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 > 最强婚宠:蜜爱狂妻 > 927 大结局(上)

927 大结局(上)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最强婚宠:蜜爱狂妻最新章节!

    傅羽蒙再见到席妈妈,却见她与上次态度大为不同。

    今日的她只化了淡妆,满脸疲惫,见了自己便凄苦一笑,就像个被抛弃的女人一样,完全不似上次见自己时,叫嚣着让自己别妄想嫁入席家的那种狂妄样子。

    “羽蒙,你来了,快坐。”席妈妈招呼着她坐下,态度很是谦卑。

    傅羽蒙狐疑的坐下,其实,经过上次,她对席妈妈已经没有任何好感了。

    可再讨厌,也要忍着,比起这些,她更无法忍受静文和晋扬在一起的事实。

    “伯母,您找我有什么事?”她淡淡的开口。

    没想到,席妈妈一下子就哭了出来,“羽蒙,都是伯母不好,上次,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吧。“

    傅羽蒙彻底蒙了,不解的看着她,“伯母,您为何突然变了态度?”

    席妈妈抽泣着,“我早该让你和晋扬结婚,否则就不会被傅静文这个贱女人横叉一刀,你好歹也是明星,身家清白,可傅静文,她跟黑人生了个孩子,丢尽了我们席家的脸面,偏晋扬认定了她,我是绝对不会让她进门的,只要你能想办法让他们分开,我保证席家立刻迎你进门。”

    傅羽蒙的目光闪了闪,不可思议的看着席妈妈的眼睛,可却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她细细的想了想,席妈妈这番话可能是真心实意的。

    当初她不接受自己,是因为晋扬还有更好的选择,可现在晋扬认准了静文,自己好歹比静文强多了吧?

    反正江家那边早就没了指望,不过是耗一天是一天,现在既然席家向自己敞开大门,那自己当然要识时务了。

    “伯母,您放心,我不会眼睁睁看着晋扬跳进火坑的。”傅羽蒙斩钉截铁道。

    呵,她心中本就堵着一口气,自己哪里比不上傅静文?傅静文死了,自己比不上,她活生生的,还带着个拖油瓶,难道自己还比不上吗?

    席妈妈看着她,欣慰的笑了笑,从包里取出一枚鸽子蛋,推到她面前,“这枚鸽子蛋,是我早就准备好给未来儿媳的,现在就交给你了,你记住,只有你才是我认定的儿媳,只要赶走傅静文,我们席家马上就会安排你和晋扬的婚礼。”

    傅羽蒙被那枚鸽子蛋闪瞎了眼,倒并非她看重这枚钻戒,跟着江天羽这么久,什么样的贵重物品没见过?

    只是,这枚鸽子蛋是她通往席家的钥匙。

    席妈妈看着她一脸沉醉的样子,眼底射出一抹邪邪的光。

    无论是傅静文还是傅羽蒙都配不上儿子,她不过是拿傅静文当枪使罢了,待她扫除傅静文这个障碍,不用自己费力,席晋扬也是不会娶她的。

    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已经很僵了,几次劝阻,他都不听,甚至从家里搬了出去。

    自己并不想失去儿子,若是自己出手拆散他和静文,他一定会恨死自己的,那么,就必须要找个人代替自己出手。

    毫无疑问,傅羽蒙是最佳的人选。那枚鸽子蛋,就算是自己付给她的报酬吧,这种女人,想要的不就是钱吗?

    傅羽蒙却丝毫不知席妈妈的想法,她幻想着自己马上就能成为席太太,成为豪门圈里闪耀的阔太。

    当天下午,傅羽蒙就约了静文见面

    静文不疑有他,自以为她想跟自己叙旧,把莱莱交给佣人照顾,欣然前往。

    谁知,到了包间,她才坐下,就见傅羽蒙对着扬了扬手中的鸽子蛋,“静文姐,下午的时候,席妈妈找过我,她已经把席家给未来儿媳准备的钻戒交给我了。”

    傅静文愣了一下,似没听懂一般,静静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跟自己开玩笑。

    她怎么可能和晋扬?

