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都市言情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机场的挑衅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机场的挑衅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神级黄金指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机场的挑衅

    柏梦蝶曾说过自己找张靖做保镖兼司机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初找到的一个掌眼师傅玩猫腻被发现赶走,最后为了报复却投靠了别的同行公司里,而那家公司正是三容斋。

    这可真的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居然在京城的机场航站楼里碰上了,而且遇到的还是对方的董事长。

    只不过这个钟坚白显然不是他们拍卖公司的员工,否则凌阳成也不会如此称呼,既然被称作真人,那就说明是出家的道人,可看打扮又不太像,倒是让人有点猜不透。

    “原来是凌阳成凌总。”何冲此时反倒依足了礼数,但未拱手而是伸出右手来,说道,“久仰,没想到能在这里碰面。”

    “久仰?”凌阳成看了一眼何冲的手,却并未握上去,而是很高傲的哼道,“怕是刚听说的却没想到能这么快见到吧?”

    这家伙还真是直白,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凌阳成居然一点面子工程都不做,却是有点不知趣了。

    “呵呵,的确是没想到能这么快就见到你。”何冲将手收了回来,淡淡笑道,“不过对我来说无所谓,人生在世总是有各种偶遇,遇到小猫小狗也是偶遇,遇到你凌总更是偶遇,有区别吗?”

    “你说什么!”凌阳成哪会听不懂这话里的意思,当即怒道,“你再说一次!”

    何冲这话就是在指桑骂槐了,他将凌阳成跟猫狗放在一起去比喻,分明就是说他如同畜生,这种不带脏字还气死人的骂人手法可不是一般的高明。

    “似乎我没说外国话吧?”论斗嘴,何冲还真没怵过谁,哼笑一声,“还是说凌总你听不懂国语,需要我给你翻译一下?”

    “你这混……”凌阳成顿时大怒,他一向傲气惯了,却从没见谁跟如此直白的回怼自己,一时间竟是难以自抑的想要喝骂,却被钟坚白伸手拦住。

    “这里不是起争执的地方。”钟坚白淡淡说道,“以后见面了再算也不迟。”

    “哼!”凌阳成重重哼了一声,却并未打算就此收声,虽然不骂了,但还是看着何冲冷冰冰的说道,“就算是孔元易看见我也得客客气气的,你这后生小辈以为自己赚了几个钱就敢在我面前张扬?早晚有你求我的时候!”

    “我干爹对你客气是不想落得跟你一般素质,却不想被你当成炫耀的资本了。”何冲针锋相对的哼道,“不过没关系,我会帮你把这个毛病改过来的,只是希望你不要躲着我就好。”

    凌阳成那曾被人怼到这个地步,心里的那股火气却是再也压不住,张嘴就想开骂,却没料到眼前忽然出现了全玉书的身影,并在同时散发出无上的压力死死的压迫着他的整个身体,那感觉就好像一块巨石放在胸口,不要说开口讲话,就算是呼吸都有些困难。

    “全小兄弟,你是打算当着我的面动手吗?”钟坚白微一侧步直接挡在两人中间,却刚好将全玉书放出的气势拦截,而他自己则丝毫不受影响,“我倒是不介意再这里跟你切磋一下,只是不知道一会儿的善后该是谁来做呢?”

    “我!”既然被人挑衅了,就绝对不犯怂,何冲淡淡说道,“尽管动手,不论出了什么事,我兜着,如何?”

    这跟何冲以前的状态可是完全不一样,以前的何冲绝对不会挑人多的地方动手,就算非动手不可也绝对会先引出去再说,而现在却似乎在鼓励着动手,这不仅让钟坚白意外,更让全玉书意外。

    回头看了一眼,全玉书发现何冲的脸色有发怒的意思,清楚八成又是心火在捣乱了,不过不是很严重,应该说只是轻微的波动,看来取到木雷珠后的确是缓解了许多。

    虽说如此但还是得尽可能的不让何冲继续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否则真出什么乱子可就不好看了。

    “你们走吧,今天少爷我心情好不想动手。”全玉书皱眉摆手,“趁我没改变主意前马上离开,否则等到我改变主意你们就不一定能站着出去了。”

    “好大的口气!”凌阳成伸手就想去指全玉书,“你以为你……”

    他这话还没等说完,却忽然感到手指传来钻心的剧痛,只见全玉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攥住了他的手指,并且在不断的用力,虽然还没折断却也让他疼痛难忍。

    “钟……钟真人……救我……”凌阳成疼的脸上直冒冷汗,不断的呼救,“快把这个混蛋小子打死!”

    可惜他的呼救似乎并没起到什么作用,那钟坚白完全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而且何冲能看得出来,刚才玉书那一下虽然很快但对方如果想要拦的话是一定能拦住的,显然他是不想拦,也就是说他有心想让凌阳成吃吃苦头。

    见钟坚白没有动静,而手指上传来的剧痛又越来越重,凌阳成也实在忍受不住,连称呼都发生了改变。

    “钟坚白,你不要忘了我们现在的关系,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也不能好过了!”凌阳成痛苦的却是警告的叫道,“你听到没有!”

    “真特么的!”钟坚白没有出声的爆了句粗口,虽然听不到声音,但口型却被何冲瞧到。

    看来这俩家伙并不是简单的合作关系,何冲看在眼里反倒没有适才的那点怒火,他甚至都没等钟坚白出手便主动按住全玉书的肩头。

    “放开吧。”何冲淡淡说道,“没必要在这里为这种人大动干戈。”

    “是吗?”全玉书自然不会示弱,但同样他也很清楚在这里闹腾更不好,自然也就放开了手,看着那凌阳成冷声喝道,“滚,再喋喋不休我就让你的手指马上断掉!”

    吃了一次亏的凌阳成果然不再有适才的傲气,握着仍在剧痛的手指连退好几步,觉得安全了才用那个受伤的手指连连的虚点何冲两人。

    “你们……”凌阳成显然给气的不轻,说话都不连贯,“你们给我等着,有你们好看的时候。”

    说完,这家伙转身就走,居然连自己的同伴都不招呼。

    “想打架,我们兄弟俩一定奉陪。”何冲重新看向钟坚白,一拱手道,“一定能打到你满意为止。”

    “我很期待。”钟坚白也回敬道,“找个时间我还真想试试蚕丝门仅剩的传人是否还有当年鼎盛时期的风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