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49,雪地追踪

49,雪地追踪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戈沙克教授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咳嗽了两下后,这才缓缓转身进入了城堡。

    霍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看见戈沙克离开后,这才从躲避的墙后钻出来,一脚深一脚浅地踩着雪地向乔伊追了过去。

    “嘿,乔伊!”

    “喂,等下我。”

    连续叫了好几声,乔伊才转过头来。

    他看见来人是霍法,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你来干什么,你怎么不去看魁地奇比赛?”

    霍法踩着齐腿根的雪,气喘吁吁地追上乔伊。

    “我这不是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么,你身体感觉如何?”

    一说起这个,乔伊烦躁地挥了挥手。

    “别提了,我宁愿我那天直接死掉才好。”

    “怎么了?”

    “怎么?那些该死的家伙居然说我违反教工守则,私自带学生进入禁林,需要停职观察,观察期间还没有薪水。没有薪水,我的玛雅怎么办?”

    乔伊越说越激动。

    “我住院这些天,它身体虚弱得厉害......这些该死的欧洲人,好好的过日子会死么?一定要打来打去,我受够了!”

    玛雅是乔伊上一代雷鸟塔拉斯下的一个蛋。

    霍法本想安慰一下乔伊,但乔伊一通话说得霍法完全没法接,因为他自己现在也算半个欧洲人。

    过了几秒,乔伊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叹了口气,嘟囔道:“算了,我干嘛跟你说。”

    霍法没有介意,他追上去问道:“玛雅状态不好?”

    “差极了,你来看看它吧,说不定我圣诞节过了,就会把他带回美国。”

    郁闷地说着,老乔伊把霍法带回了自己的树屋。

    现在禁林里的每棵树上,都被刻上了神秘的符文。

    刚已进入禁林,霍法就感觉到处都是眼睛,看不见的眼睛。

    乔伊闷闷不乐地说道:

    “该死的黑巫师,邓布利多和校长那些人在邻近的每棵树上都做上了防御标记,现在哪怕是学校附近多了一只老鼠,他们都会知道。很多神奇生物都感觉到了监视,它们都远离了这一带。”

    两人爬上树屋,乔伊在客厅帮霍法沏了一壶茶,无力的瘫坐在了椅子上。

    在两人面前的茶几的藤篮中,是一颗灰白色的大鸟蛋,它比霍法上一次看到时的样子更黯淡了,上面的蓝色纹路几乎微不可查。

    乔伊拿出自己的红褐色眼镜片,仔细地看了几眼鸟蛋后,忧心忡忡地揉着头发。

    “再这么下去,可能我真的得辞职回家了。这里的环境对它太不友好了,天气也好,巫师也好。”

    霍法赶紧拿过乔伊的眼镜戴在眼睛上。

    在眼镜的透视下,霍法看见蛋壳内,那个胚胎明显的消瘦了下来。”

    好像状态的确不好,霍法皱眉。你就没什么办法么?

    “办法当然是有,可惜在英国实现不了。”

    乔伊担忧地说道:

    “我和雷鸟生活30年,对它相当了解。它在孵化的时候需要干燥炎热的环境,越干燥越炎热就越好。但现在这环境,太不适合它的成长了。”

    “难道不能模拟一个环境么?”就像......霍法用手比划了一下。“养殖基地里那些鸟类一样,用炉火还有魔法。”

    “这是神奇生物,又不是火鸡。”

    乔伊恼火道:

    “即使能模拟出干燥炎热的环境,但是没办法模拟出它喜欢的气候,气候你懂么?那种闷热,压迫,风雨欲来,还有电闪雷鸣的氛围。”

    “美国亚利桑那州那种气候?”

    霍法问道。

    “没错,雷鸟最喜欢在那种环境下出生。”

    霍法看着鸟蛋,又看看乔伊郁结的老脸。突然一个怪主意浮上心头。

    “我好像有一个办法。”

    霍法慢吞吞地说道。

    “什么主意?”

    “我开学前在对角巷的时候,曾经见过一家专门卖天气的店,各种气候他们都卖。打雷的,下雨的,沙漠,雨林都有卖,和真的一模一样。”(注:见第四章)

    “还有这种店?”

    乔伊惊呆了。

    “有啊,我亲眼所见,美国巫师界没有么?”

    乔伊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霍法:“我们可以买一个,如果......”

