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131章 皇后娘娘诛心

第1131章 皇后娘娘诛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侯门医妃有点毒最新章节!

    陈小将军,姓陈名秋。

    弱冠之年,已经从军近十年。

    自十岁起,就跟随在杨季杨相公身边,行军武,做笔墨小厮。

    后来抽空考了个秀才。

    杨季告诉他,能一次考中秀才,多半是侥幸。

    如果想要考科举出仕,在士林有所建树,非得下十年水磨工夫不可。

    陈秋一直没有拿定主意,相较于读书出仕,他似乎更喜欢真枪真刀上战场厮杀。

    最近,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站在长安宫宫门外,内心起伏不平。

    经过通报,宫人请他进去。

    “娘娘在书房等候,陈小将军随咱家往这边走。”

    “多谢公公!”

    “不客气!”

    宫人将他领到书房外,等候了片刻,才让他进去。

    陈秋垂首,走进书房。

    眼角余光一扫,就被震撼住了。

    和房顶齐高的书架上面,全都是书,码得整整齐齐,一眼看不到尽头。

    书架上面搭着一个木梯,有小黄门站在书架上整理书籍。

    看书籍封面的新旧程度,书架上面的书,基本上都被人翻阅过。

    “你就是陈秋?”

    “微臣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抬起头上,让本宫仔细看看。模样倒是周正,坐下说话吧。”

    陈秋小心翼翼在圆凳上坐下,一直垂眸,不敢抬头直视。

    “看着本宫说话!”顾玖声音透着寒意。

    陈秋心头一惊,不得不抬眸,面对皇后娘娘的目光。

    皇后娘娘保养得宜,整个人的状态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出头。一双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

    他内心有些惴惴不安。

    从陈秋进门,顾玖就一直在打量对方。

    “最近在读什么书?”

    “回禀皇后娘娘,微臣最近在读《左传》,《公羊传》,《谷梁传》。”

    “哦!本宫听说你决定放弃科举,为何还要看五经?”

    “虽说放弃了科举,却不能放弃读书。读书,方能时常自省。从书中吸取经验教训,保持清醒头脑,微臣以为很有必要。”

    顾玖点点头,“关于谷梁学派和公羊学派,你如何看待?”

    陈秋有些踌躇。

    顾玖心中了然,“你尽管说,本宫恕你无罪!”

    “微臣就斗胆一说。站在臣子的立场,微臣自然是支持谷梁学派,因为可以获取最大的利益。若是站在上位者的立场,对内谷梁,对外公羊,二者学说都有可取之处。只是,一旦战事结束,公羊就显得有些多余,且不利于朝堂民间稳定。”

    “这么说,你是趋向于谷梁?”

    陈秋迟疑了一下,重重点头,“是!”

    顾玖又问道:“你赞同谷梁,为何又放弃科举?”

    陈秋斟酌着说道:“若是从今日开始努力,微臣有把握在十年内考中进士。十年后,微臣已经是而立之年,正式开始走仕途。不瞒娘娘,微臣没有信心能在文官一途上面赢过官宦子弟。然而,身为臣子,不能位极人臣,岂非憾事。”

    “你是不是太过悲观?你可是杨相公的弟子,有他为你保驾护航,你的仕途应该可以走得很顺。”

    陈秋摇头,“不瞒皇后娘娘,微臣读书资质只比家父稍微强了那么一点。杨相公也曾亲口说过,比天资,微臣比不过那些世代书香家族出来的学子。比底蕴,同样比不过他们。此乃先天不足,不是靠后天努力就能弥补。

    然而,微臣有一颗不甘人后的心,无论做任何事情,微臣只想做到最好,爬到最高。科举出仕,纵然有杨相公保驾护航,能护我十年,莫非还能护我二十年,三十年吗?

    如杨相公一般的天才人物,自来到京城,微臣已经见识了两三人,师从三元公和周先生,比微臣更得到杨相公的赏识。

    相同的年龄,更丰富的学识,更强的家族底蕴。不瞒娘娘,微臣面对这样的天才人物,只能自叹不如。微臣还听说,齐王殿下身边也有几个类似的青年才俊,随同殿下前往西域征战。能文能武,同样的年龄,微臣自愧不如!

    他们都是未来的状元,榜眼,探花!走科举,他们比微臣的起点高出十年,甚至是十五年。微臣凭什么和他们竞争!他们当中,不出意外,会出现第二个杨相公。”

    顾玖问道:“有没有说你喜欢妄自菲薄。”

    陈秋却说道:“微臣以为自己是有自知之明。微臣自身学识不足,能考中进士,就是得天之幸。一甲状元,榜样,探花,拼得是真材实料,微臣拼不过。”

    顾玖笑了笑,“因为拼不过,所以就放弃,岂非懦夫!”

