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官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37,莫名的印记

37,莫名的印记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既然塔拉斯不愿意停留,那便也不能强求。

    霍法看了一眼远处的血肉眼球,再看了看手背上已经合上了一半的眼睛图案。

    是时候该回去了。

    仿佛是察觉到了他的心意,那蛆虫巨人焦急地咆哮起来。它还没有完成融合,便跌跌撞撞地砸开无数石桥上的佝偻身影,姿态十分鬼畜地追了上来。

    霍法扭头看见后面那个四肢着地的家伙,心想乔伊真他妈也是个不逊色于因铎的坑货。

    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就没遇过上一个正常人!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坑一次自己才好。

    他一边加速奔跑,一边收回了魔杖。

    连续几次变形术对魔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他现在不可以透支魔力。一旦因为头疼而倒下,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见霍法解除了武装,蛆虫怪物的速度更快了,在奔跑间,它逐渐地变成了一个超大版的霍法。

    那些丑陋的蛆虫连他跑步的姿势都模仿出来了,惟妙惟肖。

    霍法的腿还不如它的十分之一长。奔跑之中,桥上的无数黑影被撞的得四散开来。惨嚎连连。

    稍一扭头,眼见自己就要被追上了,霍法心里愈发焦急。

    可就在这时。

    远处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叫。

    轰隆一声巨响随后而至,这声音差点没把霍法耳朵震聋。

    扭头一看,虚无之中,一道鸟状的电光转瞬而至。

    它裹挟着无与伦比的威能,直接穿透了那蛆虫巨人的胸膛。

    蛆虫巨人连叫都没有叫出一声,便被电光一击皆散,如同烂泥洪流一样四散滚落。

    浓郁至极的电弧在地面跳动不止,让霍法头皮发麻。

    但他并没有受伤。

    随着蛆虫散去,一个人影从电光中缓缓地走了过来,是一个相貌年轻,且神俊异常的男人。

    他有着人类的身躯,却同时又全身布满了闪亮的暗鳞和金纹。

    “不好意思来迟了。”男人礼貌地说。

    “我不是人类,要进入过往之桥必须要去前面获得看守的同意,否则,我就再也飞不上天空了。”

    看着那个男性慢慢走近,身上的电光缓缓消失。

    他没有穿衣服,灰发金眼,肌肉华丽得可以刺瞎双目。

    “塔,塔拉斯.....?”

    霍法瞪大眼睛,他怎么也没办法把这个神俊异常的男人和之前禁林中那只垂死的雷鸟联系在一起。

    “那是我上一世的名字。”

    男人点点头,“我记得你,你不是那所魔法学校里的孩子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那个神俊异常的男人看着霍法,温和地说,“太莽撞了,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巫师有巫师的规则,活人也有活人的世界。刚刚我要是来迟一点,你可能会被深渊的欲虫吞噬掉自我。”

    欲虫?

    霍法指着周围那些背着石碑的人。

    “这些......?”

    “都是一些不忍心抛弃过去的可怜人,欲望和执念困扰着他们,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

    塔拉斯摇摇头:“你不要学他们。”

    霍法愣了几秒后,才想起来自己的任务。

    “对了,乔伊让我来找你。”

    霍法盯着地面一只被电得抽搐的蛆虫说,“他让我告诉你,希望你可以......”

    “不忘了他,是么?”

    塔拉斯歪着脑袋打断了霍法。

    霍法点点头:“没错。”

    “真是乱来啊,乔伊。”神俊异常的男人叹了口气。

    “居然随意把灵魂送进冥界,他这样会损失寿命的。”

    “那你会保留一点记忆么?关于乔伊。”

    霍法抬头看向塔拉斯,目光集中在他的肩膀。(对方光溜溜的坦然让他有些尴尬)

    塔拉斯缓慢却坚定地摇了摇头。

    “乔伊想让我记住他,想让我回去,我明白。人类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被挚爱遗忘。但太阳下没有新鲜的事,如果不学会遗忘,又怎么能坦然接受全新的生活。”

    “呃......你不是可以选择的么?像凤凰那样。”霍法不解地问,他想不通为什么有生物会拒绝永生。

    “凤凰和我们不同,它是历史的见证者,而我们只是参与者,对雷鸟来说,自由比永生更加重要。唯有战胜最终极的恐惧,才能获得生命最纯粹的自由。”

    霍法不理解对方的话,也许是自己境界不够。

    不过,他只是一个传话的,既然话传到了,他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我走了。”霍法轻声说道,说完他打算转身离开。

    “等一下。”

    神俊非常的男人叫住了他。

    “怎么了?”霍法转身。

    “你的魔力还够么?”

