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网址 > 278 呼叫大部队(1更)

278 呼叫大部队(1更)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最强婚宠:蜜爱狂妻最新章节!

    门口传来苏宇轩气急败坏的声音,“外婆!你不可以这样!”

    接着,他直接冲了进来,把秦念护在了身后。

    秦念则侧跨两步,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现在两人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她有能力保护自己,不需要他所谓的庇护。

    苏宇轩脸色严峻,神色很是不悦的看向萧晓,“萧阿姨,我们苏家娶儿媳妇的时候,不需要您这个外人横加干涉。”

    他一向不喜欢这个萧阿姨,平日里,她总是跟在妈妈身边蹭吃蹭喝,妈妈有什么穿过一两次,或者用过一两次的东西,她也经常会拿走。

    在苏宇轩看来,真正的好朋友,是在精神上势均力敌,互相帮助陪伴,而不是像这个萧阿姨一样,跟妈妈做朋友,不过是为了占她便宜,并且依靠妈妈苏太太的地位,为自己寻求庇护,并且为家族企业招揽生意。

    可偏偏这个萧阿姨嘴甜会来事儿,哄得江晓琴开心不已,真心把她当成了好闺蜜,什么事都跟她说,让她帮自己分析拿主意。

    当初,江晓琴不满意儿子和秦念交往,就气冲冲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她,她当然是有私心的,她有个女儿,年纪和苏宇轩相仿,还有三个侄女两个外甥女,家里有这么多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无论哪个嫁入苏家,都能给她带来丰厚的利益,她当然想拆散秦念和苏宇轩,把自己家的姑娘塞入苏家。

    于是,她在江晓琴面前说尽秦念坏话,本来一开始,江晓琴只是介意秦念的名声,并没有那样讨厌她,但在萧晓的诋毁之下,对秦念越来越有看法,直至最后对她万分厌恶。

    一开始,苏宇轩以为妈妈这么讨厌秦念,只是因为她私生女的身份,后来,有一天下午,他去找江晓琴,却在门口听到了妈妈和萧晓的谈话,听到萧晓说什么秦念这种从小受穷的人,跟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钱,看她巴巴的从h城找回秦家就知道了。

    还说秦念心机深重,手段高深,才会引得自己痴迷不已,如果让她进了苏家的门,就算是种下了祸根,以后再也没有妈妈的地位,整个苏家都要任秦念摆布。

    当时,他才明白,原来妈妈越来越讨厌秦念,是受了这个女人的挑拨,原因嘛,他也想的明白,难怪之前,她曾几次带着她女儿和什么侄女外甥女上门做客,几个女人在大厅里叽叽喳喳的,弄的他不胜厌烦。

    不就是想让她女儿和侄女外甥女们替代秦念吗?呵呵,那些庸脂俗粉也配入他的眼?

    他当即跟萧阿姨发了脾气,告诉她,以后如果再在背后乱嚼舌根,被他听到,就会把她赶出苏家,再也不许她踏入苏家的门。

    自此,萧晓才收敛了一些,再想跟江晓琴说秦念坏话,都约在外面,生怕被苏宇轩听到。

    萧晓看着满脸怒色的苏宇轩,心里直打鼓,眼神怯怯的。

    她还记得上次在苏家,她正在跟江晓琴说秦念的坏话,苏宇轩就冲了进来,把她一顿好骂,江晓琴连拦都拦不住,最后好警告她,再敢说秦念一个字,就让她滚出苏家,以后再也不许来。

    苏宇轩是苏家三代单传,一家子人都把他捧在手心上宠着疼着,就连江晓琴看他那副样子,都不敢惹他,更何况自己。

    没办法,萧晓只得笑着赔不是,说自己不过是关心他关心闺蜜,不是对秦念有意见,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说秦念坏话,苏宇轩这才作罢。

    刚刚,她说的话被苏宇轩听到了,岂能善罢甘休?

    无论是娘家还是婆家,都要依附于苏家,萧晓哪里敢得罪苏家唯一的继承人。

    她连忙陪着笑,“宇轩啊,我只是心疼你妈妈被秦念推下楼,才说这些话的,你看,你妈妈多处骨折,躺在床上起不来,多难受啊,你是她唯一的儿子,也不忍心看她如此吧?这一切都是拜秦念所赐,你可不能糊涂,为了这么个丫头,至亲妈于不顾。”

    她说这番话,本想挑拨苏宇轩和秦念,没想到彻底激怒了他。

    苏宇轩扬手,指着萧晓的额头,厉声道,“姓萧的,这是我们苏家的事,秦念是我苏宇轩认定的女人,轮不到你说三道四,我妈妈就是被你说得那么讨厌念念,你现在给我滚出去,以后再也不许你进苏家的门,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但凡让我看见一次,我就让你家两个公司好看!”

    萧晓一怔,眼眶顿时红了,她好歹是长辈,是他妈妈的闺中密友,他怎能对自己如此大呼小叫?不留一丝情面,她求助的看向江老夫人。

    江老夫人跟江晓琴是一个脾气的,两人都心高气傲,喜欢听别人恭维自己,平日里,萧晓没少巴结她,再者,当真这丫头的面,外孙如此教训女儿的闺蜜,这不是在打女儿的脸吗?