    “微臣只是选择了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

    “适合你野心的路。”

    “是!”陈秋坦坦荡荡,不畏惧坦露自己内心阴暗的一面。

    顾玖冷笑一声,“本宫可否理解为,你将汝阳当做了爬到高处的踏板。”

    “微臣会和公主殿下一起,爬上人生巅峰。微臣会始终仰望她!”

    “本宫不相信!你这样的人,本宫这些年见过许多许多。无一不野心勃勃。汝阳是你能勾住的最好的跳板,而且能在最短时间内带你成为一方霸主。面对此等诱惑,读书科举,走仕途拼三十年,自然毫无吸引力。”

    沉默!

    气氛紧张到空气都已经凝固。

    宫人们低头垂眸,大气都不敢喘。

    陈秋额头冒汗,喉头滚动。

    犹豫的眼神突然变得坚定。

    他掷地有声地说道:“娘娘说的没错,微臣的确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的确是想走捷径。如同家父那般!”

    “你父亲是有真材实料,所以本宫愿意给他机会。”

    “微臣也是靠着一刀一枪,才有了今日成绩,并非全靠父萌。”

    “你认为你比得上你父亲?”顾玖似笑非笑。

    陈秋大胆地面对她,“微臣以为,自己比二十岁的父亲更强。”

    顾玖挑眉一笑,“你父亲在你这个年龄,还在山河书院读书,想着怎么考功名。而你已经有了功名,并且在军武上证明了自己,勉强算你强过你父亲年轻的时候。”

    “谢皇后娘娘!”陈秋偷偷呼了一口气。

    “但是……”

    话音一转,顾玖面色一沉,陈秋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面对皇后娘娘,所承受的压力,远远高于面对皇帝的压力。

    皇帝只谈公事,谈海外,谈军武。谈的都是他擅长的领域。

    然而,皇后娘娘却在诛心。

    一次一次,让他剖开自己的内心。试图将他杀个片甲不留。

    其中压力,没有经历过的人,难以想象。

    陈秋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坚持到这一刻,而没有崩溃。

    他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坚持下去,要顶住所有压力,一直一直坚持下去。

    不能辜负汝阳,不能辜负父亲地牺牲,不能辜负自己。

    “你的功利心如此之重,本宫不免会想,当出现更多的利益,你是否会出卖身边的人?”

    陈秋张口结舌,一张脸通红,那是愤怒。

    “启禀皇后娘娘,微臣功利心的确很重,但是不等于微臣做事没有底线和原则。微臣也有一直坚持的原则。”

    “本宫凭什么相信你?毕竟你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惜牺牲你父亲的仕途。”

    陈秋额头冒冷汗,“微臣并没有牺牲家父的仕途。不瞒皇后娘娘,家父想去西域打仗。”

    “哦?”

    顾玖似笑非笑,“好好的海外行营大总管不当,偏要去西域,图什么?别忘了,西域是安西王的地盘。”

    陈秋郑重说道:“西域战事,绝非一朝一夕能结束。然而齐王殿下不能长久在外,微臣判断,两年之内齐王必回京城。齐王离开西域,就得换一个人前往西域统兵。家父想争的就是这个机会。微臣和公主殿下之间,只是恰逢其会!”

    顾玖笑了笑,“假如你要娶汝阳,就必须牺牲你父亲的仕途。从此以后,你父亲这只能赋闲在家,你还会娶吗?”

    陈秋被这个问题问懵了,他有些茫然。

    他摇头说道:“微臣不知道,不确定!”

    果然如此!

    正如汝阳所说,她和陈秋之前,感情并不纯粹。

    感情里面夹着利益。

    利益让他们捆绑在一起。

    陈秋觉着自己完了!

    皇后娘娘一定不满意他!

    毕竟,他对汝阳的感情没有那么纯粹。

    身为父母,岂能让闺女嫁给一个野心勃勃的人。

    他暗叹一声。

    内心默默的对汝阳说了句抱歉。

    二人注定有缘无分。

    顾玖轻轻敲击桌面。

    陈秋瞬间回过神来,眼神依旧明亮。

    顾玖轻声说道:“你是个典型的红尘俗人,这一点和你父亲很像,不愧是父子。不过,你很诚实!”

    陈秋苦笑一声,“谢皇后娘娘!”

    顾玖沉声说道:“本宫看过你写的文章,言之有物。以你的基础,专心读书,十年之内的确有机会考上进士,位列二甲中段。你很幸运,也很不幸,和你年龄差不多的这批学子当中,有好几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思维之开阔,学识之丰富,基础之扎实,前后二十年,无人能出其右。

    他们敢想敢干,有想法,有能力,正如你所说,你拼不过他们。这是你的不幸!但是能见证天才人物的诞生,并和他们生活在同一时代,同朝为官,又是你的幸运!本宫给你布置一道功课,就写你眼中的朝堂格局!”

    啊!

    陈秋一脸懵逼!

    皇后娘娘给他布置功课,这是什么路数?
返回首页