    霍法一听他的话,才发现自己魔力在连续使用变形术的过程中,已接近枯竭。

    霍法摇了摇头,“不多了。”

    塔拉斯笑了笑:“你倒也是我见过最奇特的巫师,精神力高得可怕,连赫尔海姆的冷风也无法摧毁你。但魔力却少的可怜,连正常同龄巫师的一半都没有。”

    霍法.......

    塔拉斯指着桥面:“没有魔力,你是没办法驱赶欲念之虫的,它们被你的生命所吸引,会无休止地纠缠着下去。直到你堕落到和它们同样的存在为止。”

    霍法环顾四周,果然那些被电的晕死的蛆虫又有苏醒的迹象,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虫子从深渊中爬上了桥面。

    “你有什么办法么?”霍法问。

    塔拉斯点点头:“也亏你跑了一趟,正好我提前结束生命,还有些残存的力量,已经没有用了,你拿走吧。告诉乔伊,让他好好照顾我的后代。”

    说着,他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霍法的手掌。

    “回去吧,有空想办法把自己魔力给提升一下。”

    随着噼啪一声电响。

    他使劲一推霍法。

    一股澎湃的能量从霍法的左手传至全身,他骇然得瞪大双眼,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任何想做的事情。

    他想和塔拉斯道别,但话没说出口,塔拉斯便最后对他微笑地挥了挥手,转瞬间化作了一道电光,消失在了天际。

    霍法浑身充满了快要爆炸的力量,他眼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芒。

    他一转身,一踏步。眨眼间跑出了几十米的距离。

    这感觉棒极了。

    只见手背上的眼睛已经快要闭合,霍法全力奔跑起来,以来时上百倍的速度穿行于笔直的石桥之上。

    但同样,那些从石桥下爬出的蛆虫也越来越多,无数蛆虫混合而成的怪物都想要附身霍法,占据他的灵魂。

    离巨眼越近,那些丑陋的怪物便越来越多。最后浩浩荡荡,宛如军队。

    它们拼死抵抗着电光,成百上千地向霍法扑来。

    霍法前冲的速度慢了下来。

    但他并没有害怕,体内澎湃的魔力让霍法内心充满了狂野和战斗的欲望,甚至还有一丝莫名的兽性涌动其中。

    他抬手一握,自己的魔杖在魔力沸腾之间迅速变长,变大,它超过两米,超过五米。超过十米,并且丝毫没有停下来迹象。

    最后,魔杖居然变成了一把四十米长的带电巨剑,他拖着剑柄全力奔跑,最终画出一道恢宏壮丽的圆弧。

    半径四十米以内所有生物全部被他一剑两断。

    可惜,他只爽了这一秒钟,塔拉斯赋予他的魔力便宣泄干净。随后,无人阻拦的霍法迎头撞上了那堵巨大的眼睛。

    消失在了瞳孔之中。

    在霍法通过眼睛之后,那只血肉巨眼缓缓闭上,在赫尔海姆的冷风之中,化为尘埃。

    ......

    ......

    再次穿越层层叠叠的空间。

    ......

    ......

    如同做了一个荒诞离奇的怪梦,霍法没有眼黑的双目渐渐正常。

    一丝电光在他眼中噼啪闪耀了一下,随后便归于沉寂。

    他闻到了枯草的气息,感受到脸颊下泥土的柔软。苏格兰秋天的寒意在这一刻清晰无比。

    霍法勉强从地面爬起身,揉着太阳穴。

    脑袋不时传来真实的疼痛,那疼痛告诉霍法,他叕透支魔力了。

    他感到自己手背多了点什么。

    低头一看,他发现手背上那血眼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了一道淡淡道金色纹路,十分淡,仿佛是用金屑画出,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那纹路像是一只老鹰,却又十分对称。花纹也勾勒的非常简洁。

    正当霍法好奇这纹路什么东西的时候。

    一个男人从角落里冲了出来,猛地抓住了霍法的肩膀,一脸希冀地看着他。

    “怎么样,他有答应回来么?”

