”

    说着话,两人来到了图书馆禁书区的底部。

    这里没有人,也没有书,只有几面灰砖墙,外加几把扫帚,一个储物间。

    不过在霍法精神力场的感知中,他能察觉到周围有一丝自己完全不理解的晦涩魔法波动。

    霍法看着奥西维亚,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奥西维亚走到角落,抽出魔杖在角落里敲了一下。嘴里嘟囔了几句,随后她伸手虚虚一拉,伴随着锈蚀金属的摩擦声,一面积满灰尘的镜子竟被凭空拉了出来。

    她拖着镜子,缓缓走到霍法面前。那镜子上沾着无数蛛网,看起来就像是披萨的起司一样。

    随后,她走到墙壁的另一角,如法炮制。

    连续两面镜子从虚空中被拉了出来,合并成了一块。

    不过那镜子脏极了,脏到霍法连自己的身形都看不清楚。

    奥西维亚一挥魔杖。

    “光洁如新。”

    镜子上的灰尘扑簌簌地飞离,落下。蛛网如火烤的冰屑一样,翻滚消失。

    镜面变得闪亮,干净。

    霍法在光亮的镜中看见了自己,看见了奥西维亚,也看见了身后禁书区成片的书架,还有远处靠在书架边阅读的霍格沃茨学生。

    “干什么?”霍法问:“你带我来图书馆照镜子的么?”

    “你看到的,是现实世界。”

    奥西维亚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然后,她抓着霍法的肩膀,将他一下转了过来。”

    转身的这一刻,霍法惊呆了。

    刚刚来的地方,全都消失了。

    没有读书的学生,没有整洁的长椅,更没有成排的书架。

    他此刻正站在一片积满灰尘的巨大空旷大厅之中,大厅内的白灰色的蛛网密密麻麻。其间断壁残垣,拱形的厅顶雕刻着四大学院的象征动物。蛇,鹰,狮,獾。

    大厅顶端有着几扇破败的玻璃窗口,里面依稀能看见秋日的夕阳,它透过古旧的百叶窗照射下来,在空中形成一束束的丁达尔光斑。

    “镜中世界。”

    奥西维亚说道:“古代巫师的特殊魔法。”

    霍法震惊了好一会儿,他再一回头。

    他依然能看见身后的镜子,看见镜子中学生,看见镜中的书架,看见镜中的图书馆禁书区。

    但此刻,镜子中唯独少了自己和奥西维亚,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消失在了原本的图书馆中。

    奥西维亚挥了挥魔杖。

    面前的镜子分离了开来,分别往两边去了。镜子中的现实世界,也随着缓缓消失。

    “1000年前,这里曾经是全欧洲最繁华的禁术图书馆,是无数巫师趋之若鹜的魔法圣地。

    但后来,经历了无数战争和死亡后,三大魔法学校的创始人在德姆斯特朗,在最寒冷的西伯利亚平原,将大部分危险的古代禁术付之一炬,留下的少部分也被封存。”

    奥西维亚的声音在这片空旷古老的大厅中有着阵阵回音。

    “所以,如你所见,现在这里,早已废弃了。”

    霍法嘴巴都合不拢,他在其中缓缓走动,脚掌在灰尘中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

    没错,这里已经全空了,除了遍地的蛛网,还有几个残留的书桌和书架,什么都没有。

    别说书了,一张纸都没有。

    只有几盏掉落在地面的巨大金属灯架,才依稀可以回溯这里辉煌的曾经。

    “什么都没有,来这里干嘛?”霍法问。

    奥西维亚说:“这是我能找到最接近图书馆的地方,如果可以,我想看看那里有没有线索。”

    随着奥西维亚的手指,霍法能在大厅的最远处,看见几张倒塌的书架环绕着一个破损的人型雕像,这个雕像很大,十米多高,但此刻只剩下了一半。

    它两条腿站在一块石台上。仿佛被锋利的切割机划成了两半,另一半不知所踪。

    这....

    霍法皱眉。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场景看起来有些扭曲。

    比如说远处那个破雕像,它看起来很近,大概离自己只有五十米远,但霍法却感觉它离自己很远,不仅很远,整个画面还在莫名的波动着。

    仿佛自己和它隔着一道透明的水幕。

    他试图伸手把阻隔自己视线的水幕拉开。奥西维亚却率先上前,按住了霍法的肩膀。

    “我来。”她说。

    奥西维亚抽出魔杖,在面前有些朦胧的空间中点了一下。

    就这一瞬间,她仿佛点在了一汪平静的水面上,一股古老的魔法力量剧烈的震荡起来。

    周围场景开始变化,以奥西维亚魔杖为中心,产生剧烈涟漪。

    灰尘褪去,蛛网消失,桌椅重新恢复正常,地面上碎裂锈蚀的灯架重新飞回高空,变得闪亮。

    书页纷飞之中,一个个模糊的人影开始出现。仿佛时光飞速倒退。最后,就连窗洞里射下的残破夕阳都恢复成了闪亮的晨曦。

    仅用了十几秒。

    这个布满灰尘和尘埃的拱形大厅变成了一个气势恢宏的图书馆大厅,里面堆满了书籍。

    一些穿着古老麻布长袍的巫师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在中央的那巨大的雕像脚下,两个露着胳膊的男巫好像还在激烈的争吵。

    霍法已然不知道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惊讶了,他现在看到的东西大大的超乎了他的理解。

    “这......这是?”

    “古老的幻术魔法,那些都是被剥离的记忆碎片,是古代巫师的保护法术。”

    奥西维亚说道:

    “一千多年前,巫师之间战乱不断,那个时代,每个秘境都不可以随意穿越,私自闯入,必然会受到保护魔法的伤害和驱逐。

    不过,这些都不是真实,真实依然是你刚刚看到的残破,这些只不过是大厅中残留的保护魔法。”

    “我的天......”

    霍法震惊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转过头:“然后呢,我们走过去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