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注册
千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十分六合网址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清理败枝

第一百八十三章 清理败枝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登基吧,少年最新章节!

    滁州州衙。

    堂上坐着的都是霍家人,霍五父子,霍大伯,霍二太爷、霍林爷孙。

    躺下死狗似的堆萎在地的,也姓霍,四十多岁,就是那个曾经鼓动心智不全的霍池与陈举人家争水的那位“满哥”。

    数日的拘押拷打,使得霍满这位养尊处优的举人老爷十分狼狈。

    看到高座主位的霍五,他脸上露出畏惧,不敢直视。

    看到霍二太爷,他又似见了救命稻草,哀嚎道:“二叔……”

    霍二太爷却是冷冷的看这个族侄,满脸厌恶。

    之前他们在宾静县折腾,想要算计霍大伯、霍六婶,闹出动静来,牵连到霍林身上,已经让老爷子愤怒,拉着他们骂过一通。

    没想到他不长教训,又算计到滁州来。

    霍五起身,走到那人跟前,道:“你我本出了五服,很不相干……可你不该打了老子的旗号耀武扬威,又来谋算老子……这样吃里扒外,老天爷都看不过去……”

    霍满被拷打几日,能说的都说了。

    无非是因这个霍姓,生出野心来,想要攀上霍五这个滁州之主。

    可霍五身边有南山村各房,就是滨江这边,也有血脉更亲近的霍二太爷这一支。

    这霍满就想要使手段,先排挤了南山村各房族人,再挑拨霍二太爷这边疏远,那自己就能凑上前了。

    没想到撞上铁板。

    霍满求生欲很强了,眼泪鼻涕都下来了:“五爷,我错了,我再不敢了……念在一个祖宗的情分上,就饶了我这一遭……”

    论起来他是霍五的族叔,还是个举人,可此刻辈分啊,风骨啊,什么都顾不上了。

    一日三遍的拷打,使得霍满晓得,霍五真的会杀自己。

    他很是畏惧了。

    霍五心中恼极。

    只会满心算计的废物,不能与自己半点助力,却差点挑拨了他与霍顺的骨肉情分,还差点折损了张千户这一员战将。

    “韩家的银子收得舒坦么?”

    霍五阴恻恻道。

    霍满脸色一白,露出惊骇。

    他这几日反复招供,将全部事情都归结于自己对其他族人的嫉妒不满上,就是想要瞒下此事。

    霍五已经转身回到座位,望向霍二太爷,冷冷道:“就这么个东西,二太爷还想要与他说情?”

    二太爷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老头子老了,糊涂了,本不该走这一遭。”

    二太爷爷孙过来,就是被霍满家人哀求而来。

    只是看了霍满的口供后,霍二太爷就改了念头。

    霍五又望向霍大伯:“大哥呢?是抹不开脸来,也要帮着东西说话?”

    霍大伯咬牙道:“我是来看他,怎么个死法!”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不要说霍大伯能做到一村之长,本就不是个面性子。

    儿子死里逃生,几多不易。

    如今该报的仇报了,好不容易放下心结,霍满却拿带着儿子的旗号做坏事,实在可恶。

    若是霍五、小宝真的因此迁怒到儿子身上,那两房关系就真的如霍满所愿疏远了。

    霍大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年老无用,以后一子一孙都要倚仗霍五。

    “当杀!”

    霍大伯不耐烦再做老好人,直接痛快道。

    霍二太爷望向霍大伯,很是吃惊了。

    霍五却挑了挑嘴角:“本就该死,既然咱们这两方苦主都觉得该杀,那就杀吧!”

    霍满瘫软在地上,吓尿了,地上多了一堆水渍。

    “别杀我,别杀我,我说,我说……是韩家人指使的,韩猛想要打滁州,故意让人在滁州捣乱……还问过滨江的防卫,想要找机会绑架那几房去……”

    霍五、霍宝父子对视一眼,生出几分后怕。

    韩猛,就是如今瘫痪在床的陵水韩将军。

    算算他布局的时间,是在七、八月,正是邓健带人扫荡滁州全境的时候。

    当时陵水县也被扫荡,韩猛还派人来了个滁州见霍五抗议,实在没地方说理去,才避城不出。

    因这个缘故,当时大家还轻鄙韩将军性子怂,没胆子。

    还真是小瞧了人。

    没想到他胃口不小,竟然抱着打滁州的主意,而且还暗中出手布局。

    幸好早瘫了。

    要不然上月滁州军主力开拔,有这样的人隐在暗处,说不得还真要闹出祸患来。

    以后还真是不能小瞧人。

    霍二太爷原本还觉得霍五他不讲人情,此刻却是怒视霍满。

    以霍满的德行,要是陵水白衫军真的到滨江,祸害的就不仅是霍大伯、霍六婶他们,肯定也少不得他这一房。

    霍五却是看都懒得再看霍满一眼,道:“霍满绞,家产罚没,阖家流放!”

