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百六十章 酒宴之争

第一百六十章 酒宴之争

作者:叶落菩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我的绝美前妻最新章节!

    “粑粑,诺诺弟弟好可怜呀!”

    依依抿着小嘴巴,低声说道。

    “他和麻麻分开了,住在我们家。可是粑粑却不像原来对依依那样,对诺诺弟弟一视同仁。

    粑粑,为什么原来我们没有钱,你都能对依依好,现在有钱了,反而对诺诺弟弟却这么没耐心呢?”

    “嘶!”

    叶凡心头狂跳,“小丫头,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我自己想的呀!”依依凑在叶凡耳边,“粑粑,诺诺弟弟好可怜,你不要那样凶他嘛!”

    “嗯,是爸爸错了。”

    叶凡点点头,对诺诺招了招手,“小诺诺,过来。”

    “粑粑……”诺诺呢喃一声,有些胆怯。

    “没事儿了,过来。”

    “哦。”

    诺诺从沙发那头爬向叶凡,叶凡伸手一捞,把诺诺夹在怀里,淡笑道:“小诺诺,刚才是爸爸不对,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诺诺没有生气。”小诺诺摇摇头,“是我不乖,惹粑粑生气了。”

    “那我们都原谅对方,好不好?”

    “嗯!”

    “乖,看电视吧。”叶凡一手抱着一个,百无聊赖的看起电视来。

    诺诺和依依对视一眼,十分感激她。

    依依捂嘴咯咯一笑,骄傲的扬起小下巴。

    董玥君到十点多才回到宾馆,两个孩子已经睡下了,叶凡开门让她进来,示意她小声一点。

    董玥君的脸蛋红扑扑的,眼睛有些醉意。

    “老公,这周末有十几个同学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还有两个老师也会来。”

    董玥君笑颜如花,靠在叶凡的肩头小声说道:“咱们一定要办得热热闹闹的,让我那些同学知道,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好好好。”叶凡扶着她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喂下。

    “呀,好烫!”董玥君撅着嘴巴,脸蛋上浮现起两团醉意绵绵的红晕,撒娇道:“老公,我要你喊在嘴里降温喂我喝。”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害臊?”叶凡白了董玥君一眼,“要是被孩子看到怎么办?”

    “怕什么,我们是合法的!”董玥君媚眼如丝,轻声说道:“叶凡,我忽然发现,我是这些高中同学里最幸福的。我好爱你……不要轻易离开我,好么?”

    “好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叶凡无语的摇了摇头,“快点喝吧,你都醉了。”

    “我才没有呢!”

    董玥君柔意浓浓,紧紧搂住叶凡,火烫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上,“其实我准备的离婚协议是假的……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

    “嗯?”叶凡一愣,“这么说,我们还没离婚?”

    “嗯。”董玥君点头笑道:“我老公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我还舍不得呢!”

    “您捧了。”叶凡心里忽然浮现起李若昕的身影来,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董玥君看出他的情绪变化,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毅然:“叶凡,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人?”

    “你知道?”叶凡并没有否认。

    “我看得出来,你和李小姐走得很近,应该不仅仅是合作伙伴的关系。”

    董玥君又紧了紧抱住叶凡的手臂,眼中流出淡淡的泪花。

    她强自笑道:“我知道那段时间,我让你讨厌,所以才给了其他女人可乘之机。

    没关系,以后我会全心全意爱你,一定要把你抢回来!”

    “小君,其实……”

    “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董玥君摇摇头,吻住了叶凡的嘴唇。

    她那柔滑的舌尖挑逗着叶凡的牙关,无尽的温柔里带着一股愁思和幽怨。

    叶凡心里满是愧疚,只能回应着她。

    谁知,热吻还没持续半分钟,董玥君忽然脑袋一撇,沉沉睡了过去。

    叶凡哭笑不得,抱起董玥君走回房间,轻轻放在床上。

    “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醉话。”

    叶凡看着美艳不可方物的妻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随后,他回到客厅沙发上,盘膝做好,调整呼吸,开始练气吐纳。

    回到老家的这俩天,他还没好好的修炼过,今天白天睡得很晚,精神头还不错,所以他打算彻夜练习。

    如果是前一世,叶凡能做到用修炼代替睡眠。

    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身体完全承受不了这种负荷,所以叶凡只能一点一点改善体魄,争取早日恢复巅峰状态。

    第二天董玥君很早就起来了,她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好似完全忘记了昨晚说的话。

    叶凡和她在流口县买了一些金首饰,便驾车返回大云乡。

    两个孩子一觉睡懵逼了,早晨被叫起来浑然不知身处何处,咿咿呀呀的缓了好久才清醒过来。

    当叶凡一家四口回到大云乡的时候,已近中午。

    他们把车开进张家院子,谁知院子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叶凡把东西搬进大舅家,喊了几声也没人回答。

    董玥君牵着两个孩子紧随其后,“叶凡,爸妈他们呢?”

