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野心家 > 243.结婚之七

243.结婚之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野心家最新章节!

    褚韶华与王局长并不熟, 当初在上海也只是因王局长的侄子撞死宋舅妈,后来王局长因此案受政敌攻诘, 王局长为保官位, 巴结上张市长,求张市长救命。闻知秋又是张市长的心腹,褚韶华身为宋舅妈在上海唯一的亲戚, 也算是苦主,让王局长出了一笔血, 这场官司最终未曾波及王局长。

    后来王局长摆谢宴酒,一并请了褚韶华,当时席间种种令人作呕的政客嘴脸, 褚韶华至今记忆深刻。

    褚闻二人送走朋友, 闻知秋让小刘开车送母亲妹妹一行回家, 他开车去褚韶华那里。到车上, 两人方谈起王局长。想到王局长的露骨眼神,褚韶华眉间浮现一抹厌恶,“越发没个人样了。”

    “这几年王局长在上海可是今非昔比, 张市长都不敢掠他的锋芒, 你大概不知, 张市长家长媳车祸过逝, 王局长家的闺女已经扶正了。”闻知秋更不可能对王局长有好感, 讽刺的同褚韶华说起如今王局长的事。

    褚韶华震惊的瞪大眼睛, “张市长家长媳想也是名门闺秀, 就这么叫人害了, 娘家没人追究?!”

    “王局长势大,他手下警察上万,上个月陆三看中一个戏子,转眼他就把人弄到手。在上海,敢这么不给陆三面子的,也就他一个。”闻知秋冷哼一声,“上海不是谁能横行的地方,他长不了。”

    褚韶华想到王局长身边那浓妆艳抹的小妇人,问,“今天在他身边儿的女的你认识么?”

    褚闻二人都注意到那小妇人看褚韶华的眼神,绝对称不上善意。闻知秋侧头看褚韶华一眼,继续慢吞吞的开着车,即便是晚上九点以后,上海依旧热闹如白昼。

    “我还想问你,你是不是跟王局长家这位姨太太有旧怨?”闻知秋说,“他家十来位姨太太,谁分得清哪个是哪个,这一位大家都知道,是王局长三年前收的,给王局长生出了儿子。刚刚老妈子抱的那孩子,就是王局长家千顷地里的一根独苗苗。”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些王局长的事,回家已经快十点钟,便都早早安歇下了。

    第二天一早,程辉早早过来,褚韶华刚和闻知秋跑步回来,见到程辉很高兴,说,“正好一起吃饭,玉嫂买了油条。”程辉很喜欢吃油条和鸡蛋,褚韶华擦着脸上汗珠儿,吩咐玉嫂,“煮几个鸡蛋,小辉喜欢吃。”

    待褚韶华洗过澡换了衣服出来,问程辉,“这么早来,是不是有事?”

    程辉一本正经的点头,“在报纸上看到小姐要招助理,我来应聘。”

    褚韶华险没给他闪着,把额发拂到一畔,“开什么玩笑。”

    “我可不是开玩笑。”程辉跟在褚韶华身边,俩人一前一后坐沙发上,程辉替褚韶华分析,“小姐您刚回上海,上海的许多事怕是不如以前清楚,身边儿总得有个熟悉的人。倪清那就是个刚毕业的愣头青,他不给您添麻烦就是好的,没个两三年根本锻炼不出来。我多好,知根知底,我昨天就跟褚总说了,过来小姐这边帮忙。褚总都答应了,现在商行的生意挺稳定,我手下有个副手,能接我手里的活儿。等把倪清调理出来,我再回去不迟(反正他是不会再回去的)。小姐您身边儿得有个得力能干活的人啊。我把我公寓的行礼都收拾好了,小姐您要觉着我成,我今天就搬过来,把公寓租出去,每月还能赚些租金,就当小姐你给老员工的补贴了。”

    谁说程辉寡言话少啊!

    人家觉着不必说话时,话才少。

    你看这条分缕晰的,褚韶华都拒绝不了。

    闻知秋下楼恰好听到程辉毛遂自荐,点点头,“小辉挺好的,他在你身边,我也放心。”

    程辉很有才干,褚韶华出国前将国内资产交给他要理,那会儿褚韶华资产有限,无非就是这幢房子,程辉把房租出去,挑的房客都是讲究人,价钱谈的也不赖。后来陆三许三分了褚韶华两套公寓,一应装修出租,也都是程辉看着办的。房子出租后的租金再给褚韶华买房买铺面,褚韶华现下在上海四套公寓,两套铺面,其中两套公寓是从陆许二人那里分到的,剩下的两套公寓两套铺面都是程辉用租金置办出来的。

    上海的房子一直在涨,褚韶华赚的不老少。

    所以,程辉现下在商行里出任经理,并非褚亭看褚韶华的面子,而是程辉的确有这样的本事。

    而且,程辉对褚韶华非常忠心。

    因褚韶华很信任程辉,闻知秋待程辉也不错,虽未有收买之意,也有拉拢之心。可程辉对闻知秋一直保持距离,闻知秋估计,他在程辉心中的定位一直是:他家小姐的男朋友或未婚夫之类的身份。

    “行,先吃饭!”褚韶华也愿意程辉在身边,只是先时看程辉在商行干的挺好,就没开口。如今程辉都过来了,褚韶华唇角飞扬,笑道,“正好楼下还有一间空屋,一会儿让玉嫂给你收拾,你要怎么布置,跟玉嫂说一声。”

    “我都听小姐的!”程辉眼睛亮闪闪,闻知秋坐在褚韶华一畔,他就坐另一畔,和小姐一起香喷喷的吃早饭。

    早饭后送走闻知秋,褚韶华特意给褚亭打电话,笑道,“我得谢谢老褚你,把小辉给我派过来了。”

    “夺我一员大将!”褚亭的声音中既是无奈又带着笑,“唉哟,你不知道那小子昨天跟我叨咕了一路,叨咕的我耳鸣,只得让他过去了。你回上海怎么打算,让你回商行继续坐班不大可能,要不要在附近租一间办公室?”

