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官网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 > 第180章相信他!4

第180章相信他!4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离宫风华惊天下:娘娘万福最新章节!

    第180章相信他!4

    闻言,南宫灏凌唇角轻动了动,将书信拍在桌上,并未去读信,只一副酸溜溜的口吻道:“你与他过去下了三年的棋,入宫后还时不时的下棋,何时与我下过一局了?”

    听了他的话,看着他一脸赌气的样子,袁修月一时竟觉哭笑不得!

    凝眉轻叹,她无奈摊手:“不是我不跟你下棋,实在是你从不曾提过与我下,且也没工夫与我下棋不是?”

    “什么时候都是你有理!”看着她轻摊的手,南宫灏凌俊脸一沉,轻拍她的手掌,伸手揽上她的腰,他忽而蹙眉看她:“你与我说实话,可与岳王下过棋吗?”

    闻言,袁修月微怔了怔!

    凝着他一脸认真严肃的样子,心想他竟连独孤辰的醋都吃,她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见状,南宫灏凌却不以为然:“真的没有?”

    袁修月笑:“他倒是想与我下棋来着,只不过我告诉他,我不会下棋!”

    闻言,南宫灏凌不禁莞尔一笑:“这还差不多!”不过很快他便轻笑着叮嘱道:“在南岳,独孤辰其实才是真正的掌权者,此去南陵,他必然会代替岳皇列席,到时不准与他过多接触!”

    “凌……”

    凝着他的笑容,暗叹这人什么时候变成醋坛子了,袁修月微微仰头,轻吻他的微翘的唇角:“若世人知道,离国的皇帝是个大醋缸,指不定会有多少人笑死呢!”

    “谁敢笑,我诛他九族!”

    因她亲昵的举动,南宫灏凌恶狠狠的威胁一句,有些心猿意马的搂着她纤腰的手微微一收,作势便要回吻于他。但,他的唇才刚刚触到她的嘴角,便见她从他的腿上倏然离身。

    “袁修月!”

    俊眉紧拢,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看着眼前的女人,南宫灏凌英俊的面庞一沉!

    对他阴沉的俊脸,毫无畏惧之意,袁修月转头看了眼屋里的更漏,见时近三更,她拉着他从座椅上起身,无奈而又有些心疼的叹道:“皇上,快三更了,你还能睡一个时辰!”

    语落,她轻扶他的肩膀,让他坐在榻上,而后蹲下身来替他脱掉龙靴。

    待她再伸手来与自己褪下龙婆时,南宫灏凌伸手握住她的手,拥着她侧卧榻上:“不必了,才只一个时辰,我和衣抱着你睡便可。”

    “嗯!”

    只淡淡一个字,却掩不去心下的疼意,微动了动身子,轻声说道:“前些日里,颜妃来找过我,说是……”

    “我知道!”

    没等袁修月把话说完,南宫灏凌双眸微闭,淡淡说道:“颜妃确实自幼长在南陵,若她一心要去,只管带上便是,但她不能与你我同辇!”

    闻言,袁修月轻点了点头。

    许久之后,见身后的他不再出声,她不禁蹙眉轻唤了声:“凌……”

    在她一声轻唤落地之后,南宫灏凌并未出声相应,他沉稳的呼吸声,在她耳边徐徐响起。

    只忽然之间,袁修月觉得身后的男人,身上似是背负了太多太多,黛眉紧蹙着抚上他置于自己腰间的手,她终是在轻叹一声后,缓缓瞌上双眼……

    她想,亦心知,他是个心系臣民,爱民如子的好皇帝。

    更是个深爱娇妻,钟情专一的好男人!

    而她,惟愿与他白首不相离!

    又过了几日,终于到了自离都启程,前往南陵的日子。

    南陵,位于离楚两国交界之地,自南岳往来,可走水路,乃是三国经商的重要贸易城池,自然,亦是三国峰会最恰当的举行之地。

    往年,没隔三年,离、楚和南岳三国君主,便会在此举行一次三国峰会!

    但因去年岳王在安阳谋算南宫灏凌和诸葛珍惜之事,去年冬日的三国峰会,最后终是以崩盘为终,自此之后,三国边境,便屡见军事部署,一时间剑拔弩张!

    不过,在权衡利弊得失之后,岳王终是亲自出门,分别前往离楚两国斡旋,再次让停摆的三国峰会得以在南陵召开!

    此次,南宫灏凌前往南陵,由大将军袁文德亲随,而他们所带的禁军,也超过两万余人。

    卯时许,东方鱼肚渐白。

    尚未睡醒的袁修月,便被南宫灏凌抱上了龙辇之中。

    此次,与她随行的的,除了影子,还有汀兰。

    除此之外,在离国的车队之中,还多出一辆玲珑马车,而这辆马车,则是颜妃的车驾!

    自离都到南陵,有二十几日的路程。

    一路上,南宫灏凌对袁修月体贴入微,即便是遇到阴雨天气,辇车陷进泥里,他也是抱着她下辇,不曾让她下地。

    就这样,一路舟车,经过数二十多日,袁修月终是彻底让南宫灏凌过足了棋瘾,他们所乘坐的辇车亦抵达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南陵城!

    为了迎接三国峰会的召开,整座南陵城早已戒严。

    不过,三国峰会真正的开会地点,并非在南陵城中,而是在南陵城西的巍山之上。

    但,即便如此,她们所乘坐的辇车,仍旧入城休整,只待两日之后,自南陵城中,前往巍山。

    是夜,在膳桌上,袁修月略用了些晚膳,便准备回屋歇着。

    见她一身疲惫的模样,南宫灏凌拦着,只吩咐影子和汀兰好生照顾,便暂时与袁文德驿馆的书房里开始谈论离国在三国峰会上该争取的诸多事项。

    回到寝室后,袁修月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她忽然被一阵阵低泣声吵醒。

    眉心轻皱了皱,辨出是汀兰的声音,她心下咯噔一声,满是狐疑的不禁自榻上起身,掀起纱帐看着站在门口站低声饮泣的汀兰:“汀兰?你哭什么?”

    “娘娘?”

    泪眼朦胧中,汀兰抬眸看向袁修月,迎着她尚有些惺忪的睡眼,她的眼泪掉的更凶了,戚戚然道:“宁王殿下没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