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十分六合官网 > 30,影响

30,影响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天,霍法是被爪子挠醒的。

    他今天没有昨天起得那么容易了,昨天他连续透支两次魔力,实在是太过疲惫。

    刚睁开眼,霍法就看到因铎变身的银獾在使劲地推自己。

    因铎小声说:“再不起来我就快饿死了。”

    霍法先是愣了一秒,看着天花板,再看看身边的獾。还没有从床气和梦境中回过神来。

    随后,他惊坐而起。

    “你他娘的为什么还在这里?”

    话音刚落,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扭头看向四周。好在此刻已接近中午,宿舍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了。

    因铎:“我饿。”

    他这么一说霍法也觉得自己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才想起来昨天自己经历了人生中最跌宕起伏的一天,然而却没有吃饭。

    “饿......饿我们去吃午......等一下!”

    霍法突然掀开被子跳下床,直接拎着獾脑袋就来到了拉文克劳的窗户外,把它放在了三百多米的高空。

    狂风呼的一下把它吹着晃荡了两下。

    因铎一愣,然后往身下一看,惨嚎起来:“你干嘛!谋杀啊!!!”

    霍法叉腰指着獾骂道:“你不是说天一亮就走么?你不是说我早上起来肯定看不到你么?你嘴里还能不能有句实话?”

    “你...你放开,我...我恐高!”

    霍法:“你在骗我。”

    高空中,因铎抓狂的用爪子挠了挠头:

    “你那群舍友太闹腾了,早上起来跑来跑去的,根本就没停过,我压根就不敢从你被子里出来。”

    霍法阴沉着脸,把獾拎进了窗户,扔在地上:“可他们现在不在了。”

    因铎掉在了地上,瑟缩在了墙角。

    “我饿......喂,你这臭小子,有朋友来了都不请吃顿饭的就往外赶么?”

    霍法深吸一口气,“呵呵,我还没见过死皮赖脸要留在别人家吃饭的。”

    话虽这么说,但他依旧把因铎抱了起来,塞到了怀里,换衣服洗漱下楼了。现在不比夜晚,他不敢把因铎放在肩膀上,于是就把他塞在了胸前的校袍里。

    今天是周日,霍法走到了公共休息室,只见一年级新生们聚在公共休息室说说笑笑,有几个高年级男生罕见的在休息室举着魔杖,控制着两本书在天空决斗撕咬。

    周围一群新生纷纷拍手叫好。

    因铎从霍法怀中探出脑袋:“这就是你的同学么?还真是有年轻活力啊,偏偏是你,怎么一副得过且过的老年人.......”

    霍法被他突然冒出来吓了一跳,赶紧用魔杖敲了他一下:“闭嘴,谁让你说话的,吃完饭就赶紧给我滚蛋。”

    眼见人群中米兰达的目光往自己这里飘了过来,霍法匆匆推开休息室的门,往礼堂走去。

    现在,如何优雅而不失体面地摆脱这只妖精,成了霍法亟待解决的问题。

    这货并没有小矮星彼得的卧底精神,可以十几年如一日地保持沉默,他看见什么热闹都想凑一凑,看见什么都忍不住评头论足一番。

    他很担心如果被人发现自己有一只会说话的獾,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更担心自己偷偷跑去霍格莫德的事情暴露。

    他有感觉,昨天那件事,引发的关注不会小。

    ……

    ……

    中午的礼堂餐厅,家养小精灵做的食物刚出现在餐盘里。因铎就饿死鬼投胎的一样,想窜出去吃饭。霍法连续用魔杖敲了他脑袋好几下,才让他冷静了下来。

    米兰达一看见霍法,便好奇问道:“你昨天去哪儿了,一天都没见着?”