    从小到大,两人都是好姐妹,自己和晋扬的事,她全部知道,她是绝对不可能跟晋扬发生什么事的。

    “静文,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也是真心为你好。这次你死里逃生,回到傅家,我真的很开心,可你不该奢望能和晋扬在一起,他现在是t市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多少千金都想嫁给他,席家不会让你进门,席妈妈更会想尽办法对付你,我不想看你和莱莱受到伤害。现在,席家给我时间和机会,让我好好劝劝你,可若你不听,我实在不敢保证,席家会做出什么事来,你总该替莱莱着想。“

    静文看着她,眼神一点一点的暗淡了,这个人,的确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羽蒙姐。看来,秦念的那句话的确是对的,现在的傅羽蒙早已不是以前的傅羽蒙了。

    她表面上说得好听,为了自己和莱莱好,可实际上,她和那些千金没有任何两样,不过是想代替自己,嫁入席家罢了。

    “羽蒙姐,你不必再说了,没错,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加珍惜我和晋扬的感情,一路走来,我们有多艰难,只有我们知道,莱莱很喜欢晋扬,把他当亲生父亲一样喜欢,晋扬说了,席家的问题,他会去解决,我相信他,一定会给我们母女一个温暖的家。”

    静文看着她,眼神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坚定过,曾经,她错过了很多次幸福,打着为爱人好的旗号。

    可是结果她看到了,爱人并不好,他一直在等她,如果她还要拒绝,他或许会单身一辈子。

    与其两个人都痛苦,都孤单,为什么不勇敢的在一起呢?

    傅羽蒙变了脸,“傅静文,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冰清玉洁的千金小姐吗?你跟黑人生过孩子,自己有多么恶心,难道心里不清楚吗?像你这样的破鞋,哪里配得上晋扬,你就别痴心妄想了,就算没有我,席家也不会让你这种女人进门。“

    “是吗?你说的这些,咱们可以拭目以待,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席家接受不接受你,晋扬都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羽蒙姐,这是我最后一次如此称呼你,你我姐妹一场,没想到最后落得如此结局。我从没想过,你会回报我之前对你的好,但我也没想到,你会恩将仇报。”说完,静文提起包,就要离开。

    傅羽蒙疯了一样的冲上去,拉住她,“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知道,只有你真心对我好,所以,把晋扬让给我好吗?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生活的幸福吗?嫁给晋扬,我一定会生活的很幸福,非常幸福。”

    静文抽出被她死死攥着的胳膊,“你的幸福,不该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我也不会高尚道牺牲自己和莱莱的幸福来成全你,更何况,就算我有心成全,晋扬也不会和你在一起。我希望你只是一时走火入魔,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也不会告诉晋扬,但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姐妹了。”

    说完,她坚定的走出包间,只留下傅羽蒙痴痴的瞪着她。

    自此之后,傅羽蒙又对静文多次警告辱骂,但都没有效果,静文换了手机号,重新搬到了郊区那套隐秘的公寓,只想躲开一切,安心陪伴莱莱,一边等着晋扬搞定一切,她相信,这次,两人一定能有个好结果。

    周末,静文带莱莱去市中心的儿童乐园玩,晋扬本来要一起去,可是临时公司有些重要的事,他必须赶回去处理一下。

    “你去吧,我一个人带莱莱玩没关系的,莱莱这么听话。”

    “好,我去去就来,大概两个小时就能赶过去。”

    莱莱走上前,拉住他的大掌,“爸爸,我等你。”

    从m国回来之后,莱莱就改口称他为爸爸了,小家伙全心全意依赖着他,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

    席晋扬低头看着莱莱,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融化了,他蹲下去,摸摸莱莱的头发,“放心,爸爸一定尽快赶过去。”

    “好了,爸爸要去工作了,咱们也要准备出发了,走,莱莱,妈妈带你去换衣服。”

    “好,妈妈。”莱莱乖巧的拉上静文的手。

    静文和晋扬相视一笑,挥手道别。

    一小时后,静文把车停在了乐园附近的路边停车位,她抱着莱莱下了车,正在路边走着,突然冲上来一群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抱起莱莱就跑,静文叫喊着去追,却被其他几人推倒在地。

