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十分六合计划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32,橡树上的刻图

32,橡树上的刻图

作者:纠结于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情况便变得无比糟糕,陡然之间,霍法就从一个普通学生,变成了一个被学校高层警告的普通学生。

    下次再犯,会被开除。

    戈沙克的眼神可不是和自己在开玩笑,他真的会这么做。在这一点上,霍法没有反抗的余地。得到了幻身咒,甚至得到了高阶的幽灵漫步,但他弱小的事实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这一刻霍法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救世主,既没有名气也没有光环。他只有11岁,缺乏积累,缺乏雄厚的本钱,缺乏真正打破规则的力量。

    是谁举报了自己,霍法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生气,有的只有麻木。他已经不能更讨厌阿格莱亚了。如果她是一个男孩,只怕霍法会连魔法都不用,直接上去用拳头揍趴对方。

    只可惜,霍法吃了性别的闷亏。

    对于学校的安排,他只能接受,并且把它当做是必可不缺的教训。

    一整天,他都坐在班上面无表情,没有和任何人交流。

    他在思考着今后的安排,首先,他要完成学校安排的所有任务,消除霍格莫德事件对自己的不良影响,重新变回一个低调的普通学生。其次,他不能再让任何人发现自己有违反校规的端倪。中止一切灰色计划,违规探索学校也好,学习禁书上的知识也好,都要暂时放一放了。

    怎么谨慎怎么来。

    开除?

    而霍法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现在只有11岁,在欧洲大陆举目无亲,他暂时必须依附于霍格沃茨才能生存下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霍法恢复了正常状态。

    他开始和周围的同学们有说有笑,和平日里没什么区别。

    晚餐吃到一半,就有一个高年级学生走了过来。递给了霍法一封信件。

    拆开一看,里面有两张羊皮纸,第一张上面写着。

    【每天五点半,猎场看守都会在禁林入口等你,希望你在劳作之际可以发现自身的不足——阿德贝.戈沙克】

    是劳动惩处的信件。

    这张便签下还有一张羊皮纸。

    拿出来一看,霍法的心凉了半截。

    这是一张评分考核单,是给禁林看守签字打分用的。

    上面有,优秀,良好,普通,恶劣。四种评分。

    在普通那一栏后,写着(留校观察)

    而在恶劣那一栏后,写着(开除)

    额外的目标,老老实实一个月。

    霍法叹了口气,这是他的目标,同时也是他的障碍。必需越过它,才能谈之后的发展。

    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了,离信上标注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他放弃了吃晚餐的计划,从餐桌上拿了两个鸡腿揣在兜里,和米兰达道了别之后便匆匆离开。

    ......

    ......

    城堡外,一轮模糊的毛月已经升起,天色非常昏暗,微风吹拂着霍法的头发。阴雨仍然在淅沥沥的下,雨水打湿了他的校袍。

    禁林边缘的雨水要小很多。这里长着很多高大的树木,空气中散发着树叶腐烂的味道。

    等他刚走到禁林的边缘,黑黝黝的林间突然扑棱棱地窜出一大群乌鸦,它们呱呱地从月前飞过,仿佛看见了什么不祥的东西。

    猎场空荡荡的,霍法站在禁林入口处停了一会儿,直到乌鸦不再鸣叫,他才借着最后的日光看到了树上的几道刻痕。

    【乔伊.达戈之家——无事勿扰】

    乔伊.达戈?

    看来此人就是现任的猎场看守了。

    霍法已知的猎场看守只有鲁伯.海格。

    海格还要过两年才会来霍格沃茨上学,这里自然也没有海格的小屋。

    现任的猎场看守他倒也见过,是一个骑马的独眼老男人,开学的时候送他上的船,负责学校的各种张贴告示,但霍法完全不认识。

    既来之则安之吧。

    霍法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

    “荧光闪烁。”

    随着轻声咏唱,一阵银光照亮了黑暗。

    霍法把魔杖高举,指着一条逐渐隐入黑色密林深处的羊肠小路。往禁林里望去,他什么都看不清。

    霍法紧了紧身上的衣袍,踏进了这片熟悉却陌生的林子。

    他本以为自己顺着小路一直走,应该可以看到那个名叫乔伊达戈的猎场看守。

    可走着走着,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当他顺着小路来到一颗橡树边时,自己脚下的羊肠小道分成了一条三岔路口,分别通往了不同的方向。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霍法喃喃自语,他掏出戈沙克给自己的条子左右看了看,上面并没有画禁林的地图。

    没办法,任务就是任务。五点半之前他必须得赶到猎场看守那里,否则就是迟到。他收起纸条走到三岔口喊了几嗓子。

    “达戈先生?”

    “请问在不在?”

    声音在空旷的林间层层回荡,但无人回答。

    霍法眉头皱起,自己只能选择一条路走么?可这三条路看起来压根就没有什么区别。

    他走向三道岔口的中央的橡树。

    霍法走近后才发现树上刻着一些非常简陋却传神的图案。

    图有三张,分别对应着三个入口。

    左边的是一座闪电闪耀下的塔楼。

    中间的是一个端着天平的长袍女人。

    右边的是一个倒着吊在树上的怪人。

    霍法思索了一下,这些图案好像他在学校的占卜课本上见过,但他并不是一个擅长占卜的人,说实话他也不相信这玩意。

    占卜课老师那些晦涩而不可名状的句式对他而言更像是疯子的呓语,每个字拆开他都懂,组合在一起他就不懂了。

    面对这种古怪的路口,霍法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他收起魔杖,站在三条岔口前,用手点地。

    “你我他,大傻瓜,白雪公主嫁给他。”

    左边。

    霍法顺着那个闪电塔楼图案的小路走了进去。

    刚刚踏入这片林地,他的身影便模糊了几下,消失在了禁林之中。

    迷雾吞没了这条道路。

    察觉到森林夜晚的水雾,霍法眯起双眼,他抬起魔杖。

    魔杖银色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道路,霍法看到自己脚边潮湿的小径周围,长满了青苔和五颜六色的细小菌类。一些不知名的荧光小虫飞舞在黑暗之中,听见霍法的声音,它们纷纷散开。

    沿着路没走多远,一颗双人合抱的大树,再度出现在道路中央,牢牢挡住了霍法前进的方向。

    “靠!”

