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 第二十一章:简漫,我饿了

第二十一章:简漫,我饿了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最新章节!

    简漫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为什么我要退出,我能参演这个角色,是我自己的努力!”

    是她自己的努力不错,但是机会,她心里已经清楚了,是陆胤然给予的。

    女人说得理所当然,娇软的语调透着点少女时代时的蛮横,粉嫩的脸颊鼓鼓的,就像一只小动物,依稀带着年少时的娇憨模样。

    陆胤然瞥了她一眼,唇角微勾,绿灯了,踩下油门。

    简漫努努嘴,犹豫了会儿,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没有任何原委的道歉,但到底为了什么,他们彼此心中都知道。

    有因为这个宝贵的机会,也有因为,今天拍戏时的……‘报仇’。

    无论他是有意还是故意的,总之,她报了昨天沈珊珊扇她巴掌的仇。

    晚上回到家。

    简漫洗了澡后,懒洋洋地趴在床榻上玩手机,外头天气打了雷,轰隆作响的,她把窗户仔细阖上,打开暖气让室内暖洋洋的不受外面寒冽天气所影响。

    忙完这一切,外头有门铃响起,她狐疑地透过猫眼,看到一身居家服的陆胤然,脚边还跟着可怜兮兮的小葡萄。

    一怔,连忙将门开了,“额,你……”

    小葡萄浑身湿哒哒的,缩在男人裤腿边瑟瑟发抖,柔软的毛发恹恹扒拉着,瞧着快可怜的。

    简漫惊呼一声,“它怎么湿了,你不给它擦干吗?”

    被女人‘训斥’的陆胤然面色阴沉,唇角紧绷着几秒,才终于出声:“保险丝断了。”

    简漫顿了几秒,神奇的从他这五个字中,读取了全部信息。

    他给小葡萄洗完澡,吹风机吹到一半,打雷了,公寓跳闸了,保险丝断了,没电了。

    一秒钟脑补完一切画面后,简漫把小葡萄抱起来,“那我先抱小葡萄去吹干吧。”

    她以为,她去解决小葡萄的事,男人应该会叫人、再不济自己也会去修一下电路线。

    可是没有,她前脚进去,他后脚也跟了进去。

    “我有紧急公事要处理,你的书房借我用下。”他拿着笔记本,蹙着眉,显然是有急事耽误不得。

    简漫租的公寓很大,房间也挺多的,但是其他房间她没有理,活动区域只有厨房、客厅、阳台,还有自己的卧房,所以没有书房借他。

    她犹豫了下,迟疑问道:“我这没有书房,你在客厅办公,可以吗?”

    好在他也不挑剔场地,洁白的下巴点了点。

    陆胤然直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自己寻了电插板连电,便安静地坐那敲键盘。

    简漫怕打扰到他,将客厅的暖气打开后,就抱着小葡萄进自己的卧房吹风,吹干后的小家伙又调皮又捣蛋,在新的环境上跳下窜的,像是在巡逻自己的新领域。

    简漫忍俊不禁,抓过小葡萄撸了一把软绵绵的毛发,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了,外头的男人还在全然忘我地工作。

    他工作时很认真,侧颜线条流畅精致,睫毛又黑又长,像是两把小扇子。时不时扇动微微,像是在空气中带起一缕轻风,轻而易举能吹乱她的心湖。

    简漫小心的猫在门框处,静静地望着他的侧颜,心头泛起阵阵感慨。

    有关陆氏集团那位总裁的传说,她曾在剧组里听到一二,本以为自己对陆胤然十分熟悉,却没想到,她了解的,仅仅只是他的万分之一。

    京城财权之家的继承人,原来他真实的身份,竟是这般显赫。

    简漫咬了咬唇,正想默默退后的时候,客厅办公的男人突然抬手在胃部的位置按了按,然后一个扭头,就看到了她。

    “简漫,我饿了。”

    简漫:“……”

    所以她要做饭吗?

    心里嘀咕归嘀咕,简漫还是走上前,问他:“你想吃什么,我这里有粉干,面条,还是炒饭?”

    正准备让她点外卖的陆胤然一愣,“你会做?”

    简漫觉得他这简直就是废话,16岁前她的确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但是父亲倒台后,生活拮据,她必须得靠自己,又还能有什么学不会的?

    陆胤然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顿了几秒,说:“面条吧。”

    “好。”

    简漫挽起袖子进厨房,洗了一小把青菜,又煎了两个荷包蛋,水沸了之后下入面条,没一会儿,就滚出了浓郁诱人的味。

    陆胤然闻着空气中的香味,不自觉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女人的头发挽成一个可爱的丸子头扎在脑袋上,细碎的边发垂落在脸颊两边,毛茸茸的,衬的她如白玉般的面颊宛如精致的瓷娃娃。她的身上围着一条田园风碎花小围裙,手中动作熟练地洒着盐,时不时又用筷子搅拌下锅中的面条,有条不絮。

    柔黄的灯光笼罩在她的周身,透着温婉。

    陆胤然就倚在厨房边的玻璃门上,漆黑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定定的,仿佛出了神。

    他记得高中时代,每个老师都在严厉抓早恋、却仍有同学在违反校规的边缘蠢蠢欲动,为那躁动的青春荷尔蒙紧张而又羞涩。

    他那时收到过无数封没有落名的告白情书,有头没尾,每一份情书都写的隐晦且小心翼翼,矜持又想大胆的矛盾。却只有她敢在学校里没脸没皮、没羞没躁的跟在他身后一声一声,说着‘陆胤然,我好喜欢你……’

    “陆先生?”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将他从回忆中拉扯出来。陆胤然看着眼前的女人,还是当初那张熟悉的脸,却完全没了那时的肆意张扬,就连曾经娇蛮的声音,也仿佛经过岁月沧桑的沉淀,变得小心翼翼。

    一股莫名的气,在胸腔内起伏,撞的四肢百骸都忍不住叫嚣。

    陆胤然盯着她略带不安的神情,眉眼压了压,“不吃了。”

    简漫看着男人动作粗暴地将小葡萄一把拎了起来,又合上笔记本,头也不回地离去,一脸莫名其妙。

    ???

    简漫一脸懵,思来想起,只能定论他性子莫名其妙,最后自己一个人坐到餐桌上,吃了自己份的面条。原本属于陆胤然的那份,只能留着明早再吃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