    是乔伊。

    霍法回过神来,看了看乔伊,再看了看旁边那具庞大的鸟尸,遗憾地摇了摇头,缓缓地把塔拉斯最后对自己的话转告给了乔伊。

    随着霍法的叙述,乔伊脸上的兴奋逐渐敛去,最终变为了抑制不住的哀伤。

    等霍法说完后,他抱着鸟蛋,沉默地站在了原地好久。

    一阵冷风吹过禁林的树叶,终于,那个萧瑟的老男人长叹一口气,轻声嘟囔道:“我早料到会这样,死亡是勇敢者的游戏,塔拉斯,我和你还是差得太多啊.......”

    霍法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乔伊,只有保持沉默。但乔伊也很快收复起了自己的情绪。

    他拍了拍霍法的肩膀,诚恳说道:“真是难为你了,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拉文克劳。”

    勇敢?

    呵,霍法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要一开始就和我说去冥界,打断我的腿我也不去,还不是被坑的。

    不过,好歹算是回来了,一个月的辛苦劳作也算告一段落。

    霍法不想再和乔伊吐槽自己在赫尔海姆的惊险遭遇,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公共休息室,想在拉文克劳的炉火边放松一下。

    他伸出手:“单子呢。”

    乔伊一手抱着蛋,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羊皮纸。

    “你的单子,我填了优秀了。回去吧,以后有麻烦可以来找我,别得罪霍格沃茨里的那些高层了,他们可不会跟你开玩笑的。”

    霍法接过羊皮纸,果然,在羊皮纸的最高处优秀的位置,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勾,底下还有乔伊的签名和蜡戳。

    霍法满意地把羊皮纸收进怀里。

    回到树屋,和乔伊告别后,霍法揉着还有些疼痛脑袋的走向了城堡。

    一边往回走,他一边端详着手背上那个怪异的淡金色纹路。

    这是塔拉斯在冥界留给自己的,他本来以为那股力量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没。

    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霍法很好奇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因为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从自己身体内流向这个纹路,就像自己多了会呼吸的一个器官一样。

    正端详着,刚走到学校门口,那股大脑的疼痛感更加剧烈了。

    霍法脸色一变,不对啊。

    自己没有释放魔法,怎么透支魔力的症状越来越严重?

    手臂金色纹路上的流动感更加明显。

    并且,一种奇异的饥饿感涌上大脑。

    饿.......

    自己饿了?

    霍法愣在了当场,他再度看向手臂。

    他终于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

    这个金色的纹路正在吞噬自己的魔力,速度还不是一般的快。

    靠!

    眼见头疼有愈来愈烈的迹象。

    霍法立刻盘膝在地,开始冥想。

    开始冥想后,他才感觉到了一种无比的饥饿,这饥饿不是肉体上的饥饿,而是魔力上的饥饿。

    他不敢大意,一遍又一遍的运行着米拉日巴行者的冥想法,快速恢复魔力。

    终于,冥想了一小时后,那股饥饿的感觉才缓缓消失。霍法咬咬牙直起身,他想回公共休闲室。好好研究一下这玩意。

    可还没走两步,那饥饿感又再次传来。

    它就和一个嗷嗷待哺欲求不满的婴儿一样。

    猝不及防的头疼让霍法一下靠在了墙面上,捂着脑袋。

    WTF......!

    顾不得旁边学生愕然的眼神,霍法不得不再度坐下来继续冥想。

    就这样,霍法每冥想一个小时,恢复了魔力。那淡金色纹身就会在几分钟,不十几秒内把他浑身的魔力一抽而空。

    而且丝毫没有返还的迹象。

    连续冥想三次后,那种新鲜感和好奇感终于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惊怒和不解。

    城堡入口,霍法仰天大骂,惊起了一群鸽子。

    “喂,你个老鸟,到底在我身上留下了什么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