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都市言情 > 你曾许我一世欢喜 > 第398章一起浪迹天涯很辛苦

第398章一起浪迹天涯很辛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曾许我一世欢喜最新章节!

    泡什么温泉?现在谁还有心情泡温泉?

    但很快,这些人就一起走了,并且还把单间的门给紧紧的关闭了。

    我和徐东清对视着,他目光凶巴巴的看着我,“刚才你不觉得丢脸吗?我把你放直播上去好了?”

    “有一点……”我清了清嗓子,是觉得很尴尬。

    我眼里还有未干的泪水,他忽然朝我扑了过来,狠狠的吻住我的嘴唇,又气又恼:“你个小东西,虽然我知道你在骗我,可我怎么还是舍不得你?”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刚才的事情真是心有余悸,要不是装了个可怜,估计张墨青真的要出事。

    倒是不会要了命,但是残疾了倒是会的。徐东清发起火来,真的六亲不认,完全不顾及任何事。

    思及此,我认为徐东清依旧是吃软不吃硬。

    这会儿徐东清把我按在地上吻着我,手扯着我的衣服,我没有挣扎,也没有说任何的话。

    但却能感受到他强烈的冲动,后来他抱着我进入了温泉池子里,让我坐在他的腿上,温暖的水将我团团包裹,还有他的体温那么热。

    有些事情其实很简单,简单到默默体会就可以了。

    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身子,还是在吻我,我睁着眼睛看着他,后来眼里流露出恐惧,眼泪又渗出来,然后他忽然推开我,抓着我的发丝,一把就把我的头按在水里。

    我呛了一口水,直觉一股股的窒息来袭,大约几秒钟他把我从水里拎了出来,冷笑着问我,“你能不能认真点?”

    我摇摇头,无辜的说:“我从小就笨,很难集中注意力!所以成绩很差。”

    他气笑了,“劳资这辈子就搞不定你了?,真是有意思,那我教教你,说,你爱我。”

    “你爱我,”我喃喃的说。

    “是你要说,你爱我!”他气得说。

    “你爱我,”我又重复了一遍。

    “我爱你。”他气得吸着气,瞧着我,等着我再去重复他的话。

    我点点头,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

    “你……”这会儿他又擒着我,一把把我按在水中,这水池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浅,我被他按在水中,眼睛有些烫的刺痛,有些睁不开。

    这人擒着我,便朝着水深的区域去了,我憋着呼吸,一阵阵的窒息来袭,被他拖到水深的区域里面,随即他紧紧的抱着我,和我吻在一起。

    这样的事情,他好似从前做过。

    我也始终是惜命的,他是在吻我,擒着我不让我浮出水面,而我却紧紧的吸着他身体里仅存的空气。

    在滚烫的水里,他勾唇坏笑了一下,手指在我身上游走着,我几乎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痴痴的望着我,眼里是浓浓的化不开的爱,示意我勾住他的腰……

    我浑身瘫软无力,看到自己的长发在水中飘荡着,飘飘浮浮,勾着缠绕在他的身上。

    在我眼底的光消散之前,我猛地用出最后一抹力气推开他,身子朝后面飘去,笑了一下,滚烫的水冲进了肺里……

    我终究还是没能让他如愿以偿,他把我捞出水面,抱到地面上,狠狠的抽了我两巴掌,骂了一句:“你特么死也不和我,行,你够狠!劳资就后悔怎么没十几岁弄到你,那还有别人什么事?”

    他这两巴掌抽的我脸上火辣辣的,肺子里那些水猛地就咳了出来。

    本也没呛到多少水,他也没管我,起身去台子那边去找浴袍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这人除了身子上的伤疤以外,身材真是好。

    我忽然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正好这抹得逞的笑容被他看到了眼里,瞪了我一眼,“你给我等着啊!你等着李思恩,我能让你一直得逞就怪了!”

    “是啊,如果一辈子很长,那么你肯定是有很多机会啊。”我吸着鼻子,肺子里还是觉得很疼。

    “你少给我话里有话的,劳资能活到九十九,我只是不想对你用强,你以为你很牛X了?劝你少说几句,我现在还没太想放过你呢,正好现在也方便。”他白了我一眼。

    随即他拎过来毛巾,帮我擦拭着身子上的水,很不高兴的叨咕着:“对于你,我很肯定的说,任何美妙的事情,你肯定都不适合,你最适合直接来!”

    他帮我擦干了身子,又帮我把浴袍穿起来,拿着风筒帮我吹头发,动作很轻柔。

    风筒的噪音在我耳旁,但是我还是听到他恼火的骂,“刚才怎么没呛死你啊?你能把我气死啊!”

    我没忍住,顿时就笑起来,看着镜子里他恼火的样子,觉得很有趣。

    “笑个毛,”他气得蹙着眉,“真是拿你没办法,你瞧瞧你自己,和滚刀肉一样!”

