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 五十三章 我会后悔的,我一定会后悔的!

五十三章 我会后悔的,我一定会后悔的!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都市夜战魔法少男最新章节!

    “啊!!!”

    震颤感从脚下动摇着人的平衡神经,方然听到对面水连心惊叫了一声,然后一阵剧烈的摇晃把他从座椅上掀翻!

    砰!

    像是被巨人扔出去的力道,方然感觉自己一下子砸在后面的地面上!

    “快跑!!”

    “快出去!!!”

    不知道谁在惊呼!

    餐厅里乱成一团!它宽敞的面积,和众多的厨师侍者,此刻成为它最要命的地方,成了混乱的原因!

    “别挡住,快跑!!”

    有人不停的在哭喊!

    哗啦!哗啦!!

    碎石不断的从房顶砸下来,那原本是装饰的华丽的天花板,此刻已经成为了坠落的瓦砾,阻碍着所有人的逃生!

    轰!

    又是爆炸声响起!

    细碎的碎石、断裂的桌子,瞬间被爆炸掀飞!

    倒塌的西餐厅,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摇摇欲坠的盒子!

    轰!哗啦!哗啦!!

    强行抵住脚下地震般的摇晃感,耳边轰鸣声不断响起!

    方然摇晃着被几乎震晕的脑袋,挣扎的睁开双眼,头顶一阵疼痛,磕碰的伤口流下的血微微漫进了右眼的眼眶!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

    地震了?

    爆炸?

    为什么会有爆炸声?

    方然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沉,视野也不是很清晰,可能是刚才被掀飞出的原因!

    “是炸弹,有人在用微型炸弹对这间西餐厅进行爆破!”

    烟尘弥漫,狼藉的西餐厅,灰白色的烟尘中,一道微蓝的光芒冲了过来,正是刚才被甩飞的玲。

    然后玲也被方然此刻的样子,吓了一跳,尤其是方然那一道从头顶流过右眼的血痕。

    “我....”

    方然感觉自己头疼欲裂,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右眼,被流进眼睛里的血给吓到。

    “快跑出去!这可不是夜战,你在这被砸死了,可真就死了!”

    玲的呼喊在方然脑海里响彻!然后一股念力挡住一块砸下来的石头,又分出一股念力把方然朝着门口的方向推去!

    砰、当、当!

    一颗手雷一样的东西不止从什么地方扔进了,弹到了玲不远处!

    砰!呼!!

    火焰一下子开始蔓延!

    燃烧弹!?

    玲皱眉看着这不妙的情势,该死,什么人,这么疯狂在这种市中心发动袭击,连燃烧弹都用上了!

    想把砸不死幸存下来的人也灭掉么?

    “还不跑!在这干什么!等死么!?”

    玲看着方然竟然还站在玲推出去的那个地方,气急的对着他喊道!

    方然视线看不清前面,只能看着一片碎石掉下来砸出的烟尘!

    哗啦!砰!

    二楼上的一块巨石砰的掉了下来,巨响让方然微微清醒了一些。

    他用力的摇晃着脑袋,想甩出那股眩晕感,完全没有思考,出于本能的皱眉咬牙挣扎的说道:

    “不行,那个...女孩还在里面,我应该.对..我应该...去救她...”

    说完方然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疼痛感刺激的他狰狞的站起身躯,睁大了双眼,透过一半血红色的视线环视着整个西餐厅!

    摇晃的大厅,哭喊的人们拥挤在门口想要出去,可是碎石瓦砾却阻碍了他们的道路!

    爆炸声没停、二楼上传来窗户碎裂的声音,瓦砾不断砸下,

    整座餐厅像是摇摇欲坠的沙盒!

    灰白的烟尘灰尘之中,花了一秒多的时间方然终于找到了自己片刻之前座位的方向!

    然后他咬牙跑了过去!

    看着方然身影从身边穿过,正用全部念力全力支撑着整座餐厅的玲在数据空间里,差点维持不住自己的浮空!

    这个笨蛋,神智都不清楚了,还想着去救别人!

    你是圣母么?还是你是所谓的英雄!?

    “你这个怂货!!”

    数据空间里,玲低声咬牙轻骂道,然后她霍然的抬起头,盯住数据空间什么都没有的上空,仿佛能透过这囚禁她的监牢,她声音冰冷威严,像是女王一样下令!

    “给我停下!”

    命令生效!一股强大的念力从玲的精神中冲出!

    像是可以粘稠空气一般,念力直接凝住了整座大厅最粗的那个承重柱!

    轰隆!哗啦!

    碎石仍在掉落,但是大厅的摇晃却一下子缓解住了。

    碎石浮空,被强行按了承重柱,承重柱再次如同一个弯腰的老人一样撑起!

    数据空间里,玲紧紧的握住一团空气,不让右手松开!

    “该死!消耗比我想的还大!”

    哗啦!

    碎石仍旧哗啦哗啦的往下掉!

    方然踉跄的飞奔着,冲过一堆碎石砸起的烟尘,鲜血在他脸上,眼里干涸显得有些狰狞!

    但是方然却顾不上这些,他右手一扒,扒开一块石板,终于看到了自己刚才坐着的那片靠窗的方厅,在混乱的尖叫声中、在看不清的灰白烟尘中找到了刚才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人!

