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界魔尊 > 第五十五章尚公子的承诺

第五十五章尚公子的承诺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万界魔尊最新章节!

    尚公子将手中的令牌丢回到鬼月身上,转过身去。

    “无论你怎么逼问,都得不到回答的。”

    如他所说,暗鬼的眼神格外的平静,没有一丝愤怒和对死亡的恐惧。

    “鬼月的人,在接受任务的时候就做好死亡的觉悟了!”

    尚公子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了林越四人的面前,连林越他们也不知道尚公子如何消失的。

    令牌落在暗鬼身上,下一刻,暗鬼的身体就如同风中尘土散去。

    看着暗鬼连一丝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去,连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林越和顾子阳等人也都震惊于尚公子恐怖的手段。

    “不知道尚公子的修为到了何种恐怖的境界。”

    顾子阳望着尚公子消失前站着的地方,出神的说道。

    他由衷的向往着能够到达尚公子那样的境界。哪怕是他家那几个老祖宗,在面对尚公子时,也是以弱者的姿态存在的。

    “你们终有一天也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尚公子的声音却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像是在远方,又像是近在耳旁,让人捉摸不到他的位置。

    “真的?”

    顾子阳激动的追问了起来。他从见过尚公子的那一刻起,就向往着成为他这样的人。

    “自然。”

    尚公子的话就像是一种承诺,让人不由得去相信。

    连林越和庄子心也是如此,这事事从容的姿态,不知不觉的也让他们去相信他所说的话。

    “如果你们从学院出来的话,我再帮实现你们一个愿望。”

    “愿望?什么都可以吗?”

    林越突然正色了起来,大声追问了起来。

    只是任由林越四处寻找,尚公子在说完那句话后就不在出声。

    以他的修为,林越他们也根本找不到他的存在。

    “当然,尚公子的话,毒龙谷根本不算什么。”

    玉阶拍了拍林越的肩膀,让林越冷静了下来。

    看得出,林越对这件事也十分上心。而玉阶,对这个尚公子也推崇至极。

    “嗯?”

    林越开始不解了起来。

    在得知自己要对付毒龙谷是,玉阶便让人接触皇室,说只有皇室才能压制毒龙谷。可现在,他却又说在尚公子面前,毒龙谷不算什么。这个尚公子,难道比皇室还要强大?

    玉阶看出林越的疑惑,上前去拍了拍林越的肩头。

    “以后你会知道的。”

    林越不知道,但他是亲眼看着皇室的人在尚公子面前毕恭毕敬的。

    “我也没想到会遇到尚公子。”

    顾子阳现在还没有从尚公子消失的地方回过神来,见到尚公子对他而已就像梦一样。

    “走吧。”

    玉阶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朝着林越他们说道。

    “嗯。”

    顾子阳和林越也点了点头。

    “公子,他们真的有价值吗?”

    在暗鬼的刺杀中死去的仆人竟又出现在了尚公子身后,恭敬的说道。

    尚公子看着离去的四人,自信的笑着,却不说话。

    仆人知道尚公子的意思,不在说话,而是在尚公子们身后,仔细的观察着林越等四人。

    这几个人在沧洲或许算得上天才,但和同样年纪的尚公子相比却远远不够资格。不知道尚公子为何如此看重他们。

    “这么说,这个尚公子的能力比皇室还要强?”

    林越对尚公子的实力依旧震惊。这个王朝,还有实力比皇室的人还要强的人吗?

    百劫武者是他现在接触的最强的境界,再往上对他而言则是完全的为止的境界。

    “那是当然。”

    玉阶对这一点深信不疑。自己家那几位老祖宗,就算是皇室来了也得给几分面子,可在尚公子面前,皇室一点威严都没有,反而毕恭毕敬的唯恐得罪了尚公子。

    “尚公子的实力,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

    顾子阳的言行中无不透露着对尚公子的狂热崇拜。这样的强者,在他眼中就是神。

    “玉阶!”

    四人走不多远,一身青色袍子的少年就跑了出来,朝着玉阶挥了挥手。

    “伯言。”

    看清楚非被过来的人,玉阶也笑着回应了起来。

    “哼!”

    只是顾子阳对伯言似乎没什么好感,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伯言。

    刚才还笑着的伯言看清玉阶旁边的顾子阳后,神情也冷了下来。似乎他们之间的关系都不如与玉阶的要好。

    “好了好了,你们要这么敌视到什么时候?”

    玉阶也只能温和的劝着他们,以往他连话语权都失去了,所有人都把他成笑料,只有他们两个真心的希望自己能够恢复,只是他们的关系也真的是……

    “玉阶,听说你的修为恢复了?”

    伯言也放弃了继续和顾子阳仇视,转头看向玉阶。他早就听闻玉阶的修为恢复,只是自己宗门那几天有些事处理,没能来亲自查证。

    好不容易今日有了空闲,看到这里如此大的动静,想着过来看看。没想到正好遇到玉阶,便趁此机会问问。

    “是。恢复的七八成了。”

    玉阶笑着答道。以流云宗的能力,要让经脉修复的他重新达到以前的高度也只是时间问题。

    “那就好。”

    伯言这才长舒一口气。他还以为是有人传谣,要知道这可是流云宗两年了费尽心力都没解决的事。

    现在好了,既然玉阶本人也这么说了,他也就放心了。

    “这两位是?”

    伯言放松下来,才注意到玉阶身后的两个熟悉的面孔。

    这两位对他而言并不陌生,上次在酒楼死死掐住自己的手的男人!

    “这位是公子名叫林越。”

    玉阶也只好跟伯言一一介绍起来,只是不知道伯言和林越他们会不会因为上次的事产生什么隔阂。

    “请多多关照。”

    出乎意料的,伯言并没有多在意林越和庄子心上次让他出丑,还是笑了起来。只是那笑中始终带着玩笑的意味。

    “你啊,真不知道会在什么地方认真起来。”

    玉阶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会知道的。”

    对于玉阶的无奈,伯言也只是这样简单的应付一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