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网游动漫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十九章 关爱托儿索基金

第十九章 关爱托儿索基金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最新章节!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亚索他们也该启程回木叶了。

    自来也倒是想在王都继续采风,可是在大蛇丸的查克拉针下屈服了。

    在离开前,三人向大名道别。

    “不多呆几天吗?”

    虽然时间不长,但纲手已经和三人组混熟了,平时她身边只有红绳一个同龄人,其实还是非常孤单的,只能依靠赌博解闷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不了,纲手同学,有机会再见吧。”亚索笑着答道。

    “说不定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看着眨着眼睛,一脸神秘的纲手,亚索心里知道了她的意思。

    看来下个学期纲手就会插班进木叶忍校了吧。

    倒是自来也哼哼唧唧的道:“暴力女,明年暑假有机会的话我们再来王都找你,到时候让你看看本大爷的进步,我们木叶的忍者可不是你这样娇生惯养的小鬼可以比拟的!”

    随着混熟之后,纲手的本性就逐渐暴露出来了,而经常做一些让人捂额事情的自来也,也被纲手揍了好几次。

    虽然反抗过,但都失败了,自来也决心在明年一定要找回场子。

    纲手挥了挥小拳头,恶狠狠地道:“你这个笨蛋就是一百年也不会赶上我的!”

    ......

    大名已经可以拄着拐杖下床走路了,这简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惊爆了包括转寝小春在内所有医疗忍者的眼球。

    人生阅历不是一般丰富的大名隐隐觉得,自己能那么快康复一定和旗木家的传家宝珠有关。

    这下子人情可欠大了。

    亚索说过,这颗绿色宝珠是旗木一族的长着佩戴的,看来确实有其独特的功效的。

    不过奇怪的是,旗木一族好像并不以长寿著称啊,甚至可以说,在大名的印象里,旗木一族好像都是短命鬼来着......

    或许此宝与我有缘吧!

    大名这么想着,便愈发的对亚索感激起来。

    “亚索小友,之前想送点小东西让你留个纪念,可是一直没能如愿,今天你拿上这个,算是老头子的一点心意。”

    看到大名手中的东西,纲手惊讶的叫道:“这是外公你最喜欢的竖笛!是外婆家族的信物呢,你可是一直都是贴身保管,不给我碰呢。”

    大名摸着纲手的脑袋,好笑的说:“如果不是外公随身带着,估计早就给你卖了去赌钱了,外公老了,气息不足了,已经吹不动这只萧了,送给亚索小友最好不过。”

    看着手中大名递给自己的一只不知是笛子还是萧的东西,亚索挠了挠头,“大名爷爷,我对音乐不是很在行啊,能不能换个十万八万......”

    但是亚索话还没说完,身体却仿佛不受控制似的。不由自主的拿起了竖笛。

    久远的记忆从脑海中慢慢浮现出来,好像已经完成过千百遍般熟练,亚索将竖笛放在嘴边。

    “吾虽浪迹天涯,却未迷失本心。”

    “宁日安在,无人能云。”

    一阵悠扬的笛声从竖笛中飘了出来,仿佛久远的跫音,绕梁而行。

    这笛声......

    大名听着这悠扬的旋律,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了。

    一曲闭,大名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纲手摇着他的手,他才从沉醉的记忆中醒来,自嘲的笑了笑:“是老头子失态了。”

    “臭亚索,你这个骗子,你这叫对音乐不在行啊?当我是聋子吗,明明那么好听的!”纲手气鼓鼓的对着亚索责难道。

    亚索看着纲手的小脸,深沉地说道:“吾之荣耀,离别已久。”

    纲手:“???”

    ......

    就像吹箫的感觉融入在了亚索的血液中,装遁也已经镌刻在亚索的骨髓里了,一不留神就用了出来,完全只是本能反应。

    吹过一曲《鹿之远音》后,亚索觉得自己这几日来的浮躁一扫而空,整个人都变得空灵了许多,尘世间的肮脏,人与人的尔虞我诈,金钱的腐朽,欲望的堕落,凡此种种都远离了自己,脱离了低级趣味后,亚索觉得自己变得更加高尚纯粹了。

    “那么亚索小友,接下来就是你治愈老头子我的酬劳了,200万元,你觉得怎么样?”

    “可以现金吗?”

    去他的的高尚,正义,好个冠冕堂皇之词!

    两百万啊!

    真不愧是一国大名,出手就是阔绰啊,能赶得上两次S级任务了。

    其实想想,拯救性命垂危的最强国家的大名的生命,这样的任务如果公布,那也一定是超S级任务,这样的酬劳并不算过分。

    “现金?”

    大名皱了皱偶眉头,摇头道:“亚索小友,两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样一笔巨款,你确定要随身携带吗?”

    亚索很想说没关系,我身体有一个吃钞票不吐骨头的狗大户,你给再多钱我也能带走。

    但是从现实角度来说,三个孩子带着几百万元出远门,实在太不现实。

    而且大名府并不是什么绝对隐秘的地方,如果让有心人知道了这个情报,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把钱拿去充值了,一定会出手抢劫自己的,确实非常危险。

    见亚索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大名笑着说:“其实就算是大名府,筹集这笔钱也需要一点时间,毕竟忍者大战可还结束不久,火之国境内到处都要用钱。”

    “等钱筹集好了,我会让专门的卫队送到木叶的旗木族地,交给你们族长的。”

    听到大名这么说,亚索小脸便垮了下来,看来大名是还不清楚,当年那个人丁就不算兴旺的小家族,如今已经只剩小猫两三只了,而旗木族长正是亚索年幼的大哥。

    不管怎么看,这笔钱到了朔茂手上都是一个麻烦事。

    无论是解释医疗忍术来源,还是解释那个“家传宝珠”的来历,想想都让人头疼。

    想来惠子也好,朔茂也好,黑是不可能黑掉自己这笔钱的,但是想要自由支配就很困难了。

    恐怕自己又要回到多年前的那个不忍想起的状态:

    “妈咪,请给我一百九十九元钱买学习资料,什么新年限定皮肤之类的,我完全不知道!”

    .......

    摇了摇头把这些恐怖的记忆摇出脑袋,亚索甚至觉得自己的屁股又在隐隐发痛,那是久违了的鸡毛掸子的味道。

    亚索板起小脸,一本正经的道:

    “大名爷爷,我觉得像我这样一个纯洁的孩子,如果骤然得到一笔巨款,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容易让人失去努力的动力!”

    顿了顿,亚索继续一边在心中抹泪,一边口不由心的道:“实际上,我对忍术开发很有兴趣,尤其是医疗忍术研究,因此我希望您能将这笔钱成立一个关爱托儿索成长扶持基金,每个月给我三万元用以研究学习就可以了!”

    每个月三万元,正好能维持到忍校毕业,虽然有点拖发育,但总比被老妈单杀的好。

    “多好的孩子啊!”

    听了亚索的话,大名再次在心中感慨,火之国如果能再多一些这样上进的后辈,自己也可以安心的退休了。

    至于现在嘛,大名觉得自己还是再干十年看看情况吧,希望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们,能快点成长起来吧!

    ......

    与此同时,在某个阴暗屋子中自怨自艾的六十岁男子,忽然感到身上闪过一阵寒意。

    看来身子骨确实不如当年了,大夏天的都怕冷了,接着他在保温杯里又撒下了一把枸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