    褚韶华道,“暂时先不用,我另有个合作计划,只是暂不知上海这边的情况,等过几天我抽空,咱们细谈。”

    “行,等你啊。对了,还有件事,原想打电话给你,倒是你先打了过来。”褚亭给褚韶华提了个醒,“今天有人找我打听你,你留些心,是一个警察局的朋友。”

    褚韶华目光陡然转冷,“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褚韶华叫程辉去书房,拉开白纱帘,推开窗户,阳光伴着一股清透浓郁的桂花香扑面而来,褚韶华深深的吸了口花香,“小辉,你知道王局长家那位生了儿子的姨太太么?”

    “知道,上海知道的人不少。”程辉道,“王局长年过不惑,膝下只有七位小姐,后来纳了个小,给他生了个儿子。当时满月酒、周年宴,王局长大作排场不说,还给红十字会捐了一万大洋,城里但凡道观庙宇,都收到了王局长捐的香油钱。这位姨太太听说是位大学生,很受王局长喜欢。”

    “是哪个大学?”

    “上海挺有名的大学,”程辉平时做生意的,不大留意这些花边儿消息,想了想,才说,“好像是震旦大学的女大学生。”

    褚韶华不禁道,“堂堂震旦大学的女大学生,怎么去给人做小?”

    “小姐,王局长有权有势,这位姨太太听说家境不好,我以前还在报纸上看过有小报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跟了王局长,一家子兄弟姐妹都住上大房子,有了好差使,成了体面人。这要是靠自己,除非有小姐你的本事,不然得熬到多少辛苦才能熬出来。这样多简单,跟个有权有势的,一家子跟着受益。”程辉说着也颇是不屑,在他看来,为人当如自家小姐一般,宁吃些辛苦,也不能断了骨头。

    褚韶华不会把一位什么局长家的姨太太放在心上,原本王局长为人他便不喜,如今只有加个“更”字的,可想到褚亭的提醒,褚韶华同程辉道,“你悄悄打听一下那位姨太太的底,不要给人察觉。”

    程辉点头应了。

    倪清来上班时,褚韶华就把倪清交给程辉带。

    褚韶华尽管颇有资产,却不是个闲人,今天带上自己备的几样礼物,坐车到陆家,给陆老太太请安。

    这几年褚韶华身在国外,却时不时的寄东西回来孝敬陆老太太,东西不一定多值钱,依陆老太太今日地位,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可褚韶华在国外寄回来的如何一样,千里迢迢的,礼轻情意重。

    陆家管事的依旧是四太太,程辉给了门房五块大洋,门房笑嘻嘻的请褚韶华暂且稍座,上花上果的招待,派一个小子进去传信儿,不一时,那小子跑回来,气喘吁吁的说,“褚小姐请随我来,老太太请您进去说话。”

    陆家没什么大变化,中西合壁的督军府,陆老太太的屋里依旧供着菩萨,菩萨前摆着瓜果香炉,一缕清香袅袅而上。陆老太太一见褚韶华就笑了,褚韶华先给老太太请了安,给几位太太奶奶问了好。陆老太太握着她的手让她坐身边儿,先觑着眼睛端量一回,然后说,“可是清瘦了不少!”

    褚韶华摸摸自己的脸,笑道,“大概是想您老人家想的。”

    陆老太太哈哈大笑,“我也想你啊。好端端的,怎么非要到那洋鬼子的地界儿留学去,一走这好几年,让人记挂。”主要是褚韶华时不时安排闻知秋来送东西,真是叫人想忘都忘不掉。

    陆四太太还是快言快语的爽快脾气,“要我说,褚小姐愈发出众了。听小三说,你们昨天的宴会可是热闹,半个上海的名流都到了,怎么不给我派张帖子,我可生气了!”

    “您是菩萨面前的神女,这样的俗事,哪敢轻扰?我过来给老太太、太太、奶奶们请安才是正理。”褚韶华一向谦逊,与四太太玩笑几句,握着陆老太太的手说,“老太太比以前更慈悲了。”

    褚韶华中午饭就在陆家吃的,程辉带着倪清在门房聊天闲话,中午自有饭菜招待,二人都是四菜一汤,饭食不错。

    待第二日,褚韶华去的是许次长家里。

    第三天早上,褚韶华闻知秋程辉在吃饭,就有门铃响,玉嫂去开门,一时,带了个捧着一个三尺长一尺高的乳白色绑着缎带的长方纸板盒的伙计进来,玉嫂说,“小姐,倾城花店的伙计来送花。”

    褚韶华并没有订花,她问,“是谁送的花?”

    伙计捧着盒子,“王局长吩咐小人送来的。”

    闻知秋脸色一黑,褚韶华让伙计把花盒把开,里面是满满一盒红的耀眼的红玫瑰,中间放着一张乳白卡片。玉嫂取出卡片拿过去,卡片做成玫瑰花的样子,打开来,里面两行字:

    欢迎褚小姐回上海。落款:王耀宗。

    褚韶华面无表情的吩咐玉嫂,“扔到外头大街上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