    “莱莱,救命啊!有人抢孩子!我的莱莱,快来人啊!快帮我报警!”静文不过浑身伤痛,挣扎起身追上去,可几人飞速上了一辆面包车,绝尘而去,而她只来得及记下车牌。

    事情发生的太快,周围的人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静文立刻跳上车,朝着面包车的方向追去,可乐园附近调头困难,待她追出去,面包车早已没了踪影。

    她一边打了110,一边继续沿路追踪,却没有发现面包车的任何踪迹。

    把车停在路边,静文崩溃了,她不敢想象,那些人会对孩子做什么。

    现在偷走孩子切下器官或是打残了当成乞丐的新闻满天飞,她真的很怕,很怕莱莱会出事。

    这个孩子未免太过命苦了,刚刚摆脱了自闭症,却又遇上了这种事情!

    静文打电话给晋扬,晋扬刚刚处理好公司的事,准备开车去乐园跟母女二人汇合。

    他接通电话,只听静文连哭带喊很是崩溃的声音传来,“晋扬,怎么办啊?!莱莱被人抢走了!”

    “什么?!静文!莱莱被抢走了?!”晋扬脑子嗡的一下。

    “我……我刚带着莱莱下车……就冲过来好几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抢了莱莱……就走了,我……呜呜……根本追不上。我不知道莱莱被他们带到哪里去了!怎么办啊,晋扬,莱莱还那么小,呜呜。”

    静文的大脑一片空白,声音无助的颤抖着。

    “静文,你别急,报警了吗?”

    “报……过了。”

    “好,咱们先去警察局汇合,我也会派人去找,咱们莱莱福大命大,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好。”

    就这样,两人分别驱车去了警局,警察根据摄像一路追踪,却发现几人把车扔在了没有监控的郊外,而这辆车也是几天前报失的,车主是水果店老板,平时用这辆车拉货的,从他身上查不出任何线索。

    听闻莱莱丢了的消息,傅家、纪家、端木家纷纷派人出去找,席晋扬除了派属下出去找之外,更发出了重金寻人启事,可一直没有人提供线索。

    搜查陷入僵局,没有任何线索,距离莱莱失踪已经过去了一天时间。

    静文彻底崩溃了,她守着手机,只盼着对方是求财的,等了一天一夜,并没有收到歹徒的电话。

    看着静文崩溃无助的样子,席晋扬心疼极了,他突然想到,会不会是妈妈不同意两人在一起,所以故意把莱莱绑走,就是为了拆散二人。

    想到这,她把静文交给了秦念看护,自己则迅速回了席家,他要找妈妈谈判。

    席妈妈也得知了莱莱被绑架的事,几大家族一起出动寻找,声势浩大的,整个t市都知道了。

    她猜测,也许这事是傅羽蒙做的,若真是,倒也是一招好棋。

    静文不是在意女儿吗?以女儿要挟,她一定会离开晋扬。

    这事若是没被发现,静文就自己带着孩子离开了,若是被发现了也没关系,反正都是傅羽蒙做的,连累不到自己头上。

    她正高兴呢,就见儿子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晋扬,你回来了。”她迎了上去,儿子搬走一段时间了,她想见都见不到,实在是想念的厉害。

    “你把莱莱藏在哪里了?”他怒目而视。

    当年,她如何找了静文,如何威胁她羞辱她,他都已经知道了。

    从没想过,妈妈竟然会做出这些事来,更没想到,自己与静文一再错过,全是妈妈从中作梗。

    若非如此,也许静文根本不会受这么多苦。

    席妈妈一怔,“晋扬,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绑架莱莱?我就算再糊涂,也不会去做犯法的事儿,我想阻挠静文进门,有的是办法,何必拿自己的老年生活做赌注?”

    席晋扬深深的看着她,发现她眼底一片坦然,没有一丝惊慌失措,看来真的不是她,难道说莱莱真的是被偷小孩子的抢走了?

