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都市言情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第三百三十五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我的绝美前妻最新章节!

    轮到龙春,他刚想拿起牌来,叶凡便摁住了他的手,“我来帮你看!”

    “叶总,咱俩一起。”龙春嘿嘿一笑,两人一起翻起扑克的一个边角。

    玩赌的人大部分看个小头就能瞧出是什么牌,龙春自小在《赌神》系列电影的影响下爱上这项扣人心弦的运动,特意学过几手。

    而叶凡不同,他的赌术,是真正的赌术。

    龙春的这把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叶凡手里那张天面牌,红桃Q,再加上龙春自己摸来的黑桃七,赫然是天面九点。

    这牌面在点数里是最大的,可是一副地杠,也就是2配8的牌,就能把它强歼。

    “要不要?”龙春有点纠结,且不说李怀廷第一把就要吃那三万,光是他身后还有四家,自己就不敢打包票Hold住。

    “顶一下就行。”叶凡也没什么底气,轻声说道。

    滨海牌九有个规矩,在第一轮的时候,无论对方是否全要,都可以顶一个底金。

    这种规矩以防对方牌面明明很小,却想浑水摸鱼的投机主义。

    “顶一枪!”龙春没有犹豫,取来一叠钞票丢了上去。

    李怀廷眉毛一挑,不再做声。

    龙春下一家白耀松,只是看了一张牌就直接盖了,他身后的三人也都纷纷放弃。

    “李怀廷,你要不要?”龙春顿时放下心来,捏着手指上的一枚克刚银戒淡淡问道。

    这鸟货为了装逼装相,特意找人借来一枚戒指,俨然又是“赌神”里的经典动作。

    “看来龙哥牌很大啊!呵呵,我不要了,刚才纯属吓人的。”李怀廷很自然的把牌丢了,让荷官洗牌。

    龙春哈哈大笑,一副趾高气昂的表情:“傻了吧,一试就知道你什么鬼牌!”虽然只赢回来一万,可是他还是很兴奋。

    底金超过了赌桌上的人数,不需要继续家底,第二轮开战。

    扑克牌九,上一把谁赢,这第一轮就谁先喊牌。

    叶凡皱着眉头,一只手托住桌面,气劲悄然散开,静静感受着桌上所有人的心律波动。

    不一会儿,叶凡轻声在龙春耳边说了几句话。

    龙春暗暗点头,等到所有人看完牌,他低喝一声:“暗五万!”

    当下也不看牌,丢出去五叠老人头。

    白耀松张了张嘴,索性不玩。他的牌面也才八点,没有什么跟的必要。

    不过白耀松下一家是青云集团的高管,他上手就是天杠,一张红Q搭配一张8,哪里有不跟的道理?

    “我全要了!”高管敲了敲桌子,这是要吃掉全部底金的动作。

    上一把底金累计到十万,加上龙春暗的五万,一下子飙升到十五万。

    高管一喊完话,旁边自然有人算出十五万丢下去。

    高管之后两人都是白耀松同伴,见自己人下手,立马都弃牌不玩。

    轮到李怀廷,这厮贼贼一笑,也敲了敲桌子:“不好意思,我也要!”

    说完,三十万赌金跟了下去。

    这么一来,赌桌上的底金狂飙至六十万,下一轮继续的话必定超过了所有人的老本。

    李怀廷下首的二人纷纷丢牌,不想再跟下去。

    就在龙春犹犹豫豫打算弃牌的时候,叶凡忽然拱了拱他的身子,将两张牌抬了起来。

    好牌!

    龙春一瞪眼,二话不说直接敲桌:“我们还要!”

    也不管身前的桌子上剩下多少钱,全部一股脑都推了进去,就跟梭哈一般。

    青云高管呆住了,暗的牌都敢要,并且还是在身后两家全都要吃的情况下。

    除非他唬人,否则牌面绝对大得吓人。

    思索了一会儿,青云高管怯怯的打起精神:“我跟龙哥比牌!”

    话音落下,身边的钞票也都推了出去。

    两人在公证人的见证下悄悄一比,青云高管脸色骤变,倒吸着冷气离开赌桌,退到三米开外的外围观战。

    由于是几个青年之间的赌战,所以大家自动拉起了警戒线,不靠近他们三米之内,所有人观看牌局都是通过赌桌上方的视频,感觉就跟看电影似的。

    不过这样一来,也防止了有人偷窥帮助某位青年作弊的情况。

    毕竟,现场想要抱大腿的人不在少数。

    青云高管一输,李怀廷立马丢牌,“不玩了,看龙哥的神情就知道龙哥的牌好。”

    单单一盘,龙春收回近八十万,赌金一下子飙升到一百二十万,把他乐得眉开眼笑。

    钱无所谓,关键是面子和赢的快感。

    叶凡暗中点头,再这样下去,龙春要发一笔横财!

