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三百一十六章 代课教师亚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代课教师亚索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亚索神清气爽的起床去学校上班。

    按理来说,昨天晚上教训富岳,一直到了凌晨两点,自己应该很困倦才是。

    但实际上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

    亚索想了想,应该是喷人一时爽,一直喷人一直爽的原因。

    富岳这个家伙年龄不大,心机倒是不小,居然一直负隅顽抗,拒不承认变态行为。

    最后还是亚索拿出了终极手段,全网封锁富岳的账号IP,这才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坦陈了自己是个变态的事实。

    说句实话,富岳这家伙确实很有做变态的潜质。

    “凶眼富岳”嘛,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富岳的眼神也越来越凶恶起来。

    就他那对眼睛,拉去黑水影业去演个流氓变态,连环杀手什么的,完全不用化妆。

    总之,经过一番敲打之后,亚索肯定,富岳肯定不敢做出什么变态行为了,于是高高兴兴的上学去。

    走到忍者学校,亚索两只脚自然而然地朝教室走去。

    走到一半,亚索才想起来,如今鸟枪换炮,自己可不是学生了,这才掉头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亚索的办公室布置的很气派,真皮沙发,红木家具,酒柜上放着各种名酒。

    唯一让人有些不顺心的,就是大部分家具上面,都有一个小小的团扇标志,看着很碍眼。

    不用怀疑,这些都是宇智波的孩子们,自发自主的从家里带过来的,亚索校长绝对没有任何威逼利诱。

    在办公室猫了还没一刻钟,志村雄一便出现了。

    此时的志村雄一,手里捧着厚厚的讲义,额角上满是汗珠。

    “亚索校长,小野老师生病了,其他的老师都有课程,能不能请你代一天课?”

    “哈?”

    亚索窝在沙发里面,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代课?我?”

    “我知道这为难校长大人了,毕竟您从来没有过教学经验……”

    志村雄一大概也是急着要去上课,语速很快:“不过你放心,作为一名上忍,只要按照大纲随便讲点什么,学生一定都会受益匪浅的。”

    既然都这么说了,亚索还能怎么办,只好硬着头皮接过了这个差事。

    志村雄一告诉了亚索班级号,并丢给他学生花名册和课程大纲,自己就匆匆忙忙跑路了。

    不是水门和玖辛奈的班级,也不是罗砂的班级,亚索顿时兴趣就小了一半。

    毕竟这三个小鬼是自己以后的学生,虽然第三个只是凑数的,不过他确实也有旁人难以企及的才华。

    ……

    “哟,同学们,早上好呀!”

    亚索走到班级门口推门而入,朝着可爱的学生们招了招手。

    然后他便发现整个班里鸦雀无声,所有的学生都用惊恐地眼神看向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被富岳传染了?从桃花帅眼变成了凶眼?”

    亚索百思不得其解,伸手挠了挠后脑勺。

    “这是?”

    亚索从后脑勺上拔下来了一枚苦无。

    显然这枚苦无是刚才推门的时候,从门框上落下来插在亚索后脑勺上的。

    “这是谁干的?”

    亚索很生气,居然有熊孩子做这种事情。

    用黑板擦也就算了,居然用苦无,万一是别的老师,岂不是死翘翘了?

    更加可气的是,这个孩子居然还对自己有敌意,一个小学生居然对校长大人产生敌意,这像话吗?

    “对不起,不过我本意不是这样的……我真的没想到,居然会有正式的忍者躲不开这样的陷阱……”

    说话的是一个双颊有着犬冢一族标志性油彩,头发成刺猬状的女孩子。

    “什么叫躲不开?本校长怎么会躲不开,我只是不屑去躲罢了,还有,这个凶器我先没收了。”

    亚索把苦无收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已经从数据化模式中退了出来。

    这说明这个犬冢一族的女生对自己的敌意并不浓烈,现在已经消散了。

    确切的讲,女人的敌意嘛,就是这样。

    一会有,一会没有,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刻的想法,亚索称之为“薛定谔的敌意”。

    这种敌意是最可怕的,因此亚索果断的没收了作案工具。

    犬冢一族虽然不是大族,但它的族人,也不会像是当年自来也、大蛇丸、迈特戴那样,对每一样忍具都宝贝得不得了。

    苦无没收了也就没收了,犬冢女生毫不在意,她一脸不爽的想要坐回位置。

    “谁让你坐回去的?”

    亚索把脸一板,道:“我可是学校的校长,你作为学生对我进行攻击,必须受到处分,你给我出来,绕操场跑二十圈。”

    忍校的操场一圈四百米,二十圈就是八千米。

    这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即便有了一定体术基础,也并不是一个短距离了。

    本来亚索以为这个明显处于叛逆期的女孩会抗拒,没想到她一言不发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径直向操场走去。

    路过亚索的时候,这个才到亚索腰部的小女孩,居然还貌似凶狠的瞪了亚索一眼。

    这让亚索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晓得究竟为什么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屁孩会这么讨厌自己。

    不过亚索也没管她,看着这个小女孩开始在操场上跑圈。

    亚索估摸着,忍者世界应该不存在体罚学生造成学生猝死,无良校长惨遭刑拘的可能,也就不以为意了。

    接着,他把注意力放回了教室里。

    此时的教室有些嘈杂,不少学生都在窃窃私语。

    “鹿久,你不是说,对方是上忍,这种小把戏根本不会中招的吗?我怎么感觉苦无确实插在他头上了啊?”

    “过程稍微有点出入,结果不是一样的吗,这个老师很聪明,这样比躲开少了很多麻烦事……”

    “这倒也是,他的发型和你们奈良家很像,说不定真的只是懒得躲开而已。”

    ……

    亚索这才注意到,一个金发小帅哥,一个死鱼眼凤梨头,一个偷吃零食的胖子,经典的三人组出现在了自己班级里。

    拿起花名册开始点名,亚索果然见到了熟悉的那几个名字。

    山中亥一、奈良鹿久、秋道丁座,老一辈的猪鹿蝶都在自己的班里。

    亚索念过一个又一个名字,忽然发现宇智波美琴居然也在这个班上。

    “宇智波美琴?”

    “宇智波美琴?”

    亚索念了两遍她的名字,却始终没有见到有人应答,只好在名册上画了一个叉。

    “犬冢爪?”

    “犬冢爪?”

    亚索又念到了一个名字,没人答到。

    不过这次很快有别的同学举手解释道:“报告校长,犬冢爪就是那个在跑圈的女生。”

    原来是犬冢牙的严厉老妈么?

    亚索看着窗户外那个四足着地,在操场上狂奔着的小姑娘,陷入了沉思。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