    眼见去路再度被堵上,一丝不耐涌上霍法心头。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是让自己来禁林找猎场看守么?为什么道路不是分叉就是被堵,这猎场看守是不是头脑有毛病。

    在霍法印象中,这一代霍格沃茨的教工都挺正常的,怎么会干出这种无厘头的事情。

    他有些恼火地走到中间那颗树的旁边,试图从侧面绕过去。

    可走到树边之后,他又看到树上刻着三副一模一样的刻印。

    一座闪电闪耀下的塔楼。

    一个端着天平的长袍女人。

    一个倒着吊在树上的怪人。

    霍法不耐的表情逐渐冷了下来。事情变得有些不正常。

    一种被窥探的感觉若隐若现的传来,周围那些飞舞的荧光虫类缓缓向霍法飘了过来,数量开始变多。

    他抽出魔杖,缓缓地开始后退,想要回到出口再说。

    可刚后退一步,却发现自己的脚动不了了。低头一看,地上一只黑色干枯的手掌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霍法汗毛炸起。

    他猛然发力,一脚踹开了那勾住自己的手掌,扭头往来路狂奔而回。

    这一下。

    雾气更浓。

    啦~啦~啦~

    周围响起了莫名的轻声笑语。

    霍法转头一看,地面那些长在潮腐阴暗之处的细小蘑菇们突然膨胀起来,如寄生虫一样密密麻麻地包裹了树干和地面。

    蘑菇越来越大后,有些花纹还从中间裂开,继续分裂,蘑菇上的花纹就像一张张小脸,有的在笑,有的凶狠,有的则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

    它们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霍法心惊肉跳,未知的变化超出了他的预计,陡然而至的危机让他冷汗直冒,他只能强行冷静了下来。

    他换了一个方向,重新开始跑路。

    没跑几步,地面那些膨胀的蘑菇啪啪啪地全部炸裂开,黏液四射中,无数的黑手从中间密密麻麻地伸了出来,牢牢地把霍法按住。空中那些萤火飞虫吸附在霍法的脸上,试图从他的皮肤内钻进去。

    霍法毫不迟疑地进入了幽灵漫步状态。

    他一瞬间脱离了物质世界,进入了只有灰白二色的阴影世界。

    但周围的黑手并没有消失,它们反而愈发蓬勃地从地上生长了出来。而且,在阴影世界的视角下,整个树林都变了样子,仿佛一个活动的生物一般不断蠕动。

    黑手抓住了阴影中的霍法,蘑菇依然牢牢地盯着他,无数虫类钻入了他的脸颊,让他的模样怪诞狰狞。

    该死!

    霍法脑袋转得飞快。

    脱离物质世界依然没有离开这诡异的魔法,看来这并不是针对肉体的法术,而是针对精神的魔法。

    想明白了这一点,霍法表情十分凝重。

    他没有再浪费魔力,当即退出了幽灵漫步。

    黑手几乎要将霍法淹没,它们将霍法一点点地拖入地下,彼此间还发出兴奋的古怪交谈声。

    霍法闭上了眼睛,一边全力运行着冥想法,纯化着自己的精神。一边急速地思考对策。

    魔法中牵涉到幻觉,可以影响精神的法术大多和黑魔法有关,这一点格兰芬多院的梅乐思教授上课时曾经讲过。

    它可能是防御术,也可能是纯粹的黑魔法,两者只有一线之隔。

    这里离霍格沃茨城堡只有几百米不到,霍法不相信有人可以在这里布下高深的黑魔法,所以一定是某种古怪的防御术.......

    冥想法全力运转之下,霍法的精神开始从单纯变得锐利,周围的景色和黑手开始模糊,有些抓住霍法的手臂甚至开始惨叫,冒出白烟。

    仿佛它们抓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烙铁。

    吸附在霍法身上的虫类噼里啪啦地爆开。

    但霍法的反抗并没有让它们退缩,无数黑手海潮一样从黑暗的地下涌出,淹没了霍法。

    霍法闭着眼,精神如蛛网一般辐射开来,每一丝精神之触都化作了一把钢针,每一根钢针都穿透了一只黑手或怪虫。

    整个精神世界变成了一个战场。

    他和未知魔法的战场。

    就在战况迅速变的焦灼不下,不分胜负之际。

    一股大力从未知的地方传来,一个男人伸出手,穿过了虚幻和现实的边界,握住霍法的肩膀,硬生生的把霍法从那群黑手的掌控中拉了出来。

    嘶!

    这一下如同睡着之后从床边掉下。

    霍法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整个人晃荡了两下。

    他彻底清醒了过来。蘑菇,黑手,蠕动的森林,飞舞的怪虫,全都消失不见。

    天依旧淅沥沥地下着冰冷的小雨,他现在正站在禁林入口的一颗老橡树之前,脸都快贴树干上去了,面前的正是那幅闪电击中塔楼的刻图。

    霍法脸色苍白,手指有些冰凉。

    他意识走了那么远,身体竟一步未动。

    自己什么时候陷入的幻境之中的,霍法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你来早了。”

    身边传来一道沙哑却平稳的声音。

    “说好的五点半,你干嘛提前过来?”

    霍法转头一看,他看到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这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独眼老头,他抱着胳膊,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