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十分六合注册 > 残王溺宠:淘气王妃闹翻天 > 第0235章 关我何事

第0235章 关我何事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残王溺宠:淘气王妃闹翻天最新章节!

    “如今你还想跟我说这件事和你无关么?你走吧!”洛洛转脸不去看她。

    “娘娘……”灵歌立刻对着她磕头,说:“奴婢早年受过蓝将军的救命之恩,此次不过是为了报恩而已,谁曾料想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你受过他的救命之恩,关我什么事?倘若我来日报恩,却是需要付上你的命,你乐意吗?”洛洛面色不好的说道。

    她要报恩,那是她的事,可是她报恩,凭什么要自己付出惨重的代价?

    “娘娘……”灵歌也有些懊悔,她不过是向蓝将军行了一个方便,她原以为蓝将军是有什么事要单独和洛洛说,没有想到竟然是将她掳了去。

    “你走吧,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愿见到你!”洛洛没有再看灵歌一眼。

    灵歌对着洛洛拜了拜,洒泪出去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伺候在洛洛的面前了。

    灵歌的离去,让洛洛的心里也非常的难受,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开始,灵歌就陪在自己的身边,虽然她有很多事瞒着自己,她也没有太在意,人都有自己的xiǎo mì密,可是,这一次,她却再也不能容忍她!

    因为在这件事上,她出卖了自己!

    “主子,你如何知道灵歌出卖了你?”秋水看着灵歌心里有些诧异。

    “她的眼神出卖了她!她看向我的时候,眼神有内疚!”洛洛淡淡的说道。

    那天,如果没有内鬼的接应,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将她不知不觉的掳去。

    秋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主子的心思竟然细腻到了这种程度,竟然从灵歌的一个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她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自己一定要小心,切不可对她不忠。

    话说齐沉渊这边,从洛洛这里离开之后,快速的来到了凤栖宫,他没有让传信的太监前去报告,而是直接闯了进去。

    洛媛媛跪在门口处,齐沉渊走进来的时候,发现洛媛媛跪在那里没有停顿,直接走到客厅的主位上坐了下来。

    洛媛媛又面向齐沉渊这边跪了过来,说:“皇上请恕罪,臣女也不知竟然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齐沉渊听到她没有自称本宫,脸色还算是好看了一些,只不过依旧是阴森森的。

    “你果真没有想到么?”齐沉渊冷冷的问道。

    “臣女果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臣女哪里知道自己怀上了先帝的孩子,偏偏又在封后大典的时候晕倒,臣女这就去跟娘娘解释!”洛媛媛连忙说道。

    齐沉渊听到洛媛媛说她怀的是齐啸天的孩子,脸色才放下来了一点。

    “先让她静静,明日再说!”

    “皇上,这件事皆是由臣女引起,还请皇上恩准臣女前去和娘娘解释!”洛媛媛诚恳的说道。

    “明日再去!”齐沉渊回道。

    “是!”

    齐沉渊见洛媛媛也没有太过分的,也就没有刻意的刁难她,站起来离开了凤栖宫。

    洛媛媛见齐沉渊站起来离开了,脸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拿到凤印,入住凤栖宫是她的精心设计的一步棋,原本以为会泡汤,没有想到蓝天竺倒是为自己做了嫁衣。

    齐沉渊离开凤栖宫之后,来到了御书房。

    蓝天竺被李壮给带到了御书房,他看到齐沉渊的时候,恼怒的说道:“君无戏言,你身为君王,竟然说话不算数!”

    “蓝将军,朕何时说话不算数了?”

    “你说过要封可心为后的……”

    “蓝将军此话从何说起?朕何时说过要立蓝可心为后了?”齐沉渊挑眉问道。

    蓝天竺听到齐沉渊这么问自己,顿时有些愣神,将那日的前前后后给回想了一遍,这才发现,齐沉渊时候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要立蓝可心为后,一切都是自己自己为是而已。

    他的脸色渐渐的变了,说:“你跟我玩文字游戏?”

    “哪里是文字游戏?只不过蓝将军是个武将,向来没有仔细去想想而已!”齐沉渊似笑非笑的说道。

    “行,我认输!但是我不甘心!”蓝天竺心有不甘的说道。

    齐沉渊盯着蓝天竺看了一会儿,沉着的问:“蓝将军,你究竟是如何掳掠秦王妃的?”

    蓝天竺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也并不想隐瞒齐沉渊,他现在想的就是不要让自己的女儿受到的牵连,他宁愿一人承担所有的罪孽,更何况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一个人所设计的。

    “皇上想要知道什么?”

    “朕要知道事情所有的经过!”

    “我从一开始就想要让可心进宫,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好不容易有人将秦王妃的事情给煽动了起来,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从前灵歌受过我的救命之恩,我拿着救命之恩来要挟她,让她给我一个方便之门!灵歌起先不愿意,但是我用谎话骗她说有话要跟秦王妃说,灵歌才用计转移了千秋的注意力,我趁机将娘娘掳走!”

    “你信口胡言!”李壮听到蓝天竺把事情都牵扯到灵歌的身上,立刻恼怒的说道。

    “如果皇上不信,可以把灵歌叫过来问问。”

    齐沉渊转头看了看李壮,李壮知道自己心急发言,立刻垂头朝后退了退。

    齐沉渊对自己身边的太监说:“去把灵歌找过来!”

    “是!”

    那太监立刻去了,他又让李壮把蓝天竺给带到了屏风后。

    灵歌听到齐沉渊召自己,立刻赶到了御书房,到了御书房之内,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说:“皇上,奴婢有罪,请责罚!”

    “何罪之有?”齐沉渊看到灵歌进门就求责罚,脸色有些不好看。

    “奴婢出卖了自己的主人,背信弃义,改罚!”灵歌垂着头说道。

    齐沉渊听到她这么说,眉毛皱了皱,说:“到底怎么回事?”

    灵歌便将她做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跟齐沉渊都说了一遍,齐沉渊的脸色黑了又黑,他完全没有想到灵歌居然在这个时候背叛了他。

    “既然如此,自我了断吧!”齐沉渊沉声说道。

    灵歌听到齐沉渊让自己自我了断,立刻拿出了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胸口扎了下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