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网游动漫 >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 第八十四章 渐近的危险

第八十四章 渐近的危险

作者:烧卖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最新章节!

    水之国,雾隐村,水影办公室。

    “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

    三代目水影面沉如墨,将手中的文件丢在了眼前一个高大身影的前面。

    这个人面孔看上去颇为年轻,但身高超过两米,体型肥胖,脸上涂满油彩,嘴中长着尖锐的鲨鱼般的牙齿,橙色的长发一直拖到腰间,给人的感觉十分凶恶。

    他叫做西瓜山河豚鬼,虽然只有十多岁,但已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上忍了,同时他也是雾忍忍刀七人众中鲛肌的使用者,以残忍的性格闻名。

    西瓜山河豚鬼将文件捡了起来,随手翻开,里面是关于木叶最新的情报。

    将情报看完,西瓜山河豚鬼肥胖的面孔上浮现了恼怒之色:“该死的,这帮蠢货居然犯了这种失误,我一定要亲手处理掉他们。”

    “你知不知道,因为沉船事件,村子受到了大名府多大的压力,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质疑的声音到处都是,明年村子的军费至少会被克扣三分之一。”

    “而且,我们布置在西面岛屿上的哨所在前段时间被人摧毁了十多处,这很可能就是漩涡一族的报复。”

    西瓜山河豚鬼毕竟是雾隐村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三代目水影也不想把话说的太重:

    “我并不责怪你的安排,如果能够成功击杀千手柱间的后人,对于破坏涡之国与木叶的盟友关系将有很大的作用,这对于我们雾忍来说,是付出再大代价也能接受的事情,可是......错就错在,你居然失败了。”

    西瓜山河豚鬼砰的将鲛肌扛起,转身离开:“我的水影大人,你安心吧,我会亲自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

    ........

    电影《巴黎圣母院》改编自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的同名巨著,讲述了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与吉普赛姑娘埃斯梅拉达之间奇特的爱情故事。

    在前世,这几乎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有无数个儿童读物、动画片、电影的版本,亚索的记忆很深刻。

    之所以挑选这个题材,除了看料做菜的原因外,还有一个简单的原因。

    在学生时代,初看《火影》的时候,亚索最喜欢的角色就是那个单纯善良,却被周围人当做怪物对待的吊车尾鸣人。

    后来得知鸣人的父亲居然是亲手封印了九尾的大英雄——四代火影的时候,亚索更是对此愤愤不平。

    当然,随着之后什么六道亲爹,阿修罗转世之类设定的出现,一层层金装加身,吊车尾摇身一变成了真太子,励志鸡汤也成了毒鸡汤,亚索对于这位外挂玩家反而无感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亚索始终觉得木叶也好,砂隐也好,忍界的大众对于“怪物”或者说异类的包容心实在太低了一些。

    还好自己是潇洒帅气的亚索玩家,万一自己当时选的是塔姆呢?亚索不敢想象那种可怕的景象。

    总之,亚索希望通过这部片子改变些什么。

    当然,美丽女郎、英俊军官、钟楼怪人的三角恋,故事本身也是很吸引人的。

    至少这帮一年以前只听过战国时代那些老掉牙故事的孩子们,看完剧本已是泪流满面。

    “呜呜呜......该死的亚索,你为什么要给夕绘安排这么悲伤的结局......呜呜呜,为什么夕绘不能和塔姆在一起.......塔姆?等等?“

    纲手死死的拽着小手帕,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从手指缝中流出。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用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亚索:“那个敲钟的塔姆,不会就是我认识的这个塔姆吧?”

    亚索笑着点了点头,道:“猜对了,聪明美丽的夕绘小姐!”

    纲手猛的将手帕丢了过去:“去死,我才不要和塔姆谈恋爱呢!”

    亚索敏捷的躲开了这块满是鼻腔分泌物的手帕,摇头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可以换一个女主角的,其实忍者拍戏很方便的,我们可以让大蛇丸女装.......”

    “不要,你可是答应过了的,我要做女主角,既然大蛇丸可以女装,你也可以用变身术变成塔姆啊,你的变身术那么强,只要在关键的几幕......”

    纲手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小脸变得红扑扑的。

    ......

    团藏原本觉得,这个所谓的电影不过是一群小鬼的胡闹,之所以选择参与,无非只是为了得到限定卡包而已。

    不过此时的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么认真。

    团藏对着镜子,仔细的修剪了发际线和鬓角,使得它们看上去符合带发修行的僧侣发式,然后试着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

    团藏走出屋子的时候,双手微微挽着,戴着一副圆框的老花眼镜,身上穿着浆洗得发白的僧袍,脸庞上干枯的皱纹让他看起来愈发的老迈,整个人显示出一种出尘气质。

    然而在那副眼镜下面,那双浑浊的眼睛中,隐隐的却能看到一种名为欲望的东西。

    “像,实在太像了!”

    “这就是我想要的海空法师!”

    亚索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混合着两种完全相悖气质的“僧人”,亚索几乎都要怀疑,这位司马藏老伯真的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多面人了。

    这时候,亚索终于放下心来,海空法师这个影片中戏份不算最多,但是表演难度绝对是最大的角色,看来已经塑造成功了一半了。

    ......

    由于卑留呼还不能完全理解摄影的目的,更不会远景、近景的选择,因此除了导演外,亚索目前还兼任着摄影的工作,卑留呼则跟在亚索后面学习。

    亚索其实也是第一次抗起摄影机,但是多少在心中有些概念,他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达到微电影的水准就可以。

    不过,相较于票友自己鼓捣的微电影,由忍者来担任摄像的效果好得出奇。

    首先是稳定性,亚索再是吊车尾,对身体的控制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拍摄的镜头比非常的稳定,几乎不会晃动。

    其次是镜头的丰富性,在亚索看来,忍者简直是天生的摄像师,完全就是一个人肉摇杆,无论多么复杂的场景,总能方便的找到好的角度。

    作为门外汉,亚索不太懂分景拍摄的流程,而且这些菜鸟演员也不适合采用这么高难度的拍摄手法,因此只能按照故事的主线按步就班的拍摄。

    好在故事的开头几乎都发生在浅草寺中,是表面上悲天悯人,背地里贪财好色的海空法师,和相貌丑陋,但是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塔姆之间的对手戏。

    演戏这种事情,老戏骨是可以将新人带进剧情里的,而塔姆和司马藏显然起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于是在众人敬佩的眼神中,一人一蛤在这座古老的寺庙中,开始了飙戏之旅。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