    他这一刻,很像很像从前那个背着我从滨海市,在雨夜里走了一夜的徐东清。

    我心里猛然发酸,奇怪的又心动不已,胡乱的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转过身抱住他,嗅着他身上的水汽味,脸颊贴在他的心口,喃喃的说:“东清,我喜欢你这个样子。”

    “哪样?”他的心跳很快,还装的很镇定,“你喜欢柳下惠?”

    “不是啊,我喜欢你没有那么复杂。”我解释道,“谁是柳下惠啊?我不认识他,很帅吗?”

    说着我就踮起脚尖,想要吻他的脸颊,他还拿着风筒,忽然就朝我的脸吹了起来……

    这人咬牙切齿的说:“死开,不要碰我……”

    “碰你,就碰你。”我扯着他的搜,和他闹开了。

    “不要碰我啊,”他和我拉开距离,“现在送上门来的,我还不要呢。我喜欢自己主动!”

    “东清,你头发上有一根白色的头发,”我仰着头踮着脚,朝着他的头发看着。

    “……”

    我们俩闹了一会,后来他坐在椅子上,我盯着他的发丝看,见那根白发的发梢是黑色的,发根是白色的,好似是最近才变白了,我当即大叫:“东清你得吃黑芝麻了。”

    “外面有芝麻糖,我们去外面吧,”他无语的看着我,“再这样搞下去,我脑子都快爆了。”

    后来我们出去,徐东清非要去付钱,但是之前张墨青已经付过钱了,温泉的总经理不敢再收钱。

    徐东清脸色一冷,道:“劳资和自己的老婆洗鸳鸯浴,哪有别人付账的道理?你把之前张墨青付的钱,给大润的执行CEO靳封送过去,告诉他,以后不必给我们付账!”

    “……”我一阵蹙眉。

    我们从温泉出去的时候,外面还是人潮涌动的,街上到处都是圣诞树,一片热闹的景象。

    徐东清低头看了看腕表,又拿起电话发了个短讯。

    我踮着脚想要看他发了什么,结果他就是不让我看到,我又想到了张墨青,想到他是不是忽然又不想放过张墨青了。

    所以刚才那种轻松的感觉,忽然又都消失了。

    他发完那个短讯,便带着我朝着人最多的地方去,我一肚子紧张和疑云,前方有一个包围圈,一群人围着个大屏幕看,人挤人的,不知道那大屏幕里演着什么?

    徐东清带着我想挤开人群,可是也挤不进去,后来他让我坐在他肩膀上。

    我坐的高高的,看到里边,见那屏幕里演着动画片,画风很奇怪,一个男孩看着像大侠似得背着宝剑,和一个女孩,那女孩穿着粉色的裙子,裙子上画满了草莓,头顶也顶了个大草莓,嘴上叼着奶嘴,很像幼儿园小朋友,很可爱的样子。

    这画风真奇怪,一个是大侠,一个是现代萌系小朋友。

    男孩扯着女孩一路走,他们一路被打的像狗一样,一点都不潇洒,浪迹天涯很辛苦。

    我骑在徐东清的肩膀上,盯着画面看了很久很久,手指不由自主的抓着他的发丝,看到画面从白天慢慢的变成了黑夜。

    他被我抓着头发,恼火的说:“你给我轻点抓?这是在外面呢,你给我留点面子!”

    后来那女孩昏迷了,他背着她,无助的哭着说:“都怪我,是我没能力,都怪我之前异想天开,才让你受苦,所以将来,不管怎样,我会让你过上最好的日子。我们一辈子都欢欢喜喜的。”

    我越看越不对劲,然后画面又转了,女孩和男孩生气了,把他锁在门外,男孩就吹了个气球,和气球一起飘到空中,趴在窗子上可怜巴巴的道歉,“笨蛋,你原谅我哇!嫁给我吧?好不好?”

    那两个卡通人物画的特别萌,特别可爱。

    人群里有女孩子发出羡慕的声音,大叫着:“这么好的男朋友,好少见哦,如果是我,我一定和他浪迹天涯,他好帅,好像大侠啊!”

    “笨蛋,这又不是真的。”

    我愣愣的看着画面,画面还在进行,女孩爱上了雪山上一个特别讨人厌的冰块……

    她把头上的草莓摘下来吃掉了,然后也背起了宝剑,丢下了男孩,准备去追求冰块,男孩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满眼的绝望。

    他说:“我才是暖的软的啊!冰块有什么好的?”

    我忽然哼了一下,就从徐东清身上下来,退出了人群,白了徐东清一眼,“故事不错,很可惜他感动了所有人,就没感动喜欢的人。”

    他追着我,还以为我真的生气了,就叨叨咕咕的,“思恩啊,我想和你求婚嘛?之前都太随便了,我就想制造一点回忆,以为你会忽然心血澎湃,一阵脑子热,就答应我了?”

    哪有这样直白的人?

    估计只有他一个了吧。

    我垂着头,他拉着我的胳膊,忽然,不远处传来‘轰’的一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