    “不知道,可能去街上买东西了吧!”叶凡放好东西,把房门合上,“我给他们打个电话。”

    就在他掏出手机之际,陈韵从外面跑了进来,“表哥,真的是你们回来了呀,我刚才看见你们的车了。”

    “小韵,你怎么慌神慌脑的?”叶凡见陈韵的模样颇为狼狈,好奇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舅和表哥跟别人打起来了,就在云乡大酒店那边。”陈韵紧张兮兮,“大舅妈喊我回来找帮手,你快去看看吧!”

    “好端端的打起来了?”

    叶凡见说,让董玥君在家里带孩子,他拉着陈韵朝外面跑去。

    陈韵气喘吁吁,“乡长家欺负人,大舅和表哥气不过,就动手了。现在好多人在那儿劝架呢!”

    大云乡的乡长不是本地人,在刚调任的时候,听说表哥赚钱有门道,就想要从他手里分一杯羹。

    表哥是什么人呐,眼里钱最重要,怎么可能把生命挚爱拱手奉送给外乡人。

    故此,两人的梁子便结下来了。

    只不过,一个生意人就算再怎么牛逼,也肯定没办法和乡里第一实权人物硬刚!

    这几年表哥生意越做越差,不仅仅是他自己的缘故,和乡长的小动作也脱不开干系。

    叶凡听张斌说过这事儿,当时只附和了几句,没放在心上。

    毕竟你自个儿办事不地道,怪不得别人给你穿小鞋。

    可是今天两拨人居然打起架来了,叶凡就不能坐视不理,更何况表妹说是乡长先欺负人的。

    如果这话是张斌说的,叶凡还会考究一二。可是表妹性子纯善,肯定不会跟自己撒谎。

    叶凡没有再多问,拉着陈韵直奔云乡大酒店。

    这云乡大酒店是乡里最大的酒店,叶凡和董玥君的婚宴就订在这里。

    两人穿过两条小巷,一路小跑,很快便抵达云乡大酒店。

    在酒店的花园里,熙熙攘攘围了不下数百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乡民。

    酒店门口的空地上,两拨人相互推搡争执,好多人在拉架,闹得最凶只有十几个人,其中一拨男丁人少,有两个被扯出人群,衣服凌乱,头破血流。

    “哎哟……周文雄,你个后娘养的,一个小小的科级乡长,居然敢在我们大云乡里打人!”

    大舅捂着脑袋,叫得很凶,可是神情却十分怵惮,缩在另外一个血流满面的人身后。

    至于另外一人,不用说了,肯定是叶凡的表哥张斌。

    只见他手里提溜着一扇砖头,脑袋上磕得鲜血淋漓。

    但是他还挺硬气,居然没喊没叫,反而气势汹汹的继续往前冲。

    若不是旁边有人拉着,恐怕他又要冲进去开打了。

    在他们对面,是八九个精壮青年,手里不是大木棍,就是拖把杆,一脸凶恶的瞪着大舅和张斌。

    在他们身后,是一个地中海中年男,个头不高,肚子很大,脸上五官在肥肉的挤压下堆在一块,通红的大酒糟鼻分外显眼。

    “张东强,别以为你在大云乡吆五喝六的就了不起,老子还就把话放在这里了!这周六你们就别想要那个场地办喜酒,谁来都不好使!”

    “周文雄,我日你大爷!”大舅怒声大叫,“那个场地是我们先订的,你凭什么抢走?”

    “呵,我们大云乡就这么一个酒店,在几个月前,我就已经和酒店老板约好,孙子百日酒在这里办。你们想要横插一棍子,做梦吧你!”

    地中海不屑的冷笑几声,“老子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胡搅蛮缠,否则我让派出所的人把你们全关进去,看你们怎么办酒!”

    大舅气得头晕眼花,“你们先抢酒宴,再行凶打人,现在反过来倒打一耙,要把我们抓进公安局?周文雄,你娘的乡长就是这么当的?!”

    “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你们先动的手。若非我多带了几个年轻人过来,指不定要被你们打成什么样子!”

    地中海哈哈大笑,忽然指向叶钟华:“喂,你刚才跟我说什么大道理?有能耐再说一遍啊!”

    叶钟华不卑不亢,沉声应道:“周乡长,酒宴是我们先订下来的,白纸黑字摆在这里。

    你出言极其嚣张,挑动我大舅子先动手,具体过程我已经拍下来了,待会儿就递交到大云乡上级政府审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