    第三轮,龙春继续叫牌。

    没想到这轮和上一轮差不多,一人加价,一人比牌,分出大小之后加价的人立马丢牌,比牌的直接淘汰。

    龙春赌金再添五十万!

    第四轮、第五轮依旧如此,叶凡顿时感觉不对劲。

    就算自己帮龙春开牌,能保证他的牌面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赵跟班连八点都敢跟龙春死磕,就像是送钱一样把自己输光,这显然不符合科学!

    “叶总,他们好像在故意输啊!”龙春扭过头,在叶凡耳边低声说道。

    “恩,很奇怪。这不是他们的一贯作风,别是有什么阴谋。”叶凡点头附和。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再看看!”龙春说道。

    又玩了三轮,这三盘叶凡不再帮龙春开牌,只不过今天他运气貌似真的不错,一对明四炮拿回来了二十多万,另外两盘牌面太小,都果断丢牌。

    这时候桌子上只有李怀廷和白耀松还在,只不过他俩手里加起来还没一百万,其余近七百万都堆在龙春面前。

    “算了,不玩了。今天龙哥运气好,我们挡不住啊!”李怀廷苦笑地摇摇头,打算离桌。

    白耀松输红了眼,装模作样的怒拍一下赌桌。

    “不行不行,赢了就想走,哪里有这种道理?龙哥,你要是个男人就跟我去VIP包间里耍耍,我今天一定要和你分个输赢!”

    白耀松的语气掺杂着三分火气,也有几分焦虑。

    他和李怀廷不同,如今还没掌控家里的事业,个人资产拢共也就三千来万,还无法同李怀廷相比。

    再加上三个跟班的钞票都由他供应,猛的一下输掉近几百万,让他很是心疼。

    在开赌之前,李怀廷拍着胸脯保证,以他的赌术,把龙春和叶凡捏在手心里玩一点问题都没有。

    白耀松相信了他,可是没想到龙春和叶凡这两人居然都是赌博的老手,并且运气非常不错。

    总共玩了八轮,赢了七百多万。

    就算李怀廷跟荷官打好招呼,也不可能让他们连续都拿对炮以上的大牌吧?

    “哎哟喂,白总,输不起你就别玩了!”

    龙春时刻不忘以打击对方为乐,用力拍着自己身前的一大堆老人头,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

    “如果你实在是舍不得钱,小弟打赏你一百块钱巨款,起码够你打的回家!我的大恩大德,记得下辈子要报哦!”

    “你……”白耀松气得双眼暴睁,“你有种就跟我继续下去,敢不敢?”

    李怀廷连忙劝道:“白总,还是算了吧。这里能和咱们玩下去的人没几个,VIP室光是入门费都要一千万,就算龙哥愿意玩,可就我们三个未免太没意思了。

    再说了,要是龙哥运气不好输光了钱,万一出来说我们两个联手欺负他,那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呸,你们两个别在那一唱一和,当我是傻子看不出来吗?来就来,叶总,你和我一起上,反正咱们手里有的是钱!”

    龙春本来就是富豪,再加上今天赢得钵满盆溢,底子十足,俨然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范儿。

    可是,没人发现白耀松和李怀廷嘴角的诡异意味。

    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

    白耀松桀桀冷笑一声:“你们?龙哥,我们可没有说带叶凡!他初来乍到,赢了倒还罢了,输了岂不是很难看?别人还以为我们滨海人欺负他外地仔呢!”

    好像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笑话,周围几个跟叶凡不对盘的青年在白耀松的带领下发出一阵爆笑,就跟一群傻逼似的。

    龙春眉毛一挑,顿时怒意大涨:“白耀松,你说个什么屁话?叶总是我们李氏集团的第二股东,你敢说他是外地仔?”

    白耀松顿时语塞,强自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玩吧!先……先拿一千万入门费出来再说。”

    其实这一千万入门费的规矩,只不过是李家老爷子的一句戏言,后来渐渐形成风尚,以此作为标杆。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李氏集团的新股东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到滨海混的。

    估摸着他手里也没多少钱了,否则不至于虎口夺食。

    龙春咬牙切齿,想要反驳却没想到什么措辞。

    一旁的李怀廷乐呵呵的打起圆场,“白总,龙哥,没必要为这么小一件事情吵嘴……叶总,既然龙哥发话了,你要不要来赌一把?”

    “小李总,那就先让叶总拿钱出来!”白耀松依旧咬死不放。

    林婉清皱着眉头,“白总,这里是我李氏集团的产业,我都没发话,你这么着急做什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么?”

    其实她已经憋了很久了,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哪里有放过的说法?

    龙春一听老总发话,撸起袖管想要揍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