    霍满还要哭叫,早有人上前,捂了他的嘴拖下去。

    除了留着全尸,霍五并没有对霍家人另眼相待。

    这个流放之地,倒是也便宜,直接用船送到松江为奴。

    至于霍满儿孙是不是有无辜的?

    霍满这个家主对霍五父子不善,他的儿孙怎么会有善意?

    杀亲之仇,不共戴天,霍五才不会留着这些祸患。

    霍二太爷重重叹了一口气,却也没有说什么劝阻的话。

    霍大伯倒是怔然,不知想些什么。

    霍五看着霍林道:“滨江县是你治下,霍满又是你族人,记你个失察之过,可觉得冤枉?”

    霍林起身,满脸羞惭:“是我无能,辜负了五爷看重。”

    霍五点头道:“你是让我失望了……希望莫要有第二回!”

    “是!”

    霍林郑重应道:“再不会有下一回!”

    霍氏是滨江县老姓,不止霍满那一家。

    霍五沉吟道:“其他各家也都盯紧了,心罪不罚,但凡举止有异,可以错抓不可错放!”

    霍林道:“五爷放心,绝不容有人败坏五爷名声。”

    事情处理完毕,霍二太爷、霍林爷孙下去收拾,准备即日折返滨江。

    霍大伯被留了下来。

    “滨江县离开陵水太近了,还是以防万一的好……大哥回去就收拾收拾,与六弟妹她们娘几个一道搬到和州去!”

    霍五有了定夺。

    滨江县霍氏族人,不过是倚仗自己是霍五族人,霍五的几个堂亲都在滨江,颇为看重祖地的缘故,那就“釜底抽薪”好了。

    霍大伯没有反对,滨江县之前重要,是霍五的后路。

    如今滁州军地盘大,水陆人马齐备,还有了新的码头,滨江也就没有了之前的作用。

    八月里打和州,石头随霍五出征。

    等到巢湖事变,滁州军将领尽数出动,霍五就吩咐石头带了一千人留守和州,总不能真的让宋老爷这个文官一人留守。

    霍大伯此去和州,也是祖孙团圆。

    “和州离巢湖近,到时候大哥带石头往巢湖水师走一遭……”霍五道。

    妞妞的亲事,霍五自己拿的主意;石头的亲事,却是之前问过霍大伯的。

    若只是为了与巢湖水师将领联姻,有妞妞这一门亲事就够了。

    之所以画蛇添足又有一门,却是为了石头想了。

    虎豹兄弟、牛清等人都崭露头角,各领一军。

    石头却是没有什么功勋,只因是霍五侄孙的缘故,暂代千户一职。

    霍五冷眼旁观,这个侄孙忠孝有了,却缺乏勇武。

    三岁看老,更不要说十七岁的大小伙子,性子已经长成。

    靠着石头自己在战场上建功立业,难度不小。

    说一门好亲,两家拉扯着,做个富贵闲人应是不难。

    霍五才择了婚事有瑕疵的于家长孙女,而不是条件更好的于家次孙女。

    霍五看出霍石头的短处,霍大伯如何不知?

    他对霍五很是感激了。

    霍五这些晚辈中,霍虎的亲事不算,那是出赘,其他几人中,石头的亲事最好。

    霍大伯不通军事,却也晓得,想要征伐江淮之间,这水师作用极重。

    巢湖水师将领的分量,不会亚于邓、马等人。

    他既是念着堂弟的好,也是真心为堂弟考量,道:“既是认了那边,也要多少给些好处……霍林年轻有不周全之处,可他这几个月也算尽力……”

    一个秀才做县令,能维持地方安定不变,也是竭尽心力。

    霍五带了遗憾道:“学的太慢了,我原是打算大用他的,如今只能先放放!”

    论起来,霍林之前是秀才,李千户却是连童生都不是。

    可李千户前面接手曲阳,这两月留守滁州,都没有什么错处。

    有李千户对比,难怪霍五对霍林不满。

    霍大伯劝了这一句,就不再啰嗦了。

    就算想要“任人唯亲”,这“亲”也得是拿的出手的,否则拉后腿,何苦来哉。

    霍宝在旁听了这半响,道:“庐州、和州两地,我叫豹子、小侯打我的旗号,征召州府与下头各县士绅子弟为亲卫……滁州这边,之前只在州府征召,这回正好可以滨江、曲阳补召几十人……”

    霍氏族人,想要攀上霍五父子,没有门路,才会出昏招,那就给他们开一个门路好了。

    霍大伯连忙点头道:“这样好,管他用不用,先拢到身边来。”

    霍五若有所思:“一群少爷兵,能当什么用?小宝是想要选他们做第二批参谋生?”

    霍宝点头道:“考核一番,再从里面遴选吧……之前在滁州那一批参谋生,征的太仓促了……”

    像什么死忠教徒之类的,肯定要排除去的。

    还有存私心有反骨的,让他们去做思想工作,那就是坑自己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