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 第2298章 药澡

第2298章 药澡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最新章节!

    “好。”

    苏璃看着他那俊朗的容颜,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可是又想不起来,但心里却对他又有一种很奇怪的亲近感,故而他说要赔钱时,她毫不犹豫。

    再说了,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叫问题了!

    凌天星没料到苏璃这样的爽快,但眼神还是不善,他想,这个苏玥,必定是与瀞王狼狈为奸,所以得了瀞王很多的钱财,才会这样不把钱当钱。

    说赔就赔!

    正要说话,苏璃却没有看他,而是转身与暗卫说话。

    “阿七,去把他的马杀了,然后照价赔偿给他,马肉分给附近的百姓食用。”

    “是。”

    暗卫阿七身形一闪,电闪雷鸣般,一剑就把雪白大马的脑袋给砍了下来,那马儿都还来不及嘶叫两声,或者踏蹄逃跑,脑袋就砰的一声砸到了地上,马身轰然倒地,鲜血汩汩而下……

    凌天星脸色大变,怒得咬牙切齿,身形如箭,飞窜过去,想要救下自己的马时,以然来不及了。

    气得凌天星,转身长剑出鞘就和阿七打了起来。

    新流影看着眼前的一幕,转头看了苏璃一眼,他觉得这位少年和小姐有些相似。

    苏璃伸手轻抚着自己的头发,这少年,不止是模样让人觉得熟悉,就连他的武功招数,也让人觉得熟悉,可是……她当真不认识啊!

    眨眼过招几十,周围的摊档都被他们掀翻,苏璃丢了银子给新流影,让他去照价赔偿,以免影响百姓正常生活。

    百姓们见有了钱,也不再怒瞪着他们,眼看着越打越烈,百姓们惊慌失措,加上马儿被杀,鲜血直溢,刚刚还很多人的街市,一下子作鸟兽散,全都远远的躲着了。

    苏璃不慌不忙,抬手示意离她最近的几位百姓过来。

    百姓们方才就听得很清楚,郡公主说要把马肉分给百姓们吃,平素里呼顿肉就很不容易,如果能分到马肉,该多好啊。

    而且那马个头高大得很,应该有很多的肉!

    对方是郡公主,谁也不敢不丛啊,又不是他们想吃马肉,是郡公主逼着他们吃的。

    一定是这样的!

    四五名百姓期期艾艾的走了过去,苏璃笑着与他们说话。

    “几位大哥若是不介意,把马抬了去,在空地方架起锅子,煮马肉汤喝。”

    “这是十两银子,去买些别的食材搭配,另外,我再写个药方子,与药材一起炖,强身健体吧。”

    “如此……多、多谢郡公主。”

    百姓们高兴得很,接了药方和银子之后,飞快的奔跑着去忙活了。

    凌天星见她要把自己的马分出去吃掉,气得剑指着苏璃直吼。

    “你个恶毒的小娘们儿,那是我的伙伴,我的战马,你说吃就吃。”

    “不是说了照价赔偿吗?既然全部赔给你了,那马肉就是我的了啊,我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有意见?”

    苏璃拿出五千两银票,交给暗卫,暗卫将银票呈上去,凌天星拿起来一看是五千两,顿时又怒了起来。

    “我这匹马,价值万两,你这五千两,打发要饭的呢?”

    苏璃看着他盛怒的模样,默默的又拿出五千两银票,暗卫同样递了上去,凌天星愤愤的卷走一万两的银票,冷哼了一声,又瞪着苏璃。

    “想不到苏府的女儿,这般的刁蛮任性,还心肠歹毒,杀了我的马,还要吃掉它。”

    苏璃看他双手环胸的怒气模样,倒也不想和他吵个不停,摇摇头,不再理会天星。

    凌天星看她转身要走,窜上前一把拦住她。

    “报出名来……”

    “钱都赔了,还要名字做什么,想打听我住哪?然后继续讹我?”

    “我……”凌天星俊脸微变“爷哪里讹你了?这匹马跟了我很久,是有感情的,我把它当兄弟看的。”

    “哦。”苏璃点头“你赚了你兄弟一万两银子,我以为你兄弟也就一千五百两而已。”

    凌天星俊朗的脸庞此刻真是丰富极了,他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护住一万两银子。

    都到手了,还想要回去,门都没有!

    那匹马……那匹马的确是一千三百两买来的,那……那又怎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可不管。

    “走了。”

    苏璃淡淡的和阿七说话,阿七跃上马车,大家迅速整理队伍,驾着马儿们慢慢的离开。

    凌天星看着苏璃他们的背影,冷冷的哼了一声。

    这个苏玥,简直是嚣张又……又大方,一万两银子呢,他出来的时候,大哥都没有给他多少钱,如今正愁呢,这下好了,一万两,又可以花一阵。

    等到没钱了,再回凌府去找二哥他们。

    听说侄女也要成亲了,他还得去买些礼物送过去,人不去,礼要去啊。

    还有还有璃儿,这个外甥女可不简单,也要送些礼物的。

    凌天星这样想着,喜笑颜开的,转身去寻好的铺子去了。

    远远的,

    百姓们正热火朝天的在架锅子,准备炖马肉吃……

    ……

    苏璃窝在马车里的软榻上,想着方才那个少年。

    掀了小帘子问新流影。

    “流影,方才那少年,你觉得他眼熟吗?”

    “是有些眼熟,好像……好像和小姐有些像……”

    苏璃眨了眨眸,伸手轻抚自己的脸蛋,和自己像吗?京城里,她的亲人,她都很清楚啊,也许只是碰巧,人有相似罢了,而且那少年纨绔得很,根本不像是个好人,好讨厌的!

    回到郡公主府,苏璃洗漱完毕,暗卫们也回来了。

    前三批都说没有查到有生那种病的村落,直到最后一批暗卫回来。

    他们没有直接进院子,而是请了兄弟进苏璃的院子,说他们身上可能有病气,要先熏过之后,再来禀报。

    苏璃听着,柳眉微蹙,虽早就做好了准备,弄好了药浴房,但不用,那便说明是好现象,如今要用药熏,说明事情有发现,也严重!

    让人领着他们去了药浴房,火熊熊燃烧,药雾挥洒时,暗卫们解了衣裳钻进一个一个的大浴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随后药雾便越来越浓,也越来越热,暗卫们汗水直坠。

    这一蒸,就蒸了小半个时辰,暗卫们出来的时候,一个个脸庞通红,汗水顺着他们肌里分明的腹肌,缓缓向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