    可是为什么呢?儿童乐园附近有那么多孩子,莱莱是中非混血儿那样扎眼,歹徒应该不会对她下手才对。

    再说,就算是歹徒所为,看到铺天盖地的寻人启事,看到奖励的巨额奖金,也该动心,假装是路人把孩子送回来了。

    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他真的不相信是一场意外。

    既然不是妈妈所为,那就还要继续找寻,席晋扬没说什么,扭头就走。

    席妈妈连忙上前拦住他,“晋扬啊,我知道你喜欢静文,可这婚姻不是只有喜欢就够的,你想想,她现在的名声有多么臭啊,真的娶了她,你就要一辈子被所有人嗤笑,笑你娶了个二手货,还带着个拖油瓶,时间久了,再深的爱也会磨平的,妈妈真心是为你们着想,到那时,你不是更加伤害到静文吗?”

    “妈,您不用说了,这辈子我非静文不娶,如果您和爸爸实在不让静文进门,没关系,我们会离开,我席晋扬凭着自己的能力一定能给静文母女富足幸福的生活。”

    “儿子!难道你为了那个女人,连妈妈都不要了吗!”席妈妈失声痛哭。

    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只有这么一个指望。

    他回头,深切的注视着母亲,“妈,我不会不要您,这辈子,我永远是您的儿子,待您老了,需要我之时,我一定会好好尽孝,但在那之前,我只想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只想和静文还有莱莱生活在一起,希望您也顾念我们母子之情,真心的接纳静文和莱莱,那样我们会成为非常幸福的一家人,静文和我会好好孝敬您。”

    席妈妈动了动嘴唇,一个字都说不出,她看得出来,这次儿子是下定决心了,她是真的无法让儿子回头了,只能寄希望于傅羽蒙,希望她能威胁静文离开。

    席晋扬刚走,傅羽蒙便找上门来了,秦念打开门,看到她之后,眼底闪耀着警告之色。

    这里是静文母女的秘密居住地,是傅家安排的,除了傅家二老,席晋扬、自己和璟睿之外,再无别人知晓,傅羽蒙能找上门来,说明她早就暗中跟踪了静文。

    “你来干什么?”秦念守在门口,不让她进去。

    “我来看看静文,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很难过,无论如何,莱莱都是我的侄女。”傅羽蒙朝着屋内看去,仿若很担忧的样子。

    这个女人一向最会演戏,秦念不为所动,她一定是来落井下石的,静文姐已经很崩溃了,不能再被她影响到情绪。

    “好了,我会转告静文姐你来过了,她正在休息,你还是走吧。”说完,秦念关上了门,将傅羽蒙关在了门外。

    傅羽蒙吃了闭门羹,恨恨的瞪着大门,该死的秦念,有这个门神在这,想跟静文谈判都不行!

    静文听到动静,从卧室走了出来,眼下一片乌青,“念念,是谁来了?”

    “没什么,广告推销的,被我打发了。”秦念端来了粥和小咸菜,“静文姐,你好歹也吃点,若是你不吃不喝倒下了,谁还能替你找莱莱呢?”

    静文一天一夜粒米未进,身子已经饿得发虚了,她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莱莱一天找不到,她就没有一点胃口,不停地责备自己。

    若是当时她没有一个人带着莱莱去儿童乐园,若是她足够警惕带着保镖佣人一起去,亦或是她今天没有带莱莱出去,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念念,我真的没有胃口。”她苦着一张脸。

    “那好吧,我去给你洗点水果,好歹吃点水果也能补充能量。”秦念放下碗筷,回身去了厨房。

    厨房传来水声,静文的手机传来消息声,她立刻打开来看,只见屏幕上映着傅羽蒙的消息。

    “静文,我对你说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许对别人吐露,否则,我无法保证莱莱的安全。”

    莱莱!这事竟然和傅羽蒙有关系!

    静文死死的攥着手机,指尖颤抖的回复,“你不要伤害莱莱!你想怎么样!冲我来!”

    “你先出来,秦念守在屋子里,不让我进去,你想个办法,甩开她一个人出来,记得!不许告诉任何人,不许报警!否则莱莱出了任何问题,你别后悔!”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