    这个问题霍法早就想好了。他说:“我在学校迷路了,有几个走廊变来变去,我愣是一天没转出来,等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米兰达恍然大悟:“原来是魔法走廊,走不过去你可以直接跳,霍格沃茨不会让学生摔死的。”

    霍法干笑两声,两人随意聊了两句。

    这时候,礼堂一角的一扇天窗开了。一群猫头鹰飞了进来。这些猫头鹰围着餐桌飞来飞去,直到找到各自的主人,把信件或包裹扔到他们腿上。

    猫头鹰都是早上或者中午来,霍法没有猫头鹰,他也不认为会有人送信给自己。

    米兰达有自己的猫头鹰,她的猫头鹰是一只栗色的斑点枭。非常漂亮,在它的脑门上有星星点点的蓝白色斑点。

    一份报纸落在了米兰达面前。是预言家日报。

    霍法也没钱订阅报纸,他穷。那玩意一个月要付10个银可西,几个月就是一个金加隆。

    送完信后,猫头鹰纷纷在主人那里讨要食物,米兰达的猫头鹰很淑女的张开嘴巴,米兰达喂给了它一片果酱吐司。

    霍法一直觉得宠物有时候和主人很像,比如说阿格莱亚。

    她的白色猫头鹰和它的主人一样自我,送完东西后,它直接把脑袋插进了公共坚果碟里,嘎吱嘎吱地咬了起来。

    趁着猫头鹰到来产生的混乱,霍法赶紧把因铎放在了桌子上。

    因铎饿坏了,在餐桌上连续抓了好几个鸡腿塞进了嘴里,腮帮子鼓的老大。

    米兰达正在拆报纸,突然看见桌上多了一只獾,顿时玩心大起。

    “霍法,你在哪儿买了一只獾?这东西很少有人养的啊。”

    养獾?

    顿时,拉文克劳的同学全都瞧了过来。

    连隔壁桌的赫奇帕奇们都好奇地围了上来。嘴里嚷嚷着:“好奇特的獾,银黑色的!”

    “哇,真的好可爱。”

    “你看它身上的花纹,像不像一件西服。”

    赫奇帕奇学院的标志就是獾,他们对这种动物非常敏感。

    霍法惊了,他赶紧把胡吃海喝的因铎重新塞回衣服里。陪笑道:“我捡的……在黑湖旁捡的。”

    “哇!你好幸运。”

    几个赫奇帕奇的女生顿时眼冒小星星。

    “我可以摸摸它么?”

    还没等霍法说话,几只白嫩嫩的小手就伸向了霍法怀中,摸起了因铎的脑袋。

    因铎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霍法只好强行拽着它的尾巴把它往下拉,这个蠢货,知不知道被识破的后果.......

    “等一等!”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赫奇帕奇的女生一愣,纷纷扭头。

    只见一个肩膀上站着猫头鹰的女孩缓缓分开人群走了过来,高傲似女王,正是阿格莱亚。

    阿格莱亚眯着蓝眼睛,刻薄的问道:“黑湖边捡来的獾,哼!捡来的獾为什么戴着耳环,巴赫,你是不是偷了别人的宠物?”

    糟糕!又是她!又是她?

    这家伙眼睛到底是有多尖?而且她不惜以最恶毒的思想来揣测自己。如果被她知道了这只獾的真实身份,她铁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地先举报一通再说。

    不用霍法多说,因铎的脑袋便往他衣服里一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霍法按着因铎,外强中干道:“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我偷了?”

    “哼!如果不是偷的,你为什么要在猫头鹰来的时候才敢把它放出来。”

    霍法:“你......!”

    “我什么我?要不是偷的,你又怎么会把它按在怀里不让它出来。”

    霍法要疯,他终于知道什么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此人简直是剧毒。阴魂不散加附骨之蛆,甩又甩不掉。不理还不行。简直和前世的网络喷子没什么区别。

    他起身就要走,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阿格莱亚对旁边人说,“看,被我猜中了,他心虚了。”

    面对她的咄咄逼人,霍法咬牙切齿一转身……

    可在一场冲突即将爆发之际,突然,一旁看报的米兰达惊呼出声。

    “我的天,你们快来看,昨晚霍格莫德村闯入了黑巫师,并且在霍格莫德使用了剧毒迷雾。”

    黑巫师?

