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 > 都市言情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74章:风雨欲来

第74章:风雨欲来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牢房内一片寂静。

    大理寺卿僵着一张脸,看着破开的墙欲哭无泪。

    墙被瑞王妃甩的鞭子甩开了个大洞。

    这说出去谁能信?

    谁能信!!

    顾浅默默的看了破了个大洞的墙一眼,然后往后缩了缩,努力降低存在感。

    emmm……

    好像……

    闯祸了啊……

    谢景淮忍不住扶了扶额,牵着顾浅的手紧了又紧,看向大理寺卿:“本王会赔偿的。”

    大理寺卿几乎要跪下来抱谢景淮的大腿了,但在顾浅面前,他就算再想也不能,只能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多谢瑞王好意,不过不必瑞王费心,不过是大理寺年久失修罢了。”

    赔偿什么赔偿。

    只要瑞王让瑞王妃今后不要再来大理寺,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谢景淮默默的跟大理寺卿对视了一眼,神奇的从他眼中读出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当即冲他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大理寺卿内心瞬间泪流满面。

    “此处不适合多待,本王先带着王妃回去。”谢景淮瞥了一眼低下头,像是犯错的小孩儿一般的顾浅,心中是又无奈又好笑,同大理寺卿说了一声,便牵着她的手走出了牢房。

    莫问和芍药留下同大理寺卿交涉赔偿问题。

    毕竟……

    这地方已经被瑞王妃毁的差不多了。

    出了大理寺,顾浅略微不安的抬头看着走在自己前方,身材挺拔高大的男人,抿了抿红润的唇:“那个……我是不是给你闯祸了?”

    “并无。”谢景淮瞧出了她的不安,牵着她的手紧了紧,清冷的俊容柔和了几分,黑眸含笑的看着她:“你没吃亏就好。”

    他急急赶来大理寺,便是怕她被不长眼的人欺负了,在里边吃亏。

    现在看到她好端端的,心里也就莫名其妙的踏实了,甚至还有几分安心。

    “没有就好。”顾浅松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小胸口,心里暗自决定,下次做坏事一定要隐秘一些,再不济也要把人打的不敢找自家夫君麻烦。

    要是不听话偷偷通知了,干脆直接打残好了。

    想着,顾浅眸中掠过一抹暴戾。

    扶苏系统:“……”

    等等,这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自家主人怎么有种要黑化的感觉?

    “啊!”两人走出大理寺,谢景淮正打算带顾浅回府时,突的听到她喊了一声,步子便停了下来,疑惑的转头看她:“怎么了?”

    “我还没去找大金公主要东西。”顾浅眨巴眨巴眼睛,认真的看着谢景淮道:“之前我跟她赌,她没打赢我,就要把鞭子给我来着,那天之后,她还没把鞭子给我呢!”

    “小事一桩,夫君带你去要。”闻言,谢景淮抱着顾浅翻身上马,两人直接骑着马朝着大金来使所在的客栈出发。

    此时大金来使所居住的客栈。

    大金三王子手中拿着一封密信,面色十分严肃阴沉:“这上边的消息是真的?”

    “回禀三王子,这上边的消息是真的。”下属单手放在胸前,恭敬的冲他行礼,肃着一张脸开口道:“如今,其他国已经开始了寻找,不仅是因为寻找到那个人就能得到天下,还因为西梁皇陵中石板上刻下来的字。”

    “只要找到那个女人,便能寻到夏国,打开千年宝库,拿到长生不老丹。”

    “传说中,只要服下长生不老丹,便能成为仙人。”

    下属每说一句,大金三王子的眼神就亮一分,抓着密信的手紧了又紧,呼吸更是变得急促而又灼热。

    他死死的盯着密信,脸上露出了几分疯狂笑意:“若是真的,那我一定要寻到那个人,寻到夏国宝藏,服下长生不老丹,成为万人敬仰的仙人!”

    皇帝有什么?

    他若是成了仙人,别说区区一个大金皇帝,大齐、西梁、东国等等,都是他一个人的!

    “吩咐下去,让人找,找到那个人立刻给我把她绑来!”大金三王子笑了好几声,急急忙忙的吩咐着,末了又道:“不,跟在西梁那群人身后!等他们寻到了,就把人劫过来!”

    下属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是,属下遵命。”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们是追随三王子的人,他若是成了仙人,他们所得的好处自然是少不了。

    就在大金三王子做着成为这片领土主人的美梦之时,侍卫前来敲门通报:“三王子殿下,瑞王和瑞王妃来了。”

    大金三王子的美梦犹如被一人拿着针戳了一般,瞬间就炸了,他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什么?瑞王和瑞王妃来了?!”

    那个凶残的男人和那个暴力的女人怎么来了?

    之前在大宴上亚琪儿跟她切磋,结果亚琪儿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大夫说了她手骨骨裂,脊椎骨骨裂,至少要躺上三个月才能动弹。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已经不想去招惹瑞王妃这个恐怖而又暴力的女人了,怎么这两尊煞神今天突然就上门了?

    莫不是,有哪些不长眼的下人招惹到他们了?

    大金三王子额头冷汗涔涔,心思飞速流转,脚下步子却丝毫不慢,急匆匆的出了房间门前去迎接。

    “瑞王,瑞王妃。”大金三王子按捺住心中的忐忑和疑惑,冲着马背上的两个人行了礼:“不知两位前来有何事?”

    马背上,顾浅安心的窝在谢景淮怀里,看着大金三王子,面无表情的开口道:“鞭子。”

    大金三王子脸上的笑微微一滞。

    鞭子?

    “什么鞭子?”

    “大宴上的赌约。”顾浅抿了抿嘴,嫌弃的看了一眼大金三王子,这人看起来也还没到老年,怎么记性那么差呢?

    这才过了多久就忘了?

    经她一提醒,大金三王子瞬间就明白了。

    之前大宴上这小瑞王妃和亚琪儿有个赌约来着。

    之后他还以为不作数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大金三王子脸上挂着得体的笑,看起来却有几分艰难勉强,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时,却又听到小瑞王妃脆生生道:

    “我在瑞王府等了又等,没见到你们送来,只能上门来取了。”

    “啧啧啧,真是的,身为大金来使,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大金三王子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