    她自然要出言维护。

    江老夫人走近两步,把萧晓挡在身后,目光如剑一般划过秦念的脸庞,随即看向苏宇轩,眼神温柔了许多。

    “宇轩,萧阿姨是你母亲的闺蜜,也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这样子跟她说话,咱们苏家是重礼仪、规矩的家族,再者,她也确实是为了你母亲好,秦念把你母亲从楼上推了下来,你还要偏袒她吗?难道她比你母亲还重要?你可不要犯糊涂,女友可以换,妈妈却只有这么一个。”

    “是,是,苏阿姨,还是您了解我,我没有坏心,真的只是担心心疼晓琴。”萧晓连忙出声附和。

    “无论如何,现在请您离开,这是我们苏家的事,不希望外人在场。”他的脸绷得紧紧的,黑眸里的光冷寒如冰。

    萧晓搓了搓手,看了眼江老夫人,见她没有继续替自己说话的意思,只得笑着点头,“好,好,我现在就走,你们好好解决,可不要再让你妈妈生气了。”

    说完,她就要离开病房,却听江晓琴的声音从里间传了出来。

    “萧晓是我的朋友,谁敢赶她走?”

    刚刚,她一直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动静,本来她自持身份,又想着妈妈在外面,一定会帮她主持公道,所以没有开口说话,却不曾想,儿子来了,一来就要轰自己的好闺蜜走。

    萧晓说的话她都听到了,说的都是实情,也很有道理,而且句句是在为自己说话,这样敢为自己出头的闺蜜哪里去找?

    若不是她在场,替自己怼秦念几句,自己还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若是真的让萧晓离开,自己以后在苏家还有什么地位可言,传出去让人笑话,自己这个名正言顺的苏太太,倒比不上儿子前女友的分量!

    萧晓听到江晓琴的声音,连忙站住了,她当然也不想走,这可是巴结江晓琴的大好机会,只要把她照顾好伺候好,等她病好了,一定会跟苏总说说,再给家里安排几桩生意。

    她连忙冲进里间,安抚着激动的江晓琴,“小琴,你快躺下,你这浑身是伤,不能起床。”

    一边说一边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一定要趁此机会发难,彻底断了秦念和苏宇轩在一起的念想。

    江晓琴也是这么想的,见闺蜜和自己想的一样,心里更加有底了,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伤不能白受,她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浑身上下疼得要死,跟散架了一样,若不是这丫头半夜去苏家找儿子,岂会发生这样的事,这口气要她如何咽下?

    江老夫人在外低声劝道,“宇轩,你妈妈浑身都是伤,你可不能再惹她生气了。”

    苏宇轩就算胡闹霸道,心里也是知道心疼母亲的,他点了点头,“外婆,我知道了。”

    他接过秦念手里的果篮和营养品,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江老夫人看着,却没有阻拦,反正等下这些东西肯定都要扔出去,但没必要在外孙面前扔,省得又会引起一场争端。

    江晓琴在里间给姐姐发信息,她知道自己和妈妈两个人,势单力薄,萧晓被儿子警告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等下儿子犯起浑来,自己和妈妈根本对付不了,必须得有个男人在场才行。

    姐姐姐夫本就说好今天上午来看她,估计现在两人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能赶来。

    姐姐也是个厉害的,嫁的也不是七大家族的人,不是七大家族的太太,就不用自持身份,不像自己和妈妈,都是七大家族的夫人,必得时刻注意维护自己的形象,不能和泼妇一样。

    然后,她又给表姐、表妹、表哥、表弟都发了短信,这些都是母亲娘家兄弟姐妹的孩子,自会来给自己撑腰,人多了,先不说别的,先能把那丫头唬住,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看她还有什么本事伶牙俐齿。

    秦念今天是来看望苏夫人的,无论对方态度如何,她都必须达成自己的目的。

    她对着江老夫人道,“老夫人,我想进去看看苏太太,可以吗?”

    江老夫人直直看着她,这丫头是真不怕事啊?事情闹成这样,她还敢进去看看?

    进去看看又有何意义?除了让女儿更加生气,还能怎样呢?

    “还是不必了,我女儿也不想见你,你来过了,心意到了,就算了。”

    江老夫人并不是息事宁人的人,她早打算好了,等女儿的伤好一些,就着手对付这丫头,敢把她女儿推下楼去,当她这江太太是摆设吗?

    虽然她没给江家生下儿子,好歹还有两个女儿,江老太爷还是很心疼她的,毕竟他对自己是真爱,冲破重重阻碍才在一起的,自己又比他小七八岁,保养得当,少年夫妻老来伴儿,他七十来岁的人了,这病那痛的,若不是有自己陪着照顾着,还不知道会郁闷成什么样。

    所以虽然江家前妻留下的两儿一女对自己颇有意见,顾及着江老太爷,也不敢怎样,豪门家族的人,哪个不是精明的,惹了江老太爷生气,将来少分财产,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老爷子答应过她,虽然她只生了两个女儿,但最后陪着他到老的是她,所以在财产上绝对不会亏待她。

    这年头,有钱就有底气,所以江老夫人底气特别足,根本不把秦念放在眼中,苏江两家联手对付这么个小丫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苏宇轩听到秦念提出这样的要求,心里高兴得很,猜测她这是想通了,想跟自己和好,所以才来看望妈妈,连忙劝道,“外婆,念念来探病,也是一番心意,您就让她进去看看妈妈吧。”

    江老夫人眼神一滞,脸色有些难看,江晓琴在里间更是气的要命,这儿子是不是傻!他想活活气死自己吗?!

    秦念却不管那套,江晓琴冤枉了自己,她自然要进去跟她当面对质,还自己一个清白。

    ------题外话------

    感谢陕西人的媳妇儿送的月票,笔芯,么么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