    这个消息可比一只獾要震撼太多,所有人都纷纷围向了米兰达。阿格莱亚的注意力也被分散了。

    霍法松了口气。

    米兰达接着说:“47人昏迷,有2人因为吸入过多毒气,在送去圣芒戈魔法医院后不治身亡,其中有一人还是两把扫帚的老板!”

    周围的学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面色苍白。

    礼堂的其他桌上,各个年级收到预言家日报的学生全都看到了这一则消息。

    米兰达震惊地翻了一页报纸。

    “其余45人全部陷入了重度昏迷状态,魔法部在事故现场找到了大量的战斗痕迹,并且发现了一只蜷翼魔的尸体,初步判定该行为是德国黑巫师施密特.鲁特罗夫所犯。

    鲁特罗夫于1901年因随意圈养危险生物被德姆斯特朗开除,曾经在罗马尼亚杀死大量麻瓜,拥有大量神奇生物,极度危险!

    英国魔法部部长——赫克特.福利发出强烈抗议。法律执行司现已经派出大量傲罗封锁了霍格莫德村,并且发布了A级危险通缉令。”

    米兰达读完消息,人群骇然。

    沉寂了几秒之后,礼堂里爆发出激烈的争论。

    “为什么会有德国的黑巫师来霍格莫德?”

    “魔法部的人都是瞎子么?”

    “福利那个老窝囊废,只会抗议么?”

    “迟早让他滚下台!”

    ……

    “等一等!”阿格莱亚突然打断了争论的人群。

    “你是说,魔法部在现场找到了大量的争斗痕迹?”

    米兰达点点头:“没错,但是没有发现争斗的双方。”

    阿格莱亚:“有人向魔法部报过案么?”

    米兰达:“没有,发现这件事的是清晨去霍格莫德送货的商队。”

    “这里面有问题。”

    阿格莱亚断然说道。

    拉文克劳桌的学生都看了过来。

    阿格莱亚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她翘起二郎腿侃侃而谈。

    “任何事情发生都要讲究一个原因,为什么黑巫师会来霍格莫德,为什么他们在霍格莫德发生冲突,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没有人主动向魔法部报案。”

    “我是说,如果我们正常人遇到黑巫师会怎么做,肯定是逃跑,然后报备魔法部。”

    米兰达立刻反驳:“也许是受害者已经被抓走了。”

    “不可能!”阿格莱亚嗤笑,“你没看报纸上说的么?激烈争斗的痕迹,并且有一只蜷翼魔被杀。如果只看表象的话,应该是双方势均力敌,从结果上来看,还是黑巫师受损较大。”

    米兰达不说话了,一群拉文克劳和旁边的赫奇帕奇都围了过来,甚至连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都有人站了过来,仔细地听着阿格莱亚的分析。

    阿格莱亚竖起两根手指。

    “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是参与争斗的另一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二是参与争斗的双方都不是英国巫师界的人,所以他们都不在乎。”

    “但地点发生在霍格莫德,所以我认为第一种可能性发生的原因更大。

    至于什么人在霍格莫德,却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一,逃犯,二,黑巫师,三,低年级学生......当然,低年级学生首先排除,这不可能。

    所以说,这很可能是一次黑吃黑事件,这是一场英国黑巫师和国外黑巫师之间的较量……而且,英国的这个巫师可能更加危险。.”

    周围的学生愣了几秒,随后再度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争论的内容转到了那个黑巫师的身份,他们列举了种种可能性,把英国现存的所有犯罪巫师都说了出来。随后,格兰芬多的学生又莫名开始借题发挥,激烈地抨击斯莱特林,因为他们认为这件事铁定又是一个斯莱特林干出来的。

    而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则激烈反驳,他们认为,能和施密特.鲁特洛夫战斗并且不落下风,这样的人,就算是他们学院毕业的,那也是他们的骄傲……

    当然,谁也没注意,他们争吵谈论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悄悄溜出门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