    那道身影发抖的蜷缩在一块石板下面,双手害怕的抱住自己的头,周围的爆炸和坍塌看得出来让她很害怕,让她不时的发出了哭泣还有惊叫。

    呼吸困难,但是脚还是不由自主的比方然的思考先动了起来。

    地面不再平摊,摇晃感还是存在,方然感觉自己跑在一块会动的地板上,他害怕的浑身有些发抖,但是视线强迫着自己一直盯住水连心的所在!

    卧槽,我在干什么?

    方然,快跑啊,再不跑,要被压死在这了!

    你傻了么,你哪还有功夫去救别人?

    拜托,清醒点,那姑娘和你没关系好吗?

    她可是来威胁你的,她可知道你被通缉的事!

    就算不是这样,这种时候你管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不相干的人干吗?

    虽然她很漂亮,可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种漂亮姑娘再漂亮也不是你的,你不是早就明白了么?

    那种注定属于高富帅的姑娘轮不到你去救好么?

    “回头吧,现在还能逃出去。”

    仿佛有人在和方然这么说。

    思绪纷飞,方然颤抖的脚步,双眼睁大盯住前方,却还在一步深一步浅的跑着,双手仍然扒开前方的瓦砾碎石。

    其实方然此刻怕的要死。

    他也是第一次经历‘地震’这种事,相比于在场景里的两次经历,这次的‘真实’让他怕的浑身颤抖。

    但是方然没法停下来。

    他心里退缩动摇的念头不断的升起,但是他就是没法停下来。

    因为从小,方然的爸妈就告诉过他,一个人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谆谆教育他将来一定不要为了什么钱、名利而丢掉自己的健康,去做危险的事情。

    这是他看到内脏都露出来的司艾崩溃的原因,这是他‘杀了’那些人后动摇恐惧的原因。

    这也是他现在没法停下来的原因。

    所有逃跑的千般念头浮起,但是被方然心里另一个念头挡住。

    我要是不去救她,她的命就没了。

    她最重要的东西就没了。

    那个害怕的全身发抖缩在角落里的女孩就死定了。

    方然紧紧的咬着牙,右脸流过眼睛的血痕让他看起来像是绝境里奔逃的旅人,拼了命的向前跑!

    其实方然现在脑袋还不是很清楚,刚才被冲飞的砸在地上的那一下似乎摔到了头,但是模糊的思考中,方然清晰的清楚一件事。

    如果不去救那个女孩,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会救的,过去那个渴望成为电视里帅气英雄的孩子一定会救的!

    会救的,过去那个沉默孤僻的少年一定也会救的!

    假如,在这里自己放弃的话...

    将来自己一定会对此刻见死不救的自己无比痛恨!

    我会后悔的...

    我会后悔的。

    我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我不能停。”

    方然下意识的喃喃自语,双眼仍然注视的前方,他用力的掀开碎裂的桌子,再次向前踏了一步。

    所以驱使此刻方然的并不是某种崇高的东西,只是,他的害怕,他害怕自己以后后悔、悔恨的害怕,他怕自己以后都会看不起自己。

    快了,就差几步,抓住她就可以逃跑了,方然。

    方然看着前方,心里安慰自己的想到。

    可是,就在这时。

    轰!哗啦!!!!

    一声巨大的声音响起!!

    水连心头顶,整片方厅的房顶终于坚持不住!轰然断裂,朝着地面砸了下来!!

    巨大的声音下,水连心下意识的抬头,然后看到了让她浑身失去温度的一幕!

    我要死了么?

    此刻,她心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却没有发现自己脖子上的挂坠在隐隐发光。

    而在她不远处,只剩下几步就可以接近水连心的方然也看到了那坠落的房顶,任由那块上吨重的巨石坠下,那个女孩必死无疑。

    瞳孔一下子放大!

    方然呼吸停滞的盯住了那一角房顶。

    该死!

    停下!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停下!停下!停下啊!

    方然心里一刻不停的怒骂着,却还差着几步的距离,像是骄傲的小孩子不满意自己没做到的事情,愤怒感没来由的从他心里冒出,低沉的嘶吼从方然喉咙里不顾一切的响起!

    “我他妈的叫你给我停下啊!!!!!!!!”

    千钧一发!

    银断龙牙在方然的嘶吼中出现在他的右手中,他不顾一切的左手一抓,一张牌被他朝着那坠落的房顶扔了出去!

    然后没有思考!毫不犹豫!

    狰狞很发狠在方然眼里流露,银断龙牙被他当做标枪一样拼尽全力的射了出去!

    银色的银光一闪而逝!

    半空之中!剑尖钉住了【浮牌】,穿过化作金光的卡片...

    银断龙牙化作了光芒在半空钉死了坠落的房顶!

    嗡!

    震颤传播空气!

    仅仅两秒!

    方然上千的魔能值瞬间清空!

    但是,两秒已经足够了。

    原本已经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的水连心,突然感觉有人用力的把她拉了起来,然后她感觉自己狠狠撞到了某个人的怀里,脖子上的挂坠恢复了平静。

    轰隆一声!银断龙牙消失,房顶砸落在地面,崩起烟尘!

    她抬起头,青年右边漫过眼眶的血痕,剧烈的喘息着,双眼之中残留着刚才嘶吼的近乎狰狞的一抹神采,紧盯着刚才的危机!

    其实她刚见面觉得是否找错了人,因为除了样子,气质感觉完全不同,但是她现在不这么想了。

    因为...此刻抱着她的人。

    一如那个晚上,挡在她身前的身影。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