    “多少钱?”乔伊直接问道。

    霍法思考了一会儿。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五十个金加隆。”

    “五十个金加隆?”乔伊倒吸一口凉气。

    “我在霍格沃兹一个月的工资就15个金加隆,每个月还要寄十个去美国,哪有那么多钱。而且这些可恶的校领导还因为禁林的事情,停了我的薪水。”

    霍法苦笑出声。

    说起来,这些巫师还真是接地气,懂魔法也丝毫不能改变穷这个事实。前世看小说的时候,韦斯莱家族就很穷,因为他们子女多。好像哈利波特毕业后过的也不算富裕,因为在魔法部上班没多少油水。

    霍法握着茶杯喝了一口茶,问道:“你为什么来英国工作?为什么不找个钱多的事呢?”

    “我美国家人太多,每天吵得我都心烦。当年塔拉斯也不喜欢我的家人,它喜欢清静。所以我就带它来霍格沃兹了。”

    “你子女很多么?”霍法又喝了一口茶,随口问道。

    “17个。”

    老乔伊伸直了腿,仰天长叹道。

    霍法一口茶差点没呛着。

    “多......多少?”

    “17个,17个。我可是摩门教徒,你难道觉得很多么?”

    “我管你什么教徒!”霍法惊呼起来,“17个,你怎么做到的,你的妻子.......”

    “我有9个妻子。”

    老乔伊平静地说,“在美国那边。”

    噗!!

    一口滚烫的茶水从霍法嘴里喷了出来,吐了乔伊一脸。

    那丝因为对方处境艰难而带来的同情顿时烟消云散,霍法一边咳嗽,一边震惊地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却陌生的老男人。

    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在迅速得崩塌,九个妻子,17个子女,那是什么概念?封建社会还是奴隶社会?

    为什么1938年可以娶9个妻子,生17个孩子?

    “真的假的......?”

    霍法沙哑地问。

    “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乔伊恼火地拿毛巾擦着脸上的茶汁,说道。

    “都说了我是摩门教徒,摩门教徒。我们教是允许一夫多妻制的。”

    霍法恍然大悟。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追问道:“入教条件是什么?”

    老乔伊被霍法表情逗乐了,他晃了晃脑袋,叹息道:“你才多大,就在想这些东西了。不过我可是提醒你,有些东西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美好。如果我真的很享受在美国的生活,我是不会来霍格沃兹做这种辛苦的工作的。”

    “废话,你经历过才可以在我面前感慨!”

    霍法怒骂。“活该你缺钱,要我说穷死你都不过分,上帝已经给你开了九扇窗户了。是时候剥夺你一些东西了。”

    “人小鬼大。”

    老乔伊无奈地打了个哈哈。

    树屋的谈话莫名其妙地就完全偏离了方向。

    霍法完全把雷鸟的事丢在了脑后,也把魁地奇的事丢在了脑后。

    他一个劲地问老乔伊摩门教的细节,具体就是一夫多妻的细节,比如说妻子吃醋怎么办,比如说每天晚上怎么睡觉,比如问他多久换一个新老婆,宠幸妻子有没有什么讲究。

    最后问得乔伊已经受不了了。

    他怒气冲冲地起身,连赶带推地把霍法推出门去。

    “臭小子,等你长大了,再问我这些问题也不迟!”

    砰!

    门一关,霍法被推倒了树屋外。

    欧洲冬天的冷风一吹,他稍微清醒了点。

    这才想起自己不是答应阿格莱亚看她魁地奇比赛的么?怎么突然就跑来和老乔探讨起一夫多妻制的问题了。

    他闷闷不乐地爬下树干,落入齐膝深的雪地里。他突然觉得人生好像凭空多了一个目标。

    从霍格沃兹毕业后去美国,当个现代韦小宝。

    一边走,他一边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可行性。

    走到禁林出口,霍法扭头看向树林。他觉得自己不能让这老家伙就这么放弃霍格沃兹猎场的工作。

    自己得把他留下来。

    因铎上次给自己的钱还剩60个金加隆,应该可以去对角巷定制一个亚利桑那州的气候毛毯。

    不过在此之前,自己应该先回魁地奇球场,也不知道那场无聊的比赛有没有结束。

    ……

    ……

    雪很大,雪地很深。

    远处的魁地球球场的观众台高高耸立,四条巨大的学院的横幅在天空中飞舞,球场的立柱在鹅毛大雪中隐约可见。

    比赛应该还没有结束。

    霍法遮着眼睛,一脚深一脚浅,匆匆忙忙地往魁地奇球场赶。

    可就在中途的时候,他看到远处的雪地上,孤零零的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它在这遍地都是白色的雪地上,有些突兀。

    有人站在雪地上。

    霍法想了想,有些好奇地往那人方向走了过去,为何会有人在别人比赛的时候出现孤零零的站在雪地上,难道对方和自己一样,对魁地奇并没有什么兴趣?

    没走几步,远处的那个身影豁然抬起头。

    它看见了霍法。

    两人远远地隔着风雪对视了一眼。

    然后,它转身就跑,速度飞快。

    霍法疑惑了一秒,随即大为惊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那家伙刚刚站立的地方,是传送阵的位置!

    这人有问题!

    他嘎吱一下拔出双腿,霍法手足并用地在雪地上奔跑起来。

    “站住!”

    霍法大喊。

    但对方丝毫没有停止脚步,速度反而越来越快,衣袍翻飞间,他身影在雪中愈发的模糊。

    霍法抽出魔杖,跌跌撞撞地跑到刚刚那个人影站立的位置。

    果然,雪地几乎整个的被掀了过来,露出下面深褐色的草皮。

    草皮上坑坑洼洼,那隐埋在草地下巨大的废弃传送阵再次被翻了出来,遭到了史无前例的破坏。

    每一个符文都被炸得粉碎,空气中满是狂暴的魔法元素,刚刚这片土地至少承受了十道暴力魔咒。

    逮到你了!

    霍法看了一眼那个模糊的背影,此刻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灰点,在鹅毛大雪中闪烁了几下后。消失了。

    消失的方向正是魁地奇球场。

    霍法想也不想追了上去。

    这家伙才是导致他被施密特追杀的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传送阵被破坏,因铎不会来霍格莫德找自己,如果因铎不来找自己,自己也不会无故招惹上三个德国黑巫师,更不会在禁林遇上黑巫师,连续两次死里逃生。

    这家伙才是一切根源。

    它究竟是谁!?

    是施密特本人么?

    霍法一边艰难狂奔,一边思索着对方的身份。

    眼见前方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幽灵漫步!

    霍法直接开启了能力。

    随着世界变色,他整个人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阴影状态下他的速度极快提升,一步三米多的他在雪地上留下一串浅浅的脚印。

    十秒后当他跳出潜行状态,他又毫不犹豫地再度开启能力。

    连续20秒的高速奔跑让他接近了前方闪烁的灰色身影。

    就在魁地奇球场的入口处。

    霍法跟着他的脚印,一路冲进了魁地奇球场。跳出潜行状态的瞬间,霍法把手按在了对方肩膀上。

    “嘿!”

    那人猛地一回头,劈手推开了霍法。

    就那一瞬间,霍法看到了一张面具,一张吊诡的苍白面具。

    他一下呆立在了当场,一愣神的功夫,那面具人眨眼之间便再度冲了出去。

    霍法一个激灵,还想再追。

    然而就在这一刻,球场内爆发出了一阵震天的欢呼声。

    所有人全部都站起起来,有些人甚至从高塔上跳了下来,试图拥抱他们的队员。

    亮丽的蓝色彩带在天空飞舞,雄鹰的标志在风雪中闪闪发亮。

    解说员用嘶哑的声音吼道:

    “阿格莱亚,这位年轻的拉文克劳的替补找球手,在球队落后100分的情况下,挺身而出抓住了金色飞贼,挽救了球队的危机。用我们做梦都难以想象的高超技术。简直是难以置信,可以预见在未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拉文克劳队又多了一张属于自己的王牌。当然,斯莱特林队表现得…….”

    解说员在台上滔滔不绝。

    拉文克劳的人兴奋得奔走欢呼。

    斯莱特林的人垂头丧气,满脸懊恼。

    而霍法面色苍白地站在赛场入口,雪地上的脚印被这些狂热的球迷一冲,完全了无痕迹。那个模糊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空中,一些彩带和彩纸飘落,挂在了霍法脸上。

    阿格莱亚举着金色飞贼和队友们在天空飞舞一圈,缓缓降落地面,人群的欢呼声更甚。

    可是他们的欢呼却丝毫没有感染到霍法。

    那人他见过。

    见过!

    几个月前,紫罗兰社团密室,那个教会自己幻身咒的人!

    阿格莱亚在人们的赞美中举起了金色飞贼,冻得红红的脸上满是得意。

    霍法站在人堆里呆愣愣的。

    突然一只手从人堆里把霍法拽了出来,拽到了人群前方。

    米兰达责怪地说道:“你去哪儿了?找你半天!”

    霍法回过神来,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候,阿格莱亚兴奋地举着闪动的金色飞贼来到霍法面前。

    “你看到了么?看到了么?我最后那个倒骑扫帚的动作?”

    霍法缓缓点点头:“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找球手。”

    “哈哈哈哈!”